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零九章 冇有理由

從2012開始 第三百零九章 冇有理由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這竟然有一條小河,還結冰了。”蘇白牽著薑寒酥的手漫無目的的走了一會兒,便看到了一條結了冰的小河。

蘇白鬆開薑寒酥的手走了過去,然後踩上去試了試,之後又用腳跺了兩下。

冰很厚,即便是用腳跺了幾下,也冇有什麼裂紋。

蘇白在冰上助跑了兩步,然後一下子滑出去了好遠。

“小心冰塊裂了。”薑寒酥擔心地喊道。

蘇白滑回來,然後走到了她的麵前,笑道:“很厚,你也來試一下。”

不顧薑寒酥反對,蘇白直接將她抱到了冰上。

“怎麼樣?不會裂吧?”蘇白問道。

薑寒酥用腳踩了踩,發現確實不會有冰裂的可能後,才鬆了口氣。

“那你剛剛也不能滑那麼遠啊,這冰那麼硬,要是摔到了怎麼辦?”薑寒酥生氣地問道。

“好好好,不滑了,我們倆在上麵走走吧。”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蘇白牽著她的手,在這結冰的冰河上,慢慢地走了走。

這冰有些滑,蘇白並不敢讓薑寒酥滑,也不敢讓她走快。

就像是薑寒酥所擔心的那樣,這要是栽倒,不論是摔到哪個位置都很痛的。

這人越是長大,膽子便越小。

小時候冬天時,能玩的玩具並不多,在結冰的河上滑冰,自然也是其中的樂趣之一。

那時候膽子很大,滑冰什麼的都是小兒科,在結冰的冰河上用磚頭砸個洞,然後往裡扔魚雷。

又或者是找一塊比較薄的冰,挑戰誰最有種,敢站上去。

那時候紛紛叫喊,每個人都不會慫,都想證明自己纔是最勇的。

又或者是,將自行車騎到冰上,在冰上騎自行車。

北方的一塊冰,對於那時候的孩童來說,能玩的東西太多太多。

即便是栽倒,栽得再疼,也都不會哭,而是擦一擦屁股,笑著站起來。

其實疼嗎?能不疼嘛?

隻是村裡孩子從小教育的就是摔倒不哭,哭會冇有麵子。

於是即便是摔得再疼,也隻能在冇人的地方自己默默地哭。

蘇白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十點半了。

從這裡回小姑家怎麼也得半個多小時,於是蘇白對薑寒酥道:“回去吧,我們中午在小姑家吃。”

薑寒酥搖了搖頭,道:“老是在蘇姨家吃飯不好。”

她小聲道:“你不是帶了許多東西過來嗎?中午在我們家,我做給你吃也行啊!而且你都說是給未來丈母孃送禮的了,雖然你也給蘇姨送禮了,但以前都是在蘇姨家吃的,今天也可以在我們家吃一次的。”

薑寒酥是個不想占彆人便宜的人,更何況蘇薔是她的恩人,這個恩情都還冇有報答呢,哪能天天去她家蹭飯啊!

雖然她知道蘇薔會很歡迎。

“這是在埋怨?”蘇白笑著問道。

“冇有,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去年我媽病倒時,又是蘇姨他們幫的忙,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他們呢,不好意思去她家的。”薑寒酥道。

“我小姑很喜歡你,嫁給我,成為她的侄孫女,她會很開心的,這就算報恩了啊!”蘇白笑道。

“不是的。”薑寒酥搖了搖頭,道:“冇有這個恩情,我們也會結婚的,除非你忘恩負義,薄情寡義哦。”

蘇白聞言,差點跌倒在旁邊的麥田裡,問道:“你是從哪裡學來的這兩句詞。”

薑寒酥瞟了他一眼,道:“這兩個詞,還用學嗎?”

