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原來,他救過自己的命呢【必訂】

從2012開始 第三百三十五章 原來,他救過自己的命呢【必訂】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打開塵封已久的大門,裡麵已經雜草叢生。

落葉堆了一層又一層,幾個門房上甚至都已經結上了蜘蛛網。

從高三那年暑假開始算,他們已經離開了一年。

“冇想到才離開一年,就成了這幅光景。”蘇白道。

“沒關係的,打掃打掃就行。”薑寒酥道。

說著,薑寒酥便去打水找毛巾。

蘇白本來想找人過來收拾的,看她已經行動了起來,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人啊,不能太懶,懶習慣了,會成為自然。

自己有手有腳,與她一起,也不會花費多少時間。

蘇白拿起院子裡的掃帚,開始掃起了落葉。

看著在院裡清掃落葉的蘇白,薑寒酥笑了笑。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一直以來都是林珍從小灌輸給她的觀念。

萬事不求人,冇錢的她是如此,即便是有錢了,也會如此。

所以,蘇白纔會說她倔。

但這樣的倔,卻偏偏是這世上許多女孩所冇有的。

兩人收拾了一個上午,等到中午吃飯時間,才終於把這座院子給收拾好。

看著冇多少東西,但是收拾起來就麻煩了。

還好,都已經解決了。

雖然走了一年,但家裡的各種電器都還能用。

蘇白將屋裡的空調打開,然後跑出去將薑寒酥給抱到了屋裡。

“來,吹吹空調歇一歇,又不餓,冇必要這麼早就做飯。”蘇白道。

那麼累,現在冇什麼想要吃飯的念頭。

蘇白看著她雪白脖頸,因為要打掃衛生,上麵是清爽乾練的馬尾。

蘇白用手握住了那一縷馬尾,道:“從當年初見到現在,真是一點都冇變,依舊如當年一樣,純真,美好。”

“那些懷念青春的電影都該讓你去演纔對,隻有你演女主,纔會真正有那種感覺。”蘇白笑道。

薑寒酥眨了眨眼,笑著問道:“那可是要戲中跟彆人談戀愛的,你捨得?”

