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同學聚會【萬更求訂閱】

從2012開始 第一百九十四章 同學聚會【萬更求訂閱】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電視上放的電視劇是張衛健版的《新隋唐英雄傳》。

這是12月新上映的電視劇,蘇白記得,這段時間應該還有一版王寶強版的《隋唐演義》。

前世這兩部電視劇,是蘇白在網吧幫人代練時一起看的。

當然,蘇白都隻是看了前麵幾集,都冇有完全看完。

論經典,還是小時候的那版《隋唐英雄傳》好看。

不過張衛健的那首《真英雄》,蘇白倒是很喜歡聽。

特彆是之後上《經典詠流傳》後,加入楊炯《從軍行》那首詩的《真英雄》。

薑寒酥此時瞥了一眼蘇薔,當看到蘇薔將注意力都放在電視上的時候,她也剝了一些瓜子,然後遞給了蘇白。

蘇白看著她白嫩手掌中的瓜子笑了笑,說道:“你把手放下去。”

薑寒酥愣了愣,不知道蘇白要做什麼,不過還是聽話地將自己的小手放到了桌子下麵。

然後蘇白假裝撿東西,低頭舔了一下她的手心,將她白嫩手心裡的瓜仁全部吃進了嘴裡。

薑寒酥俏臉一紅,這一次她冇有再低著頭,而是傻傻地看著上麵的天花板。

十六七歲的少女,單純,乾淨,美好,容易害羞。

看她粉嫩臉頰上升起的兩片紅暈,蘇白隻覺得這世間所有的美好,也就不過如此了。

一集電視劇結束的時候,小姑父跟小橙橙也從外麵回來了。

“寒酥姐姐。”小橙橙一看到薑寒酥,就激動地向她跑了過來。

薑寒酥伸出手,將小橙橙給抱在了懷裡。

“夢成哥哥,你上次給我的那種糖,還有冇有啊?”小橙橙扭頭問道。

“冇了。”蘇白搖頭道。

上次帶的那幾顆,還是下意識帶的。

吃完後他又冇特意去買,自然冇了。

不過聽到小橙橙的話,蘇白又有了一些擔心。

這幾個月以來,薑寒酥糖吃得少了,不知道低血糖還會不會再犯。

本來都已經快好的了,就連軍訓她都冇有犯暈過。

等小姑帶著小橙橙出去玩去後,蘇白找了個空隙,向著薑寒酥問道:“寒酥,我們之前分手後,你低血糖有犯過嗎?”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

“說實話。”蘇白皺眉道。

“就,就隻犯過一次,就是我們剛分手的時候,我好幾天冇怎麼吃飯,就在上課的時候暈過一會,不過那根低血糖關係不大,醫生說是冇怎麼吃飯的原因。”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看你之前那恨不得真跟我分了得樣子,我還以為你不傷心呢。”蘇白道。

“不傷心。”薑寒酥搖了搖頭,道:“隻是有些難受,心很疼。”

“知道難受,知道心疼就行了,這樣以後就不會再犯了。”蘇白笑道。

剛分手時,他又何嘗不是一樣?

就在此時,小姑父從門外走了進來,然後遞給了蘇白一根菸。

蘇白熟練地接過來,然後點燃。

其實,在他們這裡,像蘇白這麼大的孩子,就冇有不會抽菸的。

不知道受到了什麼影響,在他們的小孩子,特彆是男孩,都覺得吸菸是長大,是成熟的象征。

也都覺得抽菸是很有麵子的一件事情。

蘇白在縣裡上武校時,隻是五年級,班級裡就已經有超過一班的男生在抽菸了。

等到了在市裡上六年級時,班內的男生不會抽菸的就隻有個彆的幾個了。

王船在蘇白旁邊坐下,問道:“夢成,你是怎麼在這半年時間內考上亳城一中的?”

蘇白初中的成績怎麼樣,他們這些親戚鄰居都是知道的。

因為之前蘇白的父親冇少抱怨過蘇白的成績差。

幾個月前當他們聽到蘇白考上亳城一中的時候,都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之前還是班級裡的倒數,隻半年的時間,就能考上市裡最好的一中?

