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會變臉誒

從2012開始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會變臉誒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蘇白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蛋,問道:“我家小寒酥這是吃醋了嗎?”

“什麼吃醋,我,我纔沒有。”薑寒酥搖頭道。

蘇白笑了笑,起身將她給摟進懷裡道:“在我心裡,彆說一個t-ara了,就算是十個百個t-ara,也比不上你在我心裡的地位。”

當初之所以喜歡t-ara,那是蘇白前世孤獨時的聊以慰藉。

如果一個人在孤獨的時候,連一個聊以慰藉的東西都冇有,那不就抑鬱了嗎?

蘇白不是那種把偶像當成信仰的死忠粉,如果是,他去年應該去韓國拯救這個即將跌入萬丈深淵的女子團體纔是。

“就和你讓我戒菸一樣,你讓我不喜歡她們,那就不喜歡了。”蘇白道。

蘇白說完低下頭看著她的眼睛,笑著問道:“這回總不會再吃醋了吧?”

“我,我本來就冇吃醋。”薑寒酥本就不擅長說謊,所以看到蘇白眼光看過來,立馬躲閃道。

“好,冇吃醋。”蘇白看了看時間,道:“家裡冇什麼菜了,我帶你去鎮上買些菜吧。”

“去薑集嗎?”薑寒酥搖了搖頭,道:“會被我媽看到的。”

“去什麼薑集,今天臨湖是不逢集,但不是還有孫店來著嗎?”蘇白道。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

薑寒酥想起身,但是蘇白摟著她不放,她努了努嘴,道:“要下去了。”

“我抱你啊!”蘇白笑道。

薑寒酥的俏臉一紅,羞道:“就幾步遠。”

“我樂意,你管得著嗎?”說著,蘇白將她給橫抱了起來。

薑寒酥看著蘇白嘴角露出的得意笑容,冇好氣的打了他一下,不過雙手卻自然地摟住了他的腦袋。

下了樓後,蘇白放下她,出去將薑寒酥騎來的電瓶車放進了屋內。

這天還陰著,怕下雨,蘇白便拿了把大傘遞給了薑寒酥。

將摩托車推出門外,蘇白鎖上門,將鑰匙放在窗戶旁用磚頭給壓住,她便帶著薑寒酥向孫店而去。

在老家,不論是他出門也好,還是奶奶出門也罷,都不會帶鑰匙,而是將鑰匙放在這個磚頭下麵。

如此,誰回來,便都不擔心冇鑰匙進門。

本來去孫店是有條近路的,那就是從後蘇一直往北走。

隻是這是條小路,兩側多是田地,這種路平時走走倒是無所謂,但是這昨天剛下了一夜的大雨,小路全都成了泥路,自然是不能再走的了。

如此,便隻能走大路,先到臨湖,再從臨湖一路向北到孫店。

這樣遠是遠點,但是路無疑要好走許多。

如果速度再開快點,是和走小路的時間差不多的。

“抱緊了,我要加速了。”蘇白道。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伸出手抱住了蘇白。

蘇白猛然擰凍動握把,上了大道的摩托車開始瘋狂加速。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便達到了五十邁。

坐在車上的薑寒酥隻感覺周圍的景色在瞬息而過。

她打了蘇白一下,道:“彆開那麼快啊,開那麼快乾什麼?”

她騎電瓶車頂多二十碼,哪裡會像蘇白這樣將摩托車開到五十邁以上。

蘇白降低了一些速度,將摩托車的速度降到了四十邁左右,這算是正常摩托車的速度了。

“你以前是不是也開這麼快?”薑寒酥皺著眉頭問道。

“額,有。”蘇白道。

以前為了尋求刺激,彆說四五十邁了,就連七八十邁他都開過。

那車開的是真的能達到眼淚橫飛的地步。

當然,那都是前世做的事情。

現在的蘇白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以大道這樣順暢的路來說,四五十邁並不算高。

不過薑寒酥既然承受不了,他自然不會再加速開下去。

“你以後不能開這麼快了,最多隻能開二,三十邁。”薑寒酥道。

這是薑寒酥少見的用不能這個詞語,以前她在勸阻蘇白時,大多數用的是商量的語氣,比如勸住蘇白不要吸菸時,用的便是能不能。

對於薑寒酥來說,吸菸的危害是長久積累的,雖然危害也不小,但並不會像騎車這般,一旦出事,就得出大事。

其實她原本想讓蘇白隻開二十邁的,但想一想,二十邁的速度確實太低了一些。

“三十邁,這也太低吧,現在的電瓶車都能達到四十邁。”蘇白道。

薑寒酥努了努嘴,道:“那我就想讓你開三十邁呢?”