“不捨得,你知道的,我是大醋罈子嘛。”蘇白笑道。

“渴嗎?”薑寒酥問道。

“還有水嗎?”他們來這裡時,揹包裡是帶了些水的,隻是剛剛清理院子時,基本上都喝完了。

“我還有一瓶礦泉水。”薑寒酥從自己包裡拿了瓶礦泉水,遞給了蘇白。

“你先喝,你喝過再給我就行。”蘇白道。

“我不渴。”薑寒酥道。

“我就喜歡你喝過的。”蘇白笑道。

薑寒酥臉紅了紅,不過還是聽話的先喝了口,然後蘇白將剩下的礦泉水一飲而儘。

薑寒酥起身拿著燒水壺,燒了一壺開水。

等她回來後,蘇白伸了伸手,她便又重新坐到了他的懷裡。

蘇白抱著她,玩了會兒她的馬尾,等兩人歇過勁後,便開始去做飯。

剛剛是真冇餓意,隻是此時那陣勞累過後,也就餓了。

畢竟現在已經一點多了。

兩人剛剛回家經過菜市場時,是有買菜回來的。

有一陣子冇吃過餃子了,因此剛剛經過菜市場時,買了些包餃子用的食材。

因為油鹽醬醋都需要買的原因,蘇白整整提了兩大袋東西。

薑寒酥去和麪,蘇白則是去調餡。

兩人分工完成後,便將餃子皮和肉餡拿到堂屋裡,然後兩人坐下來一起包。

冇多久,幾十個餃子便全都包完了。

蘇白已經用煤氣將鍋給燒開了,薑寒酥將餃子下進鍋裡。

幾分鐘之後,一鍋香噴噴的餃子,便煮好了。

蘇白將餃子盛進碗裡,然後弄了個小碗,往裡麵放了些醋和香油,以及剛買的辣椒油。

蘇白將餃子端進大廳,薑寒酥則是又在廚房裡炒了一個菜。

吃過午飯後,等下午五六點的時候,蘇白牽著她的手,沿著曾經走過的小路逛了會兒,然後在一處小吃攤前解決了晚飯。

第二天,是週六,兩人去了亳城一中,重新逛起了這座承載著三年美好回憶的學校。

這是他們確認身份的三年,也是相知相戀的三年。

而相識,是在初中。

兩所學校,六載青春,是他們歲月流淌裡最璀璨,最美好的時光。

“好久冇吃過乾扣麵了,去吃乾扣麵吧?”從學校裡走出來後,薑寒酥說道。

“說起來,確實有陣子冇吃過了。”蘇白笑道。

酥白現在隻在安北有,像杭城,自然是吃不到乾扣麵的。

想當初,蘇白創建乾扣麵的初心,除了帶動家鄉經濟外,不乏有想在外地也能吃到家鄉美食的原因。

畢竟從網上訂購的和家鄉正宗的乾扣麵根本就不是一個味。

“你這一說,嘴還真饞了,正好一中附近就有一家。”蘇白拉著她的手,到了距離一中不遠的一家酥白乾扣麪館。

兩人在裡麵找了一處位置坐下,然後要了兩碗麪,二十塊錢狗肉,和兩份酸湯雞蛋。

兩人吃完飯後又逛了一會兒街,在九點的時候回了家。

薑寒酥先去洗澡了,等薑寒酥洗完,蘇白纔去浴室。

洗完澡後,從浴室裡走出來,正好看到薑寒酥正穿著睡衣趴在床上看著書。

她兩隻小腳朝上,一晃一晃的,那粉嫩地精緻的玉足,以及因為彎著腿,而露出的一小節白皙的小腿,都讓蘇白嚥了口唾沫。

蘇白走過去,一手一個,握住了她的兩隻秀足。

薑寒酥一愣,回過頭來,俏臉一紅。

蘇白坐下來,將她兩隻小腿放在了腿上,以至於能夠細細地把玩那精緻的秀足。

微涼,如白玉,但很軟。

在她幾根腳趾上捏了捏後,蘇白將手放到了她那粉嫩地腳底下,然後在腳心處撓了撓。

薑寒酥怕癢,道:“彆撓啊!”

蘇白笑了笑,低頭咬住了一根腳趾。

半個小時後,蘇白爬上了床,捧著她的小腦袋吻了很久。

唇分口,蘇白眨著眼睛看著身下俏麗地美人,問道:“能給我嗎?”

薑寒酥一陣嬌羞,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小聲的嗯了一聲。

說過要大學給她的,而且,此時她也已經情動了。

其實就像蘇白所說的那樣,如果他想要,其實早在許多年前就能得到。

薑寒酥認定一個人,就會是一輩子。

因此不論是蘇白拋不拋棄他,這輩子她也就隻會有這一個男人。

所以,這身子早給他晚給他是冇有太大區彆的。

隻是小寒酥的臉皮多薄,如果蘇白不要,她又怎麼可能主動去做這事呢。

蘇白在她粉紅的臉蛋上親了下,然後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隻是這一次,蘇白並冇有吻後分開,而是一路往下。

任何地方,任何位置,蘇白都冇有錯過。

她的小寒酥,比這天底下任何人,任何事,都要乾淨。

清純如初二那年第一次想見。

依舊是如此純粹,美好。

夜已過,春如舊。

當夏日璀璨的陽光從房外打進屋裡時,蘇白從沉夢中醒了過來。

蘇白看了看時間,已是上午九時。

薑寒酥還在他的懷裡沉睡。

望著懷裡這個已經把一切都交給他的女孩,蘇白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冇有想象當中那般激動,因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這樣的女孩子,得到她的心,就算是得到她的人了。

早在許多年前,蘇白就知道,薑寒酥,一切都會屬於他。

所以蘇白並不著急,她身子弱,蘇白寧肯苦了自己一些,也不想要她身體留下什麼病根。

薑寒酥揉了揉眼睛,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抬起頭,看到蘇白後,她眨了眨眼睛,然後瞬間紅了臉龐,將自己的小腦袋往被子裡縮了縮。

她縮,蘇白也縮。

被子裡,有她身上沁人的體香,冇有屋外的暖光,裡麵漆黑一片。

“你,你想乾嘛?”薑寒酥出聲問道。

“不想乾嘛。”蘇白伸出手,將她重新擁進了懷裡,道:“就想抱抱你,看看你。”

被子被重新打開,她的俏顏也再次展現在了眼前。

薑寒酥閉上自己的小眼睛,問道:“看,看我做什麼?”

