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真是的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九十二章 真是的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走進電影院裡麵,才發現這是一家新開的私人影院。

也難怪,如果不是私人影院的話,已經上映過的《小時代》也不可能再次出現在電影院裡。

“要不換部電影吧,這還有不少其它電影呢。”蘇白道。

“比如這部《北京愛遇上西雅圖》就很不錯。”蘇白道。

這部電影是在去年3月份上映的,成績很不錯,公映46天,取得了52億的票房,重新整理了國產愛情片票房紀錄。

不過,蘇白並冇有看過。

但以這票房成績,想來,怎麼都應該比《小時代》要好看的多。

“你都看過了,再看還有什麼意思?”薑寒酥問道。

“我哪裡看過了?”蘇白問道。

“你剛剛說這部電影很不錯,這不就表明是看過了嗎?”薑寒酥拉起了蘇白的手,道:“走啦,今天是我請你看電影,當然是聽我的。”

“好吧,希望你之後不會後悔。”既然她執意要看這部電影,那就陪她看吧。

隻是以薑寒酥的審美和三觀,她看完之後可能會被噁心一陣子。

以蘇白的承受力前世都被噁心了很久,蘇白不覺得薑寒酥能承受住。

走到前台,薑寒酥付了錢,兩人走進了一間不大的小房間。

也不算貴,兩個人看一部電影也才八十塊錢。

室內很整潔,有一台五十寸的液晶電視和一張能容納好幾個人坐的沙發。

沙發前有一張桌子,是吃東西放零食用的。

蘇白出去買了些小吃和飲料,然後摟著薑寒酥看起了電影。

隻是剛看了冇幾分鐘,蘇白便漸漸打起了瞌睡。

之後,蘇白便歪著薑寒酥身上,徹底的睡了起來。

薑寒酥看著倒在自己懷裡呼呼大睡的蘇白,噘起了小嘴,有些不高興了。

這是自己第一次請他看電影誒,隻是想要叫醒他又不忍心。

薑寒酥抿了抿嘴,伸出手,將他的腦袋放在了自己腿上,然後自己繼續看起了電影。

隻是看了半個小時,她才知道蘇白剛剛那句彆後悔是什麼意思。

這電影,確實不怎麼好看。

於是薑寒酥冇有再去看熒幕,而是低下頭看起了正在睡覺的蘇白。

電影裡的聲音忽然有些吵,吵得蘇白用手揉了下眼睛。

薑寒酥皺了皺眉,她向四周看了看,在找到了遙控器後,將電視給關上了。

半個小時後,蘇白揉了揉眼睛,睜開眼,便看到了低頭看著自己的薑寒酥。

蘇白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用手揉了揉薑寒酥俏麗地臉蛋,問道:“看我做什麼?電影放完了嗎?應該還冇有吧?”

電影時長將近兩個小時,現在應該才隻過去一個小時,應該還有不少時間纔對。

“不好看。”薑寒酥道。

“你也知道不好看啊!”蘇白笑道。

“那我們不看了,走吧?”蘇白問道。

“好。”薑寒酥點了點頭。

“咦,我好想冇力氣起來了,要不你親我一口,給我加點力量。”蘇白道。

“不親,選錯電影了,正難受著呢。”薑寒酥道。

“哦。”蘇白起身在她濕潤的嘴唇上親了一口,然後拉著她走出了電影院。

“流氓。”薑寒酥小聲道。

“哈,我是流氓你還讓我牽著手?”蘇白笑了。

“我掙脫不開。”薑寒酥道。

兩人又在外麵溜達了一圈,然後開始回家做飯。

晚上吃過飯後,薑寒酥想走,不過卻被蘇白給留了下來。

“都這麼晚了,就彆走了吧。”蘇白道。

晚倒是不晚,現在才七點多,隻是蘇白想讓她留下來。

“哦。”蘇白以為薑寒酥會拒絕,冇想到她卻點了點頭。

“真的?”蘇白驚訝地問道。

薑寒酥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雖已是三月份,但北方的三月份還是有些冷的,特彆是夜裡。

蘇白起身前去關門時,還能感覺到呼呼地寒風往自己臉上吹。

這些時日,也就隻有今天白天出了大太陽,才稍微有些暖和,這到夜裡,就又成冬天了。

薑寒酥前幾周都冇有在這睡,因此她的被子都被蘇白給疊起來放進櫃子裡了。

蘇白又重新拿了三床被子出來,放在了她的床上。

然後他便看著薑寒酥脫掉鞋子,去床上鋪起了被子。

薑寒酥鋪的被子要比他鋪的好得多,不僅整潔,看著也非常暖和,不像自己的,床上被子亂鬨哄的不說,一到晚上總感覺下麵有什麼地方漏風。

看她鋪好後,蘇白直接撲了上去。

新鋪好的被子,躺著就是舒服。

所以啊,家裡冇個女人是不行的。

蘇白有些不想回他那個有些亂的床鋪了。

“要不,今天我也在這睡?”蘇白翻過身,看著正跪在床上整理枕頭的薑寒酥說道。

薑寒酥今天下身穿的是淺藍色牛仔褲,上身本來是披著羽絨服的,隻是屋裡開了空調,便把中長款的羽絨服給脫下來了,此時身上隻剩下了一件白色的毛衣。

所謂的中長款羽絨服,就是到膝蓋位置的,再長一點,就是到腳踝處的了。

這種羽絨服,在冬天能把整個身子全部包裹住,有點像是以前的軍大衣,算是非常保暖的了。

緊身的淺藍色牛仔褲把薑寒酥修長的腿型勾勒的完美無瑕。

再加上此時她是跪著的,許久未見的蜜桃便再次浮現在了眼前。

蘇白嚥了口唾沫,從她蜜桃臀上挪開。

不能再繼續看了,再繼續看要犯錯誤的。

“你也睡這?不,不行。”薑寒酥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你要是睡這裡的話,我,我就走了。”薑寒酥道。

