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人撐傘一人行

從2012開始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人撐傘一人行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兩人又在ktv裡坐了會兒,蘇白點了一些比較好聽的歌。

點歌自然不是自己唱的,而是聽歌手自己唱。

等到三點的時候,他們從ktv裡出來,蘇白給蘇薔打了一個電話。

他們的事好像有些難辦,直到現在還冇辦好,蘇白問他們要過多久,他們說最少還得要一個小時。

這冰天雪地的,她有迷迷糊糊的,蘇白也不知道帶她去哪裡玩了。

索性在這片地方走走吧,打著傘跟她一起在下雪天走走也不錯。

自12年後家裡下雪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今年說不定就這一場雪了,錯過再等下一次,那可就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從ktv裡出來,蘇白打著傘,然後摟著她逛了起來。

薑寒酥確實很喜歡雪,特彆是放縱了自己的天性之後。

她此時帽子手套耳暖圍巾什麼的都戴全了,也不會再像以往那樣玩雪會被凍著。

於是,她憨憨一笑,然後從旁邊抓了一把雪,直接扔到了蘇白的身上。

蘇白打著傘,望著不遠處那打到自己後對著自己吐了吐舌頭做著鬼臉的女孩笑了笑。

他合上傘,然後也抓了一把雪向她扔了過去。

蘇白小時候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雪仗,他這技術還在,一扔就扔在了薑寒酥的帽子上。

看到薑寒酥那毛茸茸帽子上出現的一團雪,特彆是一些還散開落在了她的臉上和那挺翹的小鼻子上,蘇白哈哈大笑了起來。

薑寒酥皺了皺鼻子,將雪從自己的臉上抹掉。

她生氣了,抓起一把雪後,直接向蘇白扔了過去。

隻是蘇白這次有防範,一個躲閃就躲掉了。

她抓起血又扔了一次,又被蘇白給輕鬆的躲掉了。

這把薑寒酥氣的,這次她抓起一團雪後,開始向蘇白追了過去。

於是,她追,蘇白跑。

一男一女的身影在街道上來回竄動,雪球如子彈般飛來飛去,兩人的嬉笑歡鬨聲,響徹了整條街道。

旁邊偶爾經過的行人,看著這一對正在打雪仗的情侶,都搖了搖頭,羨煞不已。

中年人羨慕他們那十六七歲的年齡,少年人則羨慕他們的身邊,有個那麼優秀的她或者他。

最後,蘇白怕她跑太久會出事,便停下來,在她因為體力消耗太大而將雪球仍歪時,自己主動接了上去。

看著雪球砸中蘇白後,薑寒酥開心的笑了起來。

蘇白走過去將她給抱在懷裡,笑著問道:“這下開心了吧?”

“嗯嗯,開心了。”薑寒酥開心的點了點頭。

蘇白牽起她的小手,這樣走回去的話,差不多半個小時就能到王船停車的地方。

蘇白想著她剛剛跑了那麼久肯定已經很累了,便停下來對著她說道:“我揹著你吧。”

“會不會很累啊?”薑寒酥問道。

“你覺得呢?”蘇白問道。

“不會誒,我應該很輕。”薑寒酥道。

“當然不會了。”蘇白笑了笑,將傘遞給她,然後彎下腰了,道:“上來吧。”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拿著傘,然後雙手環住蘇白的脖子,趴在了他的身上。

蘇白兩隻手托住她的腿彎,將她給背了起來。

薑寒酥趴在他的身上,將合起來的傘給打開了。

一雙黑色的大傘將兩個人全都給遮住了,天空中飄飄灑灑的大雪,隻能從他們的旁邊經過。

看到這一幕的蘇白,忽然想起幾年後一句很經典的句子。

從此煙雨落京城,一人撐傘兩人行。

但對於他們而言,應該是自此大雪覆渦城,一人撐傘一人行。

她在撐傘,他在行,難道不是一人撐傘,一人行嗎?

隻希望這兩句後麵,不會出現賀鑄《鷓鴣天》的那兩句。

後來春雨落汴京,隻君一人雨中停。

這兩句,是賀鑄懷念亡妻所寫。

好像自古以來,隻要是勤勞賢惠的妻子,都會早亡。

賀鑄的妻子趙氏是如此,蘇軾的妻子王弗也是如此。

“寒酥。”蘇白忽然喊道。

“嗯。”薑寒酥答道。

“以後彆那麼辛苦了。”蘇白道。

“不行啊,我還要還你錢,還要讓我媽過上好日子呢。”薑寒酥搖頭道。

醉酒後的薑寒酥冇有欺騙蘇白說好,而是將她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而這個世界上,最真實的話,往往是最傷人的。

她這句話一說,蘇白還很無法阻止她。

她要還錢,還錢之後便不會那麼自卑。

蘇白怎麼阻止她呢?

難道讓她一直這樣低聲下氣的嗎?

讓薑寒酥如此自卑,如此低聲下去的跟他生活,這不是蘇白所希望的。

而且這樣對她也不公平。

所以他隻能看著她去為了還錢而操勞。

她要為了她母親去辛苦,這個蘇白能阻止嗎?

他也冇辦法去阻止,為人子女,這是應該的。

不過橋到船頭自有路,蘇白就算是想儘辦法,也都讓她少操勞了一些。

不然哪天真操勞病了,那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還錢,讓你母親過上好日子固然重要,但你也要為你的身子多想想,你還得陪我許多年呢,你身子骨本就弱,可不能再出問題。”蘇白道。

“嗯嗯,我知道了。”薑寒酥點頭。

蘇白歎了口氣,以免她身子骨出事,看來以後有必要隔一段時間帶她去醫院體檢一次了。

這小丫頭身子太弱了,再加上上一世香消玉殞,蘇白還真為這個一直在擔心。

半個小時後,他們兩人回到了王船停車的地方。

隻是現在他們都還冇回來,兩人便走進了旁邊的一家桌球室內避避風雪。

“老闆,來兩局。”一局五毛錢,蘇白給了兩塊錢。

“我不會玩啊!”薑寒酥道。

“我教你。”蘇白俯下身握住了薑寒酥的小手,然後將球倒打進了洞中。

帶著她嘗試了幾個後,蘇白道:“你試試。”

“好。”薑寒酥點了點頭,但她接連試了好幾次,彆說將球打進洞中了,她連球都搗不中。

“好難啊!”薑寒酥吐了吐舌頭。

蘇白也有些無語,她這接連五六次連球都碰不到,也確實是冇誰了。

蘇白又重新握著她的手帶她打了幾球,這一次,她終於能命中球了。

隻是命中後,球隻往前麵滾了一點點。

“你還是用後杆打吧。”她的力氣實在是太小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