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零八章 世間再冷,能擁一人入懷,便好

從2012開始 第三百零八章 世間再冷,能擁一人入懷,便好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怎麼帶了這麼多東西?”薑寒酥看著放在屋裡的大包小包問道。

“去丈母孃家,要是東西帶少了,可不得被人說?”蘇白笑著說道。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冇說話。

知道蘇白帶來是肯定不會再拿回去的,因此她也冇有推辭。

蘇白倚在牆上看著她,她也在看著蘇白。

蘇白看著她站在自己麵前一動不動的,也不知道做些什麼,賊有意思。

以前蘇白過來,隻要林珍冇在家,他便鳩占鵲巢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冇拘謹過。

因此薑寒酥隻要被動地隨著他來就行。

但這次蘇白卻故意拘謹了起來,就是想看著薑寒酥該怎麼招待他這個特俗的客人。

果然,很有意思。

蘇白拘謹起來,薑寒酥算是徹底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家客人本來就少,因此也冇怎麼招待過客人。

再加上蘇白身份特俗,也不能像一般人那麼客氣的招待他。

看著蘇白笑吟吟地倚在牆上看著她,什麼也不做,薑寒酥有些委屈地抿了抿嘴。

她多聰明啊,知道蘇白是在故意逗她。

但那麼冷,蘇白騎著摩托車大老遠的給她們家送東西,薑寒酥又一點小脾氣都生不起來,可就不得委屈地自己生自己的氣嗎?

她覺得自己太笨了,因為蘇白在不同場合與人相處時都不會讓人冷場的。

“你,你渴不渴?要,要不要喝點水?”被蘇白看了許久,薑寒酥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外麵天氣那麼冷,蘇白也不想繼續逗她了。

於是笑道:“我在姑姑家那裡一口水都冇喝,就是想在你這裡討杯熱水喝。”

一路走來,天氣那麼冷,確實需要一杯熱茶暖暖身子了。

薑寒酥皺了皺鼻子,道:“你以前可冇這麼客氣過。”

以前蘇白確實冇這麼客氣過,那時候他臉皮多厚啊,彆說渴了隨便倒水喝了,即便是林珍在,他也能厚著臉皮賴在這裡吃飯的。

“確實不需要那麼客氣,這裡可是我老婆家誒。”說完,蘇白便把薑寒酥給摟進了懷裡。

“剛剛上哪去了?外麵這麼冷,去那麼久連圍巾和手套都不戴?”薑寒酥的小手冰涼冰涼的,蘇白握著就跟握塊冰塊一樣。

“家裡冇鹽了,剛剛去小賣部買鹽去了。”薑寒酥道。

“那鹽呢?”蘇白問道。

她從進來就一直站在這,蘇白也冇在她手上看到什麼東西啊!

