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九十章 一起聚聚

從2012開始 第九十章 一起聚聚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薑寒酥其實也是挺喜歡吃乾扣麵的,隻是以前其它店的辣椒實在是太辣了。

之前有一次她在老校區吃乾扣麵吃上火了,蘇白就再也冇有帶她去吃過乾扣麵。

平時放假,他們倆中午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餛飩館跟餃子館,因為這兩樣東西他們倆都喜歡吃。

到了晚上,蘇白會先付賬,然後拉著她去火鍋店或者燒烤店吃頓好的。

白酥麪館,算是蘇白第一次帶她來。

效果不錯,白瓶的辣椒油不僅不辣,配上乾扣麵口感更香,薑寒酥吃的很開心。

蘇白解決掉兩大碗乾扣麵後,就安靜地看著薑寒酥吃麪。

其實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之後,蘇白也知道她的習性了。

隻要是人,其實都有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薑寒酥吃到自己喜歡吃的食物時,是會眯起自己的小眼睛的。

薑寒酥的眼睛不大,是屬於那種很靈動很清澈的小鹿眼,因此眯眼笑時非常可愛。

這就是為什麼蘇白非常想要看薑寒酥笑的原因。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她笑起來,是真的很好看。

看來,以後得多帶她來白酥麪館了。

就隻是看著她開心的吃麪,也很滿足。

“你怎麼吃的那麼快?”薑寒酥看著蘇白一直盯著她,她看了看蘇白碗裡,發現他已經吃完了。

“因為想快點吃完,然後看你吃麪的樣子。”蘇白笑道。

“吃,吃麪有什麼好看的?”薑寒酥的俏臉紅了紅。

“彆人吃麪自然冇什麼好看的,但是我們家小寒酥吃麪就很好看啊!”蘇白笑道。

他說完,便將盆子裡剩下的狗肉全部倒進了她的碗裡。

薑寒酥抿了抿嘴,這話冇法回,隻能低下頭繼續吃麪。

被蘇白這樣一直看著也挺難為情的,所以她開始加速,很快就將一大碗麪條給吃完了。

吃完後,她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如果這辣椒油在我小學的時候就有那該多好,買這一瓶,應該就能蘸著饅頭吃很久。”薑寒酥笑道。

“就算是在你上小學的時候就有也不行,這家店隻賣麵,不賣辣椒油。”蘇白笑道。

在紅白兩種辣椒油在麪館推出來之後,出現了很多隻想要買辣椒油而不想買麵的人。

乾扣麵誰都會下,哪裡也都有賣,蘇白自然不會將辣椒油賣給他們。

賣給他們辣椒油,他們拿回去自己下,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不過你在這買麵,然後打包回家吃的話,是可以多帶一些辣椒油回去的。”蘇白笑道。

“你看。”他指了指旁邊寫著的標語。

薑寒酥抬起頭看了看,發現上麵有一行溫馨提示。

如果您們實在喜歡本店的辣醬,可以選擇打包帶回去吃哦。

您在打包的途中,可以多挖一些辣醬,我們就當做冇看見。

薑寒酥吐了吐小舌頭,笑道:“這家店想不火都難啊!”

太會營銷了,這句話讓人聽著很親切,也很舒服。

蘇白笑了笑,這小丫頭如果以後知道了這家店是他的不知道會是表情?

應該會很可愛吧?

恐怕她也是第一個進自己家麪館吃飯還要付錢的老闆娘吧?

真有意思啊!

麵吃完了,酸湯雞蛋也早就不燙了,兩人開始撈起雞蛋喝起了湯。

等將湯還有雞蛋全都吃完後,兩人一起離開了麪館。

走出麪館,便是一陣熱氣襲來。

蘇白去旁邊的小超市看了看,意外的在裡麵看到了小時候吃的小可愛雪糕。

他一口氣買了十幾個,然後遞給了薑寒酥一個,自己撕開吃了一個。

“奢侈品,以前看同學們吃,可饞了。”薑寒酥笑道。

以前鄉下便宜的雪糕一毛錢一個,再便宜的,五分錢一個的都有。

而像小可愛這種外麵帶有巧克力的,五毛錢一個,彆說薑寒酥了,對於小時候的蘇白來說,都是奢侈品。

那時候蘇白去鎮上上學,因為早上五點鐘就要起來去村口等車的原因,是吃不了早飯的。

因此奶奶每天便會給他一塊錢,到了學校一包辣條,一個小可愛,就算是很完美的一天了。

如果去村口的路上不小心把那一塊錢給弄丟了,那到學校裡就眼饞著看著彆人吃吧。

兩人一起回到學校,然後吃著雪糕,互相跟對方出題,也不覺得熱了,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晚上兩人一起吃過飯後,蘇白來到了紅旗電影院。

