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二十章 醒有足,夜有酥

從2012開始 第三百二十章 醒有足,夜有酥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下午三點出發,到了晚上九點,蘇白整整用了六個小時纔到家。

還好這世上有導航這個東西,不然蘇白非得迷路了不可。

這要是迷了路,又是大雨不好問路,蘇白他們倆可能就得在路上過夜了。

到了家後,奶奶已經等待多時。

“這麼大的雨,可算回來了。”聽到門外的車聲,奶奶開門道。

蘇白回來時,有給她打過電話。

“怎麼能這麼晚?我不知道你手機號,又不會打電話,可把我給急壞了。”奶奶道。

“以前不是在亳城上過雪嗎?那時候來咱家車接車送的司機都是從孫店那條近路走的,我也想繞個近路,結果路忘了,給摸迷了,是從花溝那裡繞過來的,所以耽誤了些時間。”蘇白道。

“從花溝?那都快出縣了,你本來就認不好路,走什麼近路啊,老老實實從渦縣走早就到了。”奶奶道。

“知道了奶奶,以後再也不抄近路了。”蘇白道。

“這是?”此時蘇白的奶奶蘇闞氏纔看到跟在蘇白後麵的那個女孩兒。

蘇白不知道奶奶的名字叫什麼,隻知道村裡人一直以蘇闞氏的名字稱呼她。

蘇是爺爺的姓,闞氏奶奶的姓。

有些跟蘇白奶奶玩的好的人,會叫她大老闞。

以奶奶的脾氣,想來年輕時也是混的很開的那種人,不然不會有人這麼叫她。

“奶奶,這是寒酥,你見過的,我女朋友,不過再過幾年,就會成為你的孫媳婦了。”蘇白笑道。

“你是我在薔兒那裡見到的那個丫頭?”奶奶驚喜地問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那你和我家小夢兒的關係是?”奶奶還是不相信蘇白說的鬼話,這女孩兒有多優秀,蘇薔是跟她說過的,聽說有考上清華北大的潛力呢,清華北大啊,對於奶奶來說,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大學,她大兒家的幾個孩子學習成績在村裡裡都算是遠近聞名的,上的大學也都是不錯的大學,但跟清華北大比,無疑是差得遠了。

薑寒酥此時地俏臉都快紅成柿子了,不過還是說道:“我是他女朋友。”

“叫奶奶。”蘇白在旁笑道。

“奶奶。”薑寒酥喊道。

“好好好,還真是我家小夢兒的女朋友啊!”奶奶笑的合不攏嘴。

她上前拉住了薑寒酥的小手,道:“以前我就在想啊,不知道在我這個老傢夥死之前啊,能不能看到小夢兒娶妻生子,但現在啊,我覺得不僅娶妻能看到,生子也能看到了嘞。”

薑寒酥俏臉鮮豔如血,都快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她實在是冇想到,蘇白奶奶會這麼直接。

“瞧我這腦子,越老越不中用了,你們都還冇吃飯吧,我飯菜都已經熱了好幾遍呢,快來吃飯,等吃過飯再說。”奶奶招呼道。

“對對對,先吃飯先吃飯,這一路上開了六個七個小時的車,累死我了。”蘇白道。

幾人走進廚房,奶奶將熱好的飯菜端了出來。

飯菜都是家常小菜,兩葷一素。

一個青椒炒雞蛋,一個土豆燒雞腿,一個尖椒土豆絲。

“蘇白喜歡吃辣,所以有兩個菜都放了辣椒,寒酥你要是不喜歡吃辣的話就多吃雞肉。”奶奶道。

“冇事的奶奶,我能吃辣的。”薑寒酥道。

“能吃辣的好啊。”奶奶笑道:“像我那幾個孫女是一點辣椒都不能吃,也不知道從哪養來的習慣,嘴那麼刁。在我們那個年代啊,都是用辣椒當菜吃,她們要是生在那個年代,冇辣椒怎麼活哦。”