對於他們來說,凡是家裡孩子能考上亳城一中的,都是能在外麵跟人吹一吹的。

整個薑集那麼大,村子那麼多,家裡在亳城一中上學的也冇幾個。

對於王船而言,蘇白能考上亳城一中,這絕對比薑寒酥獲得亳城的中考狀元更讓人難以置信。

“姑父,你忘記我小學的成績了嗎?那時候冇少麻煩你們到學校去接我,雖然我在學校裡有時候確實調皮搗蛋了一些,但那時候我的學習成績並不差啊?我到了初中後成績之所以會差,完全是因為我冇想學,青春期嘛,有些叛逆是應該的,今年上半學期醒悟過來了,就考上一中了。”蘇白笑道。

蘇白說完後看了眼薑寒酥。

其實,蘇白能隻用半個學期的時間考上亳城一中,一半的原因是因為重生,另一半的原因,就因為薑寒酥了。

如果冇有薑寒酥幫忙複習的話,蘇白就算重生,也不可能考上亳城一中的,能考上渦城一中,或者渦城四中,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初中的課程是不難,但薑寒酥給了蘇白太多動力,讓蘇白在學習上付出了很多時間。

如果冇有她的話,因為重生想要上高中,想要上大學的原因,他依舊會好好學習。

但是他絕對不會淩晨那麼早到教室,也不會晚自習放學後還在教室裡學習。

星期天放假的時候,更不會待在教室裡用假期的時間去學習。

就因為有薑寒酥,纔有了一個努力奮鬥的蘇白。

蘇白努力的源泉,就隻是因為待在她身邊學習,很美好,很幸福罷了。

如果冇有這些,他是不會這樣做的。

身邊有這樣一個人,不論是做什麼,蘇白都不會覺得枯燥。

哪怕就隻是陪著她在草地上坐一晚上。

如果這世上有愛與喜歡,那這就叫做喜歡與愛吧。

喜歡一個人,便會喜歡陪她的做一切事情。

如果這世上每個學生身邊都有一個這樣的女孩陪著學習,那應該會多出來許多大學生吧?

如果前世蘇白的身旁有她,他又怎麼可能會去海城打職業呢?

不論是前世也好,還是今世也罷,事業,都比不上她啊!

聽到蘇白的回答,王船點了點頭。

如果蘇白這樣解釋的話,那確實能解釋的通。

因為當年蘇白在小學的時候,學習成績確實挺好。

如果不是因為蘇白的文化課成績的確很高的原因,武校裡的那些老師見到他們,可不會那麼和顏悅色。

“對了,後天上午我跟你小姑要去縣裡辦些事情,要到下午才能回來,你要不要跟著一起去?”王船問道。

“不了,我在家裡就行。”蘇白道。

去縣裡哪有跟薑寒酥在一起有意思。

也就這幾天的時能陪她了,之後要有很長一段時間要分開了。

“那行,留在家裡也行,反正你爺爺奶奶也能做飯,總不會餓住你的。”王船笑道。

與王船說了會兒話,一根菸也就到頭了。

等一根菸快抽完的時候,王船也有事出去了。

終於,家裡清閒了,又隻剩下了他們倆。

蘇白看著旁邊抿著嘴,有些不高興地薑寒酥,問道:“怎麼了?是什麼事讓小寒酥不高興了。”

薑寒酥伸出手指,指了指蘇白手裡還在夾著的香菸。

“你不是戒掉了嗎?”薑寒酥記得煙他是戒掉的,反正之前跟她在一起時,蘇白是冇有再抽過煙的。

“戒菸是因為你,抽菸也是因為你,你想讓我完全戒掉,除非永遠不離開我,否則就是在害我性命,給我吃慢性毒藥。”蘇白將手裡還剩小半截的菸頭弄滅,然後彈進了旁邊的垃圾桶內。

既然能戒一次,那就能戒第二次。

吸菸有害健康,而且二手菸危害更大,蘇白隻要與她在一起,是完全能戒掉的。

“我,我不會給你吃毒藥的。”薑寒酥很認真地說道。

“那就是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了?”蘇白伸出手,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兒。

“嗯。”薑寒酥細若蚊呐地小聲嗯了一聲。

“真可愛。”蘇白忍不住伸頭又親了她一口。

大廳裡無人,蘇白關上電視,帶著她來到了院內。

小姑這個院子還是挺大的,蓋樓時應該又買了旁邊人的一些地。

村裡有些人想要蓋在路口,蓋在一些好的地理位置,便會花錢買些其他人的地。

這一片以前冇蓋樓房時,旁邊都是麥田。

因為蓋樓房的原因,都被人給賣了。

那些分地時分在路口的,無疑要比分在其它地方的人多賺許多。

據蘇白所知,他們村蓋一棟在路口的房子就需要花好幾萬去買地,而蘇白他們家因為都外出務農,冇人在家種地的原因,地都給了彆人種,而給彆人種的地,一年才五百塊錢,這樣就算是給彆人種十年,也隻不過才五千塊錢。

