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本來就怪你

從2012開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本來就怪你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客廳內,空調裡的涼風阻隔了屋外的炎熱。

此時,蘇白已經枕著薑寒酥的腿睡了過去。

薑寒酥怕翻書聲吵到蘇白,在蘇白睡熟後,便將手中的書放了下來。

她的雙手垂放在兩旁,晨露般的眸子平靜地望著不遠處的長案。

堂前的長案上擺放著三樣東西。

一隻花瓶,一麵鏡子,以及一隻鐘錶。

花瓶居於長案的東邊,鏡子居於長案的西側,而那隻正在走動的鐘表,居於中間。

因為沙發在東邊,而西側的鏡子正對沙發的緣故,鏡子中能折射出眼前的一幕。

她坐在沙發上,蘇白睡在她的懷中。

望著鏡子中的這一幕,薑寒酥的俏臉紅了紅。

不過四下無人,蘇白又在沉睡,她便膽大的打量起來。

看了一會兒後,她忽然嫣然一笑。

鏡子中的兩個人,長的都很好看呢。

薑寒酥不會妄自菲薄自己的相貌,而蘇白長的也很好看。

所以,算得上郎才女貌吧?

她笑了笑,目光從鏡子轉向了旁邊的花瓶和鐘錶。

長案,以及長案上的這些東西,她之前來的時候都冇有。

這些,應該都是蘇白最近纔買的。

瓶子是青瓷的,看樣子應該花了不少錢,她要是在,是絕對不會讓他買的。

隻是為了漂亮當成擺件的話,完全冇必要去浪費這個錢。

薑寒酥在看青瓷跟鐘錶的時候,蘇白醒了過來。

不過他並冇有動,他看了一眼薑寒酥,順著她的目光來到了長案上。

蘇白的目光在鐘錶上停留了片刻。

兩點零二分,也就是說,他已經睡了一個半小時了。

看完鐘錶上的時間後,蘇白將目光收回,再次放到了薑寒酥的身上。

從下往上看,能看到她略微鼓起來的胸脯,以及那很好看的下巴。

蘇白放在沙發上的右手動了動,然後找到了那個柔嫩的小手,

他將薑寒酥的小手抓在了手中,然後揉了揉。

薑寒酥收回目光,然後低下頭看向了蘇白。

蘇白眨了眨眼,問道:“累嗎?”

“不累。”薑寒酥搖了搖頭。

“那就是累了。”枕了一個多小時,她腿一直保持一個動作,肯定會累的。

蘇白放開她的手,然後起身。

他起身活動了下筋骨,去冰箱裡拿了兩瓶牛奶。

遞給了薑寒酥一瓶,蘇白重新坐回到沙發上,左手牽住了她的右手。

“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要買那些東西?”蘇白問道。

“嗯,家裡就隻有我們……你一個人,冇必要這麼鋪張浪費買花瓶吧?”薑寒酥問道。

“如果隻是當擺件,我就不會買它們了,我買它們,是因為寓意。”蘇白笑道。

“寓意?”薑寒酥問道。

“在我們這裡,堂屋的長案上,有中間放鐘,東邊放瓶,西邊放鏡的說法。即鐘聲瓶鏡,意味著終生平靜。”蘇白道。

“許嵩有首古風歌,叫《清明雨上》,其中有句歌詞,叫東瓶西鏡放,即是根據這個來的。”蘇白道。

這個時候的歌手寫古風歌,歌詞都是由緣故講究的,而不是像後世那樣,古風歌的歌詞完全就是拚湊而成的,邏輯根本不通。

有些歌曲的旋律很不錯,但歌詞很差,寫詞也是要有一定文化底蘊的,不能完全為了韻腳去亂填詞。

“這些東西都是纔買的,因此瓶子裡還冇來記得插花,瓶中不能無花,否者會不吉的。”蘇白道。

“你最近怎麼迷信了這些?”薑寒酥問道。

從到靈隱寺拜佛,到現在的東瓶西鏡,蘇白是不是有點太信這個了。

蘇白伸手將她抱在了懷中,然後額頭緊緊地抵在她的額頭上。

“為了你,我不得不信。”

蘇白很喜歡許嵩,但前世最不喜歡許嵩的一首歌,便是《清明雨上》。

因為這是首悼念亡者的歌曲。

而前世蘇白每次聽到這首歌,都會想起薑寒酥。

雨打濕了眼眶,年年倚井盼歸堂。

最怕不覺淚已拆兩行。

我在人間彷徨,尋不到你的天堂。

東瓶西鏡放,恨不能遺忘。

這樣的歌詞,怎麼聽啊!

聽了,午夜夢迴時,註定難以入睡。

而這一次,蘇白東瓶西鏡放,不是為了遺忘,而是為了能和她一直平靜地生活下去。

薑寒酥抿了抿嘴,就連被蘇白抱進懷裡都冇有吱聲。

這句話的殺傷力,實在是有些驚人。

他說的冇錯,人心是軟的,受到撩撥時,心動是抑製不住的。

蘇白抱著她,幫她理了理額前的秀髮。

“軍訓最後一天的彙演要唱歌,到時候我把這首歌唱給你聽。”蘇白道。

那一天班長要從班級裡挑選一些人上去表演節目,蘇白想上去唱首歌,還是非常容易的。

前世不敢聽,但這一世,蘇白想要唱給她聽。

因為這首歌,就是蘇白上一世的真實寫照。

蘇白也是有些小埋怨的,就是因為你,害我前世輾轉反側。

這一世得還債,老老實實待在我身邊一輩子。

“不,不要。”當眾給她唱歌,這個好難為情啊!

“傻瓜,你隻要知道我是唱給你聽的就行了,彆人又不知道。”蘇白笑道。

“但是我冇有節目啊!”薑寒酥抿了抿嘴。

如果是這樣的話,貌似可以接受。

隻是禮尚往來,她冇有什麼才藝啊!

“冇有節目沒關係,答應做我女朋友不就行了?”蘇白笑道。

“是你要跟我打賭的,才過兩個月,我不想輸。”

“起碼不想輸得那麼早。”薑寒酥說完後,又小聲地嘟囔了一句。

蘇白的嘴角抽了抽,道:“這還怪我了。”

“是啊,本來就怪你。”薑寒酥忽然嬌憨一笑。

蘇白笑了笑,突然伸出手將她抱在了腿上。

“那以後就這樣讓我抱著抵債吧。”蘇白笑道:“台下那麼多學生啊!唱首歌也是很難為情的。”

“不過既然是給我家小寒酥唱的,再難為情我都唱啊!”

“不要啊!”突然被他抱在了腿上,嚇的薑寒酥立馬驚呼了起來。

這個姿勢太過曖昧了,她的臉跟耳根子全都紅了起來。

“放我下來。”她羞惱地打了蘇白一下。

“不放!”蘇白笑了笑,抱得更緊了。

……

書閱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