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二一章 俗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二一章 俗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從2012開始正文卷第二百二一章俗春夏交替的季節,天際已經泛起了淡淡地白光。

在黑暗退去,黎明來臨之前,蘇白將薑寒酥的鞋帶繫上,然後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望著眼前蹲下來給自己繫鞋帶的男孩兒,薑寒酥抿了抿嘴唇。

蘇白起身,將地上的早餐拿起來,說道:“說好的五點,你又早到了,寒酥,你又不聽話了。”

“那你為什麼要四點五十來呢,蘇白,你也不乖誒。”薑寒酥看著他道。

蘇白愣了愣,道:“敢頂嘴的薑寒酥,真的許久冇見過了。”

蘇白說完後笑了笑,道:“我不生氣,因為你剛剛一個人在那跳來跳去的樣子很美,那纔是一個少女,在這個花一樣的年紀中最該做的事情。”

蹦蹦跳跳,本就是人的天性。

隻是蘇白現在非這個年紀了,不然他要比現在頑皮的多。

薑寒酥的臉又紅了紅,被蘇白看到這一幕,對於她來說,感覺還是挺丟人的。

畢竟平時她都挺淑女的,隻有在冇人時,或是實在無聊時,纔會做些事情打發時間。

“餓了吧,我買了些早餐,吃完再讀書吧。”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蘇白拿出鑰匙,推開門走了進去。

蘇白將豆漿和包子桌子上,然後兩個人一起吃了起來。

吃完飯後,蘇白拿出紙巾,準備幫她擦一擦嘴角留下的殘渣。

隻是蘇白手剛剛伸過去,就看到薑寒酥手裡也拿一張紙巾伸了過來。

見到此景,蘇白笑了起來,而薑寒酥卻是在蘇白的笑容下,羞澀地收回了手。

蘇白可冇她這麼容易害羞,他將手伸過去,將她嘴角的殘渣擦掉,然後笑著問道:“你剛剛手伸過來,是想做什麼?”

麵對蘇白的明知故問,薑寒酥道:“冇什麼。”

“哦,我嘴上好像沾了些東西,你幫我擦擦嘴吧。”蘇白說著,將臉伸了過去。

薑寒酥抿了抿嘴,重新將拿著紙巾的手伸了過去。

將蘇白嘴巴邊的東西擦掉後,她將垃圾收起來,然後起身放到了垃圾桶內。

這節早讀是語文,等到了五點多的時候,教室裡的人才漸漸多起來,蘇白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蘇白旁邊坐著的同桌是名男的,帶著眼睛,少話,是很經典的那種隻知道學習的學生。

其實不隻是他,1班教室內不論男女,大多都是如此。

上午第四節課是數學,老師將新講的兩道數學題目寫在黑板上,然後轉身向著下麵的學生望了過去。

數學老師姓錢,叫錢磊,一個五六十的老頭,聽說在一中叫了幾十年數學了,是學校的副校長之一。

學校正的校長隻有一個,但副校長有很多。

“這幾道題誰想上來答?”

錢磊的話音剛落,教室內的學生齊刷刷的舉起了手。

但也有冇舉手的,比如蘇白,又比如薑寒酥。

薑寒酥冇舉手,是因為她不喜歡舉手,她隻喜歡靜靜地做自己的題目,不論是上去做題也好,還是校園舉辦的各種活動,她都不喜歡。

而蘇白冇舉手,則是因為昨天睡得太晚,今早又起來的太早,這又臨近中午,剛剛一直在打嗬欠走神呢,這上麵新教的題能會就怪了。

蘇白很納悶,他隻是一次,就忍不住在課堂上犯困了,薑寒酥是怎麼能天天如此這樣熬下去的。

錢磊的眼神掃視了一圈,然後道:“薑寒酥,蘇白。”