所以同樣是一塊地,不同的位置,差了又何止十倍。

院內種了不少蔬菜,靠牆的位置還有幾顆柿子樹。

他們這裡種的最多的果樹就是柿子樹了。

小時候蘇白他們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柿子樹結果的時候,將結果的青柿子摘下,加點酒,放進熟料袋裡焐幾天,等柿子變紅焐熟了後揭開皮,非常好吃。

要說柿子,蘇白也有許多許多年冇有吃過了。

隆冬臘月,萬物凍結,柿子樹上也就隻剩下了一些光禿禿的枝條。

“可惜了,少些雪。”蘇白笑道。

如果有雪的話,就又是一副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的景象了。

不過也不對,此時並非早晨,而是下午。

“明天應該有雪。”薑寒酥道。

“你怎麼知道?”蘇白問道。

“我昨天從天氣預報上看到的。”薑寒酥道。

“那臨走時能陪你看一場雪,也還算是不錯得了。”蘇白笑道。

這一年過的已經算是慢的了,但是對於已經活了大半生的蘇白來說,還是很快。

自己是農曆一月份重生的,現在都已經11月23了,自己重生也快一年了。

時光雖快,但自己在這一年的確做了不少事情。

第一件事情,也是蘇白重生後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在這一年內追到了薑寒酥。

真正意義上的追到,因為從這次來薑村開始,薑寒酥才真正意義上成為她的女朋友。

因為在之前,她都還是冇有真正答應的。

雖然中間經曆了一些波折,但人生嘛,總不能事事順心如意。

而且就算是經曆了一些波折,但最終還是圓滿的。

第二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前世的夢想,讓乾扣麵走出渦城。

如今渦城跟市裡都已經有了酥白乾扣麵的足跡,下麵就是擴建到鄉鎮以及建廠自主做麵了。

明年應該是酥白麪館高速發展的一年,蘇白明年的目標就是將酥白麪館開遍整個安北。

拉著她的手在院中坐下,蘇白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已經兩點半了,距離三點還有半個小時。

“我讓小姑買的滋潤霜就在屋裡的桌子上放著,我剛剛把你的情況一說,小姑就已經說要送你了,等下你走的時候帶走,你母親要問,你就說是小姑送給你的就行。”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對了,我,我明天可能來不了。”薑寒酥說道。

“為什麼?你要跟著去你媽去鎮上嗎?”蘇白問道。

“不是。”薑寒酥搖了搖頭,道:“明天就24號了,每年這個時候,我媽都會買些東西,然後讓我坐車去縣裡給姥姥姥爺送過去。”

“你母親不去嗎?”蘇白問道。

“我媽說冇臉見他們,也冇臉進他們家的門,所以每年送禮都是我去。”薑寒酥道。

“那你會在他們家吃飯嗎?”蘇白問道。

“不會。”薑寒酥搖了搖頭,說道:“他們有留,隻是每年我都是把禮送給他們就走了。”

蘇白點了點頭,然後想了想後說道:“如果25號去的話行嗎?”

“25號嘛?25號也可以,不過為什麼要晚一天?”薑寒酥問道。

“25號我姑姑他們要去縣裡,你可以坐他們的車去,這樣就不會凍到了。”蘇白道。

轎車上有空調,又能直接從家走,比她一個人大冬天的拎著東西在街上等汽車舒服多了。

而且這件小事,小姑肯定會幫忙的。

“會不會太麻煩?”薑寒酥問道。

蘇白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說道:“這點小事,麻煩什麼?明天我就跟小姑說,你隻管聽我的就是了。”

“嗯,那好吧。”薑寒酥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因為怕蘇白心疼她被凍著,她是不想麻煩蘇薔他們一家的。

兩人又在院中坐了一會兒,等快到三點的時候,蘇白道:““距離高中結束還有不到三年的時間,之前我的想法就是在高中追到你,然後在上大學的時候娶你,之後再去用餘下的人生帶你去看遍全世界所有的風景,吃遍全世界所有的美食,用一年的時間追到你,這點我做到了,下麵就是解決你母親的關係,然後在上大學的時候娶你了。”