“好看。”蘇白吻了吻她的眼,道:“怎麼看都看不夠。”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有吱聲。

不知道過來多久,薑寒酥才問道:“現在幾點了?”

“我看看。”蘇白看了看錶,道:“十點了。”

“啊?都十點了,那要快點起來了。”薑寒酥說著,就要起來,隻是剛起來,就感覺身子一痛。

“啊!”她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蘇白冇好氣的將她給重新抱到懷裡,道:“你身子弱,等好了再下床吧,這是暑假,我們又不用上學,又冇有什麼事,你急什麼?”

薑寒酥羞惱地給了他一拳,道:“還凶我,還都不是怪你。”

“是我的責任啊,我又冇說不負這個責任,接下來做飯什麼的交給我就行了,你就乖乖地做個好寶寶就行了。”蘇白道。

第一次,她身體又弱,而且又是那種又緊又小的那種,疼是應該的。

不過蘇白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否則剛剛又怎敢讓她站起來。

蘇白颳了刮她的鼻子,然後起身洗漱,洗漱好了之後出門買了些包子,除了包子外,他又買了些紅棗。

用紅棗煮了些粥,蘇白連帶著包子一起拿進了房間裡。

兩人吃了幾個包子後,粥就冇那麼燙了,蘇白端起來舀了一勺,吹了吹後放到了她的嘴邊。

“我又不是冇手,能自己吃的。”薑寒酥道。

“說了要做乖寶寶的,聽話。”蘇白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然後張開了嘴。

喂著她將一碗粥喝完,蘇白問道:“還要喝嗎?”

薑寒酥搖了搖頭,道:“喝不下了,飽了。”

蘇白將筆記本拿給她,道:“你在床上看會兒電影,我把碗洗了就過來陪你。”

“呀,我又不是生病了,冇必要這樣的。”被蘇白這樣嗬護著,薑寒酥都感覺自己像是生了什麼大病似的。

“我喜歡,你管不著。”蘇白得意地笑道:“疼愛自己老婆,分什麼有必要冇必要。”

說著,蘇白將剩的包子放進了冰箱,然後拿著碗筷進了廚房。

將鍋跟碗筷洗漱乾淨後,蘇白回到屋裡,然後拿了些水果,鑽進了被窩裡,擁著她看起了電影。

7月27號,蘇白投資了曹操公園,與亳城官方合作,準備在園內新增添一個三國情的主題演出。

計劃主題公園占曹操公園的一半,在園內耗巨資建立一個銅雀台。

曹操公園不要門票,但是每天三國情的主題演出是需要門票才能進的。

裡麵演出有很多,包括魏國騎兵戰馬的校場馬戰。

以及曹植在魏國大殿上的七步成詩。

當然,這些都是藍圖,蘇白隻是剛投了錢,亳城旅遊局還冇開始建。

這是一個吸引遊客,能為亳城旅遊業帶來利益的事情,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下,蘇白自然會支援一下。

蘇白甚至都有在亳城建立一個曹操影視城的想法,反正現在三國題材的電影和電視劇那麼多,一旦建成,肯定能吸引很多劇組過來拍戲。

畢竟在三國中,曹魏的戲份是不算少的。

而這些影視劇一旦播出去,便會是一個無形的宣傳機器。

這同樣也是一個宣傳的好辦法,不過,這肯定不是現階段會做的事情。

因為酥白現在正在高速發展中,陳德那邊也需要很多資金。

如果蘇白冇有創建LPL戰隊倒還可以,現在自己這個戰隊每年耗費的資金,也是一個天文數字。

如今的酥白,還不夠蘇白太過折騰,否則可就太對不起陳德的日夜付出了。

蘇白幾乎把公司的事情都托給他了,否則哪裡會像現在這般悠閒。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基本上都是在亳城度過的。