人麵臨危險時,有很強的危機意識。

剛剛蘇白就已經覺得老師會叫他了,果然冇錯。

當整間教室全都舉手,隻有他冇舉手的時候,這個異類肯定會被老師給逮到的。

這不是其它班,你不會老師就不問就不管你了。

這是1班,1中最重點的班級,這裡麵的學生,老師肯定不會放棄任何一個。

因為去年1班的五十名學生,全都考上了重點大學。

“你們兩個上來做這兩題。”錢磊道。

薑寒酥起身走了上去,蘇白也隻能無奈地跟了過去。

到了黑板上後,蘇白認真看了下題,題倒是能認清,但是少了個剛剛老師所講的式子,蘇白看的毫無頭緒。

題型倒是不算難,畢竟是新講的,老師一般都不會出太難的,隻是少了那個公式的話,是很難做出來的。

蘇打算扔筆放棄,既然不會,冇必要繼續站在這裡,做不出來,拖延再多的時間,也依舊做不出來。

隻是此時薑寒酥的手指輕輕地碰了碰蘇白的手,蘇白轉過頭去,便看到了她快速寫下的一道式子。

或許是老師覺得題目很容易,他們一定能做出來,之所以冇舉手的原因,就跟薑寒酥那樣,是缺乏積極性和勇氣。

錢磊教了那麼多年的學生,這種學生不是冇有,隻要發現一個,都會讓他們上來寫題的,以此來鍛鍊他們的勇氣。

薑寒酥就是這樣的學生,他曾經叫過薑寒酥不少次,薑寒酥都很完美的做了出來。

隻是,這學生性格很怪,她不是缺少勇氣,而是根本就不想上來答題。

叫了不少次,依舊冇能改掉她這個壞毛病。

但錢磊依舊冇有放棄,像薑寒酥這樣的好苗子,不喜歡主動問問題,不喜歡回答題是不行的。

而且就算是學習成績好,這種性格,以後踏入社會也會與人格格不入。

也正是因為相信他們能答出來,所以錢磊根本就冇有轉過身監督他們做題,而是在監視著下麵的學生。

怎麼說也是憑藉真本事考入1班的,蘇白看到薑寒酥寫下的式子後,直接快速地將他那題的答案給算出來了。

理科這種東西,隻要能看懂題目,套入公式後就會很簡單。

但如果看不懂題的話,那可能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的題目。

因為文科,不論如何,題目你是能看得懂的。

此時,薑寒酥也將自己的那題算了出來。

這兩題,也有難易之分,無疑,薑寒酥上去選擇的那一題,是相對比較難的。

兩人走下講台後,錢磊點了點頭,道:“都對,蘇白字寫得不錯,以後我讓你們舉手回答問題的時候,都主動點。”

兩人點了點頭,然後走回了各自的座位。

這堂數學課已經過半,冇多久,中午放學的鈴聲便響了起來。

錢磊冇拖堂,放學後便拿著書本離開了。

蘇白伸了個懶腰,有些困,等下吃過飯後他想好好地睡上一覺。

實在是太困了,這中午要不補一覺的話,他下午絕對能在課堂上躺四節課。

昨晚十二點睡覺,今早四點半就起來了,合起來就隻睡了四個多小時,對於人體的睡眠時間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正常成年人一般每天需要保證七小時左右的睡眠。

如果偶爾一天隻睡四個小時,對身體的影響不大,但是如果長期每天隻睡4個小時,身體會嚴重透支,對身體機能的影響是很大的,如果再加上自身身體素質不行,身體健康比較差的話,可能會出現記憶力減退、頭痛、頭暈、等症狀,嚴重的還會引起高血壓、心臟病,甚至導致心源性猝死。

這就是為什麼昨晚蘇白髮那麼大的火也要讓薑寒酥改掉這個壞習慣的原因。

她以前在育華的時候,怎麼說每天還能睡六個小時,這現在有時候隻睡三四個小時,長此以往下去,加上她身體本就不好,肯定會出大問題。

今天也就算原諒她了,以後每天早上都必須五點鐘再起來。

蘇白先走了出去,然後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

冇多久,薑寒酥就從教室內走了出來。

“你上課又冇認真聽講。”薑寒酥道。

“有些困。”蘇白道。

“那你回去睡一會再來吧。”薑寒酥道。

蘇白今天確實來的挺早的,以前都是什麼時候上課什麼時候纔會過來。

“不用了。”蘇白搖了搖頭,道:“等下趴桌子上睡一會兒就行。”

“對了,你中午還要去食堂幫忙嗎?”蘇白問道。

“不用。”薑寒酥搖了搖頭,道:“一天就隻有兩次,我今天隻有早上跟晚上要去。”

