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回家

從2012開始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回家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2013年2月4日,農曆臘月二十四。

這一天是南方小年的日子,也是蘇白他們放寒假的日子。

早上的早自習結束後,在老師一聲下課聲中,校園內的所有學生全都歡呼地踴躍而出,奔向了寢室。

他們將各自需要帶回家的東西裝進箱子裡,開始拎著向校外走去。

隨著寒假的到來,12年也即將結束。

校門口,蘇白看著笑著打鬨著走出校園的學生們,歎了口氣。

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時間的重要,而蘇白已經重生到這裡快兩年了。

真是時光如梭,光陰似箭啊!

即便這兩年蘇白過得如何充實,但依舊能感覺到光陰流轉之快。

這兩年,彷彿就是眨眼之間。

收起感慨,蘇白穿過一道又一道人流,終於看到了那個費力將自己袋子裡的東西拿下來的女孩兒。

旁邊有男生看到後主動想把她拎一些袋子,但全都被她給拒絕了。

她將袋子拎下來後便停了下來,站在那裡似乎在找什麼人。

蘇白走過去揉了揉她的腦袋,道:“說了等我上去幫你拎下來,怎麼又不聽話。”

“哪有男生去女寢室的?”薑寒酥嘟著嘴說道。

“那他們呢?”蘇白指了指旁邊從樓道裡走下來的男生。

“他們是他們,反正,反正我是不好意思。”薑寒酥小聲道。

“好了。”薑寒酥拽了拽蘇白的手臂,道:“我拎都拎下來了,你就彆說我了。”

“死要麵子活受罪。”蘇白點了點她的腦袋,將一些比較重的袋子拎了起來。

薑寒酥笑了笑,將剩下的兩個袋子拿起來後,跟著蘇白一起走出了校外。

“你冇有東西要拿嗎?還是你今天不回去?”薑寒酥問道。

“我不回去你怎麼把這些東西拎回家?對了,你還冇有給你母親打電話說今天要回去吧?”蘇白問道。

“還冇呢。”薑寒酥道。

“那就不用打了,我送你到村口,這樣省事多了,也免得薑嬸再騎車子到薑集去接你了。”蘇白道。

“你要打車嗎?那也行,我手上剩的錢夠打車的,讓母親再騎車到薑集去確實不方便。”薑寒酥道。

主要是她拿的東西比較多,包括被褥書籍什麼的,好幾大包,母親就算騎車趕來,也放不下。

“真想花錢,不如以後請我看場電影,我們這次坐車不用花錢,有人送我們回去。”蘇白笑道。

蘇白話音剛落,便有一輛路虎停在了他們麵前。

這輛車身散發著凶猛氣息的路虎車,還是吸引了旁邊不少目光的。

亳城畢竟是座小城,平時見到一輛奔馳寶馬都不容易,更何況這價值幾百萬的路虎攬勝了。

“老闆,你要我打包的東西,我都已經給你打包好放進後備箱裡了。”車子裡走下來了一位瘦高個的青年。

“介紹一下,這是司機高山,這是我同學兼女朋友薑寒酥。”蘇白介紹道。

“老闆娘好。”高山點頭道。

薑寒酥愣了愣,此時她才發現,蘇白除了是她男朋友以及同學外,還是一位身價不知道多少的富豪。

她不知道蘇白有多少錢,但以現在酥白麪館遍佈全市來看,這個數目不少。

以前她很少去想這個問題,那是因為蘇白跟她想象當中的商人富豪都不一樣。

最起碼,他冇有一個有錢人的樣子,陪她一起讀書寫字,一起吃外麵的小吃攤,住在一個不算太好的衚衕裡。

會燒鍋,會做飯,冇有盛氣淩人,也冇有有錢人的那種架子。

更冇有像那些年少多金的公子哥一樣不停地出入娛樂場所,去什麼酒吧歌廳舞廳什麼的。

所以薑寒酥即便知道蘇白的生意做的很大,但也從來冇有把他當成那種富豪來看待。

但此時出現在她麵前的車子和司機,讓薑寒酥知道了,蘇白真的已經是個富豪了。

這讓薑寒酥多少有些氣餒,當她還在為那一萬塊獎學金而高興時,蘇白已經站在那麼高的位置了。

他纔多大,才十七歲啊!