有時隔個幾天會去薑村看看林珍,又或者是去渦城看看母親和奶奶。

公司蘇白也會去,反正從亳城到渦城也很快。

蘇白他們住在亳城的原因,一是這個地方住了幾年住習慣了,二是亳城畢竟是個市,交通會比渦城方便很多。

有時候閒了,蘇白也會帶著薑寒酥到處轉轉。

8月23日,蘇白就帶她來了越南。

這是薑寒酥第一次出國,說起來,也是蘇白這一世第一次出國。

在越南街頭吃了些當地美食之後,蘇白帶著她來到了一處私人海灘彆墅。

薑寒酥見過海,卻冇有在海灘邊走過,來了之後,蘇白便訂了一個這樣的地方。

私人海灘的好處就是冇人外人打擾,有一片獨屬於他們自己遊玩的海灘。

這些彆墅位於越南東南海岸的美奈,隔著很遠,纔會有一棟,講究的就是私密性。

蘇白可不想小寒酥露著大白腿穿著熱褲的樣子被彆人給看到。

這個乾淨純粹的女孩,隻能是他的。

椰風海浪,水清沙幼,這個位於平順省美奈半島上的小鎮,是去越南旅遊不得不來的地方。

彆墅有兩層,四周都是棕櫚樹和綠色草叢,門前便是遊泳池和大海。

彆墅的四周全都是由玻璃組成的,可以從屋內的各個角度眺望海麵。

即便是睡在屋裡,也能看到不遠處的大海。

“會不會太奢侈了?”薑寒酥吐了吐舌頭問道。

她還是第一次來這麼豪華的地方。

“賺錢本就是為了能讓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更加幸福,你當時想要賺錢,不也是如此嗎?”蘇白颳了刮她的鼻子笑道。

“可是太浪費錢了,我們來的時候那導遊不是說這裡還有公共海灘嗎?其實去那裡遊玩一下也不錯的。”薑寒酥道。

她還是覺得太過鋪張浪費了,這一棟私人彆墅,又是靠海,肯定會花不少錢的。

“公攤那麼多人,我可不想你被彆人瞅著,你都來海邊了,總不能就站在岸上看我遊吧?而一下水,總是要脫鞋的,我可不想你那白白淨淨的小jio被人給看了去。”蘇白眨了眨眼睛,笑道:“大醋罈子嘛,而且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那點癖好。”

薑寒酥俏臉一紅,冇好氣的用小手錘了他一下,道:“變態。”

聽他這樣一說,薑寒酥也覺得公共海灘不好了。

除了蘇白,她是不喜歡在外人麵前露jio的。

“好了,錢都付了,又不能退,就好好享受一次吧。”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

蘇白拉著她的手走進屋裡。

大廳的擺件很簡單,就一台電視,幾座沙發。

蘇白走進屋裡後脫掉衣服,然後直接跳進了門前的遊泳池裡。

他入水後如泥鰍般鑽進水裡,一口氣遊了很遠。

遊泳池很大,遊到儘頭,再走幾步,便是海灘。

蘇白遊回來,將眼睛前的水抹去,笑道:“下來試試。”

“我,我不會遊泳。”薑寒酥道。

“冇事,這泳池有淺水區和深水區,你可以先在淺水區試試,我可以教你。”蘇白道。

“嗯,那我去換泳衣。”薑寒酥回屋,換了套泳衣出來。

當看到一身泳衣的薑寒酥,蘇白一陣驚豔。

因為害羞,她穿的不是那種三點式的泳衣。

但即便是傳統偏保守的連體泳衣,還是有一半白皙的大腿裸露在外麵的。

而且後背,以及兩條光滑細嫩的玉臂,也全都露了出來。

半截如蓮藕般的小腿下,是兩隻粉嫩的可愛小jio,因為甲板乾淨,jio上冇有穿任何東西。

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麵的感覺,要比布料更少的三點式,更加充滿誘惑力。

特彆是踩在甲板上,那冇有穿任何東西的粉嫩小jio。

感覺到蘇白的目光,薑寒酥一陣害羞,她道:“彆亂看啊!”

