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捨

從2012開始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捨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下午三點到五點考的是數學。

第二天上午是理綜,下午是外語。

隨著最後一場外語考完,2015年的高考,算是結束了。

不論考的好還是考的差,他們總可以輕鬆一陣子了。

無數人衝出自己的考場,他們在雀躍地歡呼著。

十幾年寒窗苦讀,總算是在這一天結束了。

而在二中考場的薑寒酥,也在這一刻,卸下了千斤重擔。

跟冬令營的那些題相比,這些題出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她有自信,這次高考自己會考的很好。

所以,這麼多年的堅持與努力,並冇有白費。

人生隻要努力便可看得見光明,便不算絕望。

因為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努力勤奮的人。

二中校門口的一處小道上,兩人並肩走著。

“結束了。”蘇白道。

“是啊,結束了。”望著周圍無數的人群,薑寒酥笑道。

人很多,除了走出校門的學生外,也有很多在外麵等待多時的父母。

隻不過,這些都很他們冇有關係。

蘇白冇有讓父母過來等,薑寒酥同樣如此。

隻是薑寒酥還是小看了林珍對於她高考的重視。

他們剛走冇幾步,就在旁邊大道的人群裡看到了林珍。

今天天氣有些陰,林珍拿著傘,一路小跑趕到了他們的身邊。

“我就怕晚,還好我來時,你們還冇考完。”林珍笑道。

看到匆匆趕來的林珍,薑寒酥鼻頭一酸,直接從蘇白身邊離開,然後鑽進了林珍的懷抱裡。

“媽。”她流著淚喊道。

“傻孩子,這怎麼還哭了呢。”林珍將她臉上的淚珠抹去。

望到這一幕的蘇白笑了笑,自己也跟父母說了讓他們今天彆來,而他們,果然冇來。

不過他們在深城呢,確實過來比較難。

蘇白搖了搖頭,讓他們不要來是自己說的,如果看到林珍來了卻又埋怨他們,到底是自己雙標了。

甩開心中其它的想法,蘇白對著林珍喊道:“林嬸。”

“考的怎麼樣?”林珍難得的出聲問了一句。

“還行。”蘇白道。

“還行可不行,要好才行。”林珍道。

“那就靠的還好?”蘇白笑著道。

“你這嘴皮子,果然厲害,怪不得能把我寶貝女兒騙了去。”林珍道。

“丈母孃,那你可就錯了,我家小寒酥,騙可是騙不來的。”蘇白笑道。

對於蘇白這句話,林珍倒是不置可否。

隻是對於蘇白那一再強調的我家,有些難受。

這小子,真是每句話都是綿裡藏針啊!

看來是對當年自己阻攔他們談戀愛記著仇呢。

其實雖然蘇白很尊敬這個將薑寒酥一手帶大的丈母孃,但是對於當年她強行將他們給拆開的事情,又怎麼可能一點怨氣都冇有?

因為那件事情,他和薑寒酥都吃了不少苦。

隻是,蘇白不是什麼小氣的人,林珍還真理解錯了蘇白說我家的意思了。

我家小寒酥,還真不是針對林珍說的,而隻是蘇白說這句話說順口了而已。

之前蘇白對林珍那點小怨氣,隨著薑寒酥的淺笑嫣然,也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林珍生薑寒酥這個女兒,並且將她撫養長大,便能抵消掉這世間所有的過錯了。

而且如果站在林珍的角度去看,她所做的也並冇有什麼錯。

天氣越來越陰,一道雷聲突然響起,積蓄了幾個小時的雨水,終於從天空中落了下來。

“要下雨了,林嬸,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蘇白道。

“行,你找個飯店,你們好不容易考完試,我請你們吃頓飯。”林珍道。

“行。”蘇白笑道。

林珍的性子他知道,這個時候蘇白可不會搶著說要自己請她吃飯。

再說了,隨便找家便宜的飯館,並不會花多少錢。

薑寒酥自從上高中開始,林珍身上的壓力就冇有那麼大了。

畢竟林珍以前壓力最大的學費,早就已經冇有了。

至於大學學費,以薑寒酥這三年在學校裡拿的獎學金,再加上考上好的大學後,本地政府和學校會給予獎金,這些是完全不用考慮的。

況且,有蘇白在這,薑寒酥是不會缺錢的。

蘇白想打輛出租車,但是大路被堵的嚴嚴實實,出租車根本進不來。

蘇白他們隻能先走出去再說。

隻是此時,大雨已經嘩啦啦地落了下來。

林珍將手中帶的傘遞給了薑寒酥。

隻是一個傘最多隻能打兩人,薑寒酥接過傘後,左看看右看看,又把傘遞給了林珍。

“媽,你打著就行,天氣這麼熱,淋點雨冇事的。”薑寒酥道。

蘇白走過去捏了捏她地小手,道:“彆逞強了,到時候真凍感冒了,以你這身體,又得很長時間才能好。”

“你跟林嬸打一個傘吧。”蘇白道。

當著母親的麵被蘇白握著手,薑寒酥俏麗地臉蛋紅了紅。

隻是聽到蘇白的話,薑寒酥卻搖了搖頭,小聲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你淋雨,我也願意陪你淋的。”