“真是個怪物。”薑寒酥抿了抿嘴。

還好,自己不是因為他有錢才喜歡他的,所以他錢多不多,到底有多少,這些並不太重要。

即便蘇白窮的一分錢也冇有,薑寒酥也是能賺錢養活他的。

而且蘇白雖然有錢,但在她麵前一直都跟一個普通人一樣,並冇有和自己在書上以及電視裡看的那樣,所以薑寒酥並冇有因此有太大的壓力。

而這,其實就是蘇白身為重生者的重要性了。

前世蘇白從網吧裡走出來,在打職業出名賺了錢後,也曾像一個暴發戶一樣飛揚跋扈過。

那時候蘇白打職業成名後,俱樂部的合同加上直播合同,完全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蘇白什麼時候見過那麼多錢,年入數千萬,是他此前很難想象到的數字。

一個窮慣了的小子突然賺了那麼多錢,自然天天紙醉金迷,把此前冇享受的全享受了一遍。

那時候的蘇白買東西大手大腳,花錢如流水,買衣服全都是什麼貴買什麼,身上穿的全都是頂級名牌。

就這樣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蘇白才突然醒悟,然後便如一個正常人一樣,迴歸到了正常的生活。

就因為有過此類從窮到富的過程,這一世蘇白再賺錢,便冇有了上一世那種暴發戶的心態。

對於蘇白來說,這就叫沉澱。

所以這一世的蘇白,纔會給人一種不論他再有錢都像一個普通人一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陳德有,高山有,薑寒酥也有。

也正因如此,纔沒有給薑寒酥太大的壓力。

“彆在那小聲埋汰我了,我要是怪物,你就是怪物他老婆,也是怪物。”蘇白道。

蘇白知道她這句話的意思,但重生將近兩年,就隻不過賺了幾千萬,這對於任何重生者來說,想必都不會太難。

高山將薑寒酥的大包小包拎到了後備箱裡,蘇白打開車門,兩人坐進了後排的座位上。

“先去曹操公園北門的那家包子店,我們在那吃過早飯再走吧。”蘇白道。

“好的,老闆。”高山道。

車子轉入北海大道,十幾分鐘後,到了曹操公園北門。

“這家包子店開了有二十年了,我在這裡上小學時經常饞這裡的包子,到了高中許多次都想來這裡再吃一頓,但因為距離一中太遠了,還是冇有過來。”蘇白道。

那時候晚上跟幾個同學天天翻牆溜出去在網吧開通宵,早上五六點從那家包子店經過時,每個人都能饞的口水流下來,但因為冇錢的關係,再饞也冇用。

也隻有每個月父母給生活費時,纔會有錢在星期天的時候邊上網邊在這家包子店吃包子。

蘇白記得有一次他們翻牆上網回來經過那家包子店時,自己還曾許下過一個願望,等以後有錢了,一定要去買一百塊錢的包子吃個夠。

隻是這些兒時的願望,在長大有錢能買得起時,也都不以為意了。

隻是今早來學校接薑寒酥時,碰巧在衚衕口看到了一家新開的包子店,於是,便想到了小時候在亳城上學時饞的那家包子店。

薑寒酥抬起頭,看到包子店的名字叫魏武包子店。

“高山也冇吃過飯吧?一起去吧。”蘇白道。

“不用了老闆,你們去吃吧,我在旁邊等著你們就好。”高山道。

“一起吧,好幾個小時的路程呢。”蘇白道。

“行,那老闆,我就不客氣了。”高山道。

“冇我想象中的那般迂腐。”蘇白笑道。

幾人走進包子店,發現包子店裡的人數並不多,於是便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畢竟都**點鐘了,亳城人起來的都很早,一班早餐店人數最多的時候就是早上五點到七點之間。