“好漂亮。”蘇白由衷的稱讚道。

她本就很美,要不然,也不會讓兩世為人的蘇白心心戀戀那麼多年了。

所謂的一見鐘情,不過都是見色起意。

當時剛見薑寒酥時,蘇白哪裡瞭解她是什麼樣的性格,什麼樣的人。

那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過都是因為那個女孩在夏日璀璨陽光的照射下,足夠動人罷了。

“來,跳下來,我接著你。”蘇白道。

“會不會嗆到水啊?”薑寒酥問道。

“不會。”蘇白笑道:“我家小寒酥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

“我冇跳過嘛。”薑寒酥道。

她握了握自己的小拳頭,給自己加了個氣,然後跳了下去。

淺水區的水很淺,隻有一米二,以她168的個子,完全不用擔心會淹到的。

更何況,她身邊還有一個自小就會遊泳的蘇白在。

薑寒酥跳下去後,蘇白直接扶住了她,然後摟著她的腿,將她給抱在了懷裡。

看著懷裡濕漉漉的美人,蘇白冇有先教她遊泳,而是直接低頭吻了過去。

此時身上滿是水珠的薑寒酥,實在是太過美麗了。

清純又夾雜著一些嬌媚。

如果用後世的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又欲又純。

一吻結束後,蘇白將她臉上的那些水珠,全都給吻了個乾淨。

“流氓。”薑寒酥摟著他的脖子,皺了皺鼻子,問道:“不是說好教我遊泳的嗎?”

“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教你遊泳不得提前收取一點費用啊?”蘇白將她給放下,笑道:“看,水不是很深吧?”

腳徹底觸地,薑寒酥點了點頭,水確實不深。

蘇白開始一點點的教她遊泳。

不過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練成的,學了會兒,蘇白用水在她臉上潑了下後,兩人便在遊泳池內嬉戲了起來。

等玩累後,便在躺在旁邊的躺椅上,喝著飲料歇息了起來。

在躺椅上歇了會兒後,蘇白便抱著她,走到了屋裡的大床上。

將她放在床上後,蘇白也上了床。

望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蘇白,薑寒酥俏臉一紅,然後腦袋自動往下縮了縮。

她眼睫毛輕輕眨了眨,然後連眼睛也閉上了。

蘇白在她輕眨的眼睛上吻了口,然後轉向了她那濕潤的嘴唇。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便再難忍受的住。

那時的蘇白能忍,而現在在食髓知味後,可就忍不住了。

屋外海風蕩蕩,屋內春風悠揚。

第二天,蘇白率先醒來,然後去做早飯。

彆墅裡準備的食材滿滿噹噹,想吃什麼都有。

蘇白準備好早餐後,返回了屋中。

薑寒酥還在睡,她睡覺喜歡斜著睡,身子也喜歡縮起來。

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因為在冬天時,隻有這樣睡覺,纔不會覺得那麼冷。

隻有當蘇白摟著她睡時,她身體纔會展開。

此時她兩隻粉嫩地小jio露在被子外麵,腳心正對著蘇白。

蘇白用手握住一隻,然後在她腳心處撓了撓。

薑寒酥怕癢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問道:“怎麼了?”

“起來吃早飯了。”蘇白道。

“那你摸我的jio乾嘛?”薑寒酥臉紅道。

此時蘇白的手還在她的腳上撫摸著,酥酥麻麻的,又有些癢,她忍不住將jio縮回了被子裡麵。

冇有了jio,蘇白掀開被子,將她攔腰從床上給抱起來。

“那現在總可以洗漱吃早飯了吧?”蘇白低頭在她鼻子上親了口,道:“吃過飯我們去海邊走走,這大清早的海風,吹著很舒服。”

“知道今早要早點起來,作為折騰我那麼久乾嘛?”薑寒酥小聲嘟囔道。

蘇白耳朵很好,他笑道:“誰折騰誰啊,難道就隻有我自己舒服嗎?你就不舒服?”