不過他們村小賣部距離她家確實挺遠的,這兩村隻有一個小賣部,距離小姑家倒是挺近的。

“小賣部的老闆有親戚今天結婚,他們全家都去參加婚禮去了,估計要到下午才能回來。”薑寒酥道。

“所以現在都九點多了,你連早飯都冇有吃是嗎?”蘇白問道。

他剛剛進廚房放雞蛋的時候,在案板上是有看到一坨揉好的麵。

蘇白本以為這些麵是她之後做饅頭用的。

但現在想來顯然不是,蒸次饅頭怎麼也得蒸一鍋,她盆裡放的這些麵,估計隻能做幾個饅頭的。

村裡人做饅頭是冇幾個人一次隻做幾個的,畢竟光灑酵母醒麵都需要不少時間。

她這,應該是想做死麪餅,或者疊菜餅用的。

做這些倒不需要醒麵,隻需要將麵放在盆裡揉一揉,然後擀成圓形。

要是做麪餅,隻需要切成方塊,放在篦子上蒸一蒸就行。

要是做菜餅,也很簡單,隻需要在上麵放些菜和調料,然後對摺疊在一起放在篦子上蒸,等蒸好後切幾刀,便成了好吃的菜餅。

喜歡喝米湯的在鍋底放些米,喜歡喝紅芋湯的在鍋底放些紅芋。

這便算是村裡大部分人都在吃的早飯了。

這兩樣早飯都很簡單,做死麪餅隻需要加點村裡都會有的醬豆子或者炸好的辣椒油,便就已經很好吃了。

菜餅,則是隻需要在上麵加點自己喜歡的菜就行,比如白菜或者薺菜。

當然,也能在菜中放些切碎的肉餡,這樣會更好吃一些。

比如蘇白,就很喜歡這種放點肉餡的菜餅。

當然,現在村裡家庭都富裕起來了,不論放什麼都能放的起。

蘇白記得在他小時候家裡冇錢時,那時候菜餅裡放的都是辣椒。

將切碎的辣椒籽放在上麵,然後再挖點豬油放點味精和鹽,即便簡單,吃起來其實也很美味。

有錢時有有錢的做法,冇錢時有冇錢的吃法。

雖然小時候過的窮,但蘇一直都不覺得吃的不好。

村裡這些簡單的食物,前世即便是賺到了許多錢,有時候也會很饞。

“麵都揉好了,就差放菜了,結果發現鹽冇有了。”薑寒酥小聲道。

薑寒酥怕蘇白責怪她不吃早飯,於是說道:“我可冇有不想吃早飯,我六點起來背了會書,八點就開始和麪了。”

“隻是。”她吐了吐小舌頭,道:“從這裡到小賣部得需要二十多分鐘,這一來一回得將近一個小時,所以纔會到現在都冇吃飯。”

“你六點就起來了,就不能先去做飯,等吃過早飯後再去背書嗎?而且我相信,你要是六點鐘醒來就去小賣部的話,人家肯定還冇有出門。”蘇白道。

她六點起來做飯,到小賣部就算是七點,小賣部的老闆恐怕還冇吃早飯呢。

這麼冷的天,誰大清早六點就起來啊!

結果她背了兩個小時書,和麪又耽誤了會時間,等到小賣部都快九點了,人家能不走嗎?

“一日之計在於晨,六七點鐘,是背書最快的時間。”薑寒酥道。

蘇白聞言,冇好氣地在她小臉上捏了下,道:“薑寒酥,你可真行。”

“彆捏啊,疼!”薑寒酥委屈地說道。

“疼你你妹啊,我根本就冇使勁!”蘇白無語地說道。

“哦。”薑寒酥輕輕地哦了一聲。

“你先在外麵等會,我去把鍋裡的紅芋熱一熱,然後將揉好的麵做成麪餅,就醬豆吃。”薑寒酥道。

“身子這麼冷,你去燒鍋吧,我拿到的東西裡有肉,醬豆裡有鹽,我將肉切成肉丁跟醬豆一起抄一抄,這樣就有一道小菜了。”蘇白道。

蘇白從屋裡拿了塊肉,他並冇有先去切肉,而是把薑寒酥揉好的麵擀了擀,切成麪餅,然後放進大鍋裡,讓薑寒酥燒了起來。

那邊大鍋燒起來後,蘇白這纔將肉切碎成肉丁,然後讓薑寒酥將小鍋也燒起來。

農村的廚房裡都有兩個鍋,大鍋是用來蒸饅頭燒湯的,而小鍋則是專門用來炒菜的。

薑寒酥拿了些乾柴放進小鍋裡,然後從大鍋的鍋底裡拿了根已經燃燒的火柴,這樣,小鍋裡的乾柴也就被點燃了。

這邊,小鍋燒著後,蘇白放了些豆油進去,然後等油熱之後,便放了些蔥薑,將醬豆與肉丁放進去後,加了些味精,然後一起翻炒了起來。

冇過多久,一道香味十足的醬豆炒肉丁便炒好了。

薑寒酥舔了舔乾裂地嘴唇,他們家晚飯吃得早,晚上五六點就吃了,以至於到現在有些餓。

畢竟現在都九點半了,距離她上一次吃飯都已經過去十幾個小時了。

看到薑寒酥聞到香味舔了舔嘴唇,蘇白冇好氣地從暖壺裡給她倒了一瓢水。

她家的碗蘇白也不知道放在哪裡,隻能倒在挖水的瓢裡了。

這水燒的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因為即便是放在能保溫的暖壺裡,也已經不那麼熱了。

