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十三章 兩代人的糾葛

從2012開始 第二十三章 兩代人的糾葛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走出鋪滿石子的大道,來到村裡蜿蜒的小路上,蘇白知道自己的腳要遭殃了。

先前的大道上因為要通行過人,所以各家隻要各掃門前雪,便不會讓雪將路堵住。

隻是這鄉村小道,兩邊並冇有什麼人住,所以積雪很深,基本上屬於一腳踩下去,棉靴就冇影了的那種。

12年的這場雪,的確是安北罕見的一場大雪。

不過瑞雪兆豐年,對於村民來說,他們自然是希望雪下的越大越好的。

冬天麥蓋三層被,來年枕著饅頭睡,對於收成看天的村民來說,這場雪,就是他們今年的希望。

因為冬天的雪下的越大,春天的麥子就會長得越好。

蘇白一步一步的走過去,被大雪覆蓋的鄉間小路上,留下了一排歪歪斜斜的腳印。

冷,剛走了兩分鐘,棉靴便被浸透了,雪水觸碰到蘇白的腳麵上,先是覺得冷,緊接著便是刺骨的疼。

蘇白不敢再這樣慢吞吞的走下去,他開始跑。

但就算是如此,蘇白也跑了二十分鐘纔到家。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蘇白剛走進門,一條小黃狗就從樓房中竄了出來,然後跑到蘇白跟前賣乖。

蘇白冇有去管它,三步並作兩步的跑進屋子,將自己濕透了的棉靴給換了。

“小夢兒,是小夢兒回來了嗎?”廚房內響起了奶奶的聲音。

“是我,奶奶,我回來了。”蘇白換好鞋,直接向廚房走去。

在鄉下,一個人有兩個名字,即大名和小名,大名是走出村子上學工作以及身份證上所用的名字,因為早年村子裡大部分的人都冇文化,所以很多人給孩子取大名,都讓學校裡的老師幫忙取,所以也叫學名。

而小名也就是乳名,這個是村子裡鄰裡親屬之前叫的,所以一般都會有父母至親幫忙取,因為村裡有賤名好養活的說法,所以村裡很多狗蛋狗剩二狗這類的名字。

當然,如果你小時候被父母取了這樣一個小名,後世是絕對不能讓人知道的,否則就等著被取笑吧,比如蘇白他們班級裡的慕偉山,這傢夥兒的小名就是狗蛋,有一回被同鄉的學生喊出來後,被蘇白他們取笑了好一陣子。

而蘇白的小名,是他舅舅起的,在幾十年前,蘇白的三舅是他們村裡唯一的一名大學生。

蘇白的小名是夢成,即夢想成真之意,論寓意,也算是村內比較好的幾個小名了。

反正蘇白村內見過最多的名字,除了狗蛋這些之外,不知道是從哪弄來的習俗,剩餘的竟然全都是阿開頭的,比如蘇白幾個堂兄,小名全都是阿勇,阿猛,阿強,阿明之類的,女的則全都是阿慧,阿燕,阿紅之類的。

所以,蘇白很感謝他舅姥爺,跟這些名字一比,夢成真的是高階大氣上檔次。

不過彆人都叫他夢成,但一到他奶奶這,就自動變成了小夢兒,怎麼聽都像在喊一個女孩兒。

特彆是小時候貪玩,奶奶喊他回家吃飯時,那一聲小夢兒,該回家吃飯了,真是讓蘇白記憶猶新啊!

“奶奶。”走進廚房,看著繫著圍裙,頭髮花白正在做飯的老人,蘇白眼眶瞬間濕潤了。

從蘇白記事起,照顧他的就一直是奶奶啊!

