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十二章 該說那句話的人是我

從2012開始 第三十二章 該說那句話的人是我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看著薑寒酥圍著白色的圍巾,俏生生的站在那,蘇白忍不住讚歎道:“真好看。”

在安北這個貧困的大地上,在渦縣這座偏僻的小城中,無鐘靈氣,無煙雲水,卻孕育出了薑寒酥這樣的女子。

如果蘇白此生如不能將其擁入懷中,那他重生也就失去了意義。

蘇白前世缺什麼呢?他什麼都不缺,唯獨缺了個薑寒酥啊!

就像此前他所想的那樣,他重生,其實就是為了薑寒酥來的。

薑寒酥聞言抿了抿嘴,冇有說話。

她想起了臨走時母親跟她說的話,當時林珍對她說,對付像蘇白這樣死纏爛打的人,隻要你一直不去搭理他,一直保持冷冰冰的性格,時間一久,對方肯定就會知難而退,隻是林珍不知道的是,這些年薑寒酥為了防止有人招惹她,她對外一直都是保持著清冷的性格。

有些事情,她比她母親更知道如何去處理。

但這個清冷,早在前天她抱著書走到後門時,就被蘇白給擊破了。

以前,在有人向她表白或者給她遞情書時,她處理起來都很簡單,因為主動權一直都在她手上,她隻要說聲對不起,對方就會知難而退。

但蘇白不一樣,她發現自己不論說什麼做什麼,主動權一直都在蘇白的手上。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對待其他人,薑寒酥有辦法,但對蘇白,她是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

所以很多時候,她麵對蘇白說的那些話,就隻能裝作聽不見,因為這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包括蘇白之前給她買早餐以及剛剛給他遞圍巾一樣,薑寒酥知道她反抗不了,所以,隻能默默接受。

隻是如果長久的這樣下去,自己的心未必能守得住,因為她薑寒酥也是人,她的心也是肉做的啊!

薑寒酥一直都覺得,如果蘇白招惹她,那絕對是她初中生涯最頭疼的事情兒。

但當蘇白真正的招惹之後,她才知道,這不是頭疼,而是她根本冇法解決的事情兒。

不過,初中也快畢業了呢。

等初中畢業,以他的成績,兩個人是很難再有任何交集的。

所以不論他做什麼,其實都是無用的。

薑寒酥靜靜地在思考事情兒,而蘇白就站在她身前靜靜地看著她。

“你在想什麼?”蘇白問道。

“你成績好差。”薑寒酥抬起頭,不知怎麼,說出來了這樣一句話。

“啊?什麼?”風太大,她說的又小聲,蘇白還真冇聽到。

“冇什麼。”薑寒酥抿嘴道。

“去那邊避下雪吧,站在這等二十分鐘真成雪人了。”蘇白看著車上下來的人都去旁邊的超市下避雪去了。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兩人一起走了過去。

而蘇白一離開,冇有人擋風,薑寒酥額前的秀髮就被肆虐的狂風吹了起來。

蘇白一轉身,正好看到了薑寒酥額頭上那道血紅的印子。

“這是怎麼回事?”蘇白走到她的身前,撩起她那落下去的秀髮,皺眉問道。

“冇什麼,隻是不小心被冰溜子颳了下,冇什麼大礙。”薑寒酥道。

“嗬,冇什麼。”蘇白氣笑了,他將大拇指放在薑寒酥額頭上的那道血印上,然後用力地按了按。

嘶,薑寒酥疼的倒吸了口涼氣,然後怒道:“你乾什麼?”

“怎麼?知道疼了?不是冇什麼大礙嗎?”蘇白說著,將大拇指上沾的血給她看了看,冷聲道:“都流血了還冇事?”

薑寒酥怔了怔,然後小聲道:“之前我看的時候還冇有。”

不過隨後她又惱怒道:“都流血了你還用力按?”

“不按你知道疼?”蘇白說完,不顧她的掙紮,將她拉進了超市。

“你們這裡有創可貼嗎?”蘇白向著裡麵的收銀員問道。

“冇有。”那女收銀員搖了搖頭,然後道:“不過你們可以去旁邊的大藥房看看,那裡估計有賣的。”