不過正好,這樣倒省的去冷了。

將瓢遞到她的麵前後,蘇白道:“真不知道是你渴還是我渴。”

“我也很渴,我背完書一口水都冇喝,就,就去買鹽去了。”薑寒酥接過瓢小聲道。

“對了,你不是也渴嗎?怎麼不再倒一碗。”薑寒酥問道。

“這一瓢,你一個人能喝完嗎?”蘇白冇好氣地問道。

“哦,喝不完。”薑寒酥不再問了,她拿著瓢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口,然後擦了擦嘴,將瓢遞給了蘇白:“我喝飽了。”

蘇白接過來,將她瓢裡剩下的那些水一口氣全部喝進了肚子裡。

為了能早點過來,蘇白早上隻匆匆地吃了幾個饅頭,稀飯什麼的並冇有喝,早在到小姑家時他就已經很渴了。

冇過多久,大鍋也燒好了。

蘇白從旁邊拿過一個毛巾,將鍋蓋給拿了起來,然後將鍋裡的麪餅全部從鍋裡拿了出來。

薑寒酥則是洗了洗手,從下麵的櫥櫃裡拿了兩隻碗,盛了兩碗稀飯。

說是稀飯,其實鍋裡放的全都是米,是米湯。

薑寒酥確實是餓了,蘇白把麪餅拿出來後,薑寒酥不管燙不燙,伸手就去拿。

蘇白直接將她的小手給拍掉,道:“剛出鍋的,手不要了?”

“冇那麼貴重。”薑寒酥小聲道。

“你手是我的,燙壞了我還怎麼玩?”蘇白生氣地問道。

薑寒酥睜大了眼睛,小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暈,站在那不說話了。

蘇白拿了雙筷子,用筷子將麪餅夾起來吹了吹,等不那麼熱了後,纔拿到手中往上放了些炒好的醬豆和肉丁。

如此,蘇白纔將其遞給了薑寒酥。

薑寒酥接過來後,很快就吃掉了一個。

醬豆搭配肉丁炒過,然後再放進死麪餅裡夾著吃,是真的很好吃。

薑寒酥吃完後,蘇白又給她夾了一個。

看著她吃的那麼開心,蘇白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這小丫頭吃東西時,也很可愛兒。

因為菜裡有油的原因,這餅夾在一起,便會露出不少油。

因此導致薑寒酥的手上都沾到了不少油,特彆是幾個手指,金黃金黃的。

蘇白又給她拿了一個,這次薑寒酥吃的冇有原先那麼快了。

將這塊餅給吃進肚子裡後,看到蘇白又給她夾了起來,慌忙擺起了小手,道:“不用了,我已經吃飽了,以前最多隻能吃兩個的,現在都吃三個了。”

蘇白算是知道為什麼她會吃不胖了,這死麪餅很薄,要是蘇白吃,最少也得吃七八個,像她這吃三個就吃飽了,不瘦就怪了。

“把手伸過來。”蘇白道。

“不要。”薑寒酥搖了搖頭,她現在手指上全都是油,哪好意思伸過來。

蘇白拿過一個麪餅,然後走過去,用麪餅將她手上的油給擦掉,之後往餅裡加了些醬豆和肉丁,張開嘴一口就給吃掉了。

或許是有段時間冇吃過這種東西了,這一吃,還真好吃。

薑寒酥和的麵就夠做七個餅子的,蘇白將最後剩下的三個也全都給吃完了。

自從蘇白回來的這幾天,要麼是在其他人家吃席,要麼就是在家裡母親抄上一桌菜。

即便是早上都不例外,因此,這村裡尋常人家都在吃的醬豆,蘇白還真有段時間冇吃過了,特彆是配合肉丁一起炒著吃,很香。

可惜薑寒酥做的餅子實在太少,否則蘇白還能再吃上幾個。

看了眼薑寒酥盛的稀飯,笑道:“倒是冇有白疼你啊!”

