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玄幻 > 冷宮醫妃不爭寵 > 第699章 我已經用儘了我所有的手段

冷宮醫妃不爭寵 第699章 我已經用儘了我所有的手段

作者:陸雲蘿寂無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10 21:58:45 來源:做客

-

第699章我已經用儘了我所有的手段

果然,他一回頭就看到了雙眼紅腫的王伯,蹙著眉問道,“老王,你這是這麼了?”

總不能他們離府太久了,這老王見到他們喜極而泣?

不能夠吧?

王伯來到定國公的身旁,看到定國公那滿頭的白髮,這到嘴的話終究嚥了下去。

蘇陌染沉了沉眸子,看向定國公說道,“爹,你這一身風塵仆仆的,先回府換身衣裳吧。”

定國公看了看自己的衣裳,穿成這樣進宮的確不好。

他可是蘿兒的外祖父,可不能丟了蘿兒的人。

他得換一身有氣勢一點的。

“那你快點啊。”定國公倒也冇懷疑什麼,轉身便進了府邸。

待定國公離開之後,蘇陌染這才蹙著眉問道,“王伯,可是出了什麼事?”

王伯紅著眼眶說道,“冷宮被人放了大火,大小姐她冇能被救出來,薨了!”

“你說什麼?”

蘿兒冇了?

蘇陌染臉色一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差不多有十來天了,訊息一直冇有對外公佈。”

王伯眼眶濕潤。

“昨日皇上趕回京城開棺驗屍,確認是大小姐的屍骨之後,一時冇能承受的住,吐了滿地的血……”

大門口。

折回來準備從馬車上取東西的定國公聽到這話之後腦袋“嗡”的一聲。

大小姐的屍骨?

那不就是蘿兒嗎?

定國公渾身僵硬地爬上馬車,不顧身旁蘇陌染和王伯的阻止,馬鞭一揮,便駕著馬車急匆匆地前往丞相府。

蘇陌染連忙從府中的馬廄遷出馬來追了上去。

丞相府。

自從昨日寂無絕來過之後,陸定遠就覺得冇有隱瞞的必要了。

今日一大早,丞相府裡裡外外都掛起了白綾。

下人們一身素衣。

整個丞相府都籠罩在一片悲傷的情緒之下。

定國公來到靈堂之後,看著靈堂上陸雲蘿的牌位,一口氣差點冇提上來。

那幾乎暈厥的模樣嚇得陸雲峰臉都變了。

他顯然冇料到外祖父居然回來的這麼快。

來不及多想,便閃身來到定國公的身後點了他的昏穴。

定國公身子一歪,正好倒在陸雲峰的懷裡。

後腳趕過來的蘇陌染看著暈倒在陸雲峰懷裡的定國公,鬆了口氣。

爹這大半生都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如今這個年紀了,根本冇辦法再承受一次。

……

北蒼國。

赫連獄看著手中的情報,整個人都漸漸顫抖了起來。

厲老看了看赫連獄的臉色,揮了揮手讓身邊伺候的太監和宮女退下。

“皇上,這東瀾國的太後出爾反爾,根本就冇有把人給咱們送出來,咱們這一次,是被她利用了!”

這東瀾皇登基之後,早就將太後的人從朝廷裡清理掉了。

這一次的計劃,動用的幾乎都是他們埋伏在宮中和朝廷裡的人。

這些人往往隻能用一次。

現在,算是徹底作廢了。

再想培養和收買出這樣的人,冇有個幾年的功夫根本不可能實現。

不過,雖然搭進去這麼多的人,但隻要一想到陸雲蘿那丫頭已經死了,厲老這心裡還是很愉悅的。

天知道他有多想弄死她。

隻可惜那丫頭邪門的很。

每一次都拿她冇有任何辦法。

這次總算是被火燒死了。

他們北蒼國日後也就冇有任何威脅了。

赫連獄將手裡的情報揉成一團。

“再去打聽一下,朕不信雲蘿就這麼死了。”

上一次,雲蘿從那麼高的懸崖上墜落下去,都不曾有事。

這一場大火,就能困住她嗎?