“是不是太,太急了啊?”薑寒酥低著頭,像一顆含羞草一樣。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人生過的太快了,真的太快過了,稍不留神,這大半輩子或許就過去了,所以我想早點與你結婚,然後幸福美滿地過下去。”蘇白道:“若非如此,我又怎會如此心急,我曾經在一本書上看過,追一個女孩子,最快的辦法就是能動手儘量不動嘴,讓對方忘不掉你,就成功了一半,這句話還是可信的,在初三我追你的那幾個月裡,若非我先動手占了你許多便宜,是不會那麼快就追到你的。”

作為活了大半輩子再重生的蘇白,他比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珍惜時間跟光陰。

他能重生一次,不代表以後還會重生下去。

人這一生,真的很短很短。

不論是富人也好,窮人也罷。

生命對待每個人,都是最公平的。

哪怕你富甲天下,最終也會老去,死去。

“你這個說法不對。”薑寒酥皺了皺鼻子,小聲地說道:“要是換成彆人這樣做,我當時就會告訴老師告訴我媽的。”

蘇白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問道:“那為什麼是我你就冇有這麼做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薑寒酥抿了抿嘴,然後說道。

“那是因為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啊!”蘇白笑道。

“不是的。”薑寒酥搖了搖頭,道:“其實之前我是有些害怕你以及討厭你的,之所以你占我得便宜,我冇有告訴我媽和老師,是因為你之前耍手段攻心,又是買圍巾,又是帶我去吃飯,又是幫我過生日,我本來都是不想去的,結果被你強迫拉著去,到現在錢越欠越多,然後又稀裡糊塗地,不知道怎麼就被你追到了。”

“寒酥,你真正動心,是在我幫你過生日的時候嗎?”蘇白問道。

“不是。”薑寒酥俏臉一紅,小聲地說道:“是在,是在那次我生病時的醫務室。”

蘇白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

“所以說,那本書說的還真是至理名言,所以我得感謝我當時的大膽了,現在想來,當時那一口親的可真值。”蘇白笑道。

“所以說,你就是在耍手段嘛,我一開始就知道的,早知如此,應該逃得更遠一些纔是。”薑寒酥可愛的皺了皺鼻子。

蘇白倒是想起了那天自己在走廊上剛見她的那一幕。

那時候她也說,自己在攻心。

“其實,我當時在醫務室親你,真冇有去多想,我當時親你的想法很簡單,純粹就是因為你生病時的樣子實在是太惹人憐愛了,讓人忍不住就想去抱你,親你,當時候我的內心其實是有一番掙紮的,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你那時太過可愛,我實在是冇有忍住的話,我是不會在那時親你的,因為我知道,那樣做你肯定會生氣的,隻是寒酥,當時我是真的忍不住啊,所以就想,忍不住就不忍了,我忍了那麼多年,何不大膽一回,就算是你從今以後再也不理我了,我也要親,但現在來看的話,結果無疑是好的。”蘇白道。

從前世到今生,蘇白忍了那麼多年,當時是真的不想再忍了。

抱著生氣了再哄回來的態度,蘇白第一次抱了她,也第一次吻了她的臉。

“還有啊,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逃嗎?”蘇白笑著問道。

“再逃的話,小心我真不要你,讓你一個人孤獨終老。”蘇白道。

“我為什麼會孤獨終老?難道我就不能嫁給彆人?”薑寒酥問道。

重歸於好的薑寒酥,又恢複了一些俏皮性子。

她也想逗一逗蘇白啊!

憑什麼蘇白一直逗她呢。

隻是薑寒酥如果在這方麵下手,那她註定是毫無勝算的。

“哦,那你嫁吧。”蘇白說完掏出手機,道:“前幾天嶽欣還給我發過訊息,讓我去參加初中的同學聚會來著,之前我一直冇回她,現在想想人家不去參加同學聚會是因為混的不好,我好像不屬於這類,而且是嶽欣組織的,說不定到時候去ktv還能聽她唱幾首歌,長得漂亮,歌唱的又好,這樣的女孩兒貌似也挺不錯的的。說實話,當時跟你分手的時候,抱著新開始一段戀情說不定心情就會好起來的想法,我還真考慮過她。”

蘇白拿出手機後,對著薑寒酥眨了眨眼睛,笑著問道:“小寒酥,你說嶽欣組織的這個同學聚會,我要不要去?”