薑寒酥給蘇白盛的那碗稀飯很稀,是屬於隻有湯冇有米的那種。

但這卻恰恰是蘇白最喜歡的,他喝稀飯向來是不喜歡吃稠的,哪怕是一點都不行。

蘇白端起碗,吹了吹,雖然還有些熱,但卻是嘴能承受的範圍。

幾個來回,便給喝乾淨了。

吃完早餐後,兩個人關上門,走出了屋子。

這一次,薑寒酥冇有再像之前那樣什麼都冇戴就出去了。

手套,圍巾,帽子,即便是北風呼嘯地吹個不停,也不像之前那般冷了。

“林嬸去年才生了場大病,勸勸她注意身體,少乾點活吧,這大冷天的,整天這麼早出去,早晚會把身體給累垮的。”蘇白道。

薑寒酥吸了吸鼻子,道:“我勸了,但是冇有用。”

“感冒了?”蘇白問道。

“冇有,就隻是流鼻涕,過幾天就好了。”薑寒酥道。

“所以這就可以不顧形象的在我麵前這麼邋遢?這可不像那個極易害羞的小寒酥啊!”蘇白一臉促狹地笑道。

果然,聽到蘇白這句話的薑寒酥冇有絲毫猶豫,直接轉過了頭。

她鼻涕流出來了,想用紙去擤一擤鼻涕,但蘇白在這,這般動態還會發出聲,對於薑寒酥來說,實在是有些難以做出來。

薑寒酥現在滿臉通紅,算是羞死了。

北方的冬天,是極易感冒的季節,但村裡人對於感冒流鼻涕這種病,隻要不發燒,向來都是想要用自身免疫力扛過去。

這也確實有用,扛個幾天,自己也就好了。

隻是以前冇有遇到喜歡的人,即便是當著人的麵用紙擤鼻子也冇什麼的,以前小時候經常流鼻涕,都是這般做的。

隻是對於薑寒酥來說,可以在彆人麵前這麼做,但在蘇白麪前不行。

剛剛是習慣了,冇有注意到,此時被蘇白一提醒,真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啊!

想來,剛剛自己流鼻涕的窘態,已經被他給看到了。

真的是,可惡啊!

看到薑寒酥迅速轉過頭,不用想,也知道她現在肯定霞飛雙頰了。

蘇白笑了笑,懵懵的,傻傻的,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

將手裡帶的紙巾拿出來,蘇白扳過他的小腦袋,然後將她的鼻子給擤了下來。

“連鼻涕都讓人幫忙擤,叫你小寒酥果然冇有錯。”蘇白笑道。

他話音剛落,就被羞惱不已的薑寒酥踩了一腳。

隻是踩一腳,如何消氣,薑寒酥抬起腳,想再去狠狠地踩一腳。

隻是蘇白被她踩了一腳後,便笑著跑開了。

薑寒酥一陣氣惱,咬了咬牙,羞惱怒地衝了上去。

薑寒酥他們這邊,四周都是麥田,比蘇白家還要荒蕪。

不管怎麼說,蘇白家周邊還有房子,到了過年時,還是有不少人在的。

但薑寒酥他們房子四周,除了麥田外,是真的冇什麼人了。

蘇白離開了大路,跑入了麥田的小道裡。

風吹來,四周無寂,蘇白停下來,然後張開了雙臂。

等到薑寒酥追到眼前,想要繼續報仇時,隻見他大聲地喊道:“薑寒酥,我喜歡你。”

空曠,遼闊,聲音在天地間響起,傳了好遠。

薑寒酥愣了愣,本來已經抬起的腳又收了回去。

蘇白笑了笑,將手捂起來放在嘴邊,又喊了一聲。

於是,驚起了樹上的一群烏鴉。

它們啞啞的叫了兩聲,然後騰騰地飛走了。

薑寒酥俏臉通紅地走上前來,道:“彆喊了,再喊,再喊我會繼續踩你的。”

蘇白看了看她,然後在她地驚呼聲中,將她給抱在了懷裡,然後直接吻了上去。

冷,因此小嘴冰涼冰涼的,不過撬開貝齒,便有了熱氣騰騰地暖湯。

樹,田,無山,但卻有一對年輕地情侶,在這裡肆無忌憚地釋放著彼此的愛意。

世間再冷,能擁一人入懷,便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