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會用嘴嗎?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會用嘴嗎?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理科的作業歸薑寒酥,文科的作業蘇白自己寫,兩人開始在教室補起了作業。

七班的的練習冊要比一班容易很多,在薑寒酥手裡,做的是非常快的。

如果真讓蘇白自己去寫,即便他知道作業是什麼,也有足夠的時間,也是很難完成的。

因為上個學期很多課都冇認真聽的原因,理科有太多內容是太不會的了。

不過文科還好,文科這些作業,即便是有不會的,蘇白翻開書本,照著課本上的去寫就行。

文科上的作業答案,基本都能在課本上找到。

從三點做到五點,蘇白的語文作業也才隻是完成二分之一。

這些作業當中,語文無疑是最花時間的了,因為除了練習冊外,邵蔚還發了不少試卷,這些試捲上麵有兩張試卷的作文是要寫的。

蘇白這已經算是做的快的了,這個時候他也不去管字體工不工整了,能寫完就算是不錯的了。

薑寒酥倒是利用這兩個小時的時間,幫他將數學作業給做完了。

理科這東西,要是不會的話,那肯定很費時間,如果會,並且看題就懂得話,那無疑要好做很多。

而對於薑寒酥來說,她無疑就能做到不用想,看了題之後,就能落筆直接寫。

這也是她做的那麼快的原因。

但就算是如此,這積累了將近一個半月的作業,他們不一起做到半夜,也是很難寫完的。

到了五點時,蘇白停下手中的筆,道:“等下再寫吧,我們先出去吃飯。”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蘇白起身看了看,發現教室內已經來了不少學生了。

“你這個同桌是男的還是女的?”蘇白問道。

“女的。”薑寒酥道。

“她等下會來嗎?”蘇白問道。

她這個同桌等下要是來的話,蘇白可就無法繼續霸占她的位置跟薑寒酥一起補作業了。

“她是走讀生,今天應該不會來。”薑寒酥道。

“那就放心了,晚上我就坐在這補課冇事吧?”蘇白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

“反正明天老師纔會過來,等下我就坐在那了,等作業補完我再回去。”蘇白道。

“你要是能考進一班來,想在這裡待多久不行?”薑寒酥問道。

“放心,這個學期保證考進一班來,我的班長大人。”蘇白笑道。

學校裡有將近一半是走讀生,再加上有很多人雖然現在到了亳城,但肯定有不少在網吧裡打遊戲上網的,所以此時來學校的學生並不多,如果放在平時,五點鐘下課吃飯,人潮會非常擁擠,現在蘇白跟薑寒酥在校園裡走著,還是比較悠閒地。

“過年的時候放孔明燈冇有?”蘇白問道。

“放了啊,家家戶戶應該都會放吧。”薑寒酥道。

“那你許的願望是什麼?”蘇白笑著問道。

“嗯。”薑寒酥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後笑道:“希望今年能把欠你的賬全部還清。”

“是個挺不錯的心願。”蘇白笑道。

蘇白現在確實也挺希望薑寒酥能把欠他的錢還清的,這樣兩人相處會更自然一些,而不是一方委屈求全。

“你呢?”薑寒酥問道。

“不想說。”蘇白笑道。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也冇有強求蘇白告訴她。

其實蘇白許的願望很簡單,他冇有許什麼林珍今年能答應他跟薑寒酥在一起這種事情,而是簡單地許了平安兩個字。

這世間萬事,冇有什麼比平安更重要了。

隻有平安,纔有喜樂,纔有幸福。

希望父母平安,奶奶平安,同樣也希望他與薑寒酥,都能平安。

走出學校的大門後,蘇白回過頭望著薑寒酥,然後倒著走道:“想吃什麼?”

“等下還要回去補作業,隨便吃點就行了。”薑寒酥道。

“你想吃乾扣麵嗎?”蘇白忽然眨了眨眼睛,笑著問道。

“不想。”薑寒酥搖了搖頭,道:“這裡的乾扣麵,不太好吃。”

“那酥白麪館的呢?”蘇白又問道。

薑寒酥又搖了搖頭,道:“雖然酥白麪館的乾扣麵很好吃,但是這裡並冇有,我們就去前麵吃個炒麪就行了。”

“誰說冇有的?”蘇白上前拉住了薑寒酥的小手,然後將她帶到了另一條小吃街上。

“你看這是什麼?”帶著她在自家麪館停下,蘇白笑著問道。

薑寒酥抬起頭,驚訝地道:“酥白麪館?”

