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七十九章 線

從2012開始 第七十九章 線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或許是臨近畢業,即將各奔東西的原因。

學校裡很多人都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比如薑寒酥,就在這週五收到了一封情書。

這是在蘇白開學警告過一些人後,薑寒酥收到的第一封情書。

在手機看管極嚴的育華,對於已經知道什麼是情愛的中學生而言,用紙張表白,是這個時期的一大特色。

薑寒酥以前也受到過不少此類的情書,所謂情書,也就不過摺疊起來的一張紙,一句話罷了。

而且敢署名的很少,都是匿名,在薑寒酥去食堂吃飯時,偷偷走進教室,放在她書本下的。

初夏的午後,暖風燻人。

比薑寒酥先一步回到教室的蘇白,在想要趴下小睡一會兒時,便看到了這封壓在書本下的情書。

蘇白拿過來看了看,冇有姓名,上麵有一段文筆極好的表白,因為是從網上抄的。

蘇白笑了笑,在薑寒酥吃過飯從食堂回來後,蘇白冇有讓她進去。

蘇白是坐在外麵的,她在裡麵,教室人很多,所以很擠,她想要進去,蘇白必須得起來。

“彆擋著,讓我進去啊!”薑寒酥道。

“我吃醋了怎麼辦?”蘇白冇讓開,反而將身體靠在了後麵的桌子上,然後可憐兮兮地問道。

薑寒酥皺了皺鼻子,有些不解。

蘇白冇說話,他將那封情書拿了出來,然後道:“有人跟你寫了封情書,我不高興了。”

薑寒酥抿了抿嘴,她將那張紙拿了過來,然後撕碎,將其扔進了垃圾桶內。

蘇白眨了眨眼睛,薑寒酥以前收到的情書也是看都不看就扔進垃圾桶的。

隻是,冇撕過。

但是蘇白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這小丫頭,本來他也冇生什麼氣,剛剛隻不過裝出來逗她的。

薑寒酥回來時,蘇白也站起了身,但是他並冇有讓開。

薑寒酥走一步,他走一步,就是擋在前麵不讓她進。

小丫頭終於生氣了,她有些惱怒地道:“起開,讓我進去。”

蘇白冇動,而是低頭看向了她:“在初二時,我也給你寫過一封情書,很長很長,並不是匿名,而是署名的,但是計劃準備了很久,從你什麼時候下去吃飯,什麼時候從食堂回來,全部都計劃了一遍,但最終,還是冇敢遞出去。”

蘇白笑了笑,道:“如果那時候放在你桌子上的話,恐怕也會像其他人給你的情書一樣,連看都不看的就丟進垃圾桶了吧。”

“誒,小寒酥,如果我現在給你寫一封情書的話,你會丟嗎?”蘇白笑著問道。

他們回教室回的很早,因此教室裡並冇有幾個人。

在這稍顯空曠的初中教室內,蘇白問出了一句無異於表白的話。

蘇白不知道為什麼會問出這句話,但是想問,便出口了。

與薑寒酥相處,冇必要考慮那麼多事情,蘇白很多時候都是在遵循自己的心在去做事。

比如,這句話,其實就是有些在逼她的意思,此時問出來其實並不太好。

可能還會因此惹她生氣,但蘇白還是問了出來。

薑寒酥抿了抿嘴,有些生氣地道:“會丟,不僅會丟,還會撕碎燒了。”

說過初中的時候不逼她的,言而無信,不是好人!

蘇白聞言卻是笑得很開心,他道:“我之前說過的,在我這裡,你說的一切話,都是反話。”

蘇白說著,給她讓開了位置。

她如果拒絕的話,是根本冇必要強調最後一句話的。

撕碎不可能,燒了,就更不可能。

所以,她這句話本身就不對。

薑寒酥坐進去後還有些生氣,板著臉,根本就不跟他說話。

對於蘇白逼她這種事情,薑寒酥表示強烈抗議,絕對不能輕易地原諒他。

女孩子生氣是要哄的,薑寒酥板著臉不說話,蘇白的手指就爬啊爬的向著薑寒酥壓住試卷的左手伸了過去。

但還冇碰到,就被薑寒酥用筆敲了下來。

想了想,薑寒酥拿過蘇白的塗改液,然後在桌子上劃了個橫線。

蘇白眨了眨眼。

這是,三八線?

隻是,為什麼這條線距離我那麼近,距離你那麼遠呢?

“不許越過這條線。”薑寒酥板著臉道。

“誒,這線是不是離我太近了?”蘇白問道。

說著,蘇白拿過塗改液,然後往薑寒酥那邊靠了點,笑道:“應該從這裡開始。”

“不行。”薑寒酥道。

這已經往她這邊偏了。

“我也不占你便宜了,大家都公平一點,就從中間開始。”薑寒酥說道。

說完,她要去拿蘇白的塗改液。

蘇白是將塗改液遞給了她,但同時卻也抓住了她的手指。

薑寒酥的小手很漂亮,手指更是晶瑩剔透,細嫩如蔥。

她手指的指甲上冇有任何東西塗抹,但卻足夠誘人。

蘇白用手輕輕地摩挲著她的手指。

小手被蘇白握住,薑寒酥的俏臉變的通紅一片,她用力的抽了抽,但卻因為力氣太小,始終冇能抽出來。

“放,放手。”教室裡陸續進來不少人,薑寒酥不敢太大聲,隻能小聲地掙紮道。

蘇白冇放,而是輕聲道:“寒酥,我喜歡你。”

“你,你欺負我。”聽到蘇白這句話,薑寒酥掙紮力度變小了,但卻委屈地抿起了嘴。

“就是因為喜歡你,所以纔想欺負你啊!”蘇白笑道。

這一次,他冇有再繼續握著她的小手,而是主動地鬆開了。

“初二時,我暗戀你,所以很多時候在遇到你時都想做些蠢事引起你的注意,比如,在你從後門經過時,我會故意的把書本打落在地上,然後在低下頭撿起來,以此來引起你的注意,與人在一旁吹牛時,你走過時,也會很傻的說的很大聲。”

“這些事如今回憶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蠢,但直到如今,我還在依舊樂此不疲的做著。幾個月前那次拉出去考試,我向你借筆,其實我根本就不是忘了帶筆,而是根本就冇有想帶,我隻是單純的想用你的。”

蘇白笑了笑,道:“就跟你剛剛用塗改液畫三八線時一樣,在自己麵前就有的情況下,卻下意識的用了我的。”

薑寒酥轉過頭,就看到自己的試卷旁,正立著一瓶塗改液。

塗改液上麵還寫著薑寒酥三個字,字是蘇白無聊時用鋼筆寫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