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此生如能照我意【萬更,必訂】

從2012開始 第二百九十三章 此生如能照我意【萬更,必訂】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從2012開始

“腳那麼涼,你坐在床上等一會,我去打盆熱水來。”蘇白說著,走出了房門。

看著蘇白離開,薑寒酥掀起了蒙在自己小腦袋上的被子,然後穿上棉襪,準備從地上穿起鞋子偷摸的離開。

隻是當她剛把一隻腳的棉襪穿上時,蘇白又返了回來。

他看了薑寒酥一眼,然後過去將她的鞋子拿走了。

看著蘇白拎著她的棉鞋走出房門,薑寒酥惱怒地揮了揮自己的小拳頭。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自己留在這裡吃什麼晚飯啊,就應該像之前那樣下午的時候就回去的。

大白天的,他總不會攔自己的。

暖瓶裡有水,蘇白拿過一個瓷盆,往裡倒了些熱水,然後又從缸裡舀了一些涼水。

蘇白伸手進去試了試水溫,是有些燙,不過這種層度燙腳剛剛好。

他將這盆熱水端進屋裡後,又出來打了一盆。

這大冬天的,泡泡腳睡覺會非常的舒服。

將自己這盆熱水也端進後,蘇白坐在床上,看著又繼續蒙著被子的小寒酥,他將手伸進了她的被窩裡,準確的找到了她的兩隻小腳。

她的兩隻秀足都很小,蘇白一隻手甚至能握住兩個。

隻是薑寒酥兩隻小腳一用力,被她個掙脫了開來。

蘇白縮回手,然後爬上床,直接連被子一起將她給抱在了懷裡。

“水我已經打來了,洗腳了。”蘇白找到她蒙著腦袋地位置,輕聲說道。

“不洗,還有,放開我,我要回宿舍。”薑寒酥道。

“小寒酥,你說話不算話啊!”蘇白道。

“我就說話不算話了,怎麼了?你晚上讓我留在這裡吃飯就冇安好心。”薑寒酥道。

蘇白將她的被子掀開,然後直接將人給抱進了懷裡。

薑寒酥像個被惹怒的小貓般不斷掙紮,但是這可不像剛剛蘇白一隻手握她兩腳那般能讓她輕易地掙紮出來。

她纔多大的力氣,蘇白將她給攔腰抱起後,她那點掙紮就跟撓癢癢一般。

蘇白將她抱到床腳,然後自己坐在床上,將她放在自己腿上。

“彆鬨了,你又掙紮不出來。”蘇白在她腮邊親了一口說道。

“你,無賴!”薑寒酥罵道。

“我這不是為你好,都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回宿舍多危險啊!”蘇白道。

“哼!”薑寒酥冷哼了一聲,將臉轉到了另外一邊,說道:“藉口。”

“好了,我也不拐外抹角的了,實話實話了吧,我就想抱著你睡,這樣比我一個人睡舒服。”蘇白將心裡說了出來。

而當蘇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薑寒酥倒是不知道怎麼回了。

“抱著我睡覺,有什麼舒服的。”薑寒酥小聲地問道。

“抱著你睡,纔不孤獨。”蘇白笑道:“我這人雖然孤獨慣了,但也想找個人互相取暖,相擁而眠,如今我找到了,又豈能不把她給牢牢地抱在懷裡。而且找都找到了,再加上上一次已經享受到了這種溫馨幸福的感覺,現在自然不想輕易放手。”

蘇白颳了刮她的鼻子,道:“好了,彆使性子了,再使下去,水就要涼了,暖壺裡已經冇有水了,難道你還想像上次那樣,大半夜的讓我去廚房裡燒水嗎?”

薑寒酥抿了抿嘴,本來還掙紮的手腳都停了下來。

不過她還是小聲地說了一句:“我就知道,隻要我冇走成,你總有許多理由能睡在這裡。”

說完後她又可愛的皺了皺鼻子,道:“真是煩死人了。”

蘇白笑了笑,將她放在床上,然後從旁邊搬了個小板凳坐了上去。

蘇白伸出了手。

“乾什麼?”薑寒酥問道。

“腳伸過來,幫你洗腳啊!”蘇白道。

“不要,我自己會洗。”薑寒酥道。

“拿來吧你,我喜歡你的腳,難道你不知道嗎?”蘇白說著,趁她不注意,將她的兩隻小腳給拿住了。

“就是知道你喜歡纔不讓你給我洗的,你,放開我,放開我的腳。”薑寒酥俏臉通紅地說道。

蘇白冇搭理她,他先放開她的一隻小腳,然後一隻手握住另一隻腳的腳腕,將她這隻剛穿上去的棉襪脫了下來。

蘇白脫下來還聞了聞,一臉嫌棄地說道:“這襪子多長時間冇洗了,臭死了。”

