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滾與離開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滾與離開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不論林珍讓不讓他幫忙乾活兒,蘇白都是得留在這的。

本來蘇白想的是,如果林珍真的下了逐客令,那蘇白可以回去慢慢來,欲速不達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反正他還有許多時間能跟林珍磨,不在乎這一時。

隻是見到薑寒酥,看到院子裡滿地的麥子後他哪裡還走得動。

薑寒酥比原先瘦了很多,彷彿回到了初三蘇白重生時剛見她那會兒。

雖然她在見到自己後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小手,但蘇白還是發現了她手上長滿的繭子。

一直乾活的人手上是冇有繭子的,但薑寒酥上了半年的學,回來後突然乾了那麼多活,手上不長繭子就怪了。

地上的這些麥子裝入袋後,是需要一點點扛進屋裡的。

這些裝麥的袋子也都不是普通的袋子,每個都是尿素袋子,一袋能有**十斤重。

薑寒酥估計連這一袋小麥重都冇呢,讓她去扛一這麼重的袋子,蘇白還真怕把她給壓垮了。

蘇白此時對著林珍說道:“林嬸,我就明說了吧,今天我是不可能走的。”

他指著薑寒酥說道:“這才從學校裡離開冇半個月呢,就瘦成這個樣子,等下要是再幫你裝麥抗袋子,指不定會累成什麼樣呢。”

“袋子自有我去抗,她隻需要幫我撐一下袋子就行了。”林珍道:“還有,寒酥的事情,用不著你操心,她跟你可冇任何關係。”

“有關係的。”蘇白道。

林珍聞言,皺起了眉頭,就連薑寒酥都詫異的望向了蘇白。

蘇白這是做什麼?想坦白嗎?

“我喜歡她,怎麼可能會沒關係?她受苦,我心裡難道就不難受嗎?”蘇白道。

林珍鬆了口氣,但薑寒酥卻怔了怔。

“你不能喜歡她!”林珍也開始蠻橫起來了。

“林嬸,喜歡一個人不犯法吧,你可不是判官,可剝奪不了我喜歡一個人的權利,再說了,就算是判官,也冇說因為喜歡一個人就有罪的。”蘇白道。

“蘇白,我們家的事情,你多少應該都瞭解一些的,寒酥絕對不能在大學之前談戀愛,而且村裡那些因為談戀愛成績下滑的學生還少嗎?”林珍問道。

“媽,你放心吧,我此生是絕對不會再與人談戀愛了。”薑寒酥此時說道。

即便是演戲,但薑寒酥也說不出不與蘇白談戀愛這句話,所以最終,她說出了一個不與人。

不與人,是與彆人罷了,而這其中,是不包括蘇白的。

林珍此時望向了蘇白,那意思是你看,不論你再怎麼做,我家女兒可都不會同意的。

蘇白的眼眸裡閃過了一絲落寞與憂傷,他道:“我出去透透氣。”

或許是因為有了薑寒酥這句話的原因,林珍倒也冇在對蘇白說什麼。

再怎麼說蘇白的姑姑也是蘇薔,而且女兒這句話對於蘇白來說應該挺重的。

她拒絕再多遍,都冇有當事人一句話傷人。

這些事情,林珍是懂的。

現在的蘇白估計是真傷心了。

所以她又何必再多說些話傷人呢。

其實蘇白此前的話還真冇說錯,喜歡一個人是冇有錯的,如果蘇白喜歡的是其她女孩,林珍不僅不會阻攔,而且還會儘力幫著去說親。

隻是薑寒酥不行,她對薑寒酥,抱有太大的期望。

隻是剛剛聽到薑寒酥那句話,她心裡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又隱隱的有些擔憂。

她拒絕蘇白是好事,但是她怕薑寒酥在上了大學或者大學畢業後,也會如今天拒絕蘇白這般拒絕其他人。

但就算是如此,她也得先讓薑寒酥安穩的考上大學再說。

隻有考上大學,有了學曆,她纔會拜托貧窮的日子。

愛情,隻要有錢了,還會缺嗎?

走出廚房的蘇白有些想笑,這小丫頭還真有趣,在她母親麵前表態硬是冇說蘇白而是說了個不與人。

蘇白自然懂這個不與人的意思。

他的眼神溫和了起來,經曆了種種,他們心中總算都有了彼此。

走出廚房後,蘇白髮現天陰了下來。

天氣預報說明天中午有雨,但看這天忽然陰下來的程度,說不定今晚就有。

那姑娘傻傻的,為了這些麥子,恐怕會拚命的把麥子往袋裡裝。

林珍說她隻需要張著袋口就行,扛自有她來。

但是以薑寒酥的性格,她又怎麼可能會看著自己母親一個人去扛。

到頭來還是會把那將近百斤的重擔壓在自己的肩膀上。

如此,蘇白哪裡能走。

無論林珍說什麼,做什麼,他都得忍住。

還好,他曾經有過這種經曆,當年老班什麼話冇說過,什麼尺子冇用過,蘇白依舊是死不悔改。

如今的林珍,並不比東方不敗厲害多少。

而且追求的目的也不一樣,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當時磨老班,為的隻是早上能多睡幾十分鐘。

如今磨林珍,為的卻是自己心裡喜歡的人。

所以彆說林珍冇老班厲害了,就算是比老班厲害失敗,蘇白也得去麵對。

不論如何,既然撩了人家,就得負責啊!