“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跟我有什麼關係?”薑寒酥嘴硬道。

她覺得蘇白應該是故意騙她的,就是讓她認輸,但薑寒酥並不想就這麼輕易地認輸。

“行,這可是你說的。”蘇白真在手機上給嶽欣回了條資訊。

“同學聚會是在什麼時候?”蘇白打字問道。

結果蘇白剛用手機發過訊息,嶽欣冇有直接回簡訊,而是給蘇白打起了電話。

當時嶽欣問蘇白要手機號時,蘇白是給了的。

應該是在初二的時候給的,嶽欣跟沈瑤不一樣。

蘇白拒絕嶽欣,會擔心給這個小姑娘心底留下創傷。

但是拒絕沈瑤,他冇有任何心理負擔。

如果蘇白冇有見過薑寒酥的話,嶽欣的確是個不錯的合適人選。

但隻要見到薑寒酥,那他遇到的所有女孩兒,都成陪襯。

看到嶽欣的來電,蘇白也愣了,不過他還是接了這個電話。

“喂。”蘇白道。

“同學聚會,你要來嗎?”嶽欣興奮地問道。

聽到嶽欣那興奮地語氣,蘇白歎了口氣。

這女孩,遠比他想象中陷的深。

蘇白忽然改變了注意,這個同學聚會,他本來是不想去的,剛剛回嶽欣簡訊,也隻是想逗逗薑寒酥。

不過蘇白不想讓嶽欣這樣陷下去了,她這語氣,以及之前給蘇白髮的資訊,都表明她還喜歡著他,並未死心。

蘇白覺得長痛不如短痛,把薑寒酥帶過去,當眾承認她是自己的女朋友,讓嶽欣徹底對他死心比較好。

嶽欣並未對他死心,是因為在之前知道了他跟薑寒酥並冇有在一起。

當時蘇白剛跟薑寒酥分手冇多久,有人聽到了風聲,就在班級群裡問他是不是跟班長分手了。

蘇白當時就在群裡回了句根本就冇有追到又何談分手?

當時的薑寒酥並冇有答應做他女朋友,所以確實算不上分手。

估計就是因為這句話,讓嶽欣的心又重新死灰複燃了起來。

當時蘇白回完那句話,嶽欣就接連發了好幾天訊息。

什麼安慰的話,暗示的話都有,她比薑寒酥大膽了許多,不過當時蘇白都隻是匆匆瞥一眼就冇有再看了。

“有不少人呢,後排的一些同學我都叫了。”嶽欣怕他不來,再次說道。

“行,那你把時間跟地點發給我吧。”蘇白道。

蘇白說完,掛斷了電話。

冇多久,他便收到了嶽欣的資訊。

蘇白看了看時間,發現時間竟然是25號。

那這樣的話,就跟薑寒酥以及小姑去他們去縣裡是同一天了。

如此的話,那這次同學聚會,正好可以坐小姑的車一起去。

蘇白冇想到所有的事情竟然都擠在一起了。

蘇白看完簡訊後一扭頭,便看到紅著眼望著他的薑寒酥。

“怎麼了這是?”蘇白好笑地問道。

“你,能不能不去啊?”薑寒酥眼淚巴巴地問道。

“你不是說不管你的事嗎?怎麼現在又管起我來了。”蘇白不解地問道。

“我,我不想讓你去啊!”薑寒酥是真哭了,複合之後的她,本就自卑敏感,本來以為蘇白隻是在說笑逗她,因為以前蘇白這樣逗過她不少次,但是冇想到這次是真的,她真要去赴嶽欣的同學聚會,聽到這個電話後的薑寒酥立馬就慌了。

誰知道到時候蘇白赴宴喝醉了酒之後會發生什麼?

當時聽到沈瑤給他過生日他喝醉酒的時候,薑寒酥心裡就很難受。

而且嶽欣又跟沈瑤不同,薑寒酥覺得沈瑤對自己造不成什麼威脅,因為蘇白是不會喜歡這樣的女孩子的。

但是嶽欣不同啊!

嶽欣是能夠對她造成威脅的。

而且算是如此,當時自己過去給他付車費,一路跌跌撞撞把他背進屋裡看到沈瑤發的資訊時,還是忍不住替蘇白給了她回了一些訊息。

當時自己給自己說的托詞是沈瑤配不上蘇白,但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還不是沈瑤給他過生日,他喝了那麼多酒自己吃醋了,不想他跟任何女人粘到一起嗎?

沈瑤不行,嶽欣也不行啊!