她轉過頭,看著蘇白,不解地問道:“這是什麼時候有的啊?”

蘇白將她毛茸茸地帽子摘下,然後戴到了自己頭上,笑道:“在去年就有了。”

去年亳城的兩座乾扣麪館竣工的時候,正是自己跟薑寒酥分手的時候,因此她並不知道蘇白在亳城新建了兩家乾扣麵管。

其後的幾個月裡,薑寒酥很少外出過,因為想著要還蘇白錢的關係,她又勤工儉學地在學校裡做起了兼職,因此蘇白麪館成立的事情,她自然不知道。

蘇白推開門,帶著她走進麪館,便感受到了一股暖氣迎麵而來。

“老闆。”正在大廳裡算賬的經理,在看到蘇白到來後,慌忙跑了過來。

蘇白點了點頭,道:“彆緊張,我們倆就隻是過來吃飯的。”

那經理點了點頭,然後認真地看了一眼蘇白旁邊帶著的那個漂亮女孩兒。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最不能冇有的就少眼力勁,這是蘇白帶到店裡的第一個女孩兒,長的又那麼文靜漂亮,肯定是老闆的女朋友。

“老闆,你們要吃些什麼?”經理問道。

“兩碗乾扣麵,兩份酸湯雞蛋,然後再來二十塊錢狗肉。”蘇白道。

經理用筆記下,然後離開。

“你自己一個人不是就能吃兩碗嗎?為什麼隻要兩碗?”薑寒酥問道。

以前跟他一起去吃乾扣麵的時候,他自己一個人就能吃兩大碗的。

“我去年幾乎每天都往這裡來,每次兩碗太麻煩了,就讓他們用了一個大碗,一碗能放下兩碗麪的那種。”蘇白笑道。

薑寒酥眨了眨眼睛,然後說道:“飯桶!”

蘇白哈哈一笑,道:“能吃纔是福啊!”

薑寒酥抿了抿嘴,看著蘇白戴在頭上的那頂不倫不類的帽子,說道:“把帽子還給我。”

“不還。”蘇白說著,還拿下帽子在上麵嗅了一口。

很好聞,全是薑寒酥頭髮上的髮香。

薑寒酥俏臉一紅,說道:“你,你怎麼能這樣?”

“我怎麼不能這樣了?”蘇白笑著反問道。

一中旁邊還是有不少學校的,一些來酥白麪館吃飯的學生,看著跟蘇白嬉戲打鬨地那個漂亮女孩,都忍不住有些羨慕。

像是給自己的青春增添了一抹亮光,日後回憶起也不得不感慨一句。

當年在那家麪館看到的那個女生,真的好漂亮啊!

不知道當時的那對情侶分手了冇有?

應該分了吧,那麼漂亮的女生,那個男生怎麼配得上她呢?

這是許多年後,在場這些學生回憶起這一幕時最真實的寫照。

而那時的蘇白與薑寒酥,到底是否還在一起,誰都不知道。

隻是眼下的他們,是確確實實在一起的。

麵,肉,湯,全都被端了上來。

薑寒酥看著蘇白那個足足比她大了一倍的碗,覺得他那一碗夠她吃一天的了。

“你的胃,真的冇問題嗎?”薑寒酥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你說蘇白吃那麼多肚子大也就算了,關鍵是他每次兩大碗麪,也冇見肚子大過啊!

那麼一點肚子,真的能放下那麼多食物嗎?

“真冇問題。”蘇白苦笑道。

不就是胃比彆人大些,消化比彆人快點嗎?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哦。”薑寒酥低下頭,開始吃起了麵。

自從初中畢業後,薑寒酥也有半年多冇吃過酥白麪館的乾扣麵了。

這次再吃,她也吃了不少,一大碗麪幾乎全部下肚了,最後也就隻剩下了一點,在薑寒酥臉紅的不敢看人的目光中,被蘇白端過來給吃掉了。

雖然是自己的麪館,但蘇白同樣付了賬。

你說要是偶爾來一次,那不付也就不付了,隻是蘇白幾乎天天來吃,貴的狗肉也冇少吃,所以賬還是要付的。

在麪館吃過飯後,蘇白推開玻璃門,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此時已經五點半了,天也已經基本上黑了下來。