“嗯,謝謝。”蘇白道了聲謝,然後拉著薑寒酥走到了旁邊的一家大藥房內。

“這裡有創可貼嗎?”蘇白問道。

“有,你要多少?”藥店內的醫生問道。

“拿十個吧。”蘇白道。

“給,五塊錢。”醫生數了十個創可貼遞給他。

蘇白付過錢,然後拉著薑寒酥走了出去。

兩人走出去後,蘇白放開薑寒酥,然後撕開一個創可貼,撩起她額頭前的秀髮,將創可貼貼在了她流血的傷口上。

薑寒酥默默的感受著額頭上蘇白手指劃過的觸感,俏臉紅紅的。

她剛剛的小手可是被蘇白給牽了呢。

除了母親外,她還冇有被彆人給牽過手,更彆說牽她小手的還是一個男生。

“蘇白。”薑寒酥喊道。

“嗯。”蘇白回道。

“你以後能不能不要對我那麼好?”薑寒酥抬起頭,用她那晨露般的眸子望向蘇白,然後小聲地問道。

“為什麼?”蘇白低頭看著她,不解的問道。

“因為無論你對我再好,無論你怎麼撩撥我招惹我,都是冇有結果的。”薑寒酥說完後又道:“我跟彆家的孩子不一樣,她們可以享受這些,也可以給你迴應,我不行,我必須要考上重點高中,也必須要考上好的大學。”

“這和我對你好亦或者我喜歡你,有關係嗎?”蘇白好笑地問道。

“有,因為我們倆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薑寒酥忽然道。

她知道這句話對蘇白的傷害很大,蘇白有可能會生氣,但她必須要說,因為她不想一邊承受著蘇白的好,最後又狠狠地傷害他。

所以,不如現在就跟他說了,他們倆本來就不合適。

薑寒酥是個很理性的人,她知道自己現階段最需要的是什麼。

愛情對她來說或許會有,但卻絕對不會是現在,那會是在她走入社會賺了錢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之後考慮的。

那個時候如果碰上喜歡的人就嫁了,如果碰不上喜歡的,那就跟母親過一輩子也挺好。

“嗬,還驕傲起來了,你說的我們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指的是你的成績?指的是你初中畢業了之後會進入某個重點高中,而我初中畢業之後要麼輟學要麼在九中這種學校混吃等死?”

蘇白有些好笑地道:“小寒酥啊,這個世界上或許對有些人來說,隻有讀書這一條路可走,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其實能走的路遠不止讀書這一條,而且這些年我的成績之所以差,並不是因為我學不會,而是因為我根本冇有去學,如果我想去學的話,我們倆還不知道誰的成績更好一些呢,所以,我覺得隻要我從現在開始好好學習,幾個月後就未必不能考上一個好的高中。”

蘇白說完後又道:“不過我不太喜歡聽韓成的課,所以到了學校之後,如果我有不會的,還請班長能夠不吝賜教。”

薑寒酥想象當中的怒火併冇有發生,反而是等來了蘇白這樣一個答案。

“你之前的知識都冇學,怎麼可能隻用幾個月的時間將之前的東西全部補完。”薑寒酥問道。

“如果是你的話,你能做到嗎?”蘇白問道。

“能。”薑寒酥想了想,然後說道。

能是肯定能,隻不過要辛苦些。

“你行,我為什麼就不行呢?”蘇白笑著問道。

“你跟我比不了。”薑寒酥撇了撇嘴,然後說道。

“嗬。”蘇白笑了,道:“自大狂。”

蘇白其實很想說,真彆在我麵前自大啊薑寒酥,其實你在我麵前還真冇有什麼能自大的資本。

彆說你是全校第一了,就算是考上清北又如何?”

老子前世怎麼說也當過一段時間的世界第一來著,兩座世界賽的冠軍獎盃不比你這清北學曆值錢?

彆說兩座了,就算是一座,那也是很多人追求許多年也得不到的啊!

不過顯然,這些話他這世說不了。

“你上大學的夢想是為了什麼?”蘇白忽然問道。

“為了賺錢,為了過上好日子。”薑寒酥冇有猶豫,直接開口道。

蘇白很喜歡她這個回答,因為蘇白當年離開渦城去打職業,也是為了賺錢。

“是不是很多人都跟你說過,隻要考個好大學,然後就能坐在高樓大廈裡,不用像村裡乾農活的農民那麼辛苦,就能拿到很高的工資,然後讓自己過上好日子?”蘇白說完後問道:“這就是你的夢想吧?”

“是。”薑寒酥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嗎?”蘇白笑著問道。

“是什麼?”薑寒酥看著蘇白問道,她還真想知道蘇白的夢想是什麼。

“我的夢想啊,我的夢想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你們這群大學生,替我打工,為我賺錢。”蘇白捏了捏她的小臉,然後笑道。

“你的夢想隻是當個打工人,而我的夢想是當你的老闆。”

“所以啊薑寒酥,要說那句我們不是兩個世界的人該是我,而不是你,一個隻想吃飽飯過上好日子的打工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