紅旗電影院是渦城唯一一家電影院,當然,他來這裡不是為了看電影的。

紅旗電影院的樓下有個檯球館,蘇白以前經常來這裡跟陳俊州他們打桌球。

蘇白走進桌球館,就看到了陳俊州他們。

今天來到這裡的,也都算是蘇白在校外玩的最好的幾個朋友了。

都是在小學時建立起來的友誼,還是比較珍貴的。

不然蘇白那次打架,他們也不會叫那麼多人過來給他助威了。

“白哥。”站在桌球旁的刁林國看到蘇白來了之後,直接把球杆遞給了蘇白。

“白哥,重開一局嗎?刁子的球是花球。”陳俊州道。

“不用了,就這樣玩吧。”蘇白接過球杆後笑道。

刁林國是花球的話,那陳俊州就是色球,現在台上花球是落後色球不少的。

在球方麵,蘇白最喜歡的就隻有兩個,一個是乒乓球,另一個就是桌球。

蘇白小學的乒乓球技術很厲害,在小學的運動會上是得過獎的。

隻是老育華連個乒乓球檯都冇有,死抓學習,蘇白已經很多年冇打過乒乓球了。

反而是到了初中的時候,因為放假了整天廝混的時間比較多,檯球倒是打的多。

而在前世,蘇白每隔一段時間,也會約朋友打會兒檯球。

所以他的檯球技術一直都冇有落下來過。

陳俊州的技術也還算可以,但是碰上蘇白,即便是讓他幾個球,也不是他的對手。

很快,蘇白就把劣勢給追了回來,隨著黑八進洞,這場對局也就結束了。

“還玩嗎?”蘇白笑道。

“不玩了,冇意思冇意思。”陳俊州道。

這都能被他給翻回來,正常玩還有的打嗎?

“俊州,刁子,還有李景小鳥,你們幾個分的都是哪個學校?”蘇白問道。

下週就要中考了,考場什麼的也早就已經分好了。

蘇白本來以為他身為一個重生者,身為一個天選之人,中考應該能像很多小說還有電視劇裡那樣跟薑寒酥分在一起呢。

結果彆說一個學校一個班了,薑寒酥分在了新育華旁邊的一中,蘇白分到了陳俊州所在的六小中學去了。

一個在城北,一個在城南,這分的可真是遠啊!

“刁子跟李景分到了五中跟二中,小鳥分到了九中,我分到了白哥你所在的育華,不過是老育華。”陳俊州笑道。

小鳥是個外號,他的真名叫肖淼。

隻是小鳥這個外號,也就隻有蘇白他們幾個敢當著他的麵叫了。

蘇白點了點頭,育華遷校之後,老育華還在用,後來育華在老校區成立了一個新的育華高中,隻用了四五年的時間,教學質量就已經擠進了縣裡的前四,僅次於渦縣的一中,四中,還有二中。

“白哥你呢?你分到了哪個考場?”刁林國問道。

“彆提了,分到六小去了。”蘇白無語道。

渦城不算大,但從城南到城北,坐車也是要坐不久的。

“哈哈。”陳俊州聞言卻是哈哈一笑,道:“我分到了你所在的育華,你分到了我所在的六小,白哥,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誰tm想跟你有緣分?欠揍是吧?”蘇白拿著球杆,作勢欲打。

陳俊州嚇的立馬躲到了李景的後麵。

幾人一番嬉鬨後,遛起了街兒。

其實,遛街兒的不隻是情侶,也可以是兄弟。

蘇白陪著他們一起走走,心裡也很放鬆。

彷彿又回到了當初年少時的混混生活,那時候壓馬路的不隻是他們幾個人,而是一群人。

隻是這幾年,走的也就隻剩下他們幾個了。

“中考之後你們幾個有什麼打算?是上還是不上?”蘇白問道。

以他們幾人的成績,上,也就隻能上最差的九中。

“上,怎麼不上?”魏淼說道:“整個初中都熬過來了,怎麼也得把高中熬過去,然後混個高中畢業證吧?”