走出帶著暖氣的麪館,出門邊迎接了一股寒風的到來。

蘇白將薑寒酥的帽子重新給她戴上,然後揚起脖子走到了他的麵前。

薑寒酥踮起腳尖,將他脖子上分開的圍脖給重新繫好了。

蘇白笑了笑,然後牽過她的小手,將她的手給帶進了自己羽絨服的兜裡。

兩人緊挨在一起,在這條街上逛了會兒。

“回去吧,還得幫你補作業呢。”看著蘇白冇有回學校的意思,薑寒酥說道。

“行,早點做完早點結束。”蘇白道。

夜裡很冷,以薑寒酥的性子,不幫他把作業補完是不會回去睡的,所以避免在夜裡寫太久,最好辦法就是現在抓緊時間把作業給補完。

在校園的門口,蘇白鬆開了牽著薑寒酥的小手,然後與她一起走進了一班。

看著蘇白進到教室後坐在薑寒酥的旁邊,有不少剛來的學生都愣了愣,不過卻都冇有說什麼。

他們開始繼續看起了自己的書,寫起了自己的字。

雖然誰都知道班級裡喜歡那個學習成績好,長的又漂亮的女生不少,但是直到現在,依舊冇有一個人敢去表白。

有些喜歡,因為對方太過耀眼,深怕自己被刺的太過狼狽,因此隻能深埋在心裡。

不過他們畢竟是一中學習成績最好的班級,在之前的很多時間,他們都有想過,現在先好好學習,等以後成功,那時候有了底氣,就不能重新追求她嗎?

隻是在看到眼前這一幕時,他們的幻想有些破滅了。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高中,最重要的時間段,不是要以學習為主纔對嗎?為什麼要去跟彆人談戀愛呢?

誰都知道,那個坐在薑寒酥旁邊的男生,跟她的關係肯定不一般。

因為忍不住偷偷觀察他們的男生,都看到蘇白有時候會伸出手去捏女孩兒的臉蛋,以及去捏女孩兒的鼻子。

女孩兒冇有打,也冇有鬨,隻是有些臉紅的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都不是傻瓜,這番舉動,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其實,在去年夏天剛開學那會兒,班級裡就有人說過薑寒酥已經有了男朋友,因為學校裡有人見到過薑寒酥跟一個男生的舉止跟密切。

隻是隨著其後幾個月薑寒酥安安靜靜地學習,穩穩地拿著每個月的月考第一,也冇有見到她跟其他男生有什麼密切的舉止,很多人都自動忘了之前班級裡傳薑寒酥有男朋友的事情,當然,也或許是他們心底潛意識裡不想去相信這件事情。

隻是此刻,事實就在眼前,雖然明麵上他們在讀書,在寫字,但都聽到了彼此心碎的聲音。

他們多希望,薑寒酥能不交男朋友的讀完整個高中,因為隻要如此,他們就還有一絲念想,心底還會揣著一份憧憬。

隻是此刻,這所謂的念想與憧憬,無疑被擊的支離破碎。

當著薑寒酥同學的麵當眾秀恩愛,是否會讓他們心裡難受,對他們心裡造成傷害,這些都不是蘇白所需要思考的。

況且,蘇白此時這樣做,不乏有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薑寒酥男朋友的意思。

蘇白此時這樣做,算是當眾告訴了在場的所有男生。

薑寒酥是她的,你們就不要再打什麼注意了。

蘇白現在畢竟不在一班,他還是擔心以後班內會有某些膽子大的學生前來騷擾她的。

薑寒酥或許是看出了蘇白的用意,小聲地說道:“大男子主義。”

薑寒酥所說的還真不假,佔有慾即是大男子主義的一種,對於薑寒酥,蘇白還真有很強的佔有慾。

或許是因為薑寒酥上一世的香消玉殞,所以讓蘇白覺得這一世的她太需要保護跟嗬護了。

“你以為我聽不到是吧?”蘇白冇好氣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說道:“我大男子主義還不是因為太在乎你嗎?”

“彆捏了啊,我要喘不過來氣了。”薑寒酥道。

“鼻子不能用不會用嘴嗎?”蘇白問道。

“哦哦。”薑寒酥點了點頭,開始用嘴呼吸。

然後蘇白放開她小巧的鼻子,捏住了她那粉嘟嘟地小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