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一十章 我不想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一十章 我不想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兩人互道一聲新年快樂後,其它的並冇有多說什麼。

不是冇有什麼話想說,而是兩人的手機裡都傳來了對方母親的呼喊聲。

“夢成,吃扁食了。”蘇白的母親以為蘇白冇聽到,又喊了一聲。

“知道了。”蘇白應了一聲,然後放下手機。

父親將剩下的兩筒煙花跟鞭炮拿出門外,蘇白幫著一起給放了。

回去洗了洗手,開始吃新年的第一頓飯。

“我要的肉餡的扁食下了嗎?”蘇白問道。

“下了下了。”奶奶笑道。

蘇白愣了愣,他冇想到之前已經睡下的奶奶也在此時起來了。

其實蘇白很不喜歡吃扁食,因為他們這裡的扁食裡麵放的大多都是雞蛋和韭菜,冇一點肉。

蘇白吃包的這類食物,是非常喜歡吃肉的。

因為在今天包扁食時,特地說了下準備些肉餡的。

扁食都已經從鍋裡撈出來了,蘇白將他的那碗端起來,然後往裡放了些香油和辣椒,便坐在旁邊地小凳子上吃了起來。

都已經是夜裡十二點了,外麵的寒風越刮越冷,即便是身上穿了很厚的棉衣,現在出去也會被凍個半死。

半碗扁食下肚後,蘇白吃到了一塊硬幣。

蘇白從嘴裡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笑道:“看來我今年的財氣會很不錯。”

在他們這裡過年包餃子或者包扁食的時候會在裡麵放幾個硬幣,誰吃到帶硬幣的餃子,就說明新年會財氣當頭。

吃完扁食後已經是十一點半了,這個時候也已經很困了。

上了樓,最後用手機給薑寒酥發了句晚安,蘇白脫衣躺進了被窩裡。

蘇白剛躺進去,被冷的倒吸了口涼氣。

在古時,一些有錢人的人家會買些婢女暖被窩,之所以要暖被窩,那是因為冬天時被窩冇人暖,躺進去會非常的冷。

隻有等人進去用人體暖過一會兒,被窩纔會變熱。

這就是暖被窩的由來。

外麵的煙花與鞭炮還在放著,應該是有些早早睡下的人起來晚了,現在纔開始下扁食。

蘇白的手機響起了經典的qq聲,蘇白拿過來看了看,是薑寒酥回的晚安。

蘇白冇再回,放下手機,在窗外閃耀的煙花中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午九點,蘇白才從床上醒來。

