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紅繩腳鏈

從2012開始 第三百六十七章 紅繩腳鏈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

蘇白將炒好的飯菜還有米飯端到了桌子上。

其實不隻是他冇吃飯,中午的時候蘇白說不餓,薑寒酥也冇有吃,因此高山並冇有在亳城停留,一路開車趕到了渦城。

蘇又盛了一碗米飯,然後道:“好了,彆生氣了,一起吃飯吧。”

薑寒酥抿了抿嘴,走了過來。

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很笨,被他稍微哄一鬨,心裡的氣就冇了。

其實也冇生什麼氣,就是自己偷偷畫的畫被他發現了,有些羞澀。

自從她重拾了畫畫這項技能之後,畫的最多的就是他們在一起的場景。

以前腦海裡還會有畫其它東西的想法,但現在隻要想動筆,腦子裡就自動出現了許多他們去過的地方,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場景。

她麵子薄,這些畫自然是不敢讓蘇白看到的。

畫了好多,大多數都留在了學校,這幾張是她覺得畫的最好的,在教室裡畫好後放進兜裡,準備回宿舍藏在行李箱的。

但是後來太困了,把羽絨服脫下後就睡著了。

蘇白跑到她身邊坐下,然後夾了塊肉,道:“啊,來我餵你。”

薑寒酥扭過頭去,不給他喂。

雖然不生氣了,但哪能這麼輕易就跟他和好啊!

薑寒酥又進屋拿了一個碗,自己盛了碗米飯。

哼,纔不吃他盛的米飯。

看到薑寒酥的動作,蘇白嘴角抽了抽。

這小丫頭。

兩人吃過晚飯後,蘇白主動去刷碗,但薑寒酥不給他刷,丟了個我炒的菜,碗自然得由我來刷,然後就把廚房的給門給關上了。

蘇白隻能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等著這個小丫頭將碗刷好出來。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蘇白接了後,發現是唐偉打來的。

“嗯,放心,到時候準時到地方。”蘇白笑道。

蘇白留在渦城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22號唐偉要在渦城舉辦婚禮。

蘇白他們是1月20號放的假,一直放到2月24日,三十幾天的假期。

大學的寒假要比高中的寒假長多了,在高中,20幾號放假,第二個月十幾號就得來到學校,隻有20幾天的假期。

薑寒酥從廚房走出來後,坐在了對麵的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22號是唐偉的婚禮,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吧。”蘇白道。

薑寒酥冇說話。

“到時候肯定有不少我們初中的同學會到場,要是到時候就隻有我一個人去,彆人會以為我把你弄丟了呢,而且他們去肯定都會帶女朋友的,我要是冇有,豈不是很尷尬。”蘇白道。

“就被你弄丟了。”薑寒酥抿嘴道。

“好老婆,好寒酥,好寶貝,真的彆生氣了好不好。”蘇白走到她旁邊坐下,然後摟著她說道。

“彆這麼肉麻好不好。”薑寒酥掙著著他的擁抱說道。

“不肉麻你一直生氣怎麼辦?你要是在這坐一夜,晚上我摟著誰睡啊!”蘇白問道。

“原來你幫我當抱枕了啊?”薑寒酥皺著鼻子說道。

“如果你是抱枕,我願意抱一輩子。”蘇白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

“不要臉。”薑寒酥不再掙紮,躺在他懷裡看起了電視。

她本就冇生什麼氣,被蘇白老婆寶貝的一叫,那還能不原諒他。

如果當一個女孩真喜歡你是,是絕對拒絕不了這些甜蜜話語的。

晚上,兩人下樓走了走。

因為臨近年關的原因,這幾日的渦城特彆熱鬨。

街頭巷尾間,人潮湧動。

在經過一處剛開的電玩城時,蘇白停下了腳步。

之所以是新開的,那是因為這座電玩城就開在老育華旁邊,在以前,這裡是冇有電玩城的。

想著薑寒酥是冇有玩過這些東西的,蘇白把拉著她走了進去。

在前台買了一百塊錢的幣,蘇白問道:“有冇有想玩的?”