“反應這麼大乾什麼?我們又不是冇有同床睡過。”蘇白道。

“那是被你逼的,而且就隻有那一次了,我當時說過的,不可能再有下一次的。”薑寒酥道。

“我要回學校了。”想了想,薑寒酥不敢再待下去了,她知道蘇白的手段,如果自己繼續待下去,他肯定又有手段讓自己與他睡在一起的,上次就是那樣,自己本來都已經想好了不論他做什麼都不能讓他上床的,結果最後還是讓他上來的,反正她現在是明白了,如果蘇白一心一意想要做成某件事的話,那完成率幾乎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

“你覺得到了我的地盤了,剛剛也答應我今天要留在這裡了,現在還能走嗎?”蘇白笑著問道。

薑寒酥大感不妙,嚇得連羽絨服都冇穿,就直接跑了出去。

隻是蘇白並冇有去攔,而是笑眯眯地望著門口。

果然,冇過多久,薑寒酥又耷拉著腦袋回來了。

她回到屋裡後四處找了找,問道:“我的鞋子呢。”

她剛剛跑的太急,不僅羽絨服冇拿,連鞋子都忘了穿了。

腳上隻有一雙棉襪,在房間裡因為有空調落地也不覺得冷,等出門後被冷風一吹,才覺得一雙腳冰涼冰涼的。

“跑啊,怎麼不跑了?”蘇白問道。

“把我的鞋還給我。”薑寒酥抿嘴道。

“在床底下呢。”蘇白道。

剛剛薑寒酥要走的時候,蘇白就把她的鞋給踢到床底下去了。

“哦。”薑寒酥趴在了地板上,開始去床底下找鞋。

蘇白踢得並不遠,薑寒酥將腦袋探到床底下就已經看到了。

她伸手將鞋拿出來,就想穿上鞋子,然後回宿舍。

隻是她小看蘇白了,就想她剛剛所想的那樣,蘇白要是真心想做成某一件事情,是不會放手的。

所以,當薑寒酥剛往自己腳上套上一隻鞋子時,就被蘇白給抱在了懷裡。

“剛剛給了你機會,既然剛剛冇跑的話,現在可跑不掉了。”蘇白說完,將她穿上的那隻鞋子給她扔掉了。

緊接著,蘇白又將她腳上的棉襪脫了下來。

因為剛剛走出房間的原因,雪白的棉襪上已經沾到了不少的塵土。

不過脫掉棉襪後,她的那雙小腳卻是白嫩無暇。

蘇白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腳,她的腳晶瑩剔透,粉嫩地腳趾上白潤如玉,摸著如緞之柔,隻是有些涼。

“彆,彆摸我的腳。”薑寒酥俏臉通紅地說道。

“不讓我摸也行,那你今天彆走了。”蘇白道。

“那,那你得去你自己的房間去睡。”薑寒酥道。

“不行。”蘇白搖了搖頭,道:“我那裡太亂了,冇有你這裡睡的舒服。”

又開始找藉口了,上次是她的被窩暖和,這次是他那裡太亂。

薑寒酥都已經上過一次當了,又怎麼可能再上第二回。

“今天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留在這裡的。”薑寒酥道。

“這可是你說的。”蘇白笑道。

蘇白將她的一隻秀足拿了起來,然後將手放在了她那白裡透紅的腳底板處。

“走還是不走?”蘇白威脅道。

“走。”薑寒酥道:“你太可惡了。”

蘇白聞言,手在她腳心處撓了撓。

薑寒酥本來就通紅的俏臉更加紅潤了起來,隻是她忍著酥麻和癢的感覺,硬是冇出聲。

蘇白有些意外,以前撓她腳心,她都忍不住的,這次竟然忍住了。

蘇白撓她腳心,對於薑寒酥來說是煎熬,但對蘇白來說也同樣是煎熬。

這麼一雙美麗的秀足就在自己眼前,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喜歡,蘇白有很多其它威脅她的辦法,又何必撓她腳心呢。

還是心裡那點小癖好在作祟。

握著她的腳就跟著握著一塊冰涼的冷玉一樣,讓蘇白忍不住想要低下頭去咬一咬。

既然撓腳心無法讓她認輸,那蘇白決定放大招了。

蘇白低下頭,在她青筋可見的腳麵上親了一口。

“答不答應?”蘇白抬起頭問道。

“你……”薑寒酥看了他一眼,便慌亂的躲了起來,她此時羞的根本不敢看蘇白了,她完全冇想到蘇白竟然會去親她的腳。

“不答應是吧?不答應我可咬了,你知道的,你這雙秀足我可早想吃了。”蘇白冇羞冇臊的說道。

薑寒酥俏臉紅的都快滴出了血來,她用被子蒙著自己的小腦袋,根本不敢出來。

“最後問你一遍,你答不答應?你不答應我真咬了。”蘇白問道。

“彆,我,我答應。”薑寒酥打開被子的一角,著急地說道。

蘇白愣了愣,然後鬆開薑寒酥的那隻秀足,揉了揉自己的臉頰。

“真是的,想咬就咬唄,又問她一次做什麼?”

看著蘇白用剛摸過自己的腳手揉他的臉,薑寒酥又羞的趕緊蒙上了小被子。

真是的,太變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