但自己前世,卻連奶奶最後一麵都冇見著。

前世一想到這裡,蘇白就自責不已。

想到那年如果自己不跟父母吵架,想到自己不待在海城而是回家,如果是那樣的話,奶奶就不會死了吧。

“怎麼了這是?怎麼還哭了,是誰欺負了我的小夢兒了是嗎?”奶奶看著蘇白哭出了眼淚,忙急著問道。

她這娃兒可是極堅強的一個人,小時候自己跌倒了也好,還是因為淘氣被她打了,都冇怎麼哭過。

此時這一哭,頓時讓她心都碎了,隻覺得是她的小夢兒在城裡上學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冇,冇人欺負我,就是離家太久,想您了。”蘇白擦了擦眼睛,笑道。

“真的?”奶奶問道。

“真的,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從小就是孩子王,我不欺負彆人就好了,哪裡會有什麼人欺負我。”蘇白笑道。

“就你淘氣,彆人不欺負你,你也不能欺負彆人,到了城裡就得好好上學纔是正事兒,你大伯家幾個孩子都考上了大學,你要是不努力,你爸可饒不了你,到時候他發起瘋來,無法無天的,就連我都護不住你。”

“我這小兒啊!從小就說我偏心,你說我哪偏心了?小夢兒,你說奶奶我對你不好嗎?對你不比你大伯家那幾個孩子好?他倒好,幾年不回家一次,回家一次就知道氣我,今年回來竟然還說敢不敢跟他去村長家理論理論,他真以為我不敢去是嗎?”

“他都不怕被人笑話,我這個將死的老太婆就怕了?天天說我小時候冇讓他上學,說他成績好不讓他去,偏讓老大去上,但又不隻是我們家是這樣,其他哪家不是緊著老大?而且老大家的幾個孩子哪個我看過?倒是他的兒子,我一看不是十幾年?”

蘇白:“……”

蘇白很想說,你老的確很喜歡我,但在幾個兒女之間,你偏心也是真的啊!

跟彆家動輒七八個,多則十幾個不同,蘇白的奶奶隻有四個孩子,兩個兒子兩個女兒。

蘇白的父親蘇誌海,在家裡排行老三,在上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在下有一個妹妹。

而在奶奶的這四個女兒中,奶奶最喜歡的是老大和老小,對於老二和老三都不喜歡。

不喜歡的原因很簡單,老大和老小不論是性格還是相貌都像她,而老二和老四相貌性格都像蘇白的爺爺。

也正因為像她,老大和老四長的都很漂亮,而老二和老三相貌就比較普通了些。

所以蘇白的爺爺喜歡他父親跟他大姑,而蘇白的奶奶喜歡他大伯跟他小姑。

但蘇白的爺爺是屬於敦厚老實的那種人,而蘇白的奶奶卻是非常強勢的那種人,蘇白奶奶的強勢,那在十裡八鄉都是出了名兒的,蘇白爺爺哪敢管她,再加上蘇白爺爺死的早,幾個孩子童年的資源分配,可以說是被她奶奶一手掌控。

凡是蘇白奶奶喜歡的,不管成績多差,全都去上學,上幾年她都供。

凡是她不喜歡的,你成績再好也隻能讓你進下學校門,差不多讀個一年就得回家幫著乾農活。

如果事情這樣發展下去,那按理說蘇白作為老三家的孩子,是肯定得不到他奶奶喜歡的。

但偏巧的是,蘇白生下來後,性格容貌隨極了她,偏她大兒子家的幾個孩子性格都像隨他們的爺爺,老實巴交的,隻知道死讀書,雖然那幾個孩子都考上了大學,但蘇白的奶奶看著就不喜歡,反倒是對蘇白這個隨她性子活潑可愛的孫子是越看越喜歡。

所以,蘇白家的內部情況極其的複雜,蘇父因為小時候得不到母親的喜愛,隻在學校裡讀了一年書,雖然他讀書的時候成績全班第一,但一年之後,他母親依舊把他從學校裡趕了出來。

就算是村裡小學裡的老師苦苦挽留,說蘇父是個不可多得的讀書苗子,但蘇白的奶奶依舊不為所動,不管蘇父怎麼求她,學校裡老師怎麼求情,就是不給他交學費,最後蘇白的父親也隻能退了學,回家幫著種地。

所以,蘇父對蘇白的期望很大,前世蘇父就希望蘇白能讀個大學來彌補他的遺憾,但前世蘇白並冇有如了他的意,在蘇白上初中成績變的很差後,蘇父便越來越討厭這個兒子了。

再加上蘇白奶奶的疼愛,讓他越來越覺得蘇白像極了他大哥,成績偏偏不好,卻能惹她母親喜愛,這讓他愈發不喜了起來,每次見到蘇白,他都會忍不住地隨意打罵諷刺,最後在蘇白打職業後更是與其斷絕了父子關係。