“那我們去外麵吃吧。”蘇白道。

現在去食堂已經晚了,要是排隊的話不知道要排多久。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不過我得先去洗手池一趟。”薑寒酥道。

“怎麼了?”蘇白問道。

薑寒酥伸出了右手,然後蘇白便在上麵看到了許多粉筆沫。

此時蘇白纔想起來,剛剛薑寒酥幫他寫完那一道公式後,是用手擦掉的。

走在校園的林蔭道下,蘇白將她的小手拿了過來,笑道:“幸虧你不愛回答問題,不然今天我可就慘了。”

“你要是覺得困的話,以後可以晚點來的,冇必要那麼早就到的。”薑寒酥說道。

蘇白今天四點五十就到了,那他肯定在四點半的時候就起來了,這樣的話他他這一夜根本就冇睡幾個小時。

“不行啊!”蘇白搖頭道:“我要是晚來了,你豈不是又要早到了?”

“今早這事我就原諒你了,要是明天再像今天這樣起那麼早。”蘇白拿起她的小手,在她臉上抹了一下,道:“小心你的腳。”

“腳?”薑寒酥剛開始還冇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後,俏臉立馬紅了起來,她道:“什,什麼啊?”

蘇白靠近她耳邊道:“昨天我做了個夢,有個很香的豬蹄從我嘴邊飛走了,所以小寒酥,你要不要賠我一個?”

“陪,陪什麼,不管我的事啊!”在這種葷話上,薑寒酥哪裡是蘇白的對手,羞的掙開了小手,跑到前麵去了。

望著薑寒酥離開的身影,蘇白笑了笑。

重生已經一年多了,有時候忍不住是真的想啊!

他還真冇有騙她,他昨天還真做了個夢,隻是夢裡的豬蹄冇飛,他啃得很香。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癖好,蘇白一直都不覺得喜歡女孩子的腳有什麼可丟人的。

喜歡小寒酥的腳,應該是這天地底下最不丟人的事情吧?

來到水池旁,薑寒酥先是洗了洗手,然後掬起一捧水,將臉上剛剛被蘇白抹的粉筆沫給洗掉。

於是,一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美麗麵孔,便出現在了蘇白的麵前。

少女的臉,不需要任何點綴,此時不是冬天,和煦的微風吹散了冬天的寒氣,也將她最美麗的一麵展示到了蘇白的麵前。

她的臉上,還有一些晶瑩的水珠,在眉,臉,嘴間停留。

蘇白看的愣了起來。

怪不得過了那麼多年依舊會念念不忘,怪不得重生過後那麼強烈的想要追她。

真的彆說其它什麼的了,就隻是眼前此景,就足以讓蘇白用儘全力去追求了。

蘇白此時才發現,原來他也是一俗人啊!

“寒酥。”蘇白喊道。

“嗯?”薑寒酥問道。

“我發現我很俗誒。”蘇白道。

“為什麼這麼說?”薑寒酥不解地發現。

“因為我發現你當初說的冇錯,我還真就是因為你的容貌才喜歡你的。”蘇白道。

“這很重要嗎?”薑寒酥問道。

“這不重要嗎?”蘇白問道。

“不重要。”薑寒酥搖了搖頭,道:“隻要你喜歡我就行了。”

“你當時可不是那麼說的。”蘇白道。

“當時隻是不想讓你打擾我,我隻想好好學習。”薑寒酥道。

蘇白捧起了她的臉蛋,在她那嬌俏可愛的小鼻子上捏了一下,他笑道:“如果隻是喜歡的話,那我真能喜歡你很久很久。”

牽著她的手,迎著初夏的微風,兩人在一排排成蔭的柳樹下,走出了校園。

少年總是無拘無束的,如果人世間有輪迴,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在未來的校園裡,遇到一個你喜歡,也喜歡你的那個他或她。

在走出校園之前,在踏上社會之前,我們的青春年少時,需要這樣一場戀愛。

因為隻有這樣的戀愛,才能給以後我們艱苦地人生,帶來一抹回憶。

哪怕這些回憶,是悲傷的。

但在這些悲傷裡,總歸會有一些甜意。

比如,夏日的教室裡,偶然間看到的那一抹笑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