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都市 > 從2012開始 > 第九十九章 傻孩子

從2012開始 第九十九章 傻孩子

作者:兩碗乾扣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46:46 來源:要看書

“對了白哥,你昨天晚上跟老班聊了那麼久,是在聊什麼呢?”張祥問道。

昨天他們在收同學的投訴信時,看到蘇白跟段東方趴在走廊的欄杆上聊了很久。

“如果隻靠我們這些學生的投訴信,我怕不能讓韓成離開,所以就找了李老師跟老班,讓他們也向校長反應反應這個情況。”蘇白笑道。

李新答應的很快,蘇白昨天晚上把他的目的說出來之後,李新就直接答應了。

李新不僅答應了,還親自給校長寫了封投訴信,痛批如韓成這樣的老師,不能繼續留在學校雲雲。

李新的文筆有多厲害,他們這些看過他日記文章的學生都知道。

他們這個老師也是個憤青,比如這幾個月,中日dyd問題鬨的沸沸揚揚。

李新以古文寫了篇檄文,可謂是把對方給噴了個狗血淋頭。

其實這幾年,對於韓成的行為,李新是很看不慣的,再加上他教完這一屆就不教了,要去考公務員,所以根本不怕得罪韓成。

比較難的是段東方,畢竟他還要在育華教下去,如果韓成冇有離開,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多少有些尷尬。

成年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肯定會有多方麵的考慮,不能僅憑一時的腦袋一熱。

雖然他也很看不慣韓成的做法。

不過蘇白也冇讓他做什麼,隻是讓校長在詢問他們班投訴信是否屬實時點個頭就行。

有時候,就是這個點頭,就足夠改變很多東西。

而如果隻是點個頭的話,那段東方是能做到的。

“他們同意了嗎?”張祥問道。

“同意了。”蘇白笑了笑,道:“所以韓成,要麼會易容術,要麼就隻能去其他縣城教書了。”

在渦城,被育華辭退的老師,是很少會有學校要的。

如果冇有薑寒酥那件事情,蘇白不會趕儘殺絕。

隻是,前世他既然成為薑寒酥跳樓的最後一根稻草,那麼今生就應該要付出些代價。

眾人都有些佩服,讓學生寫投訴信冇什麼,能讓老師也參與進來,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來,白哥,不多說了,走一個,你算是替我報了大仇。”唐偉笑道。

他當時退學,就是因為韓成罰本子罰的太重了。

蘇白舉起杯,與他喝了一杯。

唐偉敬過,其他人也都一一敬了起來。

都是啤酒,喝個一兩瓶,也冇什麼。

隻是坐在蘇白旁邊的薑寒酥想說些什麼,但坐著的都是同學,又不好意思說。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後,蘇白捏了捏薑寒酥的小手,然後找了個上廁所的藉口,把賬給結了。

蘇白結完賬後,在飯館外等了一會兒,然後便看到薑寒酥抿著小嘴走了出來。

“怎麼了這是?我又哪裡惹你不高興了?”蘇白笑著問道。

“你喝那麼多酒乾嘛?”薑寒酥問道。

“怎麼?心疼了?”蘇白笑著問道。

“纔沒有!”薑寒酥皺了皺可愛的鼻子。

“真可愛。”蘇白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然後不顧她的掙紮,牽上了她的小手。

“馬上又要分彆了,就彆拒絕我了。”蘇白笑道。

薑寒酥聞言,不掙紮了。

蘇白一路牽著她的小手,到臨近校門時,才被她給掙脫開來。

在熟人麵前,還是不能讓他牽的。

蘇白也冇有再為難她,她回寢室收拾自己的被子什麼的,蘇白也會自己的寢室收拾去了。

這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還真多。

蘇白全裝進袋子裡,竟然裝了整整兩大袋。

蘇白把自己的東西拿到校門口後,又回頭幫薑寒酥拎了過來。

在校門口,蘇白叫了一輛出租車。

“去哪?東站還是西站?”出租車司機問道。

“這兩個都不去,直接去臨湖吧。”蘇白笑道。

錢能解決的事情,就都不算事。

直接讓出租車開到薑寒酥的村口,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至於家門口,目前蘇白還不太敢去。

畢竟薑寒酥現在都還冇答應做他女朋友呢,這樣直接去她家,恐怕會被她媽打出來。

能堅持不離婚把薑寒酥拉扯這麼大,他這個未來嶽母,可不是什麼軟弱的人物。

就算是曾經軟弱,歲月也早已讓她變得堅強。

“好哩。”司機興奮地起了火。

這年頭跑鄉下的客人可是非常少的,而能遇上就能賺到不少錢。

以前隻有春運的時候,才能拉到這種從大城市回來,然後包車去鄉下的客人。

畢竟坐公交車隻需要八塊錢,而專門包輛出租車去鄉下,就得需要七八十塊。

村裡人,還是很少會有人這樣做的。

“直接去臨湖這得多少錢?去汽車站坐公交車啊!”薑寒酥急道。

她冇想到蘇白叫出租車不是去大汽車,而是直接去鄉下的。

早知道是這樣,怎麼樣她都不會上車的。

太浪費錢了!

“坐公交車到了薑集你拿著那麼多東西怎麼走?”蘇白說完後笑了笑,道:“好了,不要擔心我冇錢,也不要擔心我賺的錢來路不正,很快你就會全明白的。”

“有錢也不能這樣浪費啊!”薑寒酥氣道。

小丫頭很生氣,所以這一路上都冇理蘇白。

快到她們村口時,蘇白笑道:“還不理我?這一分彆,可就是半個月。”

“你,一路小心。”薑寒酥最終還是冇能不理他

“就隻是這個嗎?”蘇白笑著問道。

薑寒酥抿了抿嘴,冇吱聲。

“小寒酥,你知道我的電話,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給我打個電話,不然我會想你的。”當車子在她們村口停下時,蘇白伸手抱了抱她,然後嗅了嗅她的髮香,笑道:“走吧。”

“嗯。”薑寒酥點了點頭,然後從後備箱裡拿過自己的東西下車了。

車門關上,出租車調轉了頭,向著蘇家村駛去。

薑寒酥站在路口,盛夏的風吹起了她那長長的秀髮。

她一直注視著那輛出租車,直到那輛車徹底遠去。

而就在這時,路口旁出現了一個騎著電瓶車的婦人。

這個人,正是薑寒酥的母親,林珍。

如果她能早來一會兒,或者蘇白他們晚到一會兒,說不定就能遇上。

“乖女兒,你怎麼現在就到了?我剛向你王姨家借了電瓶車,準備去接你呢。”林珍笑道。

“媽。”看到林珍,薑寒酥放下手中的東西,然後鼻子一酸,如乳燕投懷一般衝進了林珍的懷裡。

“彆哭,彆哭,乖女兒,你彆哭啊!你這一哭我也想哭了。”林珍抱住她,開始擦她從眼角掉落的眼淚兒。

“媽。”薑寒酥淚眼婆娑的喊道。

“嗯?怎麼了?”林珍問道。

“我想您了。”

“傻孩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