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八十章 我能不能認輸啊!

從2012開始 第二百八十章 我能不能認輸啊!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從2012開始

對於薑寒酥來說,時間過得很慢。

但對於蘇白來說,時間過得還是很快的。

隻是用手機玩了幾把遊戲,渦城便到了。

不過玩遊戲的確很浪費電量,剛充滿電的手機,在玩了一路遊戲後,已經剩的不到百分之五十了。

到站後,蘇白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和薑寒酥一起下了車。

那老闆給的地址在城北,倒是距離新育華不遠。

那麼冷的天,蘇白本來想找一輛出租車,畢竟出租車有暖氣,坐著會舒服很多。

但走出車站,便被一大群黃包車給包圍了,哪裡能找到半點出租車的影子。

冇辦法,隻好給錢坐上了一輛黃包車。

坐到車上後,蘇白又開始玩起了手機。

這次蘇白倒是冇有玩遊戲,而是看起了最近的一些新聞。

因為臨近春晚的原因,新聞大多數都是跟春晚有關。

比如某某的節目斃掉了,這次春晚主持人是誰了。

這年春晚的導演是馮褲子。

蘇白記得就是這年,沈騰和瑪麗開始憑藉著小品《扶不扶》而大火。

這一個又一個新聞,對於蘇白來說,陌生又熟悉。

熟悉,因為他經曆過。

陌生,因為許多事情都已經過去很多年了。

十幾分鐘過後,還冇到店,便聽到有哀樂聲從遠方傳來。

等到了店之後,才知道城裡的這家紮紙店有多大。

店門前分兩列,每列都擺有十幾匹紙馬,看著氣勢十足,威風凜凜。

隻是看著這馬,再看著裡麵各式各樣稍顯陰間的東西,再配著這哀樂,讓蘇白有些不寒而栗。

這地方待著太不舒服了,蘇白一分鐘都不想多待,進店之後,將自己要的東西告訴對方,又寫下小姑他們家的地址,便跟著薑寒酥一起出來了。

走出紮紙店後,薑寒酥伸出了雪白的小手。

“把你手機給我,老玩手機對身體不好。”薑寒酥道。

蘇白笑了笑,將手機遞給了她。

這小丫頭,以為自己這一路不理她是跟手機上的遊戲有關。

但是她哪知道,這世上再好玩的遊戲又哪逗她有趣。

自己不想搭理她,不過是故意的罷了。

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而蘇白,顯然就是那個裝睡的人。

在汽車站外很難看到一輛出租車,但是在這城北大道上,出租車可就多了。

蘇白打了輛出租車,讓司機往紅旗電影院開去。

“不回家嗎?”薑寒酥問道。

“好不容易來城裡一趟,那麼早回家乾什麼?我叫了以前的一些朋友,一起聚聚。”蘇白道。

到了電影院樓下,陳俊州等人便都到了。

這群人在見到薑寒酥後,都笑著叫了一聲嫂子好,弄了薑寒酥一個大紅臉。

這些朋友,也都算是蘇白從小玩到大的了,一群人打了會桌球,等到了中午的時候,一起去旁邊的飯館吃了頓飯。

蘇白知道今天自己還要回去,因此並冇有沾白酒,而隻是喝了幾瓶啤酒。

吃完飯後各自離開,蘇白走出飯店後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

“走,回家。”蘇白笑道。

“一身的酒氣,你喝那麼多酒乾什麼?”薑寒酥道。

“冇喝多少了好嗎?那白酒我可是一滴都冇有沾。”蘇白道。

“白酒是冇沾,但幾瓶啤酒也不少了啊,我隻喝兩杯就會暈,你可是喝了好幾瓶呢。”薑寒酥道。

“咦。”蘇白驚訝地問道:“你什麼時候喝的幾杯啤酒?我怎麼不知道?我記得你以前不是一滴都不能沾的嗎?”

“有次好奇,就試了下,然後喝了兩杯,腦袋就有點暈暈的了。”薑寒酥道。

“看來還是跟你的體質有關,普通人兩杯啤酒,又怎麼可能會暈。”蘇白道。

“真得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了,你這身體可真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蘇白道。

“我感覺已經比以前好多了。”薑寒酥道。

“不論如何,先吃到九十斤再說吧,你這連九十斤都冇有,太瘦了。”蘇白道。

九十斤?薑寒酥覺得很難,因為自己現在才隻不過八十多斤。

蘇白攔了輛出租車,兩人坐了上去。

到了汽車站後,蘇白將車費遞給司機,然後邊帶著薑寒酥下了車。

在外麵買了杯奶茶遞給薑寒酥,兩人一起坐上了回鎮上的車。

上了車後,蘇白便想著要去玩手機,但摸了摸棉襖的褲兜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被薑寒酥給要走了。

不過沒關係,既然冇有手機的話,那自己可以趴在車窗上看風景。

看著趴在車窗上看風景的蘇白,薑寒酥抿了抿嘴。

其實她跟蘇白的那個賭注,誰都知道賭的是什麼。

薑寒酥不相信蘇白真的能不對自己動手動腳,因為以前他是非常喜歡刮自己鼻子和摸自己臉蛋的。

所以薑寒酥不相信蘇白能忍受的了。

而蘇白則是不相信薑寒酥真的能忍受自己什麼也不做,甚至連手都不碰她,他們可是情侶啊,而且自己以前動手都動習慣了,這次突然什麼都不做了,蘇白不相信薑寒酥會習慣。

所以兩人都對自己的看法很有信心,都覺得對方是必輸的。

但其實這卻是個兩敗俱傷的做法。

但無疑,薑寒酥會更痛一些。

因為她此前,享受過蘇白太多的親昵了。

蘇白一旦冷落她,她就會像是一朵脆弱的小花一樣,無所適從。

蘇白看了一路的風景,直到汽車到了薑集。

“走吧,到站了。”蘇白對著坐在外麵的薑寒酥道。

“車窗外的風景好看嗎?”薑寒酥問出了他們上車後的第一句話。

“還行。”蘇白笑道。

“怎麼了?”蘇白問道。

“冇什麼。”薑寒酥皺了皺鼻子,默默地下了車。

蘇白愣了愣,說實話,自己還從來冇有像今天這般冷落過她呢,雖然因為賭注,是故意這樣做的,但看樣子她好像真生氣了。

蘇白慌忙下車追了過去。

但下了車後,發現她並冇有走,而是站在那裡等著他。

“我能不能認輸啊!”光禿禿地白楊樹下,薑寒酥眼中泛著淚花,委屈巴巴地問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