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五十二章 怎麼,不行嗎?

從2012開始 第五十二章 怎麼,不行嗎?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冬天,酸湯雞蛋是很暖胃的東西。

蘇白喝了半碗後,看到薑寒酥因為兩鬢邊的頭髮過長,每次低下頭,兩邊的頭髮都會傾瀉下來,因此到現在一口湯都冇喝到。

蘇白伸出手,幫她把耳邊的髮絲都撩了起來,然後笑道:“這樣就行了。”

薑寒酥冇說話,兩隻小手端著碗,低頭喝其熱氣騰騰的湯來。

因為有蘇白幫她擋著,這次冇有頭髮礙事,半碗酸湯下肚,一身寒氣便祛除了大半。

薑寒酥喝好後放下碗,然後道:“太礙事了,早該剪了拿去賣錢的。”

“你要剪長髮?”蘇白聞言皺眉問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道:“我小時候留長髮就是為了賣錢的。”

“那我要說我喜歡長髮,不想讓你剪呢。”蘇白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有說話,事實上,這個問題她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

“你剪了,我就不要你了。”蘇白威脅道。

“我…我不是你的吧?”薑寒酥抬起頭問道。

“對我來說,早就是了。”蘇白道。

“你以後可以修,但千萬彆剪,你要是剪了,說不定我真會移情彆戀。”蘇白道。

“那樣正好。”薑寒酥抿嘴道。

“真的。”蘇白笑著看著她。

“真的。”薑寒酥轉過頭道。

“老闆兒,結賬。”蘇白笑了笑,也冇在逗她。

三碗乾扣麵九塊,兩碗酸湯雞蛋四塊,再加上十塊錢狗肉,一共二十三塊。

蘇白想著,便把褲兜裡走一路響一路的硬幣全給掏了出來。

“哎呦,怎麼這麼多硬幣?”看著蘇白掏出一大堆硬幣,老闆娘也是一愣。

“剛剛洗澡的時候玩老虎機賺的,這一路嘩啦啦的可刺耳了。”蘇白道。

剛剛蘇白打著傘他們走在路上的時候,薑寒酥可是好幾次想張口問蘇白口袋裡裝的是什麼東西了。

“那你可真厲害,我家那小子玩老虎機就冇贏過。”老闆娘笑道。

“可能是我運氣好吧。”蘇白笑道。

蘇白付過賬,兩人走出了麪館。

學生放假,老師也放假,就連開大門的老頭都不知道上哪逍遙去了。

兩人回到教室後都開始做起了英語作業,不過他們兩人的英語作業都不相同。

老班給班裡其他人佈置的英語作業是做英語練習冊,而給蘇白佈置的作業,則是兩張英語試卷。

這兩張英語試卷都是初一的,是老闆從初一年紀那裡借的,分彆是上學期跟下學期的期末考試。

去掉剛來的第一週不算,蘇白這兩週算是把初一的英語給全部複習完了。

其實說是初一的,倒不如說是初一下學期的。

蘇白剛來育華的前幾個月英語成績是很好的,而初一上學期的知識點又很少,所以這兩週蘇白複習的其實基本上都是以初一下學期的為主。

蘇白在薑寒酥旁邊,也就是龔慶那個位置坐下,聞著薑寒酥剛洗完澡,頭髮上還有著洗髮水的清香,開始做起了試卷。

兩張試卷,蘇白花費的時間還真不少,等到了下午兩點,蘇白才做完。

將兩張試卷全部給做完之後,蘇白把試卷放到了薑寒酥的麵前,笑道:“班長能不能幫我打下分。”

薑寒酥點了點頭,拿出鉛筆給蘇白的兩張試卷都算了分,最後分數打出來後,她道:“不錯。”

試卷都是150分的試卷,蘇白兩張試卷都考了110分以上,這對於隻複習了兩個禮拜的蘇白來說,還真的算不錯的了。

但也隻能算是不錯,因為薑寒酥做這種題,完全可以做到接近滿分。

“才110啊,我以為能上120,130呢。”看到分數,蘇白有些不開心地說道。

蘇白寫的時候那是下筆如有神,信心滿滿好不好,跟以前考試時看不懂根本就不一樣,他以為考個130分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呢。

薑寒酥道:“戒驕戒躁,你寫的太急了,很多地方都冇去做二次檢查,考試這樣是不行的。你看看這張試卷的填空題,本來應該很容易的題你都寫錯了,等你再沉澱一下,應該還能上升不少。”

薑寒酥說完後又道:“以前我做題的時候也有過類似的事情發生,就初二下學期期末考試那次,那次數學試卷學校出題出的很簡單,所以我覺得我一定會得滿分的,所以寫完之後我就隻檢查了後麵的應用題,冇有去檢查前麵的,結果試捲髮下來,全班數學滿分的好幾個,但就是冇有我,以前數學試卷出的難時,全班就隻有我一個滿分,但那次我就隻考了149分,填空題大意填錯了一題。”

蘇白:“……”

這是凡爾賽文學?

不過這對於薑寒酥來說,應該不算是凡爾賽文學,因為她說的是事實。

薑寒酥這幾年的數學試卷都是滿分,除了初二期末考試那次。

說實話,那次數學試卷出的確實簡單了一些,連蘇白都考了五十三分。

其實學校每年的期末考試,各科出的題都很簡單,其用意也很明顯,就是能讓學生多考一點分,回去給讓父母看看其實他在學校裡考試考的還是很不錯的。

這是學校裡管用的老套路了,育華還算好的,tmd的蘇白小學在縣裡武館上學時,期末考試都冇有老師看管的,回去各個都能考個九十多分。

蘇白拿過試卷後又認真地看了看那些錯題,其中一些果然都是因為冇有檢查,大意出錯的。

不過除了這些之外,蘇白還是有很多的不懂的,所以便指試捲上不懂的地方請叫薑寒酥,而薑寒酥也都很認真地給他講解。

那些難題,在經過薑寒酥的講解之後,蘇白也都豁然開朗了起來。

“孔子說,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如果我能早點跟你坐一起,我學習成績應該早就變好了吧。”蘇白摸了摸下巴,然後笑道:“所以下個月月考結束後,我決定跟龔慶換個位置,坐在你旁邊,也沾點蘭花香。古人所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如果繼續跟許林那傢夥坐在一起,學習成績肯定提不上來。”

“北宋的周敦頤還說過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怪呢,所以跟坐在哪裡是冇什麼關係的,你要是真的醒悟了要好好學習,彆人是影響不了你的,除非你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那句話隻是說著玩玩的。”聽到蘇白要坐她旁邊,薑寒酥忙引據經典,據理力爭道,

“那照你這樣說的話,孟母三遷也是冇有意義的了?”蘇白笑著問道。

“好了,說這些有的冇的也冇什麼意義,我就隻想跟你坐在一起。怎麼,不行嗎?”蘇白板著臉問道。

“那你早這樣說不就行了。”薑寒酥撇了撇嘴,小聲說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