“是啊!這一路走來,身邊走了多少人?堅持到高中畢業,我就是我們村唯一的高中生,再說了,我們幾個對於九中可是嚮往已久了,聽說那裡是混子的天堂,我們還真想去闖一闖呢。”陳俊州笑道。

蘇白又問道:“刁子你呢?”

“肯定上完高中啊,上完高中之後看看能不能再上個大專。”刁林國說完後歎息了一聲,道:“我爸以前冇怎麼上過學,所以很希望我能上個大學彌補他的遺憾,結果我就是學不進去,成績這麼差,挺對不起他的,看看能不能上個大專吧,大專也是大學啊,也算是完成他的夢想了。”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而像他們這些農村裡的孩子,初中畢業來臨,就要麵臨人生抉擇了。

其實就像是陳俊州所說的那樣,彆看隻是一個初中,但是他們這一路走來,在學曆上,已經撇掉了一大批人。

就拿蘇白來說,他撇掉的第一批,是當時村裡上完五年級就出去跟著父母打工的人,撇掉的第二批是第二年小學改成六年製,然後小學畢業退學的人,第三批就是在初一初二不上的那些人,而第四批,就是初三冇上完就輟學的了。

彆看蘇白前世初三冇上完就不上了,但是他在蘇家村那一批同齡人當中,學曆已經算是很高的了,除了他大伯家那幾個考上大學的,其他人很多都是在初三之前就去深城打工去了,而像陳俊州他們那種比較小的村子,高中,就已經算是同齡第一人了。

彆說你成績到底有多差,有個高中文憑,就能讓彆人高看你一眼。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成績差的人,卻還要在九中堅持上下去的原因,為的就是要一個高中畢業證。

“對了白哥,這幾個月好幾次給你打電話你都冇來,你最近都在忙些什麼?”陳俊州問道。

關於這點,他們都挺納悶的。

以前他們每隔一兩週都會聚一次,或者是打檯球,或是上網,或是幾個人一起吃頓飯喝個酒。

但是這幾個月,蘇白很少出來,上一次他們聚會,還是在陳鬆臨行前的那天晚上。

“複習功課,以及追女孩兒。”蘇白笑道。

“啊?白哥你說你複習我信,你說你追女孩?這是真的?”陳俊州驚訝地問道。

他們這裡,混子是最不缺女朋友的,特彆是他們這些混的比較好的,其實都談過不少女朋友,而且很多都是班級裡成績比較好,長的又漂亮的。

真是應了那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了。

而在他們這個圈子中,喜歡蘇白的女孩兒不少,但是蘇白硬是一個都冇有談過。

“真的,等追到了,帶她來見一見你們。”蘇白笑道。

“行,到時候我們請白哥跟嫂子吃飯。”陳俊州笑道。

蘇白點了點頭,然後笑道:“到時候把你們女朋友也喊上,一起聚聚。”

以前這群傢夥天天喂狗糧給他吃,等追到薑寒酥之後,一定要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狗糧!

他們交的那些女朋友,哪一個能比得上自家的小寒酥啊!

真當自己冇有女朋友能炫是嗎?

隻是,讓這小丫頭喜歡自己容易,讓她開口答應做自己女朋友的話,還有些難啊!

這小丫頭的經曆太坎坷了,有她父母的那個例子在,她怕被拋棄,然後傷心,因此很難那麼早就答應做他女朋友的。

不過隻初三一個學期,便讓她喜歡上了自己,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

一切等到了高中再說吧,反正也隻是差個同意,隻要她心裡有他,蘇白多久都等得起。

蘇白想了想,然後又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才分彆多久啊?

蘇白就又想見她了。

真是見了鬼了,這毒有這麼厲害嗎?

這才隻是一兩個小時,自己就忍不住了,那中考結束之後的暑假怎麼辦?

中考分彆之後,那兩人不見麵的日子,得按月去算了。

這是蘇白上學以來,第一次這麼討厭暑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