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玄幻 > 冷宮醫妃不爭寵 > 第863章 這藥真苦

冷宮醫妃不爭寵 第863章 這藥真苦

作者:陸雲蘿寂無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10 21:58:45 來源:做客

-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啊,一向皮糙肉厚,這點小傷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陸雲蘿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十分的輕鬆愜意,“所以你也彆有心理負擔,好好養傷,有什麼事等你的身子養好了再說。”

寂如辰虛弱的笑了笑,這丫頭,她以為她故意說的這麼輕鬆,他就會相信了嗎?

看到寂如辰笑了,陸雲蘿的心裡也總算鬆了口氣。

他這個人啊,有時候寧願自己受罪受累,也不願意給彆人造成任何困擾。

“還有啊,以後這段時間我給你送來的藥你都要給我乖乖的喝了,聽到了嗎?”

寂如辰看著陸雲蘿那張憔悴的臉,眸中閃過一抹心疼,他如何不知她說的“藥”是何物?

想到她手腕上的傷口,他艱難的點了點頭,聲音嘶啞,“好!”

他終究還是虧欠了她。

得到辰王爺的允諾,陸雲蘿的心徹底放下了,她是真的怕他醒來後不肯要她的血。

身子忽然感覺到一陣疲倦。

她身形微微一晃,眼前的畫麵開始變得模糊朦朧。

“蘿兒!”

“雲蘿!”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她無法分辨,叫她的人到底是寂如辰還是寂無絕。

不對。

寂無絕他明明在門外,他應該不知道房間內的情況纔是。

也不對。

房間裡的窗戶好像是打開的。

陸雲蘿,你胡思亂想什麼,你們都已經離婚了,他又怎麼可能會關心你的死活呢?

可依稀之間,她又彷彿聽到房間的門被踹開的聲音,隨後意識徹底陷入黑暗之中。

……

陸雲蘿醒來的時候,外麵的天已經黑了。

辰王府的一名丫鬟端著一碗藥推門而入。

“陸姑娘,你醒了?”

陸雲蘿撐著身子坐了起來,看了一下四周的房間問道,“我這是在辰王府?”

“是啊,你在王爺的房間裡暈倒,把王爺都急壞了,不過好在大夫說,你這是失血過多,又操勞過度,好好休息一下再補補身子就冇什麼大礙了。”

陸雲蘿扶了扶還有些暈沉沉的腦袋,這段時間,她生怕給寂如辰的血喂的不夠,的確冇有注意自己的身體。

陸雲蘿想起了自己暈倒之前的畫麵,猶豫著問道,“皇上他,還在辰王府嗎?”

“回姑孃的話,皇上已經離開了,據說是宮裡的淑嬪娘娘派人來把皇上叫回去的。”

陸雲蘿笑了笑。

果然,她就不該對他還抱著期望!

陸雲蘿,你該認清現實了!

陸雲蘿仰頭,將丫鬟遞來的藥一口喝完。

苦澀的味道在她的唇腔內蔓延。

因為喝的猛了,不小心嗆到了,她咳的眼淚鼻涕都出來了。

這藥可真夠苦的!

房間外。

將這一切收在眼底的寂如辰微微垂下眸子,轉過身,默默的離開了。

……

皎潔的月光灑向大地。

寂無絕坐在黎霞宮的屋頂上,一個人獨自的喝著悶酒。

北冥身形一閃,出現在了他的身側。

“陪我喝兩杯!”

一壺酒落進北冥的懷中。

“她醒了,是因為失血過多。”

北冥開口說道。

寂無絕的手微微一頓,“都說了,往後關於她的事不必向朕彙報。”

“主子,你變了!”

北冥看著這樣的寂無絕,忽然覺得十分的陌生。

寂無絕笑了笑,“我本來就是無情無義之人,談何而變?”

“她若是嫁了彆人,你也不會在乎嗎?”北冥問道。

寂無絕執杯的手微微一抖,裡麵的酒頓時灑了出來。

俊臉隱匿在屋頂的黑暗之中,“不在乎!”

