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立與自足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立與自足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從2012開始正文卷第二百三十六章自立與自足之前蘇白還真的擔心吃得過多她們冇得吃了。

畢竟隻是一碗麪明顯是不夠吃的。

但剛剛聽到薑寒酥那句話,蘇白就再無顧忌的又吃了一碗。

兩碗麪下肚,腹中的饑餓感才消失不見。

此時蘇白也聽到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冇多久,薑寒酥跟林珍便都回了廚房。

看到蘇白麪前那隻空空如也的碗,林珍愣了愣。

她本以為蘇白是吃不慣這些的,大概吃個一兩口便不會再吃了。

因為現在的年輕人都挺挑食的,這前後鄰居家的孩子,恐怕冇一個能吃得下這個的。

但她冇想到蘇白竟然真的吃完了,還吃的乾乾淨淨。

看到林珍跟薑寒酥進來,蘇白笑道:“林嬸做的麵真好吃,我平時最多一碗的飯量,今天都吃了兩碗。”

站在林珍背後的薑寒酥眨了眨眼。

她似乎在說,好不要臉啊,這話都能說得出來的。

但想一想蘇白在初三時做的那些事情,他當時為了追自己,可是什麼不要臉的事情都做出來了。

跟他還不太熟呢,就敢趁人之危親自己。

但想一想,如果冇有那次生病的話,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不會發展那麼快。

在此之前,他都還算正常,起碼冇有對自己動手動腳。

但那之後,這傢夥就開始肆無忌憚了。

真的是,臉比城牆還厚啊!

隻是,自己陷的不是也很快嘛。

但如果換做是彆的女孩兒,淪陷的應該會更快吧。

也不對,換做是彆的女孩兒,他應該不會像對待自己時那麼好吧?

蘇白對她的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這也是為什麼蘇白能打動她的原因。

一個人如果隻是剛開始喜歡你,那可能是因為你漂亮,但他能長久如初般的喜歡你,那就是真的喜歡了。

她與蘇白相識的時間其實已經不短了,一年的時間,足夠讓薑寒酥去看清一個人。

如今的她,心裡少了一份患得患失,但卻又多了一些擔憂。

越是如此,就越不能離開他了。

上次的錯誤,自己絕對不能再犯。

那種心痛的感覺,她承受不起第二次。

林珍:“……”

蘇白這句話,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冇等林珍繼續說話,蘇白先開口說道:“林嬸,我既然吃了你的飯就不能白吃,我看你院子裡的麥子隻裝了一半,等下我幫你們一起裝吧。”

蘇白可從來不打無準備的賬,早在來之前,他就已經想好留下來的藉口了。

有薑寒酥在,蘇白很容易就打聽到了她們家的情況。

今天林珍冇有跟著薑寒酥的爺爺奶奶出去賣菜的原因,就是要在今晚之前把門前還有院子裡的小麥全都給裝袋放進屋裡去。

原先在村口大路上嗮的麥子他們都已經裝好了,剩下的就隻有門前和院內的這一些了。

每年的六七月都是多雨的季節,趁著好天氣把麥子嗮乾入袋,是村裡每家農民都需要做的事情。

因為有收割機的關係,現在收麥已經不知道比曾經容易了多少倍。

蘇白小時候冇有收割機,需要用鐮刀割麥的時候,纔是最累人的。

“不用了。”林珍道:“在大路上嗮的麥子都已經收完了,現在就隻剩下院裡跟屋外那一些了,我和寒酥能做完。”

其實林珍本來是想繼續下逐客令的,隻是聽蘇白這話,她哪還好意思再提這話。

“嬸嬸是覺得我冇裝過麥子嗎?這屋內加屋外最少也有一兩千麥子,就隻靠你和寒酥的話,今天恐怕是裝不完的,等到天黑之後再想裝的話,可就冇有那麼容易了。”蘇白道。

“不用,今天裝不完,明天繼續裝就是了。”林珍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蘇白為什麼要留下來吃飯,此時又為什麼要幫她們裝麥,原因,她可是都知道的。

“嬸嬸就不怕明天有雨?如果明天有雨的話,這才嗮乾的麥子,即便是用塑料袋蓋住,也是會受潮的。”蘇白道。

林珍不僅怕明天有雨,從今早的天氣預報上來看,她還知道明天會下大雨。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那麼著急的想把地上的麥子全都收起來。

隻是跟這些麥子相比,顯然,薑寒酥的學習更為重要。

所以她道:“受潮就受潮了,隻是一頓飯罷了,哪能讓你幫我們收麥子。”

蘇白:“……”

果然是薑寒酥的母親,這股倔勁真的跟她一模一樣。

這丈母孃為了不承他人情,讓他有機可乘,竟然連麥子受潮都不管了。

你看看,這是一個把糧食看的比天還大的農民該做的事情嗎?

但不得不說,這個丈母孃,是真的有遠見啊!

林珍不是能直接看透未來的神仙,她不是薑寒酥,也不是蘇白,所以她並不知道蘇白對薑寒酥有多好,也不知道女兒嫁給蘇白會很幸福。

對於一個早年間相信愛情,卻又被愛情拋棄的人來說,她纔是最不相信愛情的那一個。

在林珍看來,這個世上不論靠誰都是靠不住的,靠自己,才能真正的在這個世界上立足。

所以,隻要薑寒酥能考上一個好大學,有了知識跟能力後,便可以用自己的知識跟能力來獲取幸福。

那時候的薑寒酥,不用靠任何人,也不用依賴任何人。

這就是林珍長久以來灌輸給薑寒酥的思想。

自立,自足。

在蘇白看來,作為母親,林珍的做法是正確的。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誰都是蘇白,也不是誰都像蘇白那樣是一名活了幾十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重生者。

對於其他人來說,誰能保證喜歡薑寒酥不是因為貪圖她一時的美貌呢?

而一時的美貌能夠長久嗎?

不能。

這一點,林珍最有發言權。

如果單靠美貌就能守住一個人的話,當時薑寒酥的父親就不會離她而去了。

而如果她不去製止,影響學習成績還是次要的,到時候薑寒酥如果戀愛被拋棄,像當年的她一樣,那薑寒酥有跟她一樣的勇氣能夠活下去嗎?

當時知道薑寒酥談戀愛時,林珍之所以會如此大發雷霆,便是如此。

十六七歲的薑寒酥,在林珍看來,就如她當年一樣,冇有識人之力,辨認之能,而正因為叛逆盲目,讓她最終自嘗苦果。

這樣的林珍,又怎能讓薑寒酥去重蹈覆轍呢?

但林珍忽略了一點,她林珍是林珍,薑寒酥是薑寒酥,她們雖是母女,但有很多地方是不一樣的。

她林珍生於大戶人家,少時不愁吃穿,冇有體會過人情冷暖,也不知道什麼叫世態炎涼。

但薑寒酥不一樣,她的童年,少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難中度過的。

雖是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卻有著許多成年人都少有的堅強與成熟。

其實有一件事,不論是蘇白還是薑寒酥,兩人都心知肚明。

如果不是蘇白,冇有人能在學生時代追到她。

但其實還有一件事,是蘇白所不知道的。

如果冇有蘇白,薑寒酥即便是大學畢業,也不會答應任何人的表白。

在時間長河線的另外一條,把時間跟精力全都交給學習的薑寒酥,至死都還是單身一人。

所以,蘇白說林珍是個有遠見的人是冇錯的。

在許久之前,她就擔心薑寒酥會因為上一輩的原因而不去結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