如今他們都已經和好了,他就更不能跟的女孩在一起了。

“我知道錯了,我說錯了,我以後不在逗你了,你能不能不去啊?我不想你跟嶽欣在一起,而且城裡據這裡又那麼遠,到時候你喝醉了,是冇有人能照顧的。”薑寒酥抹著眼淚說道。

什麼倔強堅強,在蘇白麪前,早就冇有了。

越喜歡一個人,身份就會拉的越低。

如果冇有,那隻能是因為你還不夠喜歡他。

蘇白伸出手將她的眼淚給擦乾淨,然後笑著說道:“小寒酥,你又怎麼知道我冇人照顧呢?嶽欣喜歡我,我到時候喝醉了可以讓她照顧啊!”

“你這樣會失去我的。”薑寒酥委屈的說道。

“失去就失去吧,又不是冇失去過。”蘇白道。

“你,你彆欺負我啊!”薑寒酥哭道。

看著梨花帶雨的薑寒酥,蘇白起身蹲在她的麵前,將她流下的淚珠再次給擦乾淨,然後趴在她的兩條大腿上,道:“真傻。”

他起身將她給抱了起來,然後自己坐在椅子上,將她給放在了腿上。

“這次同學聚會我又不是自己去,我準備帶你一起去。”蘇白捧起她淚還未乾的小臉說道。

“我,我去不了。”薑寒酥小聲道:“而且人家也冇邀請我。”

“沒關係,你以我家屬的身份去就行了。”蘇白笑道。

“什麼家屬啊?”薑寒酥不解地問道。

“我女朋友啊!難道你不想當我女朋友嗎?”蘇白問道。

“冇,冇有。”薑寒酥道。

“那就行了,你以為我女朋友的身份去參加,就算是彆人冇邀請你也沒關係,而且其實他們不邀請你的原因,倒也不是因為其它的,而是因為邀請你,多半你會不去,比如這一次,如果冇有我的話,嶽欣單獨邀請你,你會去嗎?你肯定會拒絕吧?”蘇白問道。

“我去不了,我也不能跟著你去,要是被村裡人看到我們一起出去的話,肯定會告訴我媽的。”薑寒酥道。

“傻瓜,嶽欣定的時間是後天,到時候你將禮給你姥爺送過去後,跟著我一起去飯店就行了。至於你擔心的會被人發現告訴,你回去跟你媽說清楚,就說是坐小姑的車去縣裡給你姥爺送禮,如此就算是被人看到了也冇什麼。”蘇白道。

“這樣合適嗎?”薑寒酥問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難道你想讓我一個人去?我煙能戒掉,但跟你分手之後,酒可是很難戒掉的,到時候見到了一些朋友,肯定會喝的酩酊大醉,到時候彆說回來了,恐怕留在縣裡住一夜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蘇白道。

“那,那還是去吧。”薑寒酥小聲道:“確,確實冇有什麼不合適的。”

“這不就行了?”蘇白笑著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嶽欣跟彆人不一樣,因為上次發現了我們根本就冇有在一起後,她就又對我有了死灰複燃的跡象,這幾個月來冇少給我發訊息,我之所以答應她要去參加同學聚會,就是想帶著你讓她死心,這是個好女孩,不能耽誤她啊!”蘇白道。

“還有一件事情,你想喝酒了。”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怎麼那麼聰明呢?”蘇白笑道。

“喝酒很傷身體的,你不能老是喝那麼多酒。”薑寒酥地勸誡道。

“酒,是真不好戒啊!”蘇白歎息道。

本來是戒掉的,但因為之前那件事情導致蘇白又喝上了。

這根菸不一樣,煙隻要蘇白不再碰到像上次那樣的煩心事,他抽不抽都無所謂。

但是酒,他現在隻要吃飯,都想喝上幾杯。

但是蘇白他自己也知道,說是幾杯,但隻要一喝,就冇譜了。

“所以你得時時刻刻管著我啊!”蘇白笑道。

“那我的話,你會聽嗎?”薑寒酥問道。

蘇白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說道:“彆人的話我不會聽,但小寒酥的話,我一定會聽。”

“因為你是我心心念念許多年,偷偷暗戀了許多年的女神啊!”蘇白道。

薑寒酥搖了搖頭,小聲道:“我不想當你的什麼女神,我隻想你能不去抽菸不去喝酒,因為這些對身體都是不好的。”

蘇白笑了笑,望著天空已經暗沉下去的太陽,溫柔地說道:“隻要有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能戒。”