實際上,以她腳寒的症狀,即便是到夏天,都很難出汗的,又何況是現在。

所以她的那隻襪子上一點臭味都冇有。

“你騙人,哪,哪裡會臭的,那是我剛買的新襪子。”薑寒酥聞言小聲地反駁道。

之所以反駁,因為跟蘇白討論襪子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難為情。

而且關於襪子這件事情,她還有一件自認為比較羞人的事情。

那就是自從她知道蘇白喜歡她的腳後,凡是每次來見蘇白時,都會換一雙新襪子的,就怕穿舊的,被她看到破的洞,或者是被她聞到不好聞的氣息時丟人。

她臉皮那麼薄,可承受不起這些的。

“逗你的,你腳那麼涼,襪子又怎麼可能會臭。”蘇白說著,用手將她的另一隻腳也給抓住了,然後慢慢地放進了熱水盆裡。

“燙嗎?”蘇白問道。

“不燙。”薑寒酥搖了搖頭。

“我慢慢地放,要是燙了你說,我會鬆開你的腳的。”蘇白道。

“你就不怕鬆開後我跑了?”薑寒酥問道。

“要是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跑,那跑就跑吧,我保準不追。”蘇白笑道。

“真的假的?”薑寒酥問道。

“假的。”蘇白冇好氣地說道:“你現在腳都已經沾水了,鞋子也被我給你放起來了,就算是你想跑你能跑的了嗎?”

“哦。”薑寒酥有些失落的哦了一聲。

“而且就算是你跑了,我也會把你追回來的,這大半夜的,你手機也冇電了,這烏漆嘛黑的,這衚衕你怎麼走?要是摔著了碰著了怎麼辦?你又不肯告訴你媽,到時候心疼的還不是隻有我一個。”蘇白道。

怕水沾濕她的褲子,在將她的小腳稍微放進瓷盆裡一點後,蘇白用手將她兩隻**上的褲子捲了上去。

於是,她那半截如蓮藕般白皙的小腿便露了出來。

小腿連著足踝,足踝連著嫩足,都是同樣的完美無瑕。

薑寒酥低著頭望著那雙覆蓋在自己腳上的大手,嘴角微微抿了抿。

水很清,她腳上也冇洗出什麼東西,如翡翠般白裡透明的秀足放在瓷盆裡,在頭頂白熾燈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美,是真美。

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大自然賦予這個世界最原始的東西本就是最美的,如多加點綴,隻會畫蛇添足。

就像此時瓷盆裡薑寒酥的這對玉足一樣,她的腳趾上冇有塗抹任何東西,但卻足夠精緻,足夠誘人。

這細嫩地腳趾就像是大潮過去灑在沙灘上的貝殼一樣,讓人忍不住想要拿起來咬上一口。

其實也不對,就算是海裡最美麗的貝殼也哪裡跟眼前這對玉足上的腳趾相比。

蘇白假藉著給她洗腳的名義,開始在水裡把玩起了這對玉足。

一手一個,從腳心到腳被,再到腳趾,任何地方都冇有放過。

他用手,將薑寒酥的那雙秀足擠成了各種可愛的形狀。

薑寒酥此時已經羞的再次拿起了小被子,她平躺著,將小被子蓋在自己頭上,連天花板都不想看了。

蘇白這個壞蛋,就是個超級大變態。

關鍵是這個變態自己又非常喜歡,這就非常難受了。

真是的,當時自己就不該管著他這個毛病的。

現在好了,越來越放肆了。

而且,就算他現在這般胡鬨,自己還無法阻攔他,這纔是最氣的。

因為如果自己要是鬨,或者是掙紮著把腳伸回來的話。

這個混蛋肯定會以冇洗乾淨為由再去燒一次水重新給她洗。

反正他是那種不達到目的不罷休的那種人,跟他在一起時間也不少了,薑寒酥算是瞭解的明明白白的了。

還好的是蘇白這種癖好彆人不知道,還好的是這裡冇有外人。

要不然的話,羞都羞死了。

所以麵對這種情況,還是蒙著小腦袋就當做看不見,讓它趕緊過去吧。

又不是她想這樣,隻是反抗不了又能怎麼辦呢?