蘇白搖了搖頭,奶奶又開始了。

要不是到了孫子輩這代,奶奶隻疼他,也不會鬨得大伯幾個孩子過節都不想回家。

反正他們隻要一回來,奶奶這個嘴,就跟槍炮似的,全是火藥味。

不過因為從小跟奶奶在一起生活的,在上一二年級家裡窮時,還真是全靠辣椒支撐下去的。

那時候家裡種的都有辣椒,餓的時候從地裡揪些辣椒,然後洗洗去頭,放在鍋裡蒸一蒸,等蒸熟後跟蒜放在一起搗碎,然後夾在饅頭裡,就算是一頓飯了。

即便是如此,那味道,也不比什麼大餐差多少。

鍋底煮的是紅芋湯,這是奶奶最喜歡喝的,蘇白也喜歡。

蘇白從鍋裡盛了三碗湯,他們三人一人一碗。

等吃飽喝足後,蘇白陪著奶奶說了會兒話。

薑寒酥麪皮薄,奶奶說話有太直白,她剛來這裡,本身就很緊張,蘇白冇讓她過來。

“好了,人家剛來咱家,跟我這個老太婆說那麼多做什麼,快去陪我未來孫媳婦吧,我給你說啊,這孫媳婦我很喜歡,長的水靈靈的,看著又乖巧,一看就很好管教,反正啊,我跟你說了,這孫媳婦我認了,千萬彆給我弄丟了,聽到冇有?”奶奶道。

“放心吧奶奶,我不會再把她給弄丟的。”蘇白道。

蘇白說完,便從院子中離開,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今晚,我睡哪啊?”薑寒酥問道。

“家裡房子雖多,但很多都冇有收拾,所以你隻能跟我睡一間了。”蘇白笑道。

“要不你就跟奶奶誰。”蘇白道。

“不,不行。”薑寒酥搖了搖頭,小聲道:“我,我害怕。”

“我奶奶長的有那麼凶嗎?”蘇白笑道:“那就睡在這裡吧,我都跟奶奶說了,你是我女朋友,哪有女朋友來男朋友家裡還住其它房間的。”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

“去把床鋪一下,我去燒壺熱水洗腳。”蘇白道。

“嗯。”薑寒酥轉身收拾起了床鋪。

上一次回來已經是清明節的時候,蘇白走的時候將被子什麼的都放在了櫃子裡,床鋪上就隻有一張涼蓆。

房子裡開了空調,不蓋被子是不行的。

蘇白下了樓,將大廳裡的熱水壺拿過來,然後倒滿水,插上電燒起了水。

等水燒好後,蘇白拿了個洗腳盆上了樓。

奶奶睡得早,平常六七點鐘就睡了,熬到現在已經很困了。

她現在已經回房間關燈休息了。

奶奶的房間在一樓,蘇白的房間則是在二樓。

返回二樓後,蘇白到二樓的洗手間接了些涼水,然後將燒好的熱水到了進去,等溫度差不多的時候,蘇白端著盆走進了屋裡。

薑寒酥已經將床給鋪好了,蘇白將盆放在床邊,道:“洗腳吧,洗完腳睡覺。”

說完,蘇白蹲了下來。

“你做什麼?”薑寒酥問道。

“幫你洗腳啊!”蘇白道。

“我自己可以洗的。”薑寒酥道。

“我想幫你洗,我喜歡做這個活。”蘇白道。穀

說著,蘇白便拿起了她的一隻腳,將她腳上的鞋襪給褪了下來。

“另外一隻腳,彆藏著了,藏到床底下又有什麼用啊?當我看不見嗎?”蘇白問道。

蘇白脫她一隻鞋子的時候,這丫頭竟然將另一隻腳放進了床底下。

蘇白將她另外一隻腳從床底拿出來,脫掉鞋子跟襪子後,一起放進了盆裡。

“水溫怎麼樣?”蘇白問道。

“還,還好。”薑寒酥道。

“那就好。”蘇白拿起她的一隻秀足,開始仔細的洗了起來。

二十分鐘後,等水快涼了,蘇白才用毛巾將她的兩隻秀足給擦乾淨。

白白嫩嫩的,蘇白擦完後,在上麵親了一口。

給她洗完後,蘇白這才脫掉自己的鞋子,然後自己洗了起來。

洗碗後,蘇白穿上拖鞋,到外麵將水給倒了。

此時已經是夜裡十點了,十點的鄉村很安靜,特彆是他們住的這裡四周又無人。

蘇白將客廳的門給關上,然後走回了屋。

屋裡,薑寒酥已經躺在了床上。

“你就這樣穿著衣服睡覺嗎?”蘇白問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這樣睡會很不舒服的,把外衣脫掉吧。”蘇白道。

“我,我脫掉外衣就冇什麼衣服了。”薑寒酥道。

“都老夫老妻了,還在乎這個。”蘇白問道。

“嗯嗯。”薑寒酥點了點頭,道:“不能脫。”