下午三點的時候,薑寒酥回了家。

晚上吃飯的時候,鞭炮齊鳴。

今天是臘月23號,小年。

他們這裡每家每戶在這天都是要放三次鞭炮的。

分彆是早上中午晚上各一次。

小年,是過年的頭一天。

其實,中國大部分地方過年那一天都是一樣,但是小年,各個地方的時間卻都各不相同。

在古代,過小年有“官三民四船五”的說法,

這句話的意思是,在古代,官家的小年是臘月二十三,民間的小年是臘月二十四,而船家的小年則是臘月二十五。

像北方,在南宋以前都是國家的政治中心,受官氣影響較重,因此小年多為臘月二十三。

而南方遠離政治中心,小年便為臘月二十四。

至於沿湖靠打漁為生的漁民,則保留了船家的傳統,小年定在臘月二十五。

到了小年這一天,便算是真正開始過年了。

王船拿出了一大盤炮放到外麵,他用打火機點燃後,小橙橙捂上耳朵,鞭炮劈便開始劈裡啪啦地響了起來。

鞭炮聲響起後,便可以動筷吃完飯了。

吃完飯後,一些有錢的人家,便可以在此時來上一場煙花秀。

因為小年放煙花的人家很少的原因,你在此時放,絕對會吸引來全村的目光。

飯後他們在院子裡閒著,王船便搬了兩筒煙花出去。

煙花在空中綻放,照耀了整片天地。

也就是在這時候,本來更冷的天,突然又冷了幾分。

蘇白想起了薑寒酥下午說的話,看來明天是真的要下雪了。

這天從下午的時候開始,就開始暗了下來。

冇過多久,天空中飄落下來了雨滴。

緊接著,雨又變成了雪。

薑寒酥說的也不對,不,應該說天氣預報有時候報的也不一定準確。

雪不是明天下,而是23號晚上,就已經到來了。

“下雪了,下雪了。”小橙橙高興地喊道。

王船將最後一筒煙花點燃,小姑去快速的收著晾曬的衣服,蘇白他們也從院子裡挪回了屋中。

“天氣預報不是說明天纔有雪嗎?怎麼今天就開始下了?”蘇薔將衣服從外麵收回來問道。

“要是全信天氣預報的話,那以前我們種地收麥子的時候,不知道要毀掉多少麥子。”蘇白的奶奶冇好氣的說道。

“是啊,我記得十幾年前我們村就有一個收麥子時看了天氣預報,說後麵幾天都不會下雨,放在地上曬的麥子不僅冇收,連蓋都冇蓋,誰知道後麵幾天接連下大雨,那濕透的麥子連曬都冇法曬,最後全都發黴了,那種了一整年的地都白種了。”王船說道。

“不就是王富家嗎?她媽因為這件事生了場大病,冇多久就去世了。”王船的母親說道。

一年的心血付之東流,對於全靠那一畝三分地生活的農民來說,發生這樣的事情確實是挺難接受的,

雪越下越大,蘇白也早早地躺進了被窩裡。

第二天清早蘇白起來一看,發現天地已經成了一片白色。

並且雪還在下著。

用熱水洗漱過後,蘇白來到那幾顆柿子樹上。

此時,倒真有了徐文長詩裡的那句景象。

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

不過也不對,因為這不是幾朵,而是變成了成千上萬朵。

這幾顆樹枝的枝乾上,已經落滿了雪花。

因為下雪的原因,天氣又冷了幾分。

如果說昨天還達不到滴水成冰的話,那今天絕對有了。

估計是因為太冷的緣故,水塔因為結冰的原因流不下來水了,再加上昨晚雨夾雪,今早停了電,電機也用不了,小姑做飯弄不了水,蘇白跟王船隻能拎著桶到隔壁接了幾桶水,此時的壓井裡倒是能壓出來,隻可惜小姑家早在許多年前就已經冇用過壓井了。

“等來電了往水缸裡放點水吧,這老是跑彆人家去接水也不是個事。”小姑說道。

“我剛剛問了,聽說中午就會來電,到時候我用電機往水缸裡放些水。”王船說道。

將水桶放下後,蘇白脫下手套對著手哈了口氣。

這天是真的冷啊!

蘇白吐一口氣,白霧能飄很遠。

吃過早飯後,幾個老人去了教堂。

在他們這裡信主的特彆多,特彆是一些老人,基本上都信基督教。

他們信耶穌能包治百病,小時候蘇白生病的時候,奶奶都會帶著他先去教堂禱告一番。

曾經村裡有醫生這樣問過奶奶,既然信耶穌能治病的話,那為什麼還來我們這裡治病呢?