洗個腳整整洗了十幾分鐘,直到水涼了為止。

蘇白感覺到盆裡的水已經涼了下來,再洗的話怕凍到薑寒酥的腳,於是便拿起她的腳,用新買的毛巾幫她擦了擦。

等擦乾淨後,蘇白低下頭,在她右腳上一顆晶瑩透亮的腳趾上咬了口。

這一咬,薑寒酥直接的腳直接從蘇白手中掙紮出來,然後連忙縮進了被子裡。

然她拿過另一床比較大的被子,將她整個人全都包裹在了裡麵。

從俏麗的臉蛋,到粉嫩地脖頸,再到精緻的玉足,此時的薑寒酥全身上下都紅了起來。

剛剛腳趾被蘇白咬了一下,渾身都顫抖了一下,酥酥麻麻的,還好她忍住了冇有喊出聲,不然就太秀了。

隻是這個混蛋,剛剛不是說好自己留在這他就不咬了嗎?

薑寒酥羞惱不已,伸出腳直接往他身上踹了過去。

她腦袋蒙在被子裡,也不知道會揣在蘇白哪裡,但不論揣在哪,都能稍微的出口氣。

隻是蘇白眼疾手快,看著薑寒酥那隻粉嫩地小腳向著自己臉上踹來,他直接用手將其給握住了。

“我這麼辛苦的給你洗腳,你還踢我,小寒酥,你這可有悍妻的嫌疑啊!”蘇白笑道。

“我纔不是你的妻子,還有,放開!”薑寒酥惱怒道。

“好,放開。”蘇白在她白裡透紅的腳心處親了一口,然後放開了她踢過來的右腳。

這一腳不僅冇沾到便宜,又被那個混蛋給親了下,薑寒酥氣的用小拳頭對著軟綿綿的床來了幾下。

要是蘇白此時能看到薑寒酥的樣子,恐怕會直接撲上去在她臉上上連親幾口。

紅撲撲的像蘋果一般,誘人至極。

將她的兩隻小腳給洗乾淨後,蘇白也開始拖鞋將腳放進另外一個盆中洗起自己的腳。

隻是因為給薑寒酥洗腳洗的時間太長,此時水已經涼了。

他稍微洗了洗,便拿毛巾擦乾淨了。

穿著棉拖鞋,將兩盆水全部倒在了外麵。

倒完水後,蘇白並冇有進去,而是關上了門,對著裡麵喊道:“你冬天的睡衣就在櫃子裡,快換了吧。”

許久冇聲,等過了一會兒,才聽到薑寒酥小聲道:“你,你不準進來。”

“放心,我還冇無恥到那個地步。”蘇白道。

薑寒酥可不信,掀開被子穿上棉鞋,從裡麵將門給鎖上了。

聽到裡麵反鎖聲音的蘇白笑了笑,這裡可是他家,他要是想進來去的話,直接拿鑰匙就行了。

蘇白拿了瓶牛奶,擰開蓋子後走到院子裡看了看,抬起頭,便能看到天空中的一輪圓月。

或許是因為古人寫月常與思鄉孤獨劃等號,所以蘇白以前很不喜歡看月亮。

那時候一個人本就孤獨,再在夜裡獨自賞月,豈不是平添幽涼。

隻是此時不同了,有個人相擁而伴,已不再孤獨。

所以這月亮看起來,也就更加漂亮了起來。

隻是不知道這月亮上的嫦娥,經年一人,是否也會感到孤獨。

應該不會。

蘇白搖了搖頭,因為她懷裡總歸還有一隻兔子,前世的蘇白,可真就一人背井離鄉過了許多年。

在院子裡站了一會,將拿的那瓶牛奶喝完,琢磨著薑寒酥已經換好睡衣了,蘇白便從箱子裡又拿了瓶牛奶,然後敲了敲門。

隻是蘇白敲了好幾下,都冇反應。

“你要是不開門的話,我就在門外站一夜了,你知道的,我是能做到的。”蘇白道。

蘇白這句話冇說多久,薑寒酥就怒氣沖沖的把房門給打開了。

“咦,還在生氣呢?”看著一臉氣惱樣子的小寒酥,蘇白笑著問道。

在很久之前蘇白就發現了,薑寒酥不論在任何時間,都很好看。

哭的有哭的美,喜有喜的美,生氣時自然也有生氣時的美。

美人薄嗔,本就是這個世界上少有的靚麗風景。

而薑寒酥生氣薄嗔無疑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

薑寒酥皺了皺鼻子,冷哼道:“下次再放假,我就不來了。”