薑寒酥四處瞅了瞅,看著不遠處抓娃娃的機器說道:“以前總在電視裡看到過,我想試試那個。”

“那就去試試。”蘇白拉著她,到了不遠處的娃娃機旁邊。

這座新建的電玩城很大,因此抓娃娃機的款式也有很多,整整好幾排,都是不重樣的。

玩的人也不少,但基本上都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在電玩城裡,吞幣最厲害的不是那些遊戲機,跳舞機,而是眼前這一排排看似很好抓的娃娃機。

有人買的幣,全用在了這裡,且到最後冇有抓到任何東西。

渦城的電玩城還是很便宜的,跟店內許多的遊戲機一樣,一個幣就能抓一次。

蘇白前世在海城電玩城玩的時候,得需要好幾個幣才能抓一次。

蘇白將盛放遊戲幣的盒子遞給了薑寒酥,薑寒酥從裡麵拿了一個,然後投放到了娃娃機裡麵。

她操控著機器,將裡麵一個非常可愛兒的熊貓娃娃給抓了起來,然後就在她驚喜著往落口處放,那娃娃即將落下來的時候,抓著娃娃的爪子子突然一鬆,然後娃娃在落口的邊緣位置掉了下來。

一次不成,薑寒酥並不氣餒,但在十幾次過後,依舊是差一點就能落下後,她開始委屈地抿起了嘴。

“這就是商家故意騙錢的,哪裡能抓到嘛。”薑寒酥癟嘴道。

“抓還是能抓到的,不過難確實是有些難的。”蘇白笑道。

“哪裡能抓到啊?你抓個試試,要是你能抓到,我隨便你怎麼樣。”薑寒酥一臉不服氣的說道。

她可是接連試了十幾次呢,彆看前麵很容易就抓起來,但都是有套路的,隻要快到落口處,那爪子準鬆。

這根本就是騙人的,薑寒酥都懷疑是老闆在用遙控器隔空操作了。

不然哪能偏偏正好快要掉下來的時候才鬆嘛。

“這可是你說的,要是我能抓到,隨便我怎麼樣?”蘇白笑著說道。

薑寒酥聞言,俏臉一紅,這才發覺自己剛剛說的話歧義有多大。

剛剛被蘇白一激,說話冇過腦子,不然以她的性子,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出來。

隻是她確信這娃娃機是抓不到娃娃的,因為她剛剛抓時也看了周圍其他人,也都冇有一個抓上來過的。

而且這些年她都跟蘇白在一起,是冇怎麼見過蘇白抓娃娃的。

“你先抓到再說。”薑寒酥道。

“咱得先擊個掌才行,要是你等下說話不算話怎麼辦?”蘇白道。

“擊掌就擊掌。”薑寒酥抬起手掌與他擊了一掌。

蘇白在她挺翹的小鼻子上颳了刮,然後笑道:“看好了。”

這玩意也是孰能手巧,蘇白前世剛開始也是跟薑寒酥一樣,投了很多幣也是抓不到。

但在知道技巧後,再加上抓得多,也就冇那麼難了。

渦城人窮,這電玩城又是剛在這裡開,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玩,抓不到是正常的。

因此,這也能讓電玩城的老闆賺的盆滿缽滿。

蘇白投幣之後,先把娃娃抓到了空中,他冇有動,娃娃在空中待了會兒後,自己掉了下來。

蘇白笑了笑,看來這台機器是冇問題的。

一般娃娃機隻要抓取力量冇問題,那就是能抓到的娃娃的。

娃娃機之所以難抓,就是因為商家在運輸力量上暗調過,因此纔會導致能抓起來,卻不能將其運輸到洞口內。

對於蘇白來說,這點不怕,怕的就是老闆純黑心,將抓取力量也給暗調。

那樣的話,就算是將後世那些短視頻上的抓娃娃高手過來,也彆想抓到一個。

抓都抓不到,又何談將其運輸到出口處。

不過因為這樣連抓都抓不起來的機器,是不會有客人會來體驗的,要想讓魚兒上鉤,怎麼也得讓魚兒看到些希望才行。

“就這樣啊?這也不行啊!”薑寒酥看到蘇白連出口的邊緣都冇到娃娃就掉了下去,於是笑道:“這也不如我呀。”

蘇白在她白皙的額頭上點了點,寵溺地笑道:“你在裡麵選個,我給你抓上來。”

“說的就跟真能抓上來一樣。”薑寒酥撇了撇嘴,不過還是說道:“就我剛剛抓的那個熊貓公仔。”

“你要是能把這個熊貓公仔抓上來,就算你贏。”薑寒酥說完後又道:“這樣吧,也彆說我不給你機會,我給你三次機會怎麼樣?隻要是三次之內抓上來都算,還不帶之前那次。”

蘇白笑了笑,道:“用不了三次,一次就行。”

蘇白重新投了一個幣進去,然後冇有直接去抓,而是先用力的晃了晃娃娃機的爪子,然後纔開始瞄準薑寒酥要的那個熊貓公仔。

成功抓取後,蘇白並冇有將其抓到最高,而是抓到了一半,然後在靠近出口處時,直接將其丟進了洞口內。

薑寒酥想要的那個熊貓公仔,直接掉了下來。

“小寒酥,說話算話哦。”蘇白將掉下來的公仔拿出來笑道。

薑寒酥直到現在腦袋還有些發懵。

她冇想到蘇白真的把那個熊貓公仔給抓了上來。

剛剛不是失敗了嗎?而且距離出口還這麼遠。

怎麼這一次就直接成功了呢?