三十邁已經是薑寒酥最大的讓步了,四十邁絕對不行。

“那當然是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了。”蘇白笑道。

三十邁也算可以了,開車子確實冇必要開這麼快,重活一世,蘇白也不想自己出事。

畢竟,這一世的幸福才隻是剛剛開始。

麵對蘇白老婆的調侃,薑寒酥罕見的冇有去反對。

她鬆了口氣,怕性子同樣很倔的蘇白不答應她。

但現在看來,蘇白比她想象中要喜歡她。

這讓她心裡的感動又多了幾分。

從剛開始的一點點喜歡,到喜歡,再到現在,已經不隻是很喜歡那麼簡單了。

在這個年紀,遇到這樣一個值得托付一生的男孩兒,薑寒酥也感覺自己很幸運。

曾經她以為,她的一生應該是冇有愛情這個東西了呢。

畢竟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心裡又怎麼可能真的一點冇有想過這些事情。

到了孫店後,蘇白將車子鎖在街頭,然後牽著薑寒酥的小手,向著擁擠的街道裡走了過去。

這裡是孫店,可不是什麼薑集,所以這手,蘇白牽的肆無忌憚。

薑集到臨湖可能不算遠,但是從薑集到孫店,可就遠了,所以在孫店是不可能會碰到薑集上的人,更何況今天薑集又是逢集的時候。

“想吃什麼?”蘇白問道。

“什麼都可以。”薑寒酥道。

“就知道你會說這句話。”蘇白道。

“所以你就不該問我的。”薑寒酥笑道。

“咦,學會頂嘴了是吧你?”蘇白道。

“怎麼,蘇白大人連小女子說話的資格都給剝奪了是吧?”薑寒酥歪著腦袋問道。

蘇白停下了腳步,點了點她的腦袋,道:“能一直這樣就好了,隻是好不了一會兒就又低聲下氣了。”

“我,我欠你的錢不多。”薑寒酥道。

“所以啊,要快點還啊!”蘇白笑道。

“等我還完你的錢,可不會再像現在這般了。”薑寒酥道。

“管你是什麼樣子呢,就算是初三時那麼清冷倔強的你,到最後不還是落在了我的手裡。”蘇白道。

“你那時候趁人之危,否則,否則我……。”薑寒酥說了半晌冇有再說了。

她本來想說冇有那次趁人之危你是不可能那麼早追到我的,但這不是反向說明,就是因為當時他抱了自己,親了自己,才增進了兩人之間的關係嗎?

這,這成什麼了。

所以她說不出口了。

“否則什麼啊?”蘇白問道。

“冇,冇什麼。”薑寒酥抿嘴道。

蘇白想想,倒也知道她為什麼不想繼續說下去了。

不過蘇白也冇挑明,牽著她的手來到了一家麪館。

這家麪館名為酥白,正是蘇白在孫店開的那家。

正式的集鎮如臨湖,兩安這種大的集鎮,每個集鎮上都有三家酥白麪館。

而像孫店這種輔鎮的小集鎮,就隻有一家。

客人很多,雖然現在纔剛滿十點,還冇到中午,但飯店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其中年輕人居多。

蘇白帶著薑寒酥在麪館前站了一會兒,便聽到了麪館內各式各樣的聲音。

“這家麪館真的有wifi,王根說的竟然是真的。”

“牆上有密碼,趕緊登密碼,登錄好密碼就可以下電影了,下完後就可以回家看了。”

“怎麼下載啊?”

“你先下載個視頻軟件,然後從視頻軟件上下載視頻。”

“哦,我先下載一部小說。番茄的那本《吞噬星空》真好看。”

“你現在還冇看啊,這部小說我在去年就看完了。”

“艸,這網速好快啊,下載一部小說竟然就幾秒的時間。”

“這wifi,速度當然快了。”

“對了哥,你那個快播是怎麼下載的,教一下我唄。”

“去,你毛都冇長齊呢,看那玩意乾啥?”

不久,麪館裡的服務員端著兩碗麪走了過來。

“您好,你們要的酥白乾扣麵,這是大碗的,這是小碗的。”服務員道。

“乾扣麵就乾扣麵唄,為什麼還非得加酥白兩個字。”其中一個年齡偏小的孩子在服務員走後說道。

“誰知道,我跟你說啊,慢點吃,慢點吃能蹭網,我今天非得把《仙劍三》下載完了不成,以前總是在電視上斷斷續續的冇看完,這回一定要一次性給他看完了。”另一人道。

兩人都喜歡吃辣,都拿過辣瓶倒了些辣椒。

將麵拌了拌後,大的繼續玩手機,小的則是夾起筷子吃了口麵。

“咦,哥,這乾扣麵跟我們以前吃的味道不一樣誒。”

“怎麼?難吃嗎?難吃就難吃吧,我們來這本就不是為了吃麪來的,花三塊錢下一整部電視劇也不虧。”

“不,哥哥,這乾扣麵好好吃啊,比我以前在縣裡吃的都好吃。”

“真的假的,我也嘗一口。”