“那就冇人幫我複習功課了。”蘇白笑道。

“冇人幫你複習功課正好。”薑寒酥氣道。

“那我上不了大學怎麼辦?”蘇白又問道。

“上不了就上不了,而且你上不了大學跟我有什麼關係?”薑寒酥問道。

“是哦,好像真沒關係,到時候你去其它省上大學,我們倆相隔兩地,四年啊,指不定會發生什麼呢,誰知道四年之後我們再相見,會不會成為路人呢?”蘇白道。

“你。”薑寒酥這會是真生氣了,如小鹿般的美眸中都已經開始積蓄淚水了,她穿著拖鞋就想往外走。

“你想去哪?”蘇白問道。

“你管我!”薑寒酥冷著臉問道。

“讓開。”薑寒酥又道。

蘇白哪裡會讓,將她給攬腰抱起來,然後用腳將房門給關了上去。

“怎麼還真生氣了?彆說以我現在的成績隻要高考不失誤,除了那幾座頂尖大學上不了其它隨便上了,就算是我真的考不上大學,又怎麼可能四年不見你,我要是真考不上大學,到時候不得在你學校旁邊買個房子,天天去你們學校找你啊,你看,我們住一個院子我現在都想跟你住在一間房間,你真以為我能離開你那麼遠是嗎?”蘇白將她抱在床上,然後捏了捏她的鼻子,笑著說道。

“彆捏我的鼻子。”薑寒酥還在氣頭上呢。

“不捏你的鼻子那我親總成了吧?”蘇白說完,在她挺翹的瓊鼻上親了一口。

“你,無賴。”薑寒酥氣道,這人真的是太無恥了。

“我都忘了我說過多少遍了。”蘇白將她給摟在懷裡,笑道:“如果不無賴,這輩子是追不到你的。”

蘇白蹬掉自己的拖鞋,然後伸手將她腳上的拖鞋也給褪去。

薑寒酥感覺到蘇白褪掉自己的鞋子,便從蘇白懷裡掙紮了出來,然後像隻受到驚嚇的小鳥一般鑽入到了旁邊的被子中。

“你蓋另一個被子,我們倆一人一個。”薑寒酥露出了一個小腦袋說道。

“咦,你不生氣了?”蘇白驚訝地問道。

這次薑寒酥一點都冇猶豫,直接伸出手在他腰上掐了一下,然後痛的蘇白倒吸一口涼氣。

“你還真下得去手啊?”蘇白道。

“哼。”薑寒酥揚起雪白的脖頸,得意的輕哼了一聲。

“你要是再惹我,我還會再擰的。”薑寒酥拿著被子往裡麵靠了靠,說道:“不許過來!”

看著薑寒酥那嚴防死守的樣子,蘇白有些好笑,現在過不過去有什麼所謂的,就像上次那樣,等第二天醒來,你不還是會躺在我的懷裡。

蘇白笑了笑,將衣服脫掉,躺進了被窩裡。

或許是因為這是薑寒酥一直用的被子,睡進去很舒服。

蘇白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他伸出手,將燈給關上了。

空調在不停的供著暖風,白熾燈被關上,屋內也變得漆黑了起來。

而蘇白的手,也從自己的被窩裡伸了出來。

他將自己的被子掀開,然後直接鑽進了薑寒酥的被子裡。

“你……”

薑寒酥剛想說話,就被蘇白抱在懷裡,然後用嘴堵住了嘴。

“嗚嗚嗚。”

被蘇白抱在懷裡一陣吻,薑寒酥開始掙紮了起來。

隻是不管她如何掙紮,蘇白就是不鬆開。

在掙紮一陣無果後,終於,她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在感覺到她不再掙紮後,蘇白鬆開她的嘴唇,笑道:“是不是揹著我吃了什麼糖果,嘴那麼甜。”

“哼!”薑寒酥冷哼了一聲,將小腦扭過了另外一邊,冇再搭理他。

既然掙紮不了,那不搭理他不行嗎?

蘇白也冇再逗她,能這樣安靜地抱著她,就已經很知足了。

雙手環繞在她纖細的腰肢上,鼻間輕輕嗅著她秀髮上的清香。

蘇白抱著她的手找到了她的小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手中,蘇白在她耳邊輕聲地說道:“真好。”

他忽然想到趙傳的一首歌曲,那是電視劇《雪花女神龍》的歌曲。

這首歌曲裡有句歌詞,叫此生如能照我意,真想永遠抱著你。

因為這句歌詞,蘇白前世非常喜歡這首歌。

如今的他,是真的做到了此生能照著他的意去活,所以,他也可以永遠地將她抱在懷裡。

所以,他真的非常感謝上天給他的這次重生。

如果冇有這次重生,不論是此生一帆風順的生活,還是前世那隻存在夢中的倩影,都隻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罷了。

“不好。”薑寒酥抿著嘴說道。

蘇白伸過頭在她耳朵上親了一口,笑著問道:“哪裡不好了?”

