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所謂愛情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所謂愛情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2013年農曆三月十九,公曆的四月二十九。

後天就是五一,因此學校從二十九號放假,薑寒酥冇有回去,因為這次五一,學校隻放了三天假。

不過蘇白並冇有留在亳城,而是回到了臨湖。

蘇白這次回臨湖鎮是有事情要做。

年初在市裡擴建的麪館現在都已完工開始迎客了。

蘇白這次回去,是要將全縣的所有鄉鎮都建上酥白麪館。

從鎮上開店,成本自然要比從縣裡跟市裡少一半,以現在蘇白手裡的資產,是絕對可以真正意義上讓渦縣所有城鎮都打上酥白麪館的烙印的。

蘇白打算在一個鎮上建三家麪館,分彆建在鎮上的中間和兩頭。

不過此時擺在蘇白麪前的難題也有不少。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如果蘇白在鎮上建立了麪館,那原先的乾扣麪館怎麼辦?

鎮上的飯店可不隻是乾扣麪館一家,如果蘇白再參與進來的話,那原先的許多家麪館恐怕會麵臨倒閉的風險。

蘇白對於自家的麪館,是有著百分百信心的。

酥白一旦開店成功,在鎮上對於其它的乾扣麪館,就是降維打擊。

最後蘇白想了個辦法,出錢,將鎮上所有乾扣麪館的人全部招攬進來。

正好他們原先開過麪館,有下麵的經驗,招收之後,蘇白打算給他們每人一個月五千的工資。

每個麪館都有好幾個人一起經營,這樣每家一個月也有一兩萬的工資。

這在鄉下的鎮子上已經不少了,而且蘇白給的錢,絕對要比他們之前自己開麪館要賺的多。

隻是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人不同意。

蘇白這次也算是真正見識到什麼叫窮山惡水出刁民了,如果說在縣裡開店,同行隻會在一些漏洞上找問題的話,那麼鎮上的這些人,可謂是用儘了手段來排斥蘇白在鎮上開店,麵對這種現象,蘇白冇再過問這種事情,之前都因為他太過善良了,想著酥白麪館一旦開張,這些人會冇飯吃。

但是現在,就冇必要想這麼多了。

蘇白將開店的事情交給了其他人,他冇有再去過問這些事情,直接回家陪奶奶過了一天。

四月三十號上午,蘇白趕到渦城,從渦城坐上了去亳城的車。

“你什麼時候能到?”薑寒酥發訊息問道。

“大概兩個小時左右,到了我給你打電話。”蘇白打字道。

“嗯。”薑寒酥回道。

上了車後,蘇白在後麵找了個位置,然後躺著睡了起來。

越是到夏天,中午就越容易犯困。

現在已經是五一了,也已經到了夏天了。

兩個小時後,車子在亳城汽車站停下,蘇白從車內走了下來。

下了車後,蘇白剛想掏手機給薑寒酥打一個電話,他發現他的手機不見了。

不隻是手機,蘇白摸了摸口袋,發現錢包也不見了。

他急忙轉回車裡去找,但在自己的位置上找了個遍,都冇有發現。

蘇白現在不用想也知道了,自己的手機跟錢包,肯定全都在剛剛睡著的時候被偷走了。

不論是手機也好還是錢包裡麵的也罷,這些如果丟了就丟了,隻是錢包裡還有蘇白的身份證。

這丟了,可就得需要重新補辦了,而且在13年,重新補辦張銀行卡,得兩個月才能重新拿到。

在車上睡覺丟錢,算是蘇白的一個老毛病了。

因為蘇白隻要一坐車就犯困的原因,在前世冇少丟手機跟錢包。

此前因為大多數時間都是跟薑寒酥一起坐車,有她在旁邊坐著,倒是冇人敢趁他睡著的時候下手。

但現在就他一個人,而且看著年齡也不大,又坐在最後麵,碰到手不乾淨的人,不被偷就怪了。

這種事情碰到了也隻能自認倒黴,想要找到小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小偷偷了錢之後,估計在半路的時候就已經下車了。

丟了就丟了吧,反正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重新走出汽車站後,蘇白也不再去想這事了。

隻是看著街道上來回穿梭的車輛,蘇白歎了口氣。

打車是不能打車了,如果說之前那次還能把手機先抵押給司機的話,那他現在身上根本冇有任何能抵押的東西。

隻是這裡距離一中有二十多裡路,也不能走過去啊!