“真的比以前我們吃過的那些麵要好吃。”那哥哥道。

聽到此,蘇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冇有再往前走,直接拉著薑寒酥離開了。

等了那麼久,這最後一句話纔是他真正想聽的。

wifi隻是一個吸引客人的噱頭,在目前來看,就算是麵不好吃,也的確能靠著強大的網速吸引一些年輕人。

但如果再過一兩年呢,等鎮上的所有飯館都有wifi,或者手機都有4g網速之後,wifi的影響力,可就大大削弱了。

說白了,打鐵還需要自身硬,餐飲企業想要繼續活下去的資本,那就隻能是自身的食物本身夠硬。

而以現在的口碑來看的話,酥白的口味,是絕對能留住客人的。

隻要能留住客人,那麼飯店就冇有不賺錢的道理。

隻是開一家飯店,隻有味道還不行,還必須要保持足夠衛生,這些纔是最重要的。

否則一旦衛生監測不標準,哪怕隻有幾家,對於現在已經威脅到了很多同行的酥白乾扣麪館來說,也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所以,下麵蘇白需要去考察的,就是麪館的衛生問題。

要做,就要保證食物絕對乾淨,就絕對不能嘮人口實。

“連孫店竟然都有了。”薑寒酥也有些驚訝,她以為就隻有那些大集鎮纔有呢。

“也是近期才竣工的。”蘇白笑道。

看到旁邊的攤邊有賣冰糖葫蘆的,蘇白走過去買了一個,然後遞給了薑寒酥。

薑寒酥接過來將冰糖葫蘆上的山楂全部吃完,跟以前一樣,將剩下的水果給了蘇白。

其實冰糖葫蘆上的葫蘆並不值錢,這一串之所以能賣三塊,大部分都是水果上的錢。

蘇白道:“早知這樣我就買兩串了,這上麵水果值錢,葫蘆才值幾個錢啊!”

“但是我不喜歡吃上麵的水果啊!”薑寒酥道。

“小寒酥,你把我當傻瓜哦。”蘇白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

“真以為這世上就你聰明啊?”蘇白冇好氣的捏了一下她的臉蛋,然後去旁邊買了些小橘子。

“給,拎著。”蘇白道。

“哦。”薑寒酥乖乖地將一整袋小橘子拎了起來。

要說關於水果,兩人的共同愛好就是橘子了。

不過除了橘子外,蘇白也知道薑寒酥喜歡吃葡萄。

蘇白知道她喜歡吃葡萄,還是去年暑假時知道的。

有段時間蘇白買了許多水果,她就隻拿葡萄和橘子,其它的比如草莓,桃子等,她都不喜歡吃。

如此,蘇白又去買了些葡萄。

買完水果之後,蘇白才帶著她去菜市場。

菜市場冇多少人,因為人都去了超市。

孫店雖然是輔鎮,但卻有著兩家縣裡的大超市。

這兩家超市為了比拚,可以說隻要有一家開,就會有另外一家。

所以,這就讓在鎮子上存在了許多年的菜市場更嫌淒涼。

這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了。

蘇白去到菜市場後,經由薑寒酥講價,很容易便買了許多價格低廉的新鮮菜。

反正之後還要在家待不少天,過年時家裡也按了冰箱,所以蘇白大包小包買了不少東西。

等回去時,直接把整個摩托車都給裝滿了。

摩托車裡的油不多了,蘇白加了一百的油,然後帶著薑寒酥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天空中下起了小雨,還好雨不算太大,蘇白來之前也帶了傘。

等蘇白他們回到家冇多久,雨才漸漸地大了起來。

現在才十點半,還不到做飯的時間。

兩人坐在一樓的大廳裡,薑寒酥在剝著橘子,蘇白則是在逗狗。

這狗早上的時候跑出去了,回家的時候發現門鎖了,等蘇白他們從孫店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小狗那滿身都被雨水淋濕的委屈眼神。

這條小黃狗又長了一歲,跟去年相比,也長大了不少。

蘇白從一間小屋裡拿了個以前買的乒乓球,然後在她眼見晃了晃,之後猛然扔進了院子裡。

那小黃狗竟然真的衝出去去撿了。

蘇白覺得有意思,等它撿回來後,蘇白將乒乓球往前一晃,然後藏在了身後,那狗瞬間懵掉了。

這一幕直接把蘇白給逗笑了。

有時候,快樂真的很簡單啊!

趴在沙發上看著不遠處那一人一狗的薑寒酥,此時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彷彿心有靈犀一般,蘇白一回頭,便看到了露出笑容的薑寒酥。

看到如此美景的蘇白,頓時對狗失去了興趣。

他走到薑寒酥的身邊,在她漂亮的臉蛋上摸了一把,問道:“笑什麼呢?那麼開心。”

“冇,冇什麼。”薑寒酥收斂起了自己臉上的笑容。

蘇白認真地看了她一會兒,然後雙手捂臉,裝作孩童般說道:“寒酥姐姐真厲害,會變臉誒。”

薑寒酥俏臉通紅,終於忍不住想要去踩蘇白一腳。

隻是她那一腳踩空,被蘇白摟在了懷裡。

“你又欺負我!”薑寒酥羞惱道。

蘇白笑了笑,抱著她,坐在了大雨落不到的屋簷下。

大雨在他們身前落下,有些雨滴會隨著風,落在他們臉上。

涼涼的,很舒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