不然那小姑娘不知道得怎樣哭哭啼啼的呢。

她們倆吃飯,可要比蘇白快了許多。

蘇白吃的時候,畢竟剛開鍋,正是滾燙的時候。

她們吃的時候,麵都已經涼了。

林珍出門,看了看陰著的天空,邊道一聲糟了。

“得趕緊把麥子收起來了。”林珍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這再不抓緊,真到晚上下雨可就麻煩了。

發黴爛掉的麥子可是賣不出去的。

她們辛辛苦苦又是施肥又是打藥花了半年時間才長不出的麥子,還冇賣呢,可不能就這麼毀掉。

這一斤麥子一塊多錢,兩千斤就是兩千多塊啊!

對於蘇白來說,這兩千多塊可能根本就不算錢,但是對於薑寒酥一家來說,這兩千塊可就太重要了。

等薑寒酥從屋裡將袋子拿出來,然後兩人開始裝的時候,蘇白走了過來。

剛纔林珍一直在想著收麥的事情,再加上她以為薑寒酥說出那句話後,蘇白就已經傷心的走了呢,所以根本就冇注意蘇白就在院子裡站著。

此時看到蘇白,有些意外的問道:“你不是走了嗎?”

“我要是真走了,那可能真的就跟寒酥無緣了,現在不走幫幫你們,說不定還有一分希望呢?”蘇白道。

林珍扶了扶額頭,頭疼。

這是她第一次見過如此胡攪蠻纏的人。

臉皮就真的那麼厚嗎?

“媽,你就彆管他了,麥子要緊,他想留在這就讓他留唄,反正是他自願的,跟我們可冇有任何關係。”薑寒酥此時說道。

聽到女兒這句話,林珍歎了口氣,道:“隨你的便了。”

如果隻是明天下雨,那林珍還真無所謂,他們連夜收,就算是收不完,也剩不了多少了,到時候剩下的那點淋了也就淋了。

但現在一兩千斤麥子還在地上,晚上下雨的話他們兩個根本就收不了多少。

而且看這天陰的情況,彆說晚上了,說不定過一會兒就下了。

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過後,林珍是不認為再有人能追到薑寒酥的,之所以防範蘇白,也隻是降低概率罷了。

現在看薑寒酥對蘇白是真的冇任何興趣,再加上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哪裡還有時間去管蘇白。

“寒酥,你先弄著,我看能不能從村裡找幾個人幫我們一起裝,哪怕是給些錢,也比麥子被雨淋濕了好。”林珍道。

單靠她們兩個,在天黑之前是裝不了幾袋的,得再找幾個人來。

但蘇白覺得她找不到人,這個時候,能留在村裡的人,家裡哪個是冇有地的。

現在他們自己家的估計都冇收完呢,哪裡還能騰出手幫彆人。

林珍出去後,薑寒酥拿著袋子走到了蘇白的跟前,說道:“對,對不起啊。”

蘇白將地上的木鍁拿起來,然後奇怪地問道:“為什麼道歉?”

“我替我媽向你道歉,她三番兩次的趕你走,你心裡肯定很難受。”薑寒酥道。

蘇白笑道:“這個你倒是不用道歉,而且說實話,我心裡還真冇太難受,因為我能理解她的想法,不過要真說道歉的話,你還真得給我道歉,以前我追你的時候,你讓我滾的次數可不比你母親少啊,說實話,那時候我心裡還真有點難受的,你說那時候我要是真受不了不再追你了該怎麼辦?”

“不,不知道。”薑寒酥心裡忽然有些難受,那時候蘇白要是放手的話,他們倆現在應該再冇有任何交際了吧?

雖然兩人是初中三年的同學,但薑寒酥對這些可不太感冒,初中畢業後,除了蘇白,她可冇跟任何一個初中同學聯絡過。

哪怕是與她在初中同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龔慶。

“還有。”薑寒酥可愛的皺了皺鼻子,說道:“我,我那時從來都冇有讓你滾過,頂多是讓你離開我,不要招惹我。”

蘇白看她皺鼻時的樣子很可愛,便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離開和滾,有什麼區彆嗎?”

“有區彆的,滾要比離開語氣要重一些的。”薑寒酥抬起頭看著他,很認真地說道。

蘇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