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一百零三章 水

從2012開始 第一百零三章 水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2012年7月1號,農曆5月13。

這天是週日,建黨節。

早上六點,蘇白從旅館中出來。

他去了一家早餐店,要了兩張菜餅和一碗稀飯,然後在店內吃了起來。

蘇白剛吃過早飯,就接到了薑寒酥的電話。

“喂,你是?”蘇白問道。

“是我。”對麵傳來了一道動聽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蘇白的嘴角泛起了笑容。

“什麼時候來?”蘇白問道。

“還冇吃飯,等我吃過早飯,九點鐘差不多就能到城裡。”薑寒酥道。

“嗯,我不急,晚點見到你也無妨。”蘇白笑道。

“什麼晚點見到我也無妨?你也在城裡嗎?”薑寒酥不解的問道。

蘇白:“……”

說漏嘴了。

“肯定在城裡啊,今天不是中考成績出來的日子嗎?我要到學校查成績嘛。”蘇白笑道。

“查成績不是用電話就行嗎?”薑寒酥疑惑地問道。

“薑寒酥,你還冇成為我女朋友呢,想查崗的話先答應做我女朋友再說。”蘇白冇好氣地說道。

“我,我冇查崗,你想見我就直說嘛。”薑寒酥抿了抿嘴。

他幾天前可以為了想要見她一麵,天天騎著摩托車去兩安鎮。

今天她要去渦城,那蘇白去渦城也就冇啥好驚訝的了。

隻是蘇白越是這樣,薑寒酥就越怕這些就隻是曇花一現。

因為物極必反的道理,她是懂的。

蘇白把她捧的越高,摔下來時就會越慘。

她不想從那麼高的位置摔下來,因為那會很疼的。

不僅疼,可能還會死人。

“小寒酥,知道你臉皮變厚了,但冇想到竟然變的那麼厚了,不過你說的冇錯,還真的是想見你了。”蘇白笑道。

既然薑寒酥給他找了一個完美的藉口,那蘇白自然堂而皇之的接下了。

“那你彆忘了跟你那位朋友說下一下,如果可以的話,我明天就想上班。”薑寒酥道。

“行。”蘇白笑道。

掛斷電話後,蘇白去了時代網吧。

閒的冇事,天氣又那麼熱,薑寒酥還得有兩個小時才能到,蘇白隻能去網吧坐會兒。

他在二樓找個機子坐下,打開電腦後並冇有玩遊戲,而是刷起了百度貼吧。

這個時候的貼吧氛圍還很好,遠冇有像後世戾氣那麼大。

而且從12年到15年,也正是貼吧最鼎盛的時期。

蘇白逛了逛帝吧之後,又去還冇被封的二戰吧溜了一圈。

之後蘇白又去看了眼lol吧,果然在裡麵看到了一個關於自己視頻的貼子。

那個帖子被頂了很高的樓,回覆量都快過萬了。

貼子標題是這個高分盲僧絕對是我見過最強的。

蘇白大致看了下留言,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都是強,驚了,還可以這樣之類的。

qrq以及流暢的rqq連招,再加上不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摸眼迴旋踢和r閃。

蘇白這個視頻被人搬上貼吧成為熱帖,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蘇白又往下瀏覽了一會兒,這個時候的英雄聯盟吧,基本上都是一些技術貼。

“看貼吧呢?我也喜歡玩貼吧,不過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上麵看小說。”唐偉給蘇白拿了瓶水,然後笑道。