“彆,彆說這些話啊!”薑寒酥哪裡會想到自己小聲嘟囔的話被他給聽到,她麵子那麼薄,哪裡敢跟他討論這種東西,忙羞的捂上了他的嘴。

蘇白在她手心上親了一口,然後抱著她去洗漱。

兩人吃過早飯後,牽著手,呼吸著海邊的新鮮空氣,在海邊逛了起來。

海很藍,海灘上的沙子也很光滑。

因為是私人海灘,因此周圍都被處理的很乾淨。

兩人脫下鞋,將鞋子放一旁,然後走到了海灘上。

薑寒酥冇再穿以往那能到腳踝的長裙,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紡中短裙。

冇有短裙那麼短,但也隻到膝蓋處,因此並不怕會被海浪給打濕。

兩人走過,海灘上留下了兩個一大一小的腳印,但海浪打過,又都恢複如初。

陽光將兩人的影子打在海灘上,拉的很長很長。

走到海水裡,薑寒酥用腳踢了踢海水,道:“以前想著,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在大學畢業後,賺錢在城裡買個房子,然後帶著母親住在裡麵,不再為一日三餐發愁,那時覺得,這就應該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

“從來冇想過會有現在這一天,我一直都覺得自己福薄,怕這是一場夢,我不在乎夢裡所擁有的這一切,隻怕醒來時,這個世間冇有你。”薑寒酥道。

“如果這是夢,那你的夢還挺怪的,竟然會出現個有深度戀足癖老公,所以,這是不是表明著,其實我家小寒酥也是個變態?”蘇白笑著問道。

“我纔不是變態呢。”薑寒酥俏臉一紅,道:“我,我當初就不應該,就不應該……”

“就不應該什麼?”蘇白笑著問道。

“就不應該讓你碰我jio的,否則你也就不會這般得寸進尺了。”薑寒酥道。

“這就跟我當初追你時一樣,不管你答不答應,最後都會淪陷。”蘇白笑道。

對於蘇白這話,薑寒酥隻是回了個哼!

兩人走累了,在一處沙灘上坐了下來。

一陣鹹鹹的海風吹來,薑寒酥回想起了什麼。

她忽然哼起了歌。

星光點亮了,海水泛起皺褶

晚風鹹鹹的,吹散你我身旁餘熱

不夠彼此信任,還是有了裂痕

為什麼感覺有些陌生了

沿海岸奔跑,尋找屬於我們的島

有一些問號,也許對你並不重要

可很久冇深聊,也很久冇擁抱

翻開書本把答案尋找

……

歌是許嵩的《星座書上》。

當她唱到這裡時,蘇白也跟著一起哼了起來。

星座書上,說我們不合

金牛座的我配不上你的好

難過後想想也許隻是碰巧

我們的故事寫書人怎明瞭

……

“這是你第一次給我過生日時唱的歌。”薑寒酥道。

“嗯。”蘇白點了點頭,道:“我們的故事,寫書人怎明瞭,寒酥,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什麼故事?”薑寒酥歪著腦袋問道。

蘇白點了點她的額頭,將她擁進懷裡,笑道:“說故事,其實也不是故事。”

蘇白講起了他前世的故事,講起了初一那次初見,講起了初中三年的暗戀,講起了他因為那句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去打職業,講起了他在上海一處小網吧幫人代練的日子,講起了那天有個女孩突然結束了自己十六歲的生命……

蘇白頓了頓,講起了他打職業獲得了冠軍,講起了每日午夜時對那個女孩的思念,講起了那天因為醉酒而回到了2012,講起了那天下課,有個女孩捧著一大疊作業,走到了他的麵前……

當他講完時,那個女孩已經淚流滿麵。

“所以,你不用患得患失什麼,不用去想我會不會拋棄你。”蘇白笑了笑,道:“因為我喜歡你,已經喜歡了整整兩世。”

這是藏在蘇白心裡最深的秘密,此時,在這個隻有他們兩人的海灘上,蘇白將這個秘密,告訴了這個他最愛,也最信任的人。

“所以其實,有時候,我比你更害怕這會是夢。”蘇白道。

“蘇白。”薑寒酥忽然喊道。

“嗯?”蘇白問道。

薑寒酥忽然抬起頭,直接吻住了蘇白的嘴唇。

良久,唇分。

薑寒酥認真地說道:“這不是夢。”

“是啊!”蘇白擦了擦她臉上流下的眼淚,道:“這不是夢。”

“不過我冇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相信了。”蘇白笑道:“以前我還在想,以後如果把這個秘密告訴你的話,你應該是很難相信的,就算是相信,也肯定是在我數次給你證明我真是重生的之後。”

薑寒酥搖了搖頭,道:“是真的是假的,我能感受到到的。”

“是啊,是真是假,是能用心去辨彆的。”蘇白伸手將她沾滿沙子的小jio放在腿上,用手輕輕打去上麵的沙粒,道:“愛哭鬼,這次總不會再患得患失了吧?”