望瞭望窗外,竟然飄起了小雪。

這算是2013年的第一場雪了。

活動了下肩膀,蘇白從床上醒來,下去洗漱一番後,開始去吃飯。

今天是初一,距離寒假結束,還有怔怔二十一天。

在正月初六的時候,蘇白的二爺死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跟前世死的時間一模一樣。

蘇白老太爺的三個兒子,蘇白的爺爺也就是老大,是最先死的,死的歲數也是最小的,還冇到六十歲就死了,彆說蘇白了,就算是蘇白的母親都冇有見過他爺爺長什麼樣子。

蘇白的二爺爺是今年死的,這個冬天,他最終冇有捱過去,不過他的年齡比蘇白爺爺死的時候大多了,蘇白二爺死的時候,已經是七十七歲了。

前世這個時候蘇白自然是冇有回來的。

蘇白的二爺是初六上午八點死的,這個時間因為很多人都還冇有出去的原因,凡是沾親帶故的都來了。

光是跟蘇白一個老太爺的玄孫們,就多達十幾個。

老大家的,如蘇白,蘇安雲,蘇安道,蘇安龍,蘇安佩,蘇安流。

老二家的,也就是二爺自己的孫子,如蘇安星,蘇安國,蘇安正,蘇安勇,蘇安回,蘇安鋒。

老三家的,如蘇安秀,蘇安春,蘇安言,蘇安永,蘇安向,蘇安川。

這隻是玄孫一係的男孩,還不算女孩兒。

隻要跟蘇安國是一個老太爺的,他爺爺死了,蘇白他們自然都得去披麻戴孝。

蘇安國他們這些親孫哭靈,在靈堂前接待客人,而蘇白他們則是穿著孝服在路上接紙接炮。

“二姑來了,小言你去放炮,我去接紙。”蘇白對著旁邊三爺爺的孫子蘇安言道。

“好的,白哥。”蘇安言點了點頭。

兩人走過去,先跪下給來的親戚磕了一個頭,然後蘇白將親戚手中的紙接過來,蘇安言則是接過親戚手中的鞭炮,然後拿在路邊放。

來的親戚很多,蘇白他們兩兩分成一組,整整分成八組,才接的過來。

村裡沾親帶故的親戚實在是太多,如果放在其它時間,人都出去了,如果不是直係親屬,可能就不來了。

但是這都在家,不論親戚關係連帶的再遠,都得來一趟。

村裡人最怕的就是彆人說閒話。

蘇白將黃紙接過來後,送入了靈堂中。

正正一個下午的時間,蘇白他們都在接紙,腿都要跪斷了,但是冇辦法,這就是他們需要做的事情。

第二天是出靈下葬的時候,紮的紙人紙馬紙車紙空調電視等等,擺了一條街。

而這些,自然也需要蘇白他們這些人拿。

前麵的人在哭靈,抬著棺材,而蘇白他們則是抬著這些紮的紙馬,走在後麵。

走到地裡時,墳地已經挖好了。

等將棺材送出地裡後,這場白事便算是結束了。

接下來一直到二十號,都很風平浪靜,冇有什麼大事發生。

蘇白的父母是在十二號的時候去深城的,今年比往年多在家裡留了兩天。

蘇白開學的時間是在21號,所以他在20號上午,便啟程去了亳城。

薑寒酥也是20號來的,21號早上的早自習是要上的,她要是21號上午再來的話,那得到中午才能到,是趕不及的。

薑寒酥是下午的時候從家裡趕來的,等到了亳城一中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而當蘇白得知薑寒酥到了1班的班級後,就直接從杏花衚衕揹著書包到了學校,然後跑到了她的教室。

到了薑寒酥所在的教室後,蘇白直接將他的書包放在了薑寒酥旁邊的桌子上,然後在她旁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蘇白伸出了手。

“什麼?”薑寒酥不解的問道。

“還能是什麼?作業啊,我作業冇做完。”蘇白道。

蘇白這個寒假,作業是一個字都冇寫,以前父母還會問他作業寫不寫這種事情,但隨著這次蘇白考上了亳城一中,父母也冇有在過問他作業這種事情。

直到昨天邵蔚在他們七班的聊天群裡說寒假作業這事,蘇白纔想起來自己現在還是一個高中生的身份,還需要寫作業。

但是等他想寫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作業佈置的是什麼。

因為當時各科老師佈置作業的時候,他根本就冇記。

所以當他知道薑寒酥到來後,就匆匆過來想要抄薑寒酥的作業了。

邵蔚還是挺嚴的,明天檢查作業,凡是作業冇做完的,全都要下去到操場上罰站。

這個班主任的性子蘇白算是瞭解的透透的,絕對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那種。

天氣那麼冷,蘇白可不想大冬天的在操場上罰站。

要真是冇法彌補那就算了,關鍵是有薑寒酥在,蘇白是有避免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的。

這個寒假的寒假作業雖然不少,但要是隻是抄的話,花上個幾個小時的時間,還是能抄完的。

“你作業為什麼不做啊?”薑寒酥冇有給他作業,而是看著他反問道。

“我倒是想做,關鍵是忘記了老師佈置的作業是什麼了。”蘇白道:“好了寒酥,這個時候你就先彆教訓我了,我聽我們班的同學說,這次的寒假作業老師佈置了很多,要是到明天早上交作業的時候還冇有寫完的話,那我就慘了。”

蘇白說完後颳了刮她挺翹地鼻子,笑道:“還有寒酥,我現在還是我們班的班長,要是明天被班主任知道我這個班長帶頭冇寫作業,那就真的慘了。我們班主任可是說了,明天冇寫完作業的,全都要去操場上站著,好寒酥,你總不想我明天在操場上站著吹寒風吧?”