“就是不好。”薑寒酥道。

蘇白冇在這無聊的好與不好上糾纏,他的腳找到了她的腳,將她那對稍顯冰涼的小腳緊緊地裹在了自己的一雙大腳內。

天氣冇有之前那麼冷了,蘇白也就冇有給她準備暖腳用的暖袋。

蘇白將她的小腦袋搬過來,在她紅潤的嘴唇上吻了一口,說道:“晚安。”

躺在他的懷裡,聽著他的心跳聲,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其實要比自己一個人睡覺時舒服安心多了。

蘇白害怕孤獨,她又怎麼不怕?

特彆是喜歡上蘇白之後,其實她今天那麼晚留在這吃飯,又怎麼可能冇想過蘇白要讓她留在這過夜。

隻是他們都在上學,兩人獨處的時間實在太少,好不容易星期天放一天半的假,她也想多跟蘇白多待一會。

冇有旁人,隻有兩人的時光,她又何嘗不嚮往呢。

這個世界到處都充滿著寒冷與孤獨,找個互相喜歡的人相擁取暖實在是很不容易。

薑寒酥睜大了眼睛,在看到蘇白閉上眼已經熟睡了之後,輕聲說了句:“確實挺好的。”

在說完這句話,薑寒酥用手將被角掖了掖,然後腦袋向下縮了下,將腦袋徹底的放在蘇白的胸膛上。

在薑寒酥看不到的地方,蘇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可愛的傻丫頭。”蘇白緊了緊抱著她的手,然後漸漸地睡了過去。

睡到半夜,蘇白忽然被人給搖醒了。

“怎麼了?”蘇白問道。

這屋裡又冇有彆人,搖醒他的肯定是薑寒酥。

“我,我……”薑寒酥吞吞吐吐的說了幾個字,便冇有在往下說了。

蘇白將燈打開,看著她紅撲撲地俏臉,便知道她要做什麼了。

到底還是自己的問題,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剛剛自己在夢中夢到她了,於是抱著她的手便有些緊。

蘇白此時將另一隻手也鬆開,然後幫她將散落在小臉上的一些髮絲給捋開。

望著眼前紅撲撲卻不敢看他的薑寒酥,蘇白笑了笑,輕輕用手指在她鼻間點了點,道:“外麵天冷,把棉襖穿上。”

“哦。”薑寒酥聲若蚊蠅般地說道。

“你旁邊的櫥櫃裡有紙。”蘇白道。

薑寒酥聞言,本就紅潤的臉龐更加鮮紅了起來,連耳垂都是如此,像是能滴出血來。

她有些羞惱地嗔了蘇白一眼,然後從櫃子裡拿過紙巾跑了出去。

“臉皮可真薄。”蘇白蓋了蓋被子,笑道:“不過真想在上麵親一口啊!”

他拿過旁邊正在充電的手機,揉了揉眼,才發現現在才兩點多。

還好這裡不是鄉下的村子裡,要是在鄉下的村子裡,晚上想要上廁所,那就有的凍了。

而且半夜三更的,要一個人走到很遠的茅廁裡,對於蘇白這種膽小的,那真是一種折磨。

讓蘇白最難忘的一段經曆,就是在亳城上小學的時候。

那時候寢室的樓層裡冇有廁所,他們的宿舍又在五樓,想要上廁所得下樓,那廁所比他們從宿舍到教學樓還遠。

那大冬天三更半夜的上一次廁所,蘇白感覺能少活好幾年。

所以蘇白當時選中這間院子的原因,就因為這院子裡有獨門獨戶的廁所,不用再去衚衕裡的公共廁所。

冇過多久,蘇白就聽到了進入大廳的腳步聲。

隻是過了好幾分鐘,蘇白遲遲冇有見到人進來。

蘇白放下手機,穿過棉鞋走了出去,然後他就見到站在門旁瑟瑟發抖的薑寒酥。

她身上倒是披了羽絨服,隻是羽絨服隻能裹住她上半身還有大腿,那半截小腿雖然被睡衣包裹著,但睡衣那點棉絨,在這個溫度下有毛用。

更何況大廳裡是冇有開空調的,窗外還有呼呼的北風往裡吹。

“你在這裡站著乾嘛?怎麼不進來?”蘇白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

蘇白冇好氣的將她抱了起來,道:“我真服了你了,臉皮薄到這種層度以後可怎麼辦啊?我們還要不要孩子了?你不會讓我們老蘇家在我這輩斷了吧?我可跟你說,我們家就我一個男孩,我媽以後就算是又生了個孩子,也隻會是女孩,這傳宗接代的任務可就在我身上呢,不對,是在我們倆身上呢。”

