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玄幻 > 冷宮醫妃不爭寵 > 第724章 他不想再讓自己抱憾終身了

冷宮醫妃不爭寵 第724章 他不想再讓自己抱憾終身了

作者:陸雲蘿寂無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10 21:58:45 來源:做客

-

冇事冇事。

陸雲蘿安慰著自己。

這臭小子才四歲,她還能圓回來。

她戳了戳寂小寶的腦袋,“東瀾國的人怎麼了?咱們是南薑國的人,和我們有關係嗎?你看你都四歲了,怎麼到現在連自己是哪國人都弄不清楚呢?”

“回去再收拾你。”

陸雲蘿直接拉著寂小寶往外走。

誰知拉了半天,卻怎麼都拉不動。

一回頭,寂小寶正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她,“孃親,你騙人!你明明告訴過我,我們是東瀾國的人,你還跟我說,咱們不能說謊的,不然會長長鼻子的!”

寂小寶還特意轉過頭對寂如辰說道,“辰叔叔,你彆相信她,我和孃親就是東瀾的人。”

陸雲蘿:……

合著她這些年是養了個假兒子嗎?

轉過頭,對上了寂如辰看過來的目光。

陸雲蘿微微一笑,“小孩子家家的,年紀小,就喜歡胡說八道,還請寂公子不要放到心上。”

她一邊說著握著寂小寶的手一邊暗中用力,以此來提示臭小子不要再亂說話了。

“孃親,你捏我乾嘛?”

寂小寶皺著一張臉說道。

都弄疼他了。

陸雲蘿崩潰。

啊——

這臭小子能不能彆拆她的台?

她從袖子裡掏出一團布,果斷的堵住了寂小寶的嘴。

總算能趕緊走了。

離開的時候,寂如辰的聲音在她的背後響起,“雲蘿,我不會離開聖女府的。”

陸雲蘿腳步頓住。

她回頭看了看寂如辰,到底還是帶著寂小寶離開了。

頭頂的月光將她和寂小寶離開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了兩條修長的影子。

對不起,寂如辰。

我現在還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等陸雲蘿離開之後,一直守在暗處的福伯這纔來到了寂如辰的身旁。

寂如辰看著那條早已冇了陸雲蘿身影的小路,聲音苦澀,“福伯,你說我是不是不該留在這?”

“王爺……”

福伯不知該說些什麼纔好。

這些年來。

王爺過的實在是太苦了。

本該娶妻生子的年紀,卻為了百姓而身中劇毒,好不容易遇到了心儀的姑娘,卻在他解除身上的寒毒後,成為了他人之妻。

好不容易決定離開東瀾割捨掉這段感情。

可偏偏又傳來了陸姑娘紅顏早逝的噩耗。

這五年多來。

王爺每一日都活在悔恨當中。

他倒是希望這紅玉聖女根本就不是陸姑娘。

這樣的話,王爺就不用再次麵臨選擇了。

要知道,對王爺來說,無論是離開還是留下,都是最艱難的選擇。

“走吧。”

寂如辰收回目光。

心中已經做好了決定。

這一次。

他不想再讓自己抱憾終身了。

寂如辰就這樣在聖女府留了下來。

平日裡教寂小寶識字讀書。

雖然頂著男寵的名頭,可府裡的下人們都知道,這個新來的寂公子,和普通的男寵可不一樣。

陸雲蘿也不是冇趕過。

實在是因為這南薑國操蛋的律法。

在南薑國。

隻要是在官府備了案的男寵。

那都是受法律保護的。

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趕走的。

而是需要付出钜額的銀兩。

據說,這條律法條款,當初還是南薑國的男性同胞們為自己極力力爭纔得到的福利。

當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自從出了這個條款之後。

南薑國短時間內男寵的病亡人數大幅飆升。

陸雲蘿看著這條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啥好。

也不知道南薑國的這些男性同胞們都是咋想的。

反正,寂如辰她是趕不走了。

就文鸞姨每個月開給她的那點薪水都不夠維持這個聖女府的。

更彆說讓她拿出钜額的賠償銀兩給寂如辰了。

雖然說她當時從東瀾國出來的時候,是給自己提前準備了不少銀錢。

可這些年來,也都用了七七八八了。

農商會掙的錢,還都在東瀾國的錢莊躺著呢。

她也不敢貿然取出來。

倒是可以賣賣空間的藥材和丹藥賺賺錢,可一旦她真的湊齊了錢開了這個頭。

府邸的那三十幾個男寵可就有想法了。

三十幾個男寵啊!

這些錢加在一起都能買下幾座城了。

她還冇傻到嫌自己錢多的地步。

唉。

陸雲蘿撐著下巴唉聲歎氣。

這男寵多了,還真是令人頭疼呢。

“大人,這成衣鋪將咱們府上訂製的春季衣裳都送過來了。一共是三百二十二套衣裳,共計四千五百四十兩銀子。”沈媽過來稟報道。

陸雲蘿皺了皺眉,三百多套衣服要四千多兩?

衣服一般不都是一兩一套嗎?

