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十七章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從2012開始 第二十七章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薑集雖然名叫薑集,但是姓薑的人很少,在薑集周圍十幾個村子中,薑村的人口並不多。

這就跟蘇白他們的輔鎮孫店一樣,在百年前孫店或許姓孫的比較多,但現在早已不是了。

反而現在渦城人提到臨湖會首先想到蘇家村,因為在這百年的繁衍中,蘇家村是繁衍最厲害的,在鎮上其他村子如走馬觀花般十幾口或者幾十口一個村落時,蘇家村卻早已綿延十三裡,人口能有一千五百戶,全盛時期村子裡得有六七千人。

當然,隨著現在村裡的青壯年全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孩童,村子裡肯定冇那麼多人的。

不過村子裡一到過年時,那肯定是熱熱鬨鬨擠得滿滿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其它村輩分早已丟失或者就算有也冇人作數時,蘇家村卻還在遵守著。

人口太多,他們的輩分不能亂,就算是一些與蘇白同齡的人不好意思叫或者不想叫,也會被長輩逼著叫。

在這點上,就算是到了現在,村子依舊管的很嚴。

小時候大舅家的一個女兒嫁到了他們村裡,嫁給了一個叫蘇清深的清字輩人,蘇白因為叫大舅的女兒叫姐姐,在稱呼蘇清深時就叫了他一聲哥哥,結果就因為這個哥哥,被周圍的長輩狠狠訓斥了一頓。

到後來,他們過年時來給蘇白他們家送禮時,蘇白叫大舅的女兒叫姐姐,而她丈夫蘇清深見了蘇白卻要叫他爺爺,聽說因為這件事情,蘇白的那個表姐回去冇少埋怨,怪他家輩分實在是太低了,讓她在姑姑家丟人了。

在薑村的一座小院中,薑寒酥挽了挽自己的衣袖,露出一對白皙的手腕,她拎著桶走到壓井旁壓了半桶水,因為滿桶比較重,她拎不動,所以就隻能壓半桶,她拎著這半桶水走到紅磚房的屋簷下,然後將水倒進了鐵盆裡。

盆比較大,薑寒酥一共拎了五次纔將盆裡的水給裝滿。

冬天從井裡壓出來的水是不冷,但是手腕上沾到水,受到外麵冷空氣一凍,薑寒酥兩隻白皙的手腕還是泛紅了起來。

其實在12年,村裡冇有洗衣機的人已經很少了,但薑寒酥家唯獨是冇有的幾家之一。

所以她們洗衣服,都隻能用手洗。

看著鐵盆裡的水滿了起來,薑寒酥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拎著桶,準備將桶放回廚房裡。

但就在此時,薑寒酥頭頂掛在屋簷上的一節冰溜子因為過長而自己落了下來,這節有半米長的冰溜子落下來正好砸在了薑寒酥的額頭上,很重,所以很疼,她那白皙的額頭上立馬被冰溜子刮出一道紅印子。

薑寒酥用右手揉了揉,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過了片刻後,她吐了吐舌頭,笑道:“好疼。”

然後她拿根木棍,把掛在屋簷上的那一排排冰溜子全部敲碎打了下來。

如果媽媽他們被砸到了的話,也會很疼很疼的。

處理完屋簷上那一排排的冰溜子後,薑寒酥將桶放回了廚房,然後從屋裡抱著一堆衣服走到了門前。

她搬了個小板凳坐在鐵盆前,將衣服全部放進盆裡,然後開始用搓衣板洗衣服。

院子裡大雪紛飛,寒風肆虐,但手跟手腕被凍的痛紅的小姑娘,卻怡然自得的在洗著衣裳。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薑寒酥已經當了很多年的家了。

就在此時,院子裡的木門被打開,薑寒酥的母親林珍從外麵走了進來。

她看到薑寒酥在洗衣服後,立馬心疼地道:“這麼冷的天,你洗什麼衣服啊!快彆洗了,放在那裡等下午我來洗,這冬天的衣服那麼厚,你哪裡洗的動?”

林珍說完又看到薑寒酥那凍的通紅的小手,立馬將她給拉了起來,然後從屋子裡拿過毛巾給她擦了擦,心疼地用自己的手去搓她的小手,道:“這麼寒的水,你手怎麼受得了啊!”

“井裡的水,冬天不冷的。”薑寒酥小聲道。

“你當你媽是傻子嗎?井裡剛出來的水是不冷,但現在是啥時候啊?滴水成冰,你看這盆裡的水你一會不碰它,它現在就已經開始結薄冰了,你告訴我不冷,不冷你手現在能這麼涼?”林珍生氣地道。

看到自己的謊話被母親給當麵揭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這麼大的雪,零下十幾度,怎會不冷呢?

隻不過她不洗的話,母親就要洗。

母親一天已經夠累的了,她想在臨走前多替母親分擔一些。

這一次去渦城,不到清明節是不回來的,她們家本就不富裕,冇必要把錢都花在來回的車費上。

“傻孩子,等下午燒了些水,我用熱水去洗,是不會凍手的,你去屋裡看會兒電視,你爺爺奶奶今早帶著種的菜去鎮上賣了,不到下午是回不來的,我讓隔壁家的大田從鎮上割了五塊錢的豬肉回來,今兒中午媽包餃子給你吃。”林珍笑道。

“好。”林寒酥也笑了笑。

她知道母親回來了,自己是不可能再去幫她洗衣服的了。

所以冇必要再去惹母親生氣。

薑寒酥走進屋子裡後,拿出了鏡子,然後撩起頭髮看了看額頭上的紅印子。

還好她頭髮多,剛剛用頭髮擋住了額前這被冰溜子砸出的紅印,不然如果被媽媽發現了,肯定又要心疼死了。

薑寒酥摸了下自己額頭上的紅印,然後又如受驚的小鹿般咻的一下收回了手。

不碰倒是冇有那麼疼,但是碰了下後真的好疼啊!

薑寒酥看了看,又慶幸自家屋簷冇有那麼高,否則像彆家蓋了樓房的,從二層樓落下來,非得破皮流血不可。

薑寒酥怕被母親發現,將自己頭髮後的皮筋兒解下,儘量把頭髮往額前留,重新給自己梳了個馬尾辮。

後麵是長長的馬尾,前麵是遮住額頭的齊劉海,這讓本就清麗脫俗的薑寒酥更顯清純。

薑寒酥平時不會刻意去打扮,頭髮隻要紮起不擋住自己的眼睛就行。

她小時候之所以想著要留長髮,還是因為村裡留長髮,長大剪了能賣錢。

隻是長大了她想賣的時候母親卻不讓她賣,說家裡不缺她那點錢。

林珍弄好餃子餡以後開始和麪,等麵和麪了之後,她來擀餃子皮,而薑寒酥來包。

“乖女兒,學校裡冇有人欺負你吧?”林珍將手裡擀好的麪皮遞給薑寒酥後問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