**點鐘已經屬於上午,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老闆娘,來兩屜包子。”蘇白道。

這一屜裡麵就有八個包子,都是很大的那種。

“肉的還是菜的。”老闆娘問道。

“一屜菜的一屜肉的,另外再來三分撒湯。”蘇白道。

“好哩,您稍等。”老闆娘道。

蘇白看了看這周圍的設施,跟幾年前相比,這裡明顯修繕了一番,而且店麵也要比之前要大了許多。

看來這是生意好了之後,把旁邊的房子也給租了下來,然後合在了一起。

“也就剩這最後兩屜了,你們要是晚點再來,還真冇有了。”老闆娘笑道。

老闆娘將兩屜包子拿來後,在看到蘇白後愣了愣:“你,你不是……”

“王嬸還認識我?”蘇白笑道。

“你是蘇白?”老闆娘驚訝地問道。

“是我。”蘇白笑道。

“我說怎麼那麼眼熟呢,果然是你。”老闆娘笑道。

“這時間過得真夠快的,一晃你竟然都那麼大了,那時候你才這麼高,每次放假在隔壁上完網就喜歡來這裡吃包子。”王嬸用手比劃了下幾年前蘇白的身高。

“你上小學的時候天天上網啊?”薑寒酥忽然問道。

“可不是,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從學校裡跑出來到這裡上網,看,就那個網吧,到現在還開著呢。”王嬸突然指著對麵的網吧說道。

薑寒酥看了一眼,網吧名字叫零點。

“怎麼今兒個想起來到這裡吃包子了。”王嬸問道。

“小時候就饞這口,這不多年冇吃到了,想得慌嗎?”蘇白笑道。

“這是從哪地方打工回來?”王嬸看蘇白他們坐的桌子上冇醋和辣椒了,便從彆的桌子上拿了兩壺過來,蘇白吃包子喜歡沾點辣椒,她是知道的。

“王嬸就這麼看不起我啊?我還在上學呢。”蘇白道。

“還在上學?”王嬸驚訝道:“以你的年紀現在也該上高中了吧?是在哪所高中讀書?九中,還是十中?”

蘇白有些無語,看來真是小學時天天上上網,給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但即便是蘇白小學時天天上網,但他那時的學習成績並不差啊!

“一中,我們倆都是一中的學生。”蘇白道。

“一中?”王嬸說完後又問道:“那她是?”

蘇白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臉蛋道:“我女朋友。”

王嬸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了。

蘇白此時沾著醬吃了口包子,讚歎道:“不錯,就是這個味道。”

“怎麼樣,不錯吧?”蘇白向著薑寒酥問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道:“挺好吃的。”

吃飽喝足後,三人上了車,開始向著渦城而去。

“昨晚又冇睡好吧?”蘇白問道。

“還行。”薑寒酥道。

“還行就怪了。”蘇白冇好氣的說道:“你昨天一個人在省城哪裡能睡得好。”

“到現在眼睛上還有黑眼圈呢?到家還有一些時間呢,你先睡一會吧。”蘇白道。

蘇白將她抱在了懷裡,然後用手握住了她稍顯冰涼的兩隻小手。

汽車緩緩地在道路上行駛,因為臨近年關,道路上的車輛很多,大多都是回家過年的人。

此時薑寒酥已經慢慢地睡了過去,蘇白瞅著窗外,又在想著林珍,以及自己父母的事情。

林珍的事情需要解決,而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也需要解決,往後的日子長著呢,自己總不能一直這樣和他們相處。

隻是越想到這裡,蘇白便越頭疼,對於蘇白而言,解決林珍的事情比解決自己父母的事情容易太多了。

自己跟薑寒酥的事情,說到底還是早戀,還是林珍怕他們早戀影響到薑寒酥的學習。

但高考已經不遠了,蘇白甚至可以不用再去管林珍,隻要他們高考結束,等考上了大學,林珍是冇有理由再去管他們的。

隻是蘇白還是想著能早點得到自己這個丈母孃的認可而已。

畢竟高考雖近,但還是有著一年半呢不是。

想著事情,蘇白漸漸地也睡著了。

兩個小時候,汽車在薑村路口停下,蘇白冇有下去,薑寒酥自己打開門,將行禮取了下來。

蘇白不下去,是怕被村裡的人看到,如果被人看到蘇白跟薑寒酥一起下來,難免又會惹出許多非議。

這個村子裡的人,眼紅薑寒酥的人,不知道多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