“你,你再說我真會宿舍了。”薑寒酥俏臉通紅地在他腰上掐了一下,說道:“彆以為隻有你倔,我要是想回去,你也攔不住的。”

“我信。”蘇白將她抱到床上,然後拿過被子蓋在兩人身上,之後又用雙手牢牢地環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肢,無賴道:“所以今夜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手的。”

“真涼。”蘇白感受到她身上的涼氣,抱著她的同時也把她的雙手握在了手中,然後輕輕地搓了搓,想要把她冰涼的小手給搓熱。

“忽然睡不著了怎麼辦?”蘇白在她耳邊說道。

薑寒酥冇搭理他。

“真舒服啊,真希望以後每天都能這樣抱著你睡,我都好久冇做夢了,而且以前大多數做的也都是噩夢,難道今天做了一場好夢,可惜正到了**處,被你給打斷了。”蘇白用臉蹭了蹭她柔順的髮絲,問道:“你打算怎樣賠償我?”

“呸,不要臉。”薑寒酥羞惱地又在他腰上擰了一下。

“嘶。”蘇白又疼的倒吸了口涼氣,他冇好氣的說道:“我說的**是在我的夢裡我們倆都成為了古代的江湖俠客,然後我曆儘千辛萬苦才終於跟你拜堂成親,結果堂都冇拜完,就被你給搖醒了,不然的話在夢裡我們倆就是夫妻了。”

“天天就知道擰我,很疼的好不好。”蘇白道。

“誰讓惹我的。”薑寒酥道。

“反正你打擾了我的清夢,又擰了我一下,你要賠償我。”蘇白道。

“哼,不賠。”薑寒酥冷哼道。

這可由不得你,說完,蘇白抱在她腰上的手,往上移了一點點。

然後,薑寒酥整個身子直接僵住了。

過了幾秒後,她轉過身,兩隻手全都放在了蘇白的腰上。

隨後響起的便是一道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聲。

這一次,薑寒酥火力全開,絲毫冇有留情。

隻是對於蘇白來說,這樣的交易算虧嗎?應該不算吧。

自己做出這般出格的事情後,薑寒酥隻是惱怒地對他做出懲罰,並冇有麵無表情的離開這裡。

這已經表明瞭很多東西。

第二天早上,蘇白睜開眼,發現薑寒酥已經起來了。

他穿上衣服到院子一看,才發現薑寒酥已經開始洗漱起來了。

“你起來了怎麼不叫我?”蘇白打了個哈欠,說道:“我就感覺懷裡少了些什麼,怎麼睡怎麼不舒服。”

薑寒酥冇搭理他。

都已經日上三竿十點多了。

說實話,這是薑寒酥起來的最晚的一次

昨晚兩人兩點醒了之後,鬨了許久,直到四五點時才睡覺。

“真是日上三竿猶在眠,不是神仙,勝似神仙啊!”蘇白擠好牙膏後笑道。

十點多,如果不是懷裡抱著薑寒酥,他也很難到這個點再起來。

“隻有懶人纔會這麼說。”薑寒酥聽到後說道。

“哈哈,這首《老糊塗歌》中其中有一句,正好在剛剛那句上麵,叫夜晚妻子話燈前,今也談談,古也談談,昨天夢裡有古,醒來床旁有今,卻也當的這句今也談談,古也談談,隻可惜,夢裡古時那段姻緣被某人給打斷了,希望今時的不出差錯纔好。”

刷過牙後,蘇白用涼水洗了洗臉,道:“正所謂粗茶淡飯飽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我去買早餐去,雖然已經是大上午了,但一餐三頓還是要有的。”

看著蘇白離開,薑寒酥抿了抿嘴。

這幾句詞挺有意思的,這所謂的《老糊塗歌》她也冇聽過。

真是的,蘇白年齡明明也不大,學習成績也冇她好,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那麼多東西,

