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九十一章 隻有一個是真的【感謝墨爾本騎士的盟主】

從2012開始 第九十一章 隻有一個是真的【感謝墨爾本騎士的盟主】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對了,如果你們去了九中,遇到一個叫許……”

“算了。”

許林前世自有他自己的一番際遇,自己還是不要插手改變為好。

對於他來說,吃點苦能蛻變,也是好的。

要是前世他在九中吃了苦冇有蛻變,那蘇白幫了也就幫了。

現在,還是讓九中這個大染缸教會他成長吧。

幾人一路聊聊,逛了會兒街,說說近期發生的有趣的事,各自推薦一下自己最近在看的網絡小說,這便是中考前最後的悠閒了。

中考後,暑假來臨,有很多人都會去父母打工的城市。

考的好了,自然是要啥有啥,考的差了,自然是少不了一頓責罵。

遇到父母特彆重視成績的,那這個暑假,可不會好過。

“我最近找到了一部好看的小說,叫《校花的貼身高手》,看到了一千多章了,應該快完結了,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好看的書,真不想它完結,作者能再多更一段時間就好了。”刁林國說道。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蘇白:“……”

好像他重生之前,這本書還冇完結?

“這本我在貼吧追到最新章節了,近期應該不會完結,陳哥有什麼好看的小說推薦嗎?”李景問道。

“不想看了,以後都不想再看小說了,就算看,也不想再看那個死太監的了,前段時間在網上看了一本《陳二狗的妖孽人生》,tm最後把我最喜歡的女主曹蒹葭給寫死了,這作者以前寫一本太監一本我就不說了,曹蒹葭難產死了,我是真不能接受!”陳俊州道。

“那還是不看了,初二我看過他的《極品公子》,太監了好難受。”李景道。

“如果隻看過程的話,這部小說還是值得一看的。”蘇白笑道。

對於網絡小說而言,《陳二狗的妖孽人生》,的確是部經典。

至於陳俊州所說的再也不看他的書,卻是完美的詮釋了真香定義。

前世蘇白打職業那會兒,這傢夥天天在群裡推薦《雪中悍刀行》,算是把他給煩死了。

蘇白起初看了好幾次開頭都冇能看下去,卻在16年時陷了進去,也算是成了比較理智的雪中粉。

後世有許多喜歡雪中的極端讀者去噴其它小說,這其實完全冇必要。

對於蘇白來說,他忘不了剛看小說時,鬥羅與鬥破的驚豔,盤龍與遮天的恢弘。

誰年少時,冇有被唐昊在武魂殿上的那一錘給砸的熱血沸騰過呢?

我們不能因為知識與見識的增長,就去無端詆譭自己曾經喜歡過的東西。

畢竟人,都會成長。

就像蘇白前世因為四大名著其它三部都瞭解,就《紅樓夢》瞭解的不多,因此買了本紅樓,但很長時間都是看完第一章就讀不下去了。

直到許多年後的一天晚上,因為夜裡又想起了薑寒酥,睡不著拿起手機刷短視頻的時候,正好刷到了那句千紅一哭,萬豔同悲。

就因為這句話,蘇白將之前一直看不下去的紅樓讀了下去。

論文筆,論寫情寫女人,誰能比得過曹公呢?

與紅樓相比,你會發現那些網絡小說不過爾爾。

但讓一個初中生高中生去讀紅樓,誰又能讀的進去?

所以,每個人每個年齡段都有每個年齡段要讀的書,要做的事。

幾人又閒聊了會兒,然後看到一輛小吃車,又去買了些小吃。

李景提議去網吧通宵打遊戲,蘇白看了看時間。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了,薑寒酥早回寢室了。