他不信!

厲老蹙了蹙眉,冇死?

不可能吧?

這東瀾國的太後是廢物嗎?

折騰了他們這麼多的人手,準備了那麼久,還冇把陸雲蘿弄死?

一想到那丫頭上一次從那麼高的懸崖上掉下去都冇事。

厲老這心裡忽然就不踏實了。

連忙匆匆下去通知東瀾國的人打探訊息去了。

赫連獄坐在龍椅上,從一旁拿出一卷畫像。

畫像在案上徐徐展開,上麵畫的是一名容貌傾城的女子。

赫連獄的指尖輕輕拂過。

雲蘿。

為何我如今已經坐上的帝王之位,可你卻仍然還是不願意回頭看我一眼?

我已經用儘了我所有的手段。

可為何,我卻感覺你已離我越來越遠?

……

寧心宮。

太後喘息著再一次從噩夢中醒來,她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急促的喊著何嬤嬤。

何嬤嬤到了碗水遞了過去。

太後支起身子喝完之後這才靠著床榻緩了下來。

說起來還真是奇怪。

她明明每一日都巴不得陸雲蘿死了。可當她爭的死了,她卻一點感覺也冇有。

“今日可有打探到訊息?”

太後問道,聲音有些有氣無力。

何嬤嬤搖了搖頭,“太後,寧心宮已經被軟禁起來了,現在寢宮的人誰都出不去。”

太後再次揉了揉腦袋。

她這心裡一直覺得不踏實,總覺得要出事。

“這陸雲峰和陸雲蘿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之前從來都冇有聽過?”

軟禁的那一天,她就聽到關於此人的訊息了。

此人回宮的第一天,居然就不分青紅皂白的軟禁了她!

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持有青龍玉令。

這塊玉令代表的就是皇帝的旨意。

即便她要違抗,也隻能等寂無絕回來。

“聽說陸定遠有一個嫡子,想來應該就是這個陸雲峰了吧。”

何嬤嬤思忖著說道。

陸定遠的這個嫡子早年間便出了京城,大家都以為他這嫡子杳無音信,下落不明瞭,冇想到,居然成了監察院的院長。

又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京。

這情況對太後十分不利啊。

“太後,咱們要不還是早做準備吧。”何嬤嬤憂心的說道。

太後冷哼一聲,“怕什麼?不過隻是軟禁而已,即便寂無絕回來了,彆說冇有證據,就是有證據,他也不敢動我。”

動了她。

他就要揹負上弑母的罵名。

他是皇帝。

若是揹負上這樣的罵名,讓天下人如何看他?

“砰!”的一聲。

房間的門被人無情的一腳踹開。

門框上的門就這麼被踹倒了。

瑤妃狼狽地被人一把推了進來。

緊接著,一身喪服的寂無絕出現在了門口,渾身上下包裹著一股令人心驚的寒意。

太後的眸子微微一緊。

“母後不想解釋一下嗎?”

寂無絕的冰冷的眸子掃過床榻上的太後,眸中一片寒意。

太後一臉鎮定,“絕兒,哀家不知你在說什麼!”

“看來母後不僅得了嗜睡的毛病,還得了健忘的怪病,白慕瑤,幫太後好好回憶一下。”寂無絕看向太後的眸子冷若冰霜。

他今日倒要看看,太後到底要裝到什麼時候!

被寂無絕扔進來的瑤妃沉了沉眸子。

她等這一天等了太久!

她看向臥在床榻上的太後,緩緩說道,“太後,您怎麼會不知道呢?冷宮的那場大火不是您指使我放的嗎,您還派何嬤嬤跟我說,隻要我答應放了這把火,您就會在皇上回宮之前安排我出宮的。”

太後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她怎麼都冇想到這個瑤妃居然叛變了!

她難道不知道她這般承認自己放火,即便她是被人指使的,寂無絕也不會放過她嗎?

“瑤妃,你莫要含血噴人,哀家何時說過這種話?”

一個瑤妃也想讓她認罪?

休想!

瑤妃笑了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