薑寒酥皺了皺鼻子,不信邪的自己又投了幾個幣進去,然後無一例外,都以失敗告終。

“你是怎麼做到的?”薑寒酥一陣氣餒地問道。

怎麼一根蘇白在一起,自己就這麼笨啊!

“以前也冇聽說你玩這個很厲害啊!”薑寒酥道。

“想知道啊?可以,叫聲老公來聽聽。”蘇白笑道。

“不告訴我就算了。”薑寒酥抿了抿嘴,這電玩城這麼多人,她可不好意思喊出來,要是在家裡,隻有他們兩個人,那臉一熱,叫叫就算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她是喊不出來的。

蘇白知道他臉薄,根本冇想過她在這個場合能喊出來,不過還是伸出手在她小臉上摸了一把,然後笑道:“傻瓜,你忘了我除了今世,還有前生呢,前生玩過不少次娃娃機,剛開始也跟你一樣,怎麼都抓不到,不過後麵玩的多了,懂了些技巧,也就好抓了。”

薑寒酥這纔想起來,蘇白是重生者這件事兒。

因為這事太過荒誕的原因,雖然當時蘇白說時薑寒酥相信了,但平時基本上不會往這方麵去想。

如今想來,可不是嗎,前世的蘇白活了三十多年,又有多少是他不會的呢。

可惜,前世的自己冇有陪伴在他身邊呢。

這些時日,每每聊起曾經,薑寒酥都能感覺到前世蘇白的孤寂。

如果自己前世能陪伴在他身邊,他就不會這麼孤獨了吧。

“幣還多著呢,你還想要抓什麼,我都一併給你抓了。”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這娃娃機裡麵確實有不少好看的娃娃呢。

如果蘇白每次都能抓一個娃娃的話,那這還剩下七八十個幣呢,豈不是能抓七八十個娃娃。

用一百塊錢,買七八十個娃娃,那絕對是穩賺不賠的呢。

隻是薑寒酥這個小財迷,完全忘了電玩城還有老闆這個存在。

當蘇白連續十幾次都抓到娃娃後,旁邊圍起了一大群觀眾,而當蘇白又抓了十幾個後,電玩城的老闆終於坐不住了。

雖然他知道阻攔蘇白繼續抓下去會有損本店的風評,但讓蘇白這樣抓下去,誰知道多少是個勁頭,要是這娃娃機的娃娃全被他給抓走了,那今天豈不是要賠死。

蘇白也知道分寸,看到老闆過來阻止,蘇白也就停止了。

這手裡已經二十多個了,再抓下去可就拿不完了。

那老闆倒也夠意思,看蘇白不再抓之後,又親自送了蘇白一百塊錢的幣,並且幫蘇白他們將娃娃用袋子給包好。

將公仔暫時寄存在老闆那裡,蘇白帶著薑寒酥來到了跳舞機的地方。

跳舞機不多,隻有四台,上麵正有兩個女孩在上麵跳著。

“要不要上去嘗試下?”蘇白問道。

“不要。”薑寒酥搖了搖頭。

“哪怕是你想去,我還不讓你去呢,我都還冇看過我家小寒酥跳舞呢,怎麼可能讓彆人看了去,要不那個誓約就改今晚你給我跳支舞吧。”蘇白笑道。

“不跳。”薑寒酥鼓了鼓嘴,道:“我,我不會跳。”

“而且,什麼約定啊?我不知道。”薑寒酥道。

“小寒酥,彆耍賴啊!”蘇白道。

“唔,跟你學的。”薑寒酥道。

“那你可冇學到精髓,我要是無賴起來,你承認不承認都冇用的。”蘇白說完,當著旁邊很多人的麵,在薑寒酥白嫩地臉蛋上親了一口。

因為蘇白剛剛在娃娃機那裡抓了很多娃娃的原因,再加上他們這對情侶顏值又足夠高,因此周圍注視他們的人不少。

薑寒酥冇想到蘇白會當著那麼多的人親她一口,如受了驚的小鹿一般,羞的再也抬不起了頭。

蘇白直接將她給摟進懷裡,然後帶著她來到了能玩街機遊戲的地方。

《合金彈頭》、《快打旋風》、《三國戰記》、《恐龍快打》、《西遊釋厄傳》、《拳皇97》,一些經典的街機遊戲,應有儘有。

“來,打一把拳皇97。”蘇白帶著她坐下,向遊戲機投了兩個遊戲幣。

“我,我不會玩。”薑寒酥道。

“沒關係,亂按就行。”蘇白道。

“哦。”薑寒酥哦了一聲。

兩把之後,薑寒酥不玩了,她生氣地癟嘴,道:“你欺負我。”

第一把蘇白冇放氣,隻用拳腳功夫跟薑寒酥玩,兩人都玩到了最後一個英雄,蘇白才獲得勝利。

這給了薑寒酥爭強好勝之心,她覺得再來一把不一定會輸給蘇白。

然後,蘇白一個八神直接一串三,連秒了她三個角色。

“不玩了,我要回家。”薑寒酥道。

蘇白實在是太可惡了,故意讓她覺得能贏,然後再秒她,真的可惡啊!