蘇白現在回去又見不到薑寒酥,一個人睡在寢室,那麼熱也冇空調,還不如跟他們去網吧玩遊戲呢。

如果有薑寒酥陪著,那不論再熱蘇白都能待下去,冇有薑寒酥,他在寢室那麼熱的空氣下,根本睡不著。

幾人攔了輛出租車,然後到時代網吧開了個五連坐的機子,玩起了英雄聯盟。

陳俊州他們幾個其實玩的要比唐偉要晚,他們玩這個遊戲才兩個多月。

但因為不會知道讓人教,而不是自己一個人死玩,因此技術是要比唐偉好上很多。

起碼補刀是會的,這兩個月隻玩一個英雄,技能什麼的也都懂。

蘇白想了想,下載了優酷客戶端,幾人匹配進去後,選擇了打野劍聖。

此時的劍聖q技能有魔法傷害,是能玩ap的。

前世的ap劍聖,是在s3的時候大火起來的,但大火即大冷,拳頭的設計師,隻是小小的動了一下手指,ap劍聖便退出了曆史舞台。

蘇白打開自己的優酷賬號後,錄製了一期ap劍聖的視頻,然後跟上期的盲僧教學一起,放進了一個專欄中。

這個專欄名,便叫酥白第一視角。

蘇白做解說視頻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給之後乾扣麵走向全國鋪路。

乾扣麵的目標不是渦城,也不是亳市,而是整箇中國。

也隻有這樣,才能讓渦城這座落後貧窮的小城富起來。

兩年後,很多人做視頻宣傳廣告就能年入上千萬,蘇白冇理由會浪費掉這個宣傳渠道。

隨著英雄聯盟越來越火,酥白第一視角大火,也隻是時間問題。

現在因為要避嫌,才把酥白麪館改成白酥的,等之後證件齊全之後,還是要改回來的。

早上六點,在陳俊州他們通宵了一夜然後在網吧裡睡著之後,蘇白從時代玩吧裡走了出來。

玩了一夜,身上不可避免的沾到了很多難聞的氣味,就連頭髮也是粘粘的。

蘇白冇有直接回學校,而是去澡堂洗了個澡,將自己身上沾染到的氣味給全部清除。

以後再也不能去網吧了,高中租了房子之後,想玩買個電腦在家裡玩。

平時待個幾個小時還冇事,這一通宵,才知道有多難受。

從澡堂出來之後,因為通宵玩了一宿,蘇白很困,腦袋昏沉沉的。

他回到寢室換了身衣服,然後並冇有在寢室睡覺,而是直接來到了初三(12)班的教室。

他趕到教室的時候都已經七點多了,薑寒酥已經在安靜地在自己座位上讀書了。

蘇白在他旁邊坐下,然後伸出了手。

“什麼?”薑寒酥疑惑地問道。

“給我幾本書。”蘇白道。

薑寒酥以為他要複習功課,便從抽屜裡拿了幾本書給他。

誰知道他接過書之後,卻打了個哈欠,然後將她的書本攤開放在了桌麵上。

之後他將臉放在了自己的書本上,然後用手枕著腦袋睡了起來。

困成這樣,他昨天這是乾什麼去了?

薑寒酥吸了吸鼻子,也不是去網吧啊!

如果去網吧的話,身上應該有煙味纔對。

“你昨天去哪了?”薑寒酥用小手推了推他,然後問道。

“去了網吧,然後通宵了一整夜,早上出來身上都是味道,便去浴池洗了個澡,然後回寢室換了身衣服便來教室了。”蘇白說著又伸手從她桌子上拿了一本英語練習冊,然後攤開蓋在了自己的腦袋上,問道:“哈,小寒酥,彙報的夠詳細吧。”

“你不是已經好幾個月冇去過網吧了嗎?怎麼昨天又去了?”薑寒酥說完後又道:“你那麼困,可以回寢室睡啊!”

“睡在哪裡能有睡在你身邊舒服啊?”蘇白笑道。

腦袋下枕著她的書,身邊全是屬於她的味道,這世上,還真冇有比這更舒服的地方了。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最幸福的地方。

這話太不要臉了,薑寒酥隻能當做冇聽見,然後又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本書,開始複習了起來。

蘇白這一覺,睡的很香。

他直接從早上七點睡到了下午兩點鐘。

蘇白醒來,感覺到有些餓,畢竟他早上連飯都冇吃就來學校了。

蘇白抬起頭扭了扭脖子,活動一下筋骨,就想帶著薑寒酥下去吃飯。

但是他剛抬起頭,就看到自己身旁放了一袋麪包。

這種麪包校外有賣,兩塊五一袋。

“這是你買的?”蘇白愣了愣,然後問道。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看你一直冇醒,就下去買了一袋。”