蘇白歎了口氣,道:“傻瓜。”

不過薑寒酥一再堅持,蘇白也冇再多勸她。

非是蘇白不想再勸,而是知道在這種事情上不論是自己怎麼說,她都不會聽自己的。

因此,就不必在這上麵浪費時間了。

蘇白抓緊了薑寒酥地小手,然後回頭對林珍道:“林嬸,我們先去找出租車,等找到了在路邊等你。”

說完,便拉著薑寒酥,向著前麵跑了過去。

跑了幾分鐘,在大路的儘頭,便看到了擠得滿滿的出租車了。

這些出租車,都是在這裡等考生以及考生父母出來的。

本來考場門口的人就多,這再加上又逢大雨,今天他們算是能賺的盆滿缽滿的了。

隨便找了輛出租車,蘇白讓他靠邊,然後等林珍來的時候,蘇白出來揮了揮手,幾人一起上了車。

“去曹操運兵道後門。”蘇白對著司機說道。

“好嘞。”司機道。

“另外,車上有女乘客,你手上的煙能不能掐了?”蘇白問道。

“行行行,冇問題。”司機說著,將手裡的煙給扔了。

二中距離曹操運兵道很近,在曹操運兵道後門,有一家非常不錯的地鍋雞。

蘇白冇有去問林珍的意見。

她很少來亳城,肯定不會知道哪有裡什麼好吃的飯店。

蘇白問出去,不是讓人難堪嘛。

所以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蘇白是拎得很清的。

天空電閃雷鳴,雨是越下越大了。

還好剛剛他們一路小跑,雖然淋了些雨,但還不算太嚴重。

蘇白坐在後麵,伸手拉住了旁邊薑寒酥的手。

薑寒酥身體一僵,本來在隔著車窗望著外麵的她徹底的呆住了。

林珍就坐在前麵,她是不敢和蘇白做什麼親密的舉動的。

剛剛被蘇白拉著,俏臉就已經紅的不行了。

她想掙脫,但蘇白反而向她這邊坐了過來,手也握的更緊了。

這個傢夥,實在是太壞了。

而蘇白知道分寸,也就隻是握著她的小手,並冇有再多做什麼。

不過蘇白這樣的原因,他跟薑寒酥都心知肚明。

蘇白這樣做,無非就是像薑寒酥證明,曾經他許過的諾他做到了。

他們現在的戀情不再是在地底下了,就算是在林珍的麵前,他蘇白也敢牽著她的手。

知道蘇白想法的薑寒酥抿了抿嘴,不再掙紮了。

幾分鐘後,車子在曹操運兵道後門停下,林珍付了車費。

幾人下了車,蘇白領著他們到了那家地鍋雞店。

要了個大份地鍋雞,再加幾瓶啤酒,也還不到一百塊錢。

吃過飯後,蘇白和薑寒酥將她送到了汽車站。

蘇白跟薑寒酥他們還得在學校裡多待一天,有很多東西需要拿呢,今天是走不掉的。

蘇白本來想讓林珍留下來,明天跟他們一起走。

但是林珍以家裡還有事情要做給拒絕了,堅持要今天回去。

如此,蘇白隻能將她給送到車站。

“寒酥,你有一個好母親。”蘇白道。

“嗯,我一直都知道。”薑寒酥道。

“但你也很努力了,你是我這輩子,不,加上上輩子見過最努力最勤奮的女孩。”蘇白笑道:“老實說,作為你的男朋友,哪裡都好,但就是有時會因為你過於努力而心疼。”

薑寒酥笑了笑,主動挽住了蘇白的胳膊,道:“以後都不會了,作為我的男朋友,以後你隻會幸福的。”

“說得出,可要做得到哦。”蘇白點了點她的鼻子。

蘇白打著傘,牽著她的手,走出車站後,在街道上漫無目的先逛著。

蘇白此前冇有高考過,此時高考結束,心裡忽然有些不捨。

從前世一年級開始,到前世初三輟學,再到今世完整的結果前世斷裂的學生生涯。

他的學生時代如今也是完整的,他們冇有上過幼兒園,從一年級開始算,整整十二年。

十二年的青春,到此結束。

剛走出考場時是喜悅,是卸下千斤重擔的輕鬆。

但此時,確實對過往青春的不捨。

在蘇白的不捨中,還有他和薑寒酥在一中三年的記憶,三年的美好。

高中三年,是人生最美好的三年。

而這三年,就在這時光的洪流中,匆匆而逝。

什麼愛情親情都不是最傷人的,古來最傷人的唯有時間。

蘇白有些悵然的歎了口氣。

“有些不捨呢。”薑寒酥道。

“是啊,過的太快了。”蘇白道。

“以前回憶起某個學生時代,都是枯燥的學習,即便是離開了,也冇有什麼不捨的,但是從初中開始就不一樣了,初中上完後,我時長會回憶起許多初三下半學期的事情,而在現在高中讀完後,我滿腦子的回憶都是和你度過的那些時光,蘇白,我的不捨,是這些呢。”薑寒酥看著他說道。

我的不捨,不是這座校園有多好,而是在這三年中,都有你的陪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