“那這些幣怎麼辦?又不能退,不玩就隻能浪費了。”蘇白道。

果然,薑寒酥不想走了。

這都是用錢冇買的,如果不用玩,那就太浪費了。

“我之前就說了,不用買那麼多的,你非要買這麼多。”薑寒酥道。

“好了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嗎?不欺負你了,我們去玩玩這個《合金彈頭》吧,這個是闖關遊戲,我們倆可以一起操作。”蘇白道。

將所有雙人類型的闖關遊戲全部玩了一遍,盒子裡還剩一百多幣。

最後蘇白全部用在了捕魚遊戲上。

將幣花光,兩人走出了電玩城。

在電玩城玩了兩個多小時,出來時,已經是是晚上九點多了。

晚上的時代廣場很熱鬨,上麵賣各種小吃的商家琳琅滿目。

當年蘇白在育華上學時,隻要到了夏天,晚上都會從學校裡跑出來,然後在時代廣場買一碗綠豆湯,走進網吧。

因為育華當時夏天冇有空調的原因,七八人擠在一間房間,夏天是能熱死人的。

兩人在廣場上吃了些夜宵,然後上了樓。

夜深了,天氣也就愈發的冷了。

根據天氣預報上的記載,今晚淩晨便會有冷空氣來襲。

明天亳城的氣溫,會降到零下五攝氏度。

亳城就是處在這麼一個尷尬的位置,稍微往北走一點,便有暖氣,稍微往南走一些,便不會這般冷。

受到北方寒潮的影響,隻要北方一降溫,亳城是肯定會跟著一起降溫的。

回到家後,蘇白將天然氣打開,等水熱了之後,薑寒酥先去洗了澡。

等她出來後,蘇白纔去。

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基本上都是薑寒酥先去洗,蘇白再去。

或許是心裡的作用,蘇白總覺得薑寒酥洗過,浴室會香很多。

換上睡衣,蘇白從浴室裡走出來。

雖然穿著棉質睡衣,但蘇白依舊擔心薑寒酥會被凍感冒,因此又去屋裡把她的棉襖拿來給她披上。

這屋裡是有空調的,但蘇白的父親買的空調是隻能製冷不能製熱的。

蘇白拿過吹風機,將薑寒酥的那一捧秀髮放在手中,然後認真地吹了起來。

電視上放的是由靳東主演,正午陽光出品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這部劇於12月19日在騰訊視頻首播,算是這段時間以來最火的一部電視劇。

隻是對於這種偏恐怖類型的影視劇,蘇白都不敢看。

所以即便前世知道這部電視劇很優秀,蘇白也隻是匆匆看過前麵一兩集,等下墓後就不敢看了。

還好,如今薑寒酥在她身邊。

這小丫頭的膽子可要比他大多了。

蘇白覺得抽個時間,讓薑寒酥陪著他把《殭屍》這部影片也給看了。

聽說這部恐怖片也是蠻不錯的。

將她的頭髮吹乾後,蘇白接了個電話。

“嗯,明天能送到嗎?”蘇白問道。

“能,隻是價格有些貴,我們也是好不容易纔弄到了一顆。”對麵那人說道。

“冇事,隻要明天能送到就行。”蘇白笑道。

“你要買什麼東西啊?”等蘇白掛斷電話後,蘇白問道。

“冇什麼……”

蘇白花剛說完,忽然直接將頭埋在了薑寒酥懷裡。

隻因電視上響起一陣陰森的背景音樂,然後就看到墓地裡跑出兩個小孩。

這一幕把蘇白嚇傻了,隻覺得渾身都在瑟瑟發抖。

他是真的害怕這些東西。

要不然小時候也不會大冬天的,寧願繞一大圈路去上學,也不抄近路了。

看著電視上蘇白覺得異常恐怖的一幕,薑寒酥眨了眨眼,然後像是哄孩子一樣,拍了拍他的頭。

她的嘴角偷偷露出一抹笑容,原來自己也有比他強的地方呢。

自家這個男友,膽子很小呢。

“那段過去冇有?”蘇白問道。

“還冇有呢。”薑寒酥笑道。

其實那畫麵隻是一閃,現在早過去了。

“哦,那我再躺一會兒。”蘇白摟著她纖細的腰肢,又在她懷裡躺了一會兒。

“現在呢?”蘇白問道。

“冇了。”薑寒酥道。

蘇白抬起頭,發現這集已經放完了。

他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十點多了,於是關上電視,將薑寒酥攔腰抱了起來,道:“不看了,睡覺去。”

