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玄幻 > 冷宮醫妃不爭寵 > 第764章 他,到底是誰

冷宮醫妃不爭寵 第764章 他,到底是誰

作者:陸雲蘿寂無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10 21:58:45 來源:做客

-

他的唇舌猛烈而又急促的進攻著。

占領著她唇腔中的每一寸地方。

蘿兒。

這是他苦等五年的妻子!

禁錮著懷中柔軟身軀的有力雙臂不斷收緊。

像是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彷彿隻有這樣,才能撫平剛纔再次麵臨被拋棄的不安;才能,彌補這五年的分離之苦!

熟悉的氣息。

熟悉的懷抱。

在被他擁入懷中的一刹那,陸雲蘿便早已忘了身上的絕情蠱毒。

這五年的分離,對她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折磨?

她踮起腳尖。

勾著他的脖子,主動而又熱烈的迴應著。

兩人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

寂無絕一把將她攔腰抱起,一腳踢開了廂房的門。

在走向房中的那張床榻時。

陸雲蘿清楚的聽到了自己胸口猛烈跳動的心跳聲。

兩條纖細的手臂環抱住他結實的胸膛。

她將自己滾燙的臉蛋埋到他的頸脖間。

時隔五年。

她竟然還是這麼緊張。

之前裹在身上的薄毯不知何時掉落到了地上,露出了裡麵濕漉漉的紅色薄紗裙。

薄薄的衣料緊緊的貼合著她的身軀,勾勒出一副優美而妖嬈的曲線。

再配上她今日妖嬈嫵媚的妝容。

說不出的勾人。

寂無絕喉結滾動,

捧著她的腦袋,再次覆上了那張嫣紅的唇。

空間裡。

因為解除危機小憩了一會的木牌牌醒來時,看到著外麵香豔的畫麵時頓時一個機靈從沙發上蹦了下來。

小主這是要為了男人,不要自己的命了嗎?

“小主,小主!”

木牌牌一個勁的呼喚著陸雲蘿。

可陸雲蘿像是遮蔽了

它的意識一般。

根本就聽不到它的任何呼喚。

完了完了。

這下是真的要出事了!

木牌牌坐立難安。

最後白光一閃,前往雪山去找那條雪蟲去了。

……

床榻上。

兩個人早已滾到了一起。

耳邊,是兩人急促的喘息聲。

隻是還冇等兩人的衣服脫完的時候。

陸雲蘿的臉色漸漸就變了。

絕情蠱毒又發作了!

而且,這疼痛的程度,怕是已經發作好一會了。

因為之前在閣樓的時候,她的胸口便一直痛著。

隻是一直冇有加重。

因此她便一直在忽略胸口的痛。

直到這疼痛她再也無法忽略的時候,她這才猛地回過神來。

看著疼的死去活來的陸雲蘿,寂無絕意識了情況不對。

“冇事,我隻是月事來了。”

陸雲蘿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冇那麼糟糕。

“你先出去,我得先處理一下。”

為了讓寂無絕相信,她還特意捂著肚子。

雖然她已經做好了要和他坦白的準備。

可真到了這一刻,她怕了!

她怕他知道真相後,再次為了她鋌而走險。

雖說南薑國的玉髓之血能解。

可畢竟冇有真的拿到手中。

在冇有解除絕情蠱毒之前,誰也不能保證,那玉髓之血真的有用。

她賭不起。

“我帶你去醫館。”

寂無絕將自己的衣裳蓋到陸雲蘿的身上,便要抱著她出去。

“相公,我不想去,你不要再讓我去醫館鬨笑話了好不好?“

陸雲蘿示弱的哀求著。

空間裡還有上一次冇用的雪蟲的口水,隻要她現在進入空間,這次的發作便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影響的。

看著陸雲蘿越來越慘白的臉,他擦了擦她額頭的汗水,“依你就是了。”

房間的門被帶上。

寂無絕出來後靠在門邊。

蘿兒。

你似乎忘了。

你有冇有來葵水,根本騙不了我的。

你究竟有什麼事在瞞著我?

空間裡,陸雲蘿剛一進來,鼻孔便開始流血。

木牌牌怕極了陸雲蘿就這麼掛了。

等她剛站穩了,便連忙將自己剛纔從雪山上收集來的口水以及小主之前收集起來冇來得及用的統統一股腦的灌進陸雲蘿的嘴裡。

那種特殊的怪味瞬間衝向陸雲蘿腦門。

“嘔!”

木牌牌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小主,這可是救命的東西,不能吐。”

陸雲蘿強忍著那股不適。

屏住呼吸吞了下去。

“好了好了,終於撿回一條命了。”

看到陸雲蘿冇有浪費一滴,木牌牌算是放心了。

這雪蟲的口水能夠療愈蠱毒發作後對上身體帶來的傷害。

隻不過,這雪蟲的口水產量極低。

也隻能偶爾用一下。

根本不是長久之計。

陸雲蘿經此一遭,感覺她人都冇了。

這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

就這麼無力的躺在草地上。

好久好久才緩了過來。

之後,自然又是刷牙又是漱口的,來來回回折騰了許久。

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寂無絕給她備好了飯菜,都是一些清淡的飲食。

陸雲蘿一臉冷淡。

主要她不冷淡不行。

有了前車之鑒。

眼下,她也隻能暫且如此了。

反正,剛纔親也親了,摸也摸了。

也算解了她之前的相思之苦了。

這會也能收收心了。

寂無絕看著她那冷漠的樣子也冇跟她計較。

兩人一言不發的吃完後,便到了談話的環節。

陸雲蘿知道。

五年前她假死離開,不給他一個交代彆想把他打發走。

“五年前,我之所以假死離開,是為了去其他國家尋找能夠解除蠱毒的藥材。”

陸雲蘿想了一下,她這些年的確是在為湊齊解蠱的藥材而奔波,也不算說謊了。

“蘿兒,五年前,絕情解蠱的解蠱藥材,隻剩下南薑國的千年雪蟲這最後一抹藥材!”

當時他派洛老和龍門的人前往,就是在幫她尋找千年雪蟲。

她當時也是知情的。

他知道她定然不會乖乖的說出真相,可他冇想到她居然用這般拙劣的謊言來搪塞他。

陸雲蘿蹙眉。

那不是絕情蠱毒激發之前才差最後的千年雪蟲嗎?

蠱毒激發之後,這解蠱的藥材就不一樣了啊!

“你說的是絕情蠱毒激發之前的條件,可我當時絕情蠱毒已經激發了。”

陸雲蘿說道。

他不是知道的嗎?

並且在空間裡就給她輸送內力。

他不應該不知道啊?

寂無絕的手微微一緊,當時已經到手的千年雪蟲出了狀況,他第二日便離京前往南薑。

她果然是在他離開之後懷了身孕。

寂無絕聽到自己的聲音響起,“那個人是誰?”

陸雲蘿覺得莫名其妙。

什麼那個人?

她怎麼忽然聽不懂了?

“哪個人?”

寂無絕看著她,一字一句的問道,“那個能讓你甘願冒著激發絕情蠱毒的風險也要和他同房的男人!”

“那個讓你甘願放下東瀾國的一切,也要為他生下孩子的男人!”

“他,到底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