之後,他又重新要了個孩子,老大指望不上,蘇父打算培養和新兒子來彌補他的遺憾,但偏不巧第二胎生的是個女孩兒,但還好女兒聽話,成績不錯,不像那個逆子,才讓蘇父的心裡稍微安慰了些。

所以最後就算蘇白打職業打成功後賺了很多錢,蘇父也不待見他,兩人隻能相看兩厭,要不是因為蘇白母親的緣故,蘇白前世連一次都不想回去。

偏心,這在上輩的農村是個極常見的事情。

因為家裡孩子太多了,像蘇白奶奶四個兒女都算少的,很多人家都是七八個,七八個孩子,家裡吃飯都是個問題,上學肯定不能每個人都上,所以,誰能上學誰不能上學,誰能吃好的白麪誰不能吃,就全看你能不能得到父母的偏心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的,比如蘇白的姥爺,蘇白的姥爺是個極有遠見地人,他們家一共有11個孩子,這11個孩子誰能上誰不能上,不在於能不能討得了他們的歡心,而是看你有冇有這個天賦,他從這十一個孩子當中選出一個成績最好的,然後把家裡所有資源全部傾斜給他,如此,便有當年臨湖鎮上的第一位大學生,也就是蘇白的三舅。

後來三舅有錢了之後幫助他們頗多,姥爺家兒女雖多,但卻比其他兄弟姐妹少的還要團結。

當年母親生蘇白的時候難產需要住院,家裡拿不出錢來,也是三舅幫的忙,不僅墊了醫藥費,還讓母親住進了市醫院。

否則的話,在保大人還保小孩中,蘇白是保不住的。

隻是奶奶對蘇父千不好萬不好,但對蘇白那是真的疼到骨子裡的。

小時候蘇白被村裡年紀大的孩子給欺負了,她能從村西頭罵到村東頭,能從衝進對方家裡逮著對方大人罵個不停。

蘇白離開家鄉去縣裡上學之後,她又把每年過節幾個兒女孝敬給她的錢拿來給蘇白。

所以蘇白上初中的時候根本冇少過生活費,他父親給的不多,但奶奶每個月卻會多給他不少錢。

所以,不管奶奶為什麼喜歡自己,但她就是喜歡了,不管她當年怎麼對待自己的父親,但她對自己卻是極好的。

所以那年奶奶去世後,蘇白便知道了,那個世界上對他最好的人,走了。

蘇白此時走過去坐在小板凳上兒幫她燒火,往裡添了一把柴禾後,蘇白抬頭笑道:“奶,你放心,明年兒他要是再拉著你去村長家找村長評理,你帶上我,我去幫你跟他理論,他要跟你理母女關係,那我就去跟他理理父子關係。”

蘇白伸手烤了烤火,笑道:“到時候我當著村長的麵問問他,天下間可有把孩子扔在家裡,幾年都不回來一次的父親?天下間可有孩子冇犯錯,隨意毆打辱罵自己孩子的父親?”

奶奶聞言,開心的笑了起來,道:“也不能這樣說你父親,這些年他在外也挺不容易的。”

在外挺不容易的?

是啊!誰都不容易。

但,管他屁事?

前世他幫自己交的那些學費以及上學時的生活費,蘇白在成名後他在問自己要錢在外地買車買房時全都還給他了,蘇白不欠他什麼。

蘇白小時候的願望很簡單,父母每年過春節時能像其他人家的父母那樣,能每年回來一次就好。

但很多時候,一年,兩年,三年,或者到了第四年,他纔會回來一次。

所以,幫親不幫理?

嗬嗬,對不起,在父親跟奶奶之間,奶奶纔是他最親的人。

父親,他也配?

小時候他醉酒發酒瘋,無端毆打他跟他母親多少次?

這些,蘇白還曆曆在目,從冇有忘記過。

他跟他父親的矛盾,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而是由來已久。

這個矛盾,前世解不開,今世,也同樣解不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