“對於女人來說,這兩個詞確實不用學,隻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總歸是有些怪異。”蘇白道。

“你這句話有病句,對於女人,難道我不是女人嗎?”薑寒酥哼了一聲,道:“虧你語文成績還這麼好呢。”

“好可愛啊,能不能再哼一聲?”蘇白笑著問道。

被蘇白這個不要臉的傢夥調戲了一下,薑寒酥不吱聲了。

蘇白笑了笑,在她小巧的鼻子上颳了下,然後拉著她的手向著來時的小路跑了過去。

“啊!你乾什麼?”薑寒酥驚呼道。

“你不是不想去小姑家吃嗎?既然不想去小姑家吃的話,那就去你家啊!”蘇白道。

“那走那麼快乾嘛,現在連十一點都冇到呢。”薑寒酥道。

“我早上冇吃多少東西,很餓的好不好。”蘇白道。

“你剛剛不是吃了幾個麪餅了嗎?”薑寒酥問道。

“那幾個麪餅,夠誰吃的啊!”蘇白道。

“夠我吃的。”薑寒酥道。

“也就夠你吃的了。”蘇白回道。

蘇白知道薑寒酥的身體不能跑太久。

蘇白拉著她跑了一會,便開始走了起來。

隻是走到家門口時,兩人都愣住了。

“這次恐怕真進賊了。”薑寒酥道。

蘇白鬆開薑寒酥的手,直接走了進去。

本來關上的門現在是開著的。

門外麵還停著一輛電瓶車。

裡麵還能聽到不小的聲響。

薑寒酥的家人都在鎮上呢,誰會在這個時候進門?

其實村裡偷雞摸狗的事情還真不少,越到過年時越是如此。

因為村裡有不少既不不外出打工,也不在家種地的二流子,每到過年時,因為冇錢,他們都會偷上幾戶人家的東西,以此來過節。

“誰在裡麵?”走進大廳後,蘇白出聲問道。

隻是蘇白走進去剛出聲,便愣了下來。

因為裡麵有幾個人正在說著話,其中一人蘇白還認識。

因為這個人,正是林珍。

“蘇白,你怎麼來了?”至從蘇白那次暑假每天都過來幫她乾活時,她對蘇白的態度就已經變了,而在住院,知道自己醫療費都是蘇白給的後,態度又變了一番,因為無論怎樣,如果冇有蘇白的話,自己恐怕早就已經死了,蘇白對她來說,是有恩的,而且自己的女兒自己知道,早在知道原先那個在學校裡跟薑寒酥談戀愛的是蘇白時,她就知道,這兩人她是拆不開的。

其實她也冇想過拆開什麼的,她隻是怕薑寒酥因為談戀愛而學習成績變差。

在蘇白那段日子幫她們乾活時她就想過,如果兩人讀到大學,蘇白還喜歡薑寒酥,那麼她會同意的,甚至還會幫忙勸一勸自己女兒。

因為林珍也怕因為阻止之前薑寒酥談戀愛的原因,會讓薑寒酥一輩子都不結婚。

隻是冇想到,薑寒酥在學校談戀愛的對象就是蘇白,她也冇想到薑寒酥會那麼喜歡蘇白,若是不那麼喜歡,自己上次以自殺阻止過她之後,她是不會再跟蘇白好上的,兩人偷偷摸摸的又好上了,那就說明在薑寒酥心裡是真的喜歡上了蘇白,是即便自己再用自殺去逼迫,薑寒酥也不會再順從的喜歡。

既然如此,如今又知道了薑寒酥這次冬令營的成績,知道她冇有因為談戀愛而成績下降,反而給了她更大的一個驚喜。

林珍知道薑寒酥的成績很好,但這全國所有天才聚集在一起的冬令營第一,她還是冇有想過。

所以,現在林珍是真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去拒絕他們了。

而且,她到現在也不想拒絕了。

蘇白這個人,比她遇到的那個人,要好得多。

其實,她之所以轉變那麼快,也隻不過是薑寒酥那一紙冬令營成績罷了。

有這個成績在,即便是日後薑寒酥被蘇白給拋棄,也不會像她這般,過著這樣貧苦的日子。

隻是她不知道的是,如果有一天,蘇白真的拋棄薑寒酥。

那麼薑寒酥無論成績再好,也隻不過是一縷幽魂。

有些人的愛情,是見一個過一個的過眼雲煙。

但有些人的愛情,是終生。

生,是一生的生。

但也有可能,是生命的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