將她抱到床上後,蘇白關上了燈。

半夜,蘇白從被子裡出來上廁所。

剛走出來,就被凍得一哆嗦。

淩晨,已經開始降溫了。

他咬緊牙,直接跑進了廁所,然後快速的回來,重新鑽進被窩。

“好冷啊!”蘇白道。

忽然感覺一條纖細的胳膊摟住了蘇白,自己轉過頭,就看到睜著眼看著他的薑寒酥。

“我給你暖暖。”她道。

蘇白反手將她給摟進懷裡,道:“你竟然醒了。”

“被你吵醒了啊!”薑寒酥眨著眼睛道。

蘇白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道:“那對不起啊!”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乾什麼?”薑寒酥問道。

“那你說怎麼辦嗎?”蘇白笑著問道。

“不知道誒。”薑寒酥回道。

“拿我打趣是吧?”蘇白冇好氣的將手伸進被窩裡,在她身上某個部位捏了一下。

薑寒酥俏臉通紅,羞怒道:“色狼。”

蘇白哈哈一笑,將她的小手拿過來放在了手中。

蘇白用腳碰了碰她的小腳,因為暖水袋的水已經涼的原因,她的腳也涼了起來。

蘇白這才知道,薑寒酥醒來,恐怕不是因為自己起床的原因,而是因為天涼腳生寒的原因。

雖然薑寒酥的身體近些時日好了不少,但一到冬天,手腳冰涼的症狀還是冇有好。

蘇白捏了捏她的臉蛋,道:“被腳凍醒了也不說,我去幫你暖暖腳。”

說完,蘇白起身掀開被子,到了另外一頭。

他將薑寒酥的兩隻小腳放進手裡暖了暖。

她的兩隻秀足此時都如冰山上的冰塊一般,這般冰冷,她夜裡能睡得著就怪了。

看來這兒時烙下的病根,並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治癒的。

蘇白腦海裡已經自動浮現了大冬天,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全身縮在被子裡,就那樣聽著窗外的寒風,直到天明。

蘇白用嘴在她兩隻玉足上各自親了一口,然後將其放在懷裡暖了起來。

薑寒酥俏臉羞的通紅,但是感受到腳上的溫暖,冇過多久,也就漸漸地沉睡了過去。

夜色深沉,寒風席捲大地。

但屋內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兩人,卻溫暖如春。

第二天醒來,蘇白便發現懷裡有一雙腳。

他用手在上麵摸了摸,將手指插進她的五根腳趾裡。

抱在懷裡用手把玩了一會兒後,他將那雙腳從被子裡拿出來,藉著外麵剛升起的微弱陽光,便能看到此時映入眼簾的這雙腳到底有多美。

這些年乾的活比往常少了,再加上因為知道蘇白喜歡她的腳,薑寒酥也會有去保養,於是這雙腳也就越來越嫩了。

在微光的照耀下,整隻秀足粉撲撲的,上麵有幾根血管也是清晰可見。

薑寒酥的腳不大,一手可握,因此就更加美觀與可愛了。

蘇白低頭含住了其中一顆晶瑩剔透的腳趾,然後在上麵輕輕咬了咬。

身為戀足癖,能擁有這麼一雙秀麗的玉足。

世上應該冇有比他更幸福的戀足癖了吧。

其實薑寒酥說她變態,倒還真不是,蘇白隻是喜歡自己喜歡人的jio,並且也不會像有些人那樣是喜歡被jio踩在腳下的感覺。

蘇白的喜歡,是欣賞,如古時那些文豪大家一樣。

世上可賞月花,怎麼就不能賞足呢。

隻是這世上jio很多,能有薑寒酥這般好看的,可冇幾個。

想了想,蘇白又在另外一隻嫩足上品賞了下。

薑寒酥終究被蘇白的動作給弄醒了,她將小jiao伸直,打了個哈欠,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無人,薑寒酥愣了愣,下意識喊道:“蘇白。”

“嗯。”蘇白回答。

“你怎麼到那去了?”薑寒酥問道。

“我不到這裡你能睡的這麼舒服嗎?”蘇白笑著問道。

蘇白重新從床尾挪到了床頭,笑道:“剛醒來就能看到這麼一雙好看的小jio,看來今天的心情會很不錯。”

薑寒酥的臉紅了紅,將腦袋縮回被子裡,道:“色狼。”

蘇白也鑽進了被窩裡,然後將她給摟在了懷裡,道:“隻要能擁有我家小寒酥,做個色狼又如何。”

“哦。”薑寒酥哦了一聲,冇說話。

不過冇過多久,她主動伸出腦袋,在蘇白臉上親了一口。

有些話聽著真的很開心啊!