“誰讓你連作業是什麼都不記得?你活該。”薑寒酥抿著小嘴,輕哼了一聲。

隻是雖然說是那麼說,但是她還是打開了她那個在初中就揹著的小書包,然後從中將她寫的各科作業拿了出來。

“下不為例,你以後要是再不記作業,再不寫作業的話,那我可不會再幫你了。”薑寒酥道。

“我家寒酥最乖了。”蘇白笑道。

如果不是教室內還有其它學生在的話,蘇白真想在她白嫩的臉蛋上親一口。

說起來,自上個月26號分開後,他們也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冇見了呢。

隻是現在還在學校,而且還有一大堆作業要寫,所以還是先把這些作業解決掉要緊。

不過等蘇白將薑寒酥的作業拿過來,然後再將他的作業拿出來後,傻眼了。

因為蘇白髮現薑寒酥寒假做的練習冊他並冇有,這個時候蘇白纔想起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那就是他跟薑寒酥不是一個班的,而且不是一個班的也就算了,就連老師以及班主任也都不是一個,如果他是2班跟3班的,那有很多副科老師都是一樣的,作業也會是一樣的。

隻是123班的老師差不多,456班的老師差不多,789班的老師差不多。

所以他們班跟薑寒酥班佈置的作業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所謂的作業,除了教材課本是一樣的之外,他的所有練習冊跟薑寒酥的都不一樣。

因為1班都是尖子生的關係,一中1班的練習冊都是另外訂製的,比彆班的都要難很多。

“怎麼不寫了?”薑寒酥問道。

蘇白揉了揉腦袋,道:“去年就應該聽你的,努努力跟你一個班的,這跟你不是一個班,連作業都冇法抄。”

薑寒酥這個時候也明白了過來了,有些擔憂地問道:“那怎麼辦?明天上課估計班主任就要檢查你們的作業了。”

“算了,站就站唄,以前又不是冇站過。”蘇白笑道。

到這個時候,蘇白反倒是坦然了。

對於蘇白而言,冇希望的事,不如不做。

他連作業是什麼都不知道,而現在他的作業跟薑寒酥的也不一樣,想要用幾個小時的時間將整個暑假的作業補完,那太難了,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倆也有一段時間冇見了,彆去管作業的事情了,我們倆出去走走吧?”蘇白道。

薑寒酥搖了搖頭,問道:“你班級裡有玩的好的同學嗎?”

“玩得好的?”蘇白想了想,道:“倒是有一個。”

“你想讓我問他老師佈置的寒假作業是什麼嗎?”蘇白道:“就算是問出來了也來不及了啊,寒假作業那麼多,現做的話哪能做得完。”

“你去問,把佈置的作業問出來後,你把作業給我,我幫你做。”薑寒酥道。

蘇白眨了眨眼,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兒。

“你,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麼?”薑寒酥害羞地問道。

“怎麼就那麼討人喜歡呢?”蘇白捏了捏她的臉蛋兒,再也忍不住了,探過頭快速地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

“彆胡鬨啊,這在教室呢。”薑寒酥用手打了他一下。

“好,不會再胡鬨了。”蘇白笑道。

蘇白給溫和打了一個電話,接通後,蘇白問道:“喂,溫和,在乾什麼呢?”

“是白哥啊,還能乾什麼?趕作業唄。”溫和道。

“對了白哥,要是去網吧打遊戲這種事情,今天就彆叫我了,真冇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老妖婆的厲害,今天要是不把作業給做完的話,明天就等死吧。”溫和道。

“那你今天能做完嗎?”蘇白問道。

“做個屁啊,一個寒假的作業啊,我之前一個字都冇寫,就今天纔開始寫,我現在就隻瞅老妖婆的語文作業寫了,其它科的作業無所謂,語文這一科一定得做完,不然明天真完蛋了。”溫和道。

其實昨天邵蔚說的不隻是語文這一科,而是全科,她身為班主任,管的是全班的學習成績跟作業,不論是哪科作業,隻要是明天冇做完的,各科老師都可以把名單交給她,然後由她來處理,這纔是最變態的地方,不然就隻是語文一科的作業,花點時間還是能做完的。

“溫和,你能不能把之前各科老師佈置的作業用qq發給我?”蘇白問道。

“白哥,還是你牛皮,竟然連老師佈置的作業都冇記。”溫和說完後道:“你等會白哥,我找下,然後發給你。”

“嗯。”蘇白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冇多久,溫和給蘇白髮了一份各科的作業單。

密密麻麻,光是各科作業單的字數,就得有幾百字那麼多。

“這也太多了吧。”蘇白頭疼道。

“要不算了?”蘇白問道。

薑寒酥搖了搖頭,說道:“算了明天你就要去操場罰站了,我,我不想你受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