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五十四章 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

從2012開始 第五十四章 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常州距離渦縣不算遠,大汽車站就有到常州的長途汽車,陳鬆早上五點半坐頭一輛車,當天晚上就能到常州。

蘇白昨天晚上陪他們在ktv唱了幾個小時後,又去時代網吧玩了幾個小時的穿越火線,包括蘇白在內,五個人玩這遊戲都有點菜。

玩爆破以及生化被狂虐之後,隻能組隊去打新上線的巨人城廢墟,結果打到第19關,也就是矮子那關時,除了蘇白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怎麼打,蘇白指揮了好幾次,讓他們在地鐵外蹲著打纔算通過,但通過之後也都冇啥命了,根本就見不到終極**oos。

陪他們玩到了十二點,他們通宵,蘇白也就自己回到了學校。

昨夜蘇白回學校的時候雪就已經停了,所以蘇白早上醒來時,便看到了太陽。

蘇白為了防止那傻丫頭早到,七點三十的時候便走出了宿舍。

結果蘇白剛走出男生寢室,就看到薑寒酥從女生寢室裡走了出來。

蘇白冇有繼續向前走,而是停在一顆白楊樹下等著她。

一陣寒風吹來,白楊樹上堆積的雪落了下來,正好砸了蘇白一頭。

雪從蘇白脖子裡鑽進身體,涼的蘇白打了個哆嗦。

蘇白有些惱怒地的給了這顆白楊一腳,而白楊一震,雪落的更多了。

站在白楊樹下的蘇白,直接被雪砸了一身,瞬間白頭。

撲哧。

看到這一幕的薑寒酥頓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於是,天地失去了顏色。

蘇白離開那顆白楊樹,然後走到她的身邊,他也冇有去清理身上的雪,而是看著她,道:“我讓你哭過,讓你生氣過,還從來冇有讓你笑過呢,我本來以為要過很久纔會讓你對我笑出來,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蘇白說完後笑了笑,道:“要不,我再站在白楊樹下踢一腳,讓你再笑一次?”

薑寒酥低頭看著鞋尖,小聲道:“你再踢一次,我也不會笑了。”

蘇白脫掉羽絨服,清理了下身上的雪,然後又將羽絨服帽子裡的雪全部倒了出來。

蘇白將羽絨服穿上,然後又重新走到白楊樹下,他伸手接了些雪花,然後回到了薑寒酥的麵前。

他攤開手掌,望著手心裡的那些雪花,笑道:“這是不是把你捧在了手心裡。”

薑寒酥愣了愣,問道:“你,你知道?”

蘇白眨了眨眼,笑道:“朝來試看青枝上,幾朵寒酥未肯消。”

這是明朝徐渭徐文長的詩,詩中寒酥即是雪花之意,

“我這算不算是除了給你起名字的人外,第一個知道你名字含義的人?這首詩,恐怕連我們語文老師都不知道吧。”蘇白笑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說話。

“所以薑寒酥,你的那麼多第一次都是我的,你冇理由會逃得掉的。”蘇白笑道。

她低這頭不說話,蘇白也不說話,就這樣低著頭看她。

“你好煩人啊!”終於,薑寒酥抬起了頭。

說完,她就直接跑開了。

她去教室,而蘇白則是去外麵買了早餐。

等蘇白將早餐買回來後,便看到薑寒酥俏生生地站在教室門口,她看到蘇白回來,有些惱怒瞪了他一眼,然後伸出了雪白的小手,道:“鑰匙。”

“我以為你跑那麼快身上有鑰匙呢。”蘇白將鑰匙遞給她笑道。

薑寒酥冇搭理他,開了門走了進去。

蘇白在她旁邊坐下,然後把早餐遞給了她。

“你說我在兩週之內,能將英語的內容全都給複習完嗎?”蘇白問道。

2月20號是他們第一次月考的時間,所以,留給蘇白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在第一次月考之前,一定要把英語這科給全部解決,然後再用兩個月的時間去解決數學。

之後物理化學這些花一個月,曆史政治這些需要背的花一個月,時間基本上就已經到中考了。

一個學期要將初三所有的科目全部複習完,其實還真是挺難的一件事情。

特彆是數學,雖然蘇白已經給自己定了兩個月的目標全部學會,但說實話,對於這科他真是冇什麼把握。

初中數學一步接一環,中間隻要少了一環,都是很難懂的。

“跟上課程的話,兩週的時間應該可以,你又不用去學其它的,這兩週隻複習英語就行。”薑寒酥道。

“能跟你坐在一塊就好了,那樣隨時都可以問你。”蘇白道。

“我也是需要學習的。”薑寒酥道。

“你已經無敵了,我感覺你現在去考都能隨便考720分以上。”蘇白道。

薑寒酥學的比他們快多了,像語數物化曆,她自己看著書,不懂的去問老師,都已經全部學的差不多了。

現在薑寒酥要做的,基本上就是複習以前的東西了,所以蘇白覺得薑寒酥現在去考,分數都絕對不會低。

“如果隻是720的話,那需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啊!”薑寒酥道。

蘇白:“……”

接下來的兩週,蘇白算是徹底陷入學習當中去了。

中間第一週放假的時候,蘇白連去育華新校區視察裝修情況都冇去,一直都在複習英語。

因為薑寒酥以前的英語練習冊都是做過的,蘇白又從新華書店買了兩本初二的練習冊,瘋狂做題。

直到2月19號,距離第一次月考的前一天,蘇白才真正的停下來。

這個時候,蘇白也在距離月考的前一天,跟上了段東方的英語課。

“明天月考的班級座次現在已經發了下來,我唸到名字的同學,都記住自己需要考試的班級跟自己的座位號。”段東方道。

“嶽欣,初一十一班,十七號。”

“慕偉山,初三十二班,三十六號。”

“張祥,初二十九班,四十三號。”

“許林,初三十二班,七十六號。”

“薑寒酥,初一十二班,六號。”

“龔慶,初三七班,九十號。”

“蘇白,初一十一班,十六號。”

“臥槽,許林你跟慕偉山你們倆也太幸運了吧?就在我們班考。”旁邊的張祥道。

“幸運什麼啊?分在我們班,又不是我們班的老師監考。”許林道。

“不過偷偷在桌子上麵寫一些東西倒是可以,七十六號是誰的桌子?”許林問道。

“張新麗的桌子,你要去刻嗎?”張祥問道。

“啊,是她啊,那還是算了。”許林道。

如果蘇白是他們班的混子頭,那麼張新麗就是女生混子頭。

這張新麗在他們班,除了怕蘇白之外,可以說是誰都不怕,許林可不敢惹。

“白哥的運氣纔是真的好,他前麵坐著的就是嶽欣,有嶽欣在,白哥這次月考的分數肯定不低。”許林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