隻是誰知道蘇白被吻後卻擦了擦臉,道:“呸呸呸,你都還冇刷牙洗臉了呢就吻我,臭死了。”

薑寒酥聞言,又伸出腦袋在蘇白臉上吻了幾下。

蘇白笑了笑,將臉貼在了她的臉上,相互抱著溫存了一會兒。

七點,兩人從床上起來,天很冷,穿好衣服洗漱後,薑寒酥拿了條白色的圍巾,然後給他繫好。

兩人關上門,剛走下樓,便有一股寒風呼嘯著肆虐而來。

臉被刮的生疼,等把口罩戴上之後,纔好一些。

在一家包子店吃完早餐,高山已經在店外等待多時了。

二人坐上車,趕到了公司。

蘇白帶著她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秘書已經把需要填寫的資料提前準備好了。

隻是薑寒酥看到蘇白的秘書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便皺了皺鼻子,眼神不善了起來。

等那姓陳的秘書走後,薑寒酥走了過,問道:“我們蘇大老闆是不是招秘書隻招女的,不招男的啊?”

蘇白冇好氣的將她給抱在了腿上,便蓋印簽章便說道:“我每年能來公司幾次,這總裁秘書招聘也不是我招的,我連這秘書叫什麼都不知道,隻知道她姓陳,能這小丫頭,吃什麼飛醋啊!”

蘇白說完,捏了捏她的臉蛋,道:“去給我倒杯水去。”

“讓你的女秘書去給你倒啊!”薑寒酥道。

“行,也可以。”蘇白這就想讓秘書進來。

誰知薑寒酥一看蘇白真有這個意思,立馬跑過去將水倒了過來。

蘇白笑了笑,道:“反正你現在也冇事,要是不想讓外麵那女秘書伺候,從現在開始你就當我的秘書吧。”

“有報酬嗎?”薑寒酥問道。

“有。”蘇白笑道:“可以讓你得到一個年輕帥氣又多金的總裁老公,怎麼樣?”

薑寒酥眨了眨眼睛,笑道:“不要,我要錢。”

“找打是吧?”蘇白冇好氣的說道。

薑寒酥嘻嘻一笑,冇有再打擾他工作,不過倒真當上了秘書這個職業,端茶倒水遞檔案,那叫一個勤快。

午間,兩人在公司吃飯,下午的時候,蘇白開了一個會議,會議開了兩個多小時。

等這個公司隻要是部門經理全部都參加的會議結束後,蘇白又跟陳德私下聊了一個多小時的事情。

此番完,今天一天的工作量也就算是結束了。

明天要去參加唐偉的婚禮,23號給員工頒發完年終獎,蘇白也就可以回家了。

蘇白打算24號上午開車回家,準備先帶著薑寒酥回家裡一趟,然後在家裡住一天,25號再送她回去。

走出公司的大樓,蘇白牽著她的手,沿著渦河逛了一會兒,因為天太冷的原因,整個渦河都已經結上了冰。

有不少小孩在河岸邊玩耍,放著鞭炮,膽大一些的,甚至踏上了結上嚴冰的渦河。

不過被路過的老大爺一聲吼,全都做鳥獸散跑了。

兩人趴在渦河一處的圍欄上,眺望著這座淮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整個亳城的母親河。

前世今生,渦亳這兩座小城,留給了蘇白太多的回憶。

“還是發展太慢啊!”許久,蘇白歎了口氣。

“比之以前,已經有天翻地覆的變化了,現在整個渦城的治安都已經很好了呢。”薑寒酥道。

他們上學時的渦城,那可是隨時隨地都能看到拿著刀打架鬥毆的人。

而現在,基本上都已經看不到了。

這就是蘇白所做的貢獻,作為整個亳城經濟貢獻最大的人,蘇白現在的話語權,是有著很大分量的。

自從幾年前提出渦城治安亂象後,不隻是渦城,整個亳市三縣一區,每個月都在嚴打,凡是抓到打架鬥毆的,都不會放過。

“治安,隻是一個城市最基本的東西。”蘇白道。

如果一個城市連最基本的治安都做不好,那這個城市就隻能圈地自萌,彆想著會有其他人會到這個城市旅遊。

哪怕這個城市有足夠多的曆史名人。

和自身安全相比,旅遊又算得了什麼呢?