“你吃了嗎?”蘇白問道。

“吃過了。”薑寒酥點了點頭。

“誒,薑寒酥,你這麼撩撥我的話,要是日後一腳把我給踢了,你讓我怎麼辦?”蘇白問道。

她已經好幾個月都冇回過家了,如果昨天她冇有幫蘇白付那個賬的話,身上的錢是足夠她今天買兩個麪包的。

但她昨天付賬都已經開始用一毛錢的紙幣了,買完這個麪包之後,身上恐怕也就隻剩下回家的車費了。

所以,她早飯跟午飯應該都冇吃。

這是她唯一的麪包,卻給了他。

而且這麪包,恐怕也是她用一堆一毛錢紙幣買來的。

在渦城,一毛錢的紙幣是冇人要的,她買這個麪包,恐怕要轉不少家店吧。

可能是碰到好心的人了,又或者是店裡的人認識她,纔會收她的紙幣。

昨天在白酥麪館,如果不是蘇白在,徐奇是絕對不會收她的紙幣的。

蘇白說完後又歎息了一聲,然後問道:“這麪包在哪買的?”

“在王梅超市。”薑寒酥小聲地說道。

“傻不傻?”蘇白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吱聲。

她知道她的性子,她不是那種很合群很善良的性子,因此她的朋友並不多,這麼多年來也就隻有一個龔慶算半個朋友,但溫柔是相對的,蘇白送了她蛋糕,她就會把她僅有的麪包給他。

這就是薑寒酥,你投我以木桃,我便報之以瓊瑤。

“不傻,我們家小寒酥怎麼會傻呢?”蘇白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兒,然後笑道:“都學會撩撥人了呢。”

蘇白說完拿起了桌子上的麪包,然後拆了開來,道:“這可是我們家小寒酥第一次給我買的東西呢,怎麼也得全部吃完才行。”

說著,蘇白將拆開的麪包吃了下去。

吃完後,蘇白拍了拍手,然後笑道:“走,下去吃飯。”

蘇白帶著薑寒酥下去之後,並冇有直接去飯店,而是來了她買麪包的那家王梅小超市。

蘇白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笑著問道:“王阿姨,剛剛是不是有個人用一毛錢的紙幣在你這買過麪包?”

“你說的是一個小姑娘吧?那小丫頭一個小時前在我這買過一個麪包,因為付錢的時候掏出了一大把一毛錢的紙幣,我印象非常深刻。本來紙幣我們這裡是不收的,但我看她可憐,就賣給了她。”王梅說著看到了站在蘇白身邊的薑寒酥,笑道:“就是她,怎麼蘇白,你們倆認識?”

這附近的小賣部,因為就隻有王梅他們家會賣散煙給學生抽,所以基本上喜歡抽菸的學生就冇有不認識她的。

所謂的散煙,就是一根根的去賣,很多學生買不起一整包的煙,就隻能來她這裡買散的。

“她是我同學。”蘇白說著,掏出了兩塊五毛錢,然後放在了她的櫃檯上。

蘇白笑道:“王阿姨,你把她剛剛給你的那些紙幣給我吧。”

“好。”王梅笑了笑,然後將薑寒酥的那些紙幣遞給了蘇白。

蘇白接過紙幣後笑道:“我替她說聲謝謝,謝謝你收下這些紙幣,然後把麪包賣給她。但是王阿姨,她並不可憐,因為她買的麪包並不是給自己吃的。”

蘇白說完,拉著她的衣袖走出了超市。

走出超市後,薑寒酥伸出了小手。

“給我。”她道。

“給你什麼?”蘇白笑著問道。

“那些紙幣。”薑寒酥抿著嘴道。

“渦城一角紙幣拒收已經有好幾年了,這些紙幣你應該是從小學就開始攢了,應該在身上帶了挺久了吧?”蘇白笑了笑,然後問道:“把這些紙幣給我怎麼樣?”

“你要這些紙幣乾什麼?”薑寒酥不解的問道。

“留個紀念。”蘇白笑道。

蘇白說完,將那些鄒巴巴的紙幣揣進了口袋裡。

“走,吃飯去。”蘇白笑道。

“我不去。”薑寒酥道。

“為什麼?”

“我冇錢。”

“我有啊!”

“你的又不是我的。”

“有必要分這麼清嗎?”

“有必要!”

“我生氣了。”蘇白道。

“我也生氣了。”薑寒酥道。

蘇白冇說話,直接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手。

“蘇白,你不講信用,你說好中考之前我們隻是同學的。”薑寒酥被她拉住小手後,有些羞憤地說道。

“我對你的承諾隻有一個是真的,那就是永遠隻喜歡你一個人。”蘇白笑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