小姑跟小姑父去隔壁家打麻將去了,下雪天打麻將,是屬於他們的一件樂趣。

蘇白給薑寒酥發了資訊,即便是下雪天,他們家裡的人依舊起早去了鎮上。

薑寒酥揹著書包來到蘇薔家時,她見到蘇白的第一句話,就是哭著說她一定要認真學習,然後讓他們一家人都過上好日子。

再堅強的人都有脆弱的時候,當一件事戳中你內心最柔軟部位的時候,你依舊會和這世間大多數一樣流淚。

對於薑寒酥來說,媽媽早上五點就起來,迎著風雪去鎮上賺錢養家,就足以戳穿她內心的防線。

蘇白抱住了她,沉聲道:“一定會的。”

即便不靠任何人,即便不靠他蘇白,薑寒酥未來也一定能做到這一點。

上天不會辜負一個努力的人,更何況這個比彆人努力十倍百倍得人還有天賦。

人們隻看到了薑寒酥耀眼的成績,卻冇有看到過她背後的努力與付出。

但恰巧,這些,蘇白都曾見到過。

“每科書本上都有我做的筆記,不懂得地方可以問我,你這幾個月落下的功課實在是太多了,趁著這幾天的功夫,能補回一些是一些。”到了裡屋後,薑寒酥脫下她的小書包,然後將包裡的課本全拿了出來。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拿起了數學書。

文科這些死記硬背就行了,他現在最需要學的就是理科。

蘇白這次期末考試考的最差的就是理科,數學可謂是慘不忍睹。

蘇白翻開數學書,先看筆記以及上麵的試題和例題試著去理解。

能理解的就往下翻,如果不理解了就去問薑寒酥。

蘇白在補以前的題,而薑寒酥則是在做著自己的寒假作業。

解決了一道題目後,蘇白揉了揉腦袋,然後看了會兒旁邊的薑寒酥。

她應該也是在做數學題,有時奮筆疾書,遇到難題時會沉吟片刻,稍作思考。

如果解決了,嘴角旁邊便會露出一絲滿足的笑容。

不過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她會時不時的搓一搓自己的小手。

蘇白想了想,上樓將自己屋中的電熱扇拿了下來,然後插上電,照在了薑寒酥的身上。

泛黃的燈光如同溫暖地陽光打在了她的臉上,她的小臉也因此更加耀眼了起來。

蘇白笑了笑,這樣,她就不會覺得那麼冷了吧?

薑寒酥覺得身上一暖,便看到了旁邊的電熱扇。

她抬頭看了眼蘇白,便看到了蘇白正在溫柔地看著她。

“謝,謝謝。”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嗯,不客氣,小寒酥。”蘇白笑道。

她喜歡說謝謝就讓她說吧,能聽到她的一句謝謝,其實也不容易。

這世上能有多少人,能讓薑寒酥說一聲謝謝呢?

“我,我寫作業了。”薑寒酥道。

“寫啊,怎麼感覺我像是惡霸似的,你做什麼都需要經過我的同意才行。”蘇白好笑的說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吱聲。

一上午的時間,兩人都在學習中度過了。

中午的時候深知薑寒酥家裡冇人的蘇白,又拉住她讓她在家裡吃起了午飯。

而因為上午看到薑寒酥給蘇白補課的蘇薔,也更加歡喜得將她給留了下來。

吃過午飯後的雪小了一些,不再像上午那般大了,但卻也在依舊下著。

下午的時候兩人冇再學習,而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了會兒電視。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蘇白跟蘇薔講了明天要跟著他們去縣裡的事情。

蘇薔問他去縣裡做什麼,蘇白冇有騙她,很直白地說了是參加同學聚會。

之後蘇白又將薑寒酥要坐車跟他們一起去縣裡給她姥爺送禮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點小忙,蘇白說出來,蘇薔就直接答應了。

2013年2月4號,農曆12年臘月24日。

這天是週一,立春。

雪已經停了,不過根據昨天晚上看的天氣預報,今天可能還會有雪。

蘇白他們吃過早飯後,便一起把院中的雪給鏟了出去。

等到上午九點的時候,薑寒酥到來,王船開著車,便一起向著縣裡而去。

小姑坐在副駕駛,後麵坐的是蘇白薑寒酥,以及——小橙橙。

小橙橙一直嚷著要寒酥姐姐抱,薑寒酥便抱著她坐在了後座。

蘇白有些討厭小橙橙了,如果冇有她的話,那後麵就是他們的二人世界了。

不過還好的是,這小電燈泡嘰嘰喳喳了一會兒,便犯困了睡了過去。

蘇白的手從下麵伸過去,然後捉到了薑寒酥的小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