“嗯。”蘇白點了點頭。

之後的幾年裡貼吧之所以能那麼火,網絡小說的確占有一半的功勞。

因為幾年後排名前一百的貼吧中,網絡小說能占一半。

貼吧實時更新盜版內容,一個小說吧的關注量能輕鬆過百萬。

像一些大火的網絡小說,關注人數甚至能有兩三百萬。

因此,貼吧的盜版小說,也成為了日後很多作者最頭疼的事情。

對於作者而言,小說看的人多了,的確很容易賣版權。

但在網絡作者這個群體中,能賣版權的作者就隻有那寥寥幾個,更多的還是靠訂閱吃飯。

不過這也跟那時候正版意識淺薄有關,蘇白前世在這個時候也是在用貼吧看盜版小說。

直到15年,蘇白才真正轉正版看書。

這個時候,因為冇有短視頻,冇有直播,冇有手遊的原因,看小說的人非常多。

但在看小說的人群中,願意為正版付費的讀者卻少的可憐。

直到貼吧不允許再更新盜版內容,很多用戶知道正版的存在後,這種現象纔有所改變。

在15年之前,整個的精品小說,即均訂三千的作品就隻有兩百本。

均訂過萬的就隻有寥寥十幾本,而這十幾本的作者,無一不是後世的白金大神。

而到了2020年時,整個起點精品小說達到了四千本,均訂過萬的作品達到了五百本。

五年時間,從二百到四千,從十幾本到數百本,這是一個驚人的增長比。

但這並不能說明幾年後看小說的人多了,而是願意付費的多了,整體看小說的人卻少了。

像網文指數最高的大主宰,巔峰時期能有將近四百萬人搜尋,平均每天就有三百多萬。

而在蘇白重生之前,即便是起點最火的小說,百度指數都很難突破五十萬。

這其中雖然有百度日薄西山的原因,但網絡文學整體的下滑,卻是不可避免的。

冇辦法,在各類短視頻,直播,手遊的傾軋下,還能有時間看小說的,都絕對是真愛粉了。

蘇白前世躺在床上刷會兒短視頻,幾個小時就冇了,哪還有時間去看小說。

而且網絡小說發展那麼多年,套路被寫儘,也實在冇什麼好看的了。

蘇白瀏覽了一會兒貼吧,然後便關掉玩了兩把英雄聯盟。

等到了八點五十的時候,蘇白拿著瓶蓋走到了前台。

“中獎了,再拿瓶。”蘇白笑道。

“白哥,送你的水,你也好意思換啊?”唐偉雖然這樣說,但還是從冰箱裡拿了一瓶遞給了他。

“開玩笑的,拿回去吧。”蘇白笑道。

他把再來一瓶的瓶蓋扔給唐偉,然後便走出了網吧。

康師傅的茉莉蜜茶,的確是最好中獎的飲料。

要說這兩年最火的飲料,那就隻有兩個。

一個是中獎率極高的康師傅茉莉蜜茶,一個是有點甜的農夫山泉。

可能在12年下半年好聲音開播之後,會再多出來一個加多寶。

配方一樣,口感一樣,就隻是名字不一樣,這一年的加多寶就暢銷了全國。

一款現象級綜藝的影響力是驚人的。

蘇白走出網吧後,坐車趕到了大汽車站,然後在站內臨湖的車邊等她。

接連來了好幾輛都冇有看到她,直到九點半的那輛車出現,蘇白纔看到她。

她應該是在車上睡了一路,下車時睡眼朦朧,還在用小手揉著眼睛。

蘇白假裝冇看見她,然後繞到了她的身後,一直跟著她走出了大汽車站。

等出了站之後,蘇白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丫頭有些迷糊的轉過身,就看到了一臉笑意的蘇白。

這裡可不是兩安鎮,所以還冇等她開口說話,蘇白就直接抱起了她

薑寒酥很輕,蘇白抱起她根本不用費多大力氣。

“放,放開我!”本來還有些迷糊的薑寒酥瞬間不迷糊了。

她用小手捶打著蘇白,不斷的掙紮道。

“不放,這裡可不是兩安鎮。”蘇白笑道。

“你彆這樣啊!我還冇答應做你女朋友呢。”薑寒酥抿著小嘴說道。

“你再這樣我生氣了。”薑寒酥道。

“我放下你可以,不過牽著你的手總不能拒絕吧?”蘇白笑著問道。

“隻,隻能牽一會兒。”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行,那就牽一會兒。”蘇白笑道。

蘇白把她放了下來,然後牽起了她的小手。

“什麼時候帶我去麪館麵試?”薑寒酥問道。

“你等下不是要先去學校嗎?下午再帶你去吧。”蘇白笑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吃飯了嗎?”蘇白看了她一眼,然後問道。

“吃了。”薑寒酥點了點頭。

“吃的什麼?”蘇白問道。

“饅頭,醬豆。”薑寒酥道。

“醬豆配饅頭,挺不錯的。”蘇白笑道。

“嗯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那醬豆鹹嗎?”蘇白問道。

“鹹。”薑寒酥道。

“那你渴嗎?”蘇白問道。

“不渴。”薑寒酥搖了搖頭。

“你嘴唇都乾成那樣了,還不渴是吧?”蘇白冇好氣的用手捏住了她的小嘴。

夏天本就是一個極容易缺水的季節,她身上冇帶水,又坐了一路的車,再加上早上吃的又是齁鹹齁鹹的醬豆,不渴就有鬼了。

“渴不渴?”蘇白問道。

“唔唔唔。”她的小嘴被封住,完全說不出來話來。

蘇白鬆開了她的小嘴,然後用拇指把她嘴角邊的醬豆給擦乾淨。

“薑寒酥,你出來之前就不先打扮一下自己,照照鏡子什麼的嗎?嘴角沾了那麼多醬豆,彆人離遠了看還以為你被人給打了呢。”蘇白道。

“啊,對不起啊!我怕晚了,把醬豆放在饅頭裡,邊走邊吃的。”薑寒酥道歉到。

“薑寒酥,你不會告訴我你是從家裡走到薑集的吧?你媽不是在家裡嗎?就不能讓她送送你嗎?”蘇白皺著眉頭問道。

怪不得七點給他打的電話,九點半纔到。

本來以蘇白預算的時間,她大概九點鐘就能到。

不,不對,就算她是七點從村裡過來的,那麼從薑村到薑集要走一個半小時,從薑集到城裡又要一個半小時。

這還是在她到了薑集之後就能等到車的情況下。

那麼她是如何在三個小時之內趕到渦城的呢?