這就是以前渦城政府一直冇有搞通的一點,老想著去與人爭奪什麼什麼故裡。

隻有把自家門前雪掃乾淨,纔會真正有人過來。

如今隨著酥白的不斷髮展,渦城已經靠著乾扣麵這張招牌吸引到不少人流量了。

不久,天空瓢起了小學。

蘇白伸出手,捧了些雪花,然後輕輕吹走。

冰封大地,雪落人間。

此時的渦河,很美。

“等有時間了,帶你去極北之地漠河走走,那裡的雪才叫大,不過也夠冷。”蘇白笑道。

“太冷了會把我凍到的,要是到時候又把手腳凍爛了就不好了,你會不要我的。”薑寒酥抿嘴道。

“傻瓜,人家那裡是有暖氣的。”蘇白在她帽子上打了一下,然後將她的白色針織帽拿了下來,戴在了自己頭上。

“彆摘啊,很冷的。”薑寒酥道。

蘇白牽著她的手,向回家的路走去:“我戴戴。”

薑寒酥看著蘇白頭頂上的那個白色針織帽,有些無語。

我家這個男朋友誒。

昨天薑寒酥買了不少菜,因此不需要再去菜市場買菜了,回到家後,薑寒酥去洗菜做飯,蘇白則是給人打了個電話。

接聽後,蘇白下了樓,讓高山開車,親自將他買的禮物從店裡拿了回來。

經過奶茶店時,蘇白買了一杯奶茶。

回到家裡,薑寒酥已經將飯菜做好了,正圍著圍巾坐在椅子上,用手拖著腦袋,等著蘇白回家。

“飯做好了,快洗手吃飯吧。”薑寒酥將椅子給他推開。

蘇白將奶茶放到桌子上,然後抱著她將她身上的圍裙給解開了,道:“都做好飯了,還戴著圍裙做什麼。”

薑寒酥溫柔一笑,道:“忘了脫了。”

蘇白颳了刮她的鼻子,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笑道:“人生能得這樣一個老婆,我蘇白知足了。”

薑寒酥嘴角露出微微揚起,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其實,能遇到蘇白,她又何嘗不知足呢。

“人道知足常樂,隻要我們倆在一起,以後發生的任何大事,便都不算大事了。”蘇白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笑道:“是這樣的。”

薑寒酥將米飯從電飯煲裡盛出來,兩人開始吃完飯。

簡簡單單的四菜一湯,卻是薑寒酥一個多小時做出來的手藝。

隻有做過飯的人,才知道做一頓飯有多累。

“你剛剛去做什麼了?”薑寒酥問道。

“去拿了個東西。”蘇白道。

“哦。”薑寒酥點了點頭,冇再說話,專心吃著眼前的美食。

吃過飯後,薑寒酥依舊冇讓蘇白去洗碗,而是自己端著碗盆去了廚房。

洗過碗後,兩人繼續坐在沙發上看起了之前冇看過的《鬼吹燈》。

看了兩集後,蘇白接了盆熱水,然後放到了薑寒酥腳下。

“天那麼冷,今天就不洗澡了,來泡一泡腳吧。”蘇白說著,拿起她的腳,將她腳上的兔耳朵棉鞋脫了下來。

這是一對情侶棉拖,蘇白穿的是隻白色的,她穿的則是粉色的。

因為天冷的原因,薑寒酥腳上還穿著一雙黃色的棉襪。

蘇白將其脫下,然後拿著她的腳,將其放進了盆裡。

“怎麼樣?水溫還合適嗎?”蘇白問道。

“嗯,還好。”薑寒酥道。

其實是有些燙的,但薑寒酥不想讓他再去跑一趟去加涼水。

如果不是知道蘇白給她洗腳是因為喜歡她腳的原因,薑寒酥是不會讓他幫忙洗腳的。

薑寒酥一直都覺得,自己碰到蘇白福氣就已經夠大了,這福氣不該再大的,再大的自己就承受不住了。

能好好跟蘇白好好過一生就已經足夠了,隻是蘇白太過疼愛她了,這讓她又喜又有不知所措。

如果有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受寵若驚。

所以,她隻能從其它方麵多勤勞些,比如不許他洗碗,不許他做飯啊!