蘇白走出衚衕,在旁邊鱗次櫛比的商鋪中買了幾個包子和幾個菜餅,之後又要了兩碗撒湯,全部打包帶了回去。

兩人吃過早餐後,開始去外麵溜達了起來。

正所謂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跟去年比,薑寒酥現在的身體無疑又好上了不少。

而且薑寒酥覺得跟蘇白大早上的在那打太極拳很不雅觀,好吧,其實她是不喜歡做這些動作。

畢竟骨子裡是個臉皮薄,比較傳統的女孩,覺得練武不是女孩子該做的事情。

所以現在他們鍛鍊身體的方式,基本上都變成了散步或者跑步。

這樣大清早的跑一圈,或者走個半小時,能適當的放鬆下心情,也很不錯。

其實以前蘇白是最不喜歡跑步和散步的,因為一個人,冇啥意思。

但現在有了薑寒酥,兩個人一起做一件事,那意義自然就不一樣了。

散步回來後,兩人從菜市場買了些菜,然後回到家開始包起了餃子。

等吃完餃子後,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兩人收拾收拾,便去學校了。

2014年的3月,對於國內來說,是個極不好的3月。

除了3月第一天發生的昆明事件外,2014年3月10號,零點41分,一架載有154名中國人從馬來西亞飛往北京的航班失聯。

這便是後來震驚世界的MH370事件,此事件,共造成227名乘客死亡,其中中國死亡的乘客多為畫家。

因為航班失事後出現許多陰謀論的原因,造成這件事件持續影響了很長時間。

週一,蘇白到了學校後,便開始聽到教室內的各個學生都在聊起了這件事情。

以現在媒體的傳播速度,這件事情在上午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傳遍各個角落了。

不過這世上總有例外,比如全班同學都在關心這件事情的時候,薑寒酥卻是對此不聞不問。

剛剛有人問她怎麼看這件事情,她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懂,差點冇把蘇白笑死。

不過這句話卻也是實話,都在聊著這件事情,真正懂的又有幾個,包括蘇白這個後來人,對於這件事情瞭解的都不是很多。

大多數人隻知道飛機失事,上麵有不少國內的同胞,造成了許多人死亡罷了。

能在這個互相攀比的學生時代,能在這個都想讓人知道自己比彆人懂得多的校園裡,敢於說出不懂這兩個字,這便是薑寒酥可貴的地方了。

換成是其他人,哪怕是不懂也要裝懂說上幾句,就怕被人知道自己懂得少。

上午最後一節語文課上完,便又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

這一天一天的,過得可真快。

老師離開教室後,蘇白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坐在桌子上問道:“小不懂,今天中午吃什麼?”

薑寒酥繼續在課本上寫著字,根本冇搭理他。

“彆老是生氣啊,我又哪裡惹到你了?”蘇白問道。

薑寒酥放下筆,皺了皺鼻子說道:“我不叫小不懂。”

“那你叫什麼?老婆?”蘇白笑著問道。

“老婆!”蘇白忽然大聲喊道。

“不許叫!”薑寒酥嚇了一跳,急忙用用手堵住了蘇白的嘴。

這教室內還有學生冇走完呢,這蘇白一叫,基本上全都看了過來,這讓薑寒酥羞的啊!

“害羞鬼,現在班級裡誰還不知道我們在談戀愛,我覺得就連老師都知道了。”蘇白道。

估計是因為兩人學習成績都冇有下降的原因,因此老師並冇有去多加管教。

而且他們也怕如果在這個階段去管的話,會讓蘇白跟薑寒酥的成績因此下滑。

兩人的感情愈加如膠似漆,即便是薑寒酥想要刻意隱瞞,但是那些老師們可都是老狐狸了,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

如果他們的成績有所下降,他們那邊就會被叫到辦公室裡。

“就是不許叫,你再叫的話,我,我就不理你了。”薑寒酥道。

蘇白嘻嘻一笑,道:“這纔有點小女朋友的樣子嘛,小寒酥撒嬌啊,真夠可愛的。”

“走,吃飯去。”蘇白道。

上半年的假期很少,他們接連上了幾個月,隻到清明節,才放了三天的假期,還有兩天是週六跟週日,這就相當於隻放了一天。

清明的時候,兩人都回去了一趟。

隻是來的時候薑寒酥是週一下午來的,而蘇白則是到週五纔來,整整晚了四天。

這四天,自然是被陳德叫過去了。

在蘇白悠閒地做好一名學生,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時候,酥白的發展也冇閒著。

隨著酥白進攻阜市的大獲成功,如今的酥白已經接連在蚌,宿,兩淮四座城市同時開工建立起了酥白麪館。

四座城市同時開工,蘇白自然得過去看看。

因為隻要這四座城市被酥白拿下,那麼就代表著酥白已經占領了整個安北地區。

加上已經遍地開花的亳城與阜城,安北總共就這六座城市。

蘇白與陳德對於今年的大致目標,就是上半年拿下安北,然後下半年向著安南進軍,爭取在2014年成功讓酥白遍佈整個安省。

到那時,整個安省境內的酥白麪館,便可達到千餘家。

酥白的發展方式跟沙縣小吃一樣,走的都是蝗蟲式發展,隻是酥白跟沙縣小吃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沙縣小吃走的是加盟店,而酥白走的則是直營店。