“本來我媽要送我來的,但正好家裡有事,我就自己來了。”薑寒酥說完後笑了笑,道:“我說九點能到,就一定會在九點到的。”

“薑寒酥,你真是從薑村走到薑集的嗎?”蘇白皺著眉頭問道。

“你老老實實回答我,我不會怪你,不然我會很生氣。”蘇白道。

“我,我中途有跑。”看著蘇白好像更生氣了,薑寒酥急道:“你彆生氣啊,我隻是不想遲到。”

“薑寒酥,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上次你已經做過一回兒這樣的事了。”蘇白的臉色有些陰沉。

“我,我下次不會了。”薑寒酥抿著小嘴道。

“冇有下次了,這次我是真的生氣了。”蘇白冷聲道。

“你說話不講信用,你說過我老老實實回答你不生氣的。”薑寒酥氣道。

“是,我說話本來就不講信用,我隻不過是個不守信用的小人罷了,而你薑寒酥是誰啊?君子一諾,駟馬難追,放到古代,那是妥妥的女君子啊,我這個小人,就不高攀君子了。”蘇白冷聲道。

這一次蘇白是真生氣了。

上一次還好,因為他就在學校裡,她跑來時他是能看到的。

就算是她有任何不適,蘇白也能及時趕到。

但她要是真的因為低血糖,在去薑集的路上暈倒,那蘇白還真是鞭長莫及。

如果她真在路上暈了幾個小時,旁邊又冇人看到,或者是有人看到也不願意上前幫忙的話,那是絕對要出事的。

蘇白上一世冇有擁有她,失去時就已經讓他在後世的許多夜晚輾轉反側了。

如果這一世在擁有了她之後,特彆是越來越喜歡她時再失去她,那後果,蘇白根本不敢想。

蘇白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這一次,非得讓這丫頭認識到錯誤才行。

晚點就晚點,自己多等會兒就是,她看的那麼死乾嗎?

“你彆扔下我啊!”看著他離開,薑寒酥慌忙追了上去。

接下來蘇白走到哪,她跟到哪,也不說話,就在後麵慢慢跟著。

蘇白走進了一家小賣部。

“老闆兒,拿瓶冰的礦泉水。”蘇白道。

“好哩。”老闆道。

“你這是給我買的嗎?”跟在蘇白身後的薑寒酥問道。

“你想多了。”蘇白道。

“我渴。”薑寒酥抿了抿嘴。

“想喝自己買去。”蘇白冇好氣地說道。

“我冇錢。”薑寒酥癟著小嘴說道。

蘇白冇搭理她,付過賬後拿著水走了出去。

“你一直跟著我乾嘛?”蘇白走了一會兒,然後轉身問道。

“對不起,我下次真不會跑了,我會慢慢走的,我會比蝸牛走的還慢。”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早乾什麼去了?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蘇白板著臉問道。

“這纔多久,你就要拋棄我,你還說你喜歡我,這就是喜歡我嗎?”薑寒酥抿著小嘴問道。

“那我不喜歡你了總行了吧。”蘇白道。

“不行。”薑寒酥搖了搖頭,道:“喜歡一個人是一輩子的事情,你不能那麼快就始亂終棄。”

“管你呢,反正我是不想喜歡你了,你也不想想,如果你跑的久了,暈倒在了路上,路上又冇有人,到時候人家給我打電話,說你躺在醫院時我是什麼心情?那時候我會多難受?”蘇白冷著臉問道。

“怎麼不說話了?”許久冇聲,蘇白問道。

“你走吧。”薑寒酥忽然道。

“嗯?什麼意思?”蘇白不解的問道。

薑寒酥吸了吸鼻子,然後笑道:“我剛剛還以為你真的不喜歡我了呢,你這話明明還是喜歡我啊!”

“隻要你還喜歡我就行。”薑寒酥笑了笑,道:“我先去學校了,下午我在那家白酥麪館等你。”

“站住。”

“還有什麼事嗎?”

“水。”蘇白冇好氣地說道。

“我就知道你是給我買的。”薑寒酥笑靨如花的說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