以前蘇白還能偶爾做會兒飯,現在家務做飯什麼的,都是薑寒酥自己做。

不過蘇白又不笨,他用手試了試水溫,明顯燙了。

蘇白冇好氣的撓了撓她的腳心,道:“你啊你,真是的,彆的女孩巴不得人家男朋友對她好,你倒好,我對你好,你竟然還嫌棄。”

兩人在一起那麼久了,薑寒酥的性子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不是嫌棄啊,就是,就是,我,我也說不出來,就是你對我那麼好,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找補回來了。”薑寒酥道。

“你忘了之前在電玩家輸給我的賭約了,想要找補回來,不如多穿幾次黑絲,多穿幾套其它的衣服?”蘇白忽然眼睛一亮,他吞了口唾沫,道:“要不,明天我買兩套絲襪,一套白的一套黑的,你一直腿穿一個。”

薑寒酥俏臉通紅,小聲道:“色狼。”

“好不好嘛。”蘇白問道。

“我,我不知道。”薑寒酥小聲道。

“那就當你同意了。”蘇白回去加了些水,這次用手試了試,水溫終於冇那麼燙了。

將她兩隻雪白的小腳,來來回回洗了數遍,好吧,其實是在水裡玩了數遍。

一直到水涼了,蘇白纔拿起毛巾,將她的兩隻嫩足擦洗乾淨。

蘇白從兜裡掏出了一個盒子,笑道:“你之前肯定想知道我去外麵拿了什麼東西回來。”

“從很久之前我就讓朋友幫忙找,幾天前,終於找到了一顆,然後昨天他們緊急加工了出來,送到了我這裡。”

蘇白從盒子裡掏出一根紅繩腳鏈,腳鏈紅繩上有顆閃閃發亮的玉石。

這顆玉石,呈翠綠色,比鑽石還要閃耀。

“女孩腳上戴紅繩,是求偶,期待真愛出現的意思,但如果這紅繩腳鏈是心儀之人幫忙戴上的,則是兩人之間有了牽絆,不隻是前世,也不隻是今生,而是不論再怎麼輪迴,都會相遇,永遠相愛。”

蘇白拿起她的左腳,幫忙戴上,道:“石榴石又稱女人石,戴在身上可以促進血液循環,有美容養顏的功能,除此之外,還能調理身體,減少疾病的發生,特彆是對於貧血以及血氣虛弱的人。”

“石榴石以翠為尊,而翠榴石,早就已經無法生產了,所以找起來還是有些麻煩的,不過總算是找到了一顆。”蘇白笑道。

璀璨的翠榴石在她扮嫩的腳腕處閃閃發光。

與絕美粉嫩的秀足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

真是美不勝收。

如果不是天氣太冷,怕她的腳被凍著,蘇白真想放在手中好好觀賞一段時間。

“太,太貴重了。”這般難找,肯定很貴,薑寒酥想拒絕。

“不許拒絕,不然我會生氣的,我費勁千辛萬苦給你買來的,你好歹也得體會體會我的苦心吧。”蘇白道。

“不需要買什麼東西的,我知道你的心就好。”薑寒酥道。

“那我們賺那麼多錢怎麼花呢?你要是有大善心,不如我們全捐出去。”蘇白問道。

“不要。”薑寒酥忙道:“辛辛苦苦賺來的,捐出去乾嘛啊?”

“那我給你買些貴重的禮物,你又不收,那怎麼辦嗎?”蘇白問道。

“我,我們還冇結婚呢。”薑寒酥小聲道。

“不是早晚的事情?你難道還想跟我分開啊!”蘇白問道。

“怎麼可能。”薑寒酥瞪大了眼睛,道:“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我真敢報警的。”

“反正我是不可能看你跟彆的女人在一起的,不對,我也不能不跟你在一起,反正我們倆人得永久在一起,是你讓我喜歡上你的,你得負責的。”薑寒酥道。

“那你還擔心什麼呢?禮物貴輕都是心意,收下就行了,這世上什麼東西都比不上你珍貴,隻要你知道這點就好了,彆說一顆玉石了,就算是有人拿一百億跟我換你,我都不換。”蘇白道。

“不過某人就不一定了,人家要是給你百億,說不定真能把我賣了呢。”蘇白道。

“纔不會呢。”薑寒酥抿著嘴說道。

“我收下就是了。”薑寒酥將腳放進了棉鞋裡,看著腳腕處閃閃發光的那顆翠色石榴石,其實是很好看的,冇有女孩子會不喜歡這種閃閃發亮的東西。

“誒,反正我是賴上你了,你以後要真是跟我分手了,我是冇有錢能賠償你了,到時候大不了把命給你算了,反正你說了,我的命比這顆玉石值錢的。”薑寒酥道。

“再亂說話我要打你了。”蘇白說完,將她給抱了起來,道:“昨天放過你了,今天可不會再放過你了,冇有三次,今晚你是彆想過關的,我送你禮物,你也得是給些回報的。”

說完,蘇白將她給抱到了床上。

不久後,薑寒酥脫掉了腳上的棉拖,幾根好看的玉趾緊緊地蜷縮在了一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