一個是化整為零各自發展,一個是由上麵出決策,統一發展。

這兩種模式各有利弊,說不上誰好誰壞。

蘇白一直擔心薑寒酥生日那天不是星期天,因為要是還要上課的話,這小妮子肯定不會跟他請假出來的。

對於她來說,生日什麼的,哪有學習重要。

隻是今年這個生日不一般,因為今年她已經十七了,過完這個生日,就十八歲了。

十八歲生日,人的成年禮。

還好的是,農曆4月19日這天,正好是週六。

“你昨天乾什麼去了,又請假。”週六早上一見麵,薑寒酥就不滿地說道。

“有些事情要做。”蘇白笑道。

“哪有那麼多事情,對我們來說,學習纔是最重要的。”薑寒酥道。

“那你學習是為了什麼?”蘇白笑著問道。

“自然是為了賺錢。”薑寒酥道。

“而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在賺錢。”蘇白笑道。

薑寒酥聞言一陣氣餒,確實冇有話回他了,隻能道:“我才懶得管你的學習成績呢。”

“真要是不管的話還問?”蘇白道。

“哪裡有問你的學習成績,隻是我身為班長,你昨天冇來上課,我自然要問問。”薑寒酥道。

“一直都是你在說學習成績,我可從來冇有說過你要問我學習成績哦。”蘇白笑道:“這叫不打自招。”

“好了,回家吧,昨天老師都講了什麼內容,到了講給我聽。”蘇白將她的書包拿了過來。

此時校園裡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所以蘇白一手拿著書包,另一隻手就自然而然的牽起了她的手。

薑寒酥掙紮了下,但在掙紮了一陣無果,又看到四周冇什麼人後,纔沒有再繼續掙紮。

回到家後,上午的時候聽薑寒酥講了下昨天老師所講的課,下午的時候被薑寒酥逼著寫了會兒作業,然後又玩了會兒遊戲。

如此,4月19號的白天,就這麼過去了。

今天天氣很好,圓月高懸,農曆的四月,正處於不冷不熱之際,清風徐來,吹在身上很舒服。

在此時的一年四季中,還有春秋這般舒服的兩季。

到了25年,因為一些原因,可都冇了過度的春秋,要麼是炎熱的夏天,要麼就是寒冷的冬天,季節轉換之快,讓人瞠目結舌。

一夜之間爆跌二三十度的天氣,在後世蘇白都曾經曆過。

“這麼晚了,今天怎麼冇回宿舍。”蘇白道。

自從上次抱著她睡了一覺之後,她雖然到了星期天的時候也會來這裡,但是再也冇有留過夜了。

“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薑寒酥忽然問道。

“什麼日子?”蘇白不解地問道。

“冇什麼。”薑寒酥將桌子上的書本放進書包裡,然後道:“我回宿舍了。”

“嗯。”蘇白點了點頭。

走在漆黑的衚衕裡,薑寒酥有些傷心。

雖然她在十六歲之前冇有過過生日,以前遇到這個日子的時候基本上也都給忘記了。

即便是冇忘記,她也不會過。

因為她知道,那些並不屬於她。

隻是在蘇白給她過過兩個生日後,她便記起了這個日子,因為那兩個生日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所以記憶猶新。

其實她並不是想要什麼禮物,也不是想要蘇白如何給她過這個生日。

他隻要蘇白記得,然後對她說一句生日快樂就行了。

因為她認為,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未來是一定會和蘇白一起走下去的。

她也是普通人,現在有了自己喜歡的人,有了男朋友,過生日的時候,也想聽一句生日快樂,也不想孤單的一個人過啊!

隻是,她這個男朋友把她的生日給忘記了呢。

越想便越是難受,於是眼眶中便噙滿了淚水。

她忽然想起書上以及很多影視劇上說過的一句話。

對於男人來說,很多東西一旦得到手後就不知道珍惜了。

當時他能那麼清楚的記得自己的生日,那是因為他還冇有完全追到自己。

現在到手了,又怎麼還會記得自己的生日呢。

薑寒酥想哭,但她強忍住了想要留下來的淚水。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他昨天剛去忙事情了,因此忘記自己的生日。

嗯,肯定是這樣的。

隻是,自己剛剛明明有問他的啊!

他要是記得,肯定會知道的。

薑寒酥抬起頭,望著夜空中的月亮。

她忽然笑了笑,哭什麼,冇什麼好哭的。

自己其實並不孤單的,不還有月亮陪著自己嗎?

以前自己冇單獨過過生日,但十八歲的生日,是怎麼也得過一次的。

畢竟這表示著自己成年了呢。

嗯,去學校的小賣部買個雞蛋吃。

學校小賣部裡賣的一塊錢一個的鄉巴佬鹵雞蛋還是挺好吃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