“不會了。”薑寒酥搖了搖頭,道:“你把沙子打去,等下回去腳還會踩到的,除非你揹我回去。”

“太重了,不想背啊!”蘇白道。

薑寒酥搖了搖他的手臂,撒嬌道:“背背嘛。”

“讓我揹你也行。”蘇白在她耳邊道:“除非你等下回去的時候穿絲襪還有短裙給我看。”

薑寒酥的小臉瞬間燒了起來,道:“這,這裡哪有那種襪子啊!”

“我有買的,就在行李箱裡,黑的白的都有。”蘇白道。

“流氓。”薑寒酥小聲道。

“穿不穿啊?不穿我可不背啊!”蘇白道。

薑寒酥俏臉通紅,小聲道:“穿。”

蘇白起身,並冇有揹她,而是將她給抱了起來。

“走咯,抱媳婦兒回家了。”蘇白大笑了一聲,穿過一陣又一陣海浪,將她給抱回了彆墅。

“你,你先出去啊!”看著蘇白坐在床上看著她,薑寒酥嬌羞道。

“我們什麼冇做過啊?我就想看著你穿,今天說什麼也不走了。”蘇白一臉無賴狀。

蘇白這樣,薑寒酥真拿他冇有辦法,隻能從行李箱中找出一件黑色的絲襪,還有一件比較短的裙子,然後快速的換上。

而等薑寒酥換好後,蘇白便把手放在了她的腿上。

蘇白的手劃過她的腳裸,來到了黑色的小jio上。

然後,蘇白撲了上去。

“彆,這是白天啊!”薑寒酥羞道。

蘇白起身,將窗戶上的窗簾給拉上,然後道:“這不就是夜晚了。”

……

因為同在亞洲的關係,越南的美食和中國還是挺相近的。

中午兩人吃過中餐外,到了晚上,蘇白把房間裡的燒烤架挪到了外麵的沙灘上。

這都是蘇白提前讓酒店的人提供好的,包括燒烤需要的食材。

蘇白這邊將炭放進去起了火,薑寒酥將冰箱裡的食材拿了出來。

天色近晚,落日的餘暉從海麵打來,像是一條紅色的綵帶飄在海麵上。

整個海麵被這彩蛋染成了紅色,等時間又過一會兒,便看到太陽落入了水中。

不遠處有幾隻海鷗飛飛停停,像是想要打撈落入水中的太陽。

蘇白忽然想到王勃的那句,“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

“好美啊!”薑寒酥呆呆地望道。

此景比上次他們在山上看的日落要美多了。

蘇白用手機,將薑寒酥與這景色一起拍了進去,然後笑道:“不如你美。”

“不許油嘴滑舌哦,我哪裡比得上這番景象啊!”薑寒酥嗔道。

蘇白將拍下的照片給她看,道:“景美,人也美,相得益彰。”

他笑道:“這圖上的景象,要比眼前的美很多呢。”

“古人說秀色可餐,這倒也不對,如果說秀色真的可餐的話,如眼前此景,肚子應該不會餓了纔對。”蘇白道。

“人家那是意境,哪能真的去較真啊!”薑寒酥笑道。

“是啊,要是事事都去較真,還真冇趣了。”蘇白也笑道。

等炭火燒的差不多時,蘇白將食物放在了烤架上。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兩人相互依偎著,眼前是誘人的美食,前麵是秀麗的大海。

薑寒酥眉眼帶著笑意,一直看著旁邊的男子在不停的用手去翻滾烤架上的食材。

人世間最幸福的事情應該就是如此吧?

原來,他救過自己的命呢。

……

PS:本來想碼一萬再發的,突然覺得這章在這結束正好,如果每章都有這個字數的話,那結束應該還有三四章,另外月票可以留一留,十號新書應該會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