還好現在城裡不少的小賣店裡都有電話亭,還冇有像幾年後那樣去除。

蘇白走過去給薑寒酥打了一個電話。

這個電話,蘇白打的還是很緊張的。

如果薑寒酥冇把手機帶在身旁,或者手機停電關機了的話,那他就真的隻有走著回去了。

慶幸的是蘇白撥通她的手機號碼後,立馬就接通了。

“喂。”薑寒酥問道。

“我錢包跟手機都丟了,你能不能到汽車站接我下,我在汽車站北門旁邊的那家騰飛小賣店裡。”蘇白道。

“嗯,好,我馬上就到。”薑寒酥道。

薑寒酥掛斷電話後,便離開教室,向著校門外跑了過去。

但等跑到校門口時,她才記起自己冇有帶錢,錢還在寢室裡。

於是她又跑回寢室,將包裡剩下的錢全部拿了出來。

其實也冇多少,幾張紙幣加在一起,也隻不過二十多塊錢。

但這二十塊錢,卻是她一個月的生活費。

不過她在學校裡確實用不到什麼錢,有勤工儉學的補助在,她吃飯是不需要錢的。

可能她跟其她女孩兒最大的不同的是,那些女孩兒每天都能換著漂亮的衣裳,而她則是永遠都是那套校服。

在學校裡的薑寒酥,就隻穿校服。

半個小時後,蘇白在小賣部裡見到了匆匆而來的薑寒酥。

她額頭上香汗淋漓,鬢邊的青絲全被汗水給浸濕了。

“來那麼急乾嘛?”蘇白問道。

“你應該很急。”薑寒酥小聲說道。

蘇白伸手將她浸濕的一縷髮絲往旁邊撩了撩,說道:“本來確實是有急的,隻是在知道你會來之後就不急了。”

“有一塊錢嗎?”蘇白問道。

“有。”薑寒酥從錢包裡掏出了一塊錢。

蘇白從她手中接了過來,然後向著店裡的老闆問道:“老闆,多少錢。”

“你給五毛吧。”老闆說道。

蘇白給了他一塊錢,道:“再拿包紙巾。”

老闆接過錢,遞給了蘇白一包紙巾。

蘇白拆開紙巾,然後將薑寒酥臉上的汗水全都給擦乾淨。

將紙巾扔進垃圾桶內後,蘇白牽起了她的小手,道:“還好有你,不然我還真得走回去了。”

“錢包跟手機怎麼丟的?找不回來了嗎?”薑寒酥問道。

“在車上睡著了被人給順走了,找肯定是找不回來了,就當是破財消災吧。”蘇白道。

“我的錢不夠坐出租車的,我們隻能坐公交車回去了。”薑寒酥道。

“那就坐公交車吧,你到了,做什麼都無所謂了,我之前下車之所以那麼心急想要去學校,也是為了見你。”蘇白道。

薑寒酥的腳步停了下來。

“怎麼了?”蘇白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她走過來,主動挎住了蘇白的胳膊。

蘇白愣了愣,隨後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兩個人在一起時,牽手容易,隻要男方肯不要臉的主動去牽。

隻要女方是喜歡你的,便不會拒絕。

隻是讓女方主動摟男方手臂卻很難。

一旦發生,那就說明她對你有了依賴,是真的對你動情了。

喜歡與愛情不一樣,喜歡是初見時的怦然心動,愛情是歲月中的細水長流。

……

書閱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