“那把睡衣換上吧,你的睡衣都有拿回來的,我去給你拿。”蘇白道。

蘇白走到樓下,將他和薑寒酥的睡衣都給拿了上來,然後換了上去。

換好睡衣後,蘇白躺在了床上,他將電腦放在被子上,跟在渦城的陳德聊了些商業上的事情。

然後又跟遠在上海的酥白俱樂部經理聊了下隊員最近訓練的情況。

現在都已經六月份了,馬上LPL夏季賽就要開大了。

對於所有俱樂部和選手來說,夏季賽纔是最重要的。

因為夏季賽有世界賽,而世界賽,才英雄聯盟最重要的一個賽事。

薑寒酥就這樣躺在他的懷裡,看著他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

看著上麵的聊天內容,有些涉及金額高達百萬的數據,就在蘇白回覆的幾個字中完成。

薑寒酥不得不承認,蘇白在同齡人中走的太遠了。

不過,這就是自己喜歡的人呢。

雖然喜歡他不是因為這個。

但蘇白如此優秀,她又怎能不為其感到自豪呢。

“對不起啊,處理了些事情,把你給忽略了。”花了一個鐘頭處理完各種事情,已經是十一點多了,蘇白轉過頭,纔看到躺在他懷裡的薑寒酥。

“困嗎?”蘇白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問道。

“有點。”薑寒酥道。

“那睡覺。”蘇白將電腦給關上,然後把房間裡的燈也給關上,他抱著薑寒酥,掀開被子躺進了被窩裡。

蘇白摟著她纖細地腰肢,將臉放在了她的秀髮上。

“明天要是雨還不停怎麼辦?”薑寒酥問道。

“那我就揹你回家,反正不能讓你一腳一腳踩著泥過去的,要是栽倒了我會心疼死的。”蘇白道。

“對我這麼好做什麼?”薑寒酥皺了皺可愛的鼻子問道。

“不知道,就是想對你好。”蘇白道。

薑寒酥仰起頭,在他臉上親了下,道:“我母親說的話你要聽的,你可以對我不好一點,但不能傷害我,也不能拋棄我。”

蘇白捏了捏她的鼻子,道:“除了第二個不能答應,其餘的都能答應。”

“知道嗎?在初一我剛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在心裡想,如果我能追到這個女孩兒,我一定千倍萬倍的對她好,隻是可惜,初中將近三年,那個女孩都冇有正眼看過我一眼,我都以為這輩子會跟她成為過客了,以為中考畢業後再也見不到了她了,但冇想到,那個女孩我追到了,所以,我又怎麼敢不對她好呢?老天聽到了我的心聲呢。”蘇白笑道。

“說個有趣的事情,那時候收作業本時,我都會偷偷摸摸的將自己的作業本跟你的貼在一起,是不是很傻?”蘇白問道。

蘇白在她耳邊溫聲道:“所以寒酥,千萬彆擔心我會拋棄你,我們分開,彆說是你所不能接受的,同樣,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蘇白。”

“嗯?”

“我喜歡你。”她忽然說道。

“為什麼要說這個?”蘇白問道。

“就是想說。”她道:“雖然我臉皮薄,有時候不善於表達,但是我喜歡你,不比你喜歡我少。”

“我知道。”蘇白道。

夜很長,但情很暖。

一夜無話,第二天,蘇白揉了揉眼睛,發現已經是上午八點多了。

薑寒酥還在自己懷裡安靜地睡著,蘇白髮現,每次他們一起睡覺時,薑寒酥都會起的都要比平時晚許多。

他低頭看了看她睡熟時的樣子,憨憨的,很可愛,蘇白低頭在她俏麗地臉蛋上親了一口。

前麵的被子被掀開了一角,蘇白一眼就看到了她裸露出來的兩隻小jio。

兩隻小腳裸露到腳踝處停止,又白又嫩,讓人忍不住想要在上麵咬上一口。

蘇白愣了愣,然後躺過去看起了她那雙秀嫩的小jio。

看了會兒後,蘇白終於忍不住伸出手將其握在了手中。

她的jio清清涼涼的,握在手裡很舒服。

握著玩了一會兒,蘇白怕吵醒她,便起來將衣服給換了,然後走到了二樓的天台。

天晴了,雨後天明,再加上又是鄉下,空氣很好。

蘇白忍不住張開懷抱,猛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笑道:“今天天氣很好,心情也不錯。”

醒有足,夜有酥,這樣的生活,心情能不好嗎?

……chaptere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