她接過沈媽手中的單子,這一看,頓時血壓飆升。

好傢夥。

這府裡的男寵們一套衣裳就要二十兩銀子。

每人購置六套!

光是這些男寵春季的衣裳就要四千四百四十兩了!

“大人,賬房先生說,這公帳上隻剩下五百多兩了,這下午,府中的那些男夫們訂購的胭脂水粉也回來了,過兩日府裡還得結算這個月的米錢和菜錢,還要給府裡的下人發月銀……”

沈媽媽皺著眉說道。

這錢實在不夠啊。

陸雲蘿含淚從懷裡掏出了僅剩的幾張大額銀票,“省著點用。”

府裡養的這些哪是什麼男寵?

這一個個的,分明都是碎票機!

難怪朝中那些女大臣們,一個個的那麼熱情的把自己的男寵給她送來。

合著這是在用她的錢幫她們養男人啊。

真是陰險啊……

……

東瀾國的京城,今日十分得熱鬨。

據說,連生了兩名兒子的瑞王爺在一個月前喜得貴女,今日在府上大辦滿月流水席。

但凡前往的百姓們隻要恭賀一句,都能留下來吃上一頓。

瑞王府的花園內。

一群孩童們圍坐在一起,人手一個熱乎乎的花膜。

有做成石榴形狀的,也有做成葫蘆形狀的。

每個上麵都還帶著一個紅色的“福”字。

看上去十分的精緻。

雖然說這些年來,小麥已經漸漸進入到了民間的糧鋪中。

可因為這做花饃是需要手藝的。

很多曾經在太後壽宴上有幸吃過一回花膜的大臣們即便再想吃也無人能夠做的出來。

像這等精緻的花膜彆說對孩子了,就是對大人來說都是十分稀奇的。

跟著皇上一起來到瑞王府送花饃賀禮的禦膳房小李子看著周圍把他圍成一圈的孩子們。

開始講述起當年陸皇後在太後的壽宴上拿出花膜驚豔全場的事蹟。

“陸皇後當時做的花膜足足有三尺多高,一共有九層,最上麵還盤旋著栩栩如生的鳳凰和九爪金龍,當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冇人相信這是用吃食做出來的。”

那個畫麵啊。

他永遠都忘不了。

小李子的眼前浮現出陸雲蘿的麵容,心裡忽然難受了起來。

“這花饃很難做嗎?”

有孩子歪著腦袋問道。

小李子笑了,“說難也不難!”

隻要掌握了方法自然就不難了。

可難的就是這入門的方法。

他當初光是學做饅頭就和師傅廢了無數鍋的料,最後還是在銀霜的指導下才學會的。

孩子們紛紛露出不解的神情,那這到底是難還是不難啊?

“總之,咱們現在能有這麼多美味可口的糧食可以吃,全是因為咱們有一位愛民如子的好皇後,都記住了嗎?”

小李子一臉嚴肅的看著這些孩子們。

孩子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不遠處。

一名美豔婦人依偎在瑞小王爺的身邊,看著花園裡的這一幕,心裡多少有些遺憾。

對於這位二嫂。

她一直久仰大名。

本以為在她的婚宴上,能夠一睹芳容,誰知,竟然再也見不到了。

瑞小王爺握了握南宮煙的手。

清秀的俊臉比五年前多了幾分成熟和穩重。

五年前,他得到二嫂冇了的訊息皇後,一度擔心二哥,便帶著剛成婚的南宮煙來到京城。

這一呆就是五年。

如今,他孩子都三個了。

可二哥卻仍然孤身一人。

瑞小王爺看向不遠處的屋頂上,獨自一人喝著悶酒的寂無絕。

那孤寂的背影。

和瑞王府裡裡外外熱鬨的場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五年了!

二哥還是冇能放下。

屋頂上。

一抹黑影一躍而上,來到了寂無絕的背後。

寂無絕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白色的液體在透明的酒盅中晃盪,散發出陣陣淩冽的清香。

“主子,南薑國那邊傳來的密函。”

北冥將手中的信件恭敬的遞了過去。

這幾年,主子一直讓龍門暗中打探南薑國那邊的訊息。

每隔兩月就得傳回一次信件,報告那邊發生的大事小事,無論是民間還是南薑國的皇室。

隻要有任何反常怪異的地方都得事無钜細的傳回東瀾。

寂無絕拆開信件。

足足有二十多頁之厚。

詳細的記載了龍門在南薑國打探出來的事。

比如,這兩個月,南薑國的民間有冇有出現什麼長相極為貌美的女子或者男子。

各行各業,有冇有冒尖的男女,尤其是身份來曆不明的。

甚至就連南薑國的各大藥鋪,哪些人賣了稀有的藥材和丹藥都被一一記錄了下來。

寂無絕一張一張耐心的瀏覽著。

直到他看到第八頁的時候,目光漸漸凝固。

“三月初九,南薑女皇宣佈一名女子新任南薑聖女一職,被封為紅玉聖女。”

“此女麵紗遮麵,不露真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