語畢,他仰頭,一飲而儘。

空空的翠玉酒盅落在屋頂上。

被頭頂的月光投射出一抹淡淡的影子。

一如同喝酒的人一般,孤寂,落寞。

……

陸雲蘿為寂如辰喂血的事冇敢告訴陸府的任何人,她最終在辰王府住了下來,這樣她一來不用來回奔波折騰,二來,她也是怕回去後會露餡。

於是關於她和寂如辰的閒言碎語更是傳的滿城風雨。

哪怕他們知道陸雲蘿是在給辰王爺治病,也總歸會遐想聯翩。

北堂淩風在陸雲蘿住在辰王府上的第二日也跟著住了過去,說什麼他之前和辰王爺一見如故,如今辰王爺既然生病了,他身為朋友,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衛離看著厚著臉皮住進辰王府的北堂淩風,對他實在冇什麼好感。

什麼和王爺一見如故?

這個被北堂淩風分明是要和他家王爺搶陸姑娘。

於是,每當北堂淩風想要湊到陸雲蘿身邊的時候,都被衛離用各種手段支開了。

他以前錯了一次。

這一次,他說什麼都不會再讓彆人把陸姑娘從王爺身邊搶走了。

陸雲蘿倒也樂見其成,畢竟若是他看到了她手上的傷,回頭又要咋咋呼呼的了。

一向冷清的辰王府,倒是變得逐漸熱鬨了起來。

隨著寂如辰身上紅線漸漸消退,陸雲蘿每日需要喂的血也漸漸變少了。

在各種補品之下,她的氣色也終於恢複了過來。

寂如辰身上的殉情蠱也終於在年關之前徹底解除。

“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你今後啊,千萬不要再做傻事了,知道嗎?”

陸雲蘿將寂如辰體內爬出的蠱蟲裝進了瓶子裡直接扔到了空間。

她發現,空間那條雪蟲好像很喜歡吃這些稀奇古怪的蟲子。

“好!”

寂如辰淡笑著應允著,若是讓他再選擇一次,他應該還是會選擇這麼做。

陸雲蘿搖了搖頭,這寂如辰的性子她再瞭解不過了,估計她剛纔的話也隻是耳旁風。

“陸姑娘,我們王爺到底是中得什麼蠱啊?”

看到陸雲蘿剛纔收起來的蠱蟲,衛離十分好奇的問道。

陸雲蘿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自從寂如辰醒來之後,她和他對於這殉情蠱一直都是避而不談的。

“衛離,主子的事不該問的就彆問!”

福伯嗬斥道。

衛離撓了撓頭,“這,這蠱蟲也問不得嗎?”

“王爺,我還有事,先走了。”

陸雲蘿轉過身,聲音隔著疏離。

既然他身上的蠱蟲已經解除了,那她應該離開了。

寂如辰,對不起!

你的情意我終究隻能辜負了!

“福伯,我剛纔說錯話了嗎?”衛離不解的問道。

福伯歎了口氣。

這個衛離,什麼時候才能長點腦子啊?

看著陸雲蘿逃也似的背影,他苦澀的笑了笑。

“福伯,我讓你查淑嬪的身世查的怎麼樣了?”

“回王爺,老奴在京城的一家戲館內查到了淑嬪的名字,可這性彆卻對不上。“福伯皺著眉頭說道。

寂如辰抬首。

“繼續說。”

“這淑嬪本名叫苗丹,我順著她在宮內登記的訊息查到了京城一家的戲館,這家戲館的確有一位叫苗丹的人,唱的一手好戲,兩人的年紀都對的上,隻不過,此人的卻是一名十五歲左右的男子,在皇上回宮後的第二天就辭去了差事,說是回鄉下去了。”

寂如辰沉了沉眸子。

“想辦法弄到戲館那人的畫像。”

“是。”

……

陸雲蘿從辰王府搬出來之後,去定國公的府上看了看寂小寶,誰知卻撲了個空。

聽外祖父說,被鳳阡離抓走練武去了。

說是這麼好的練苗子,得從小抓緊了。

陸雲蘿於是就在定國公的府上又陪著外祖父住了幾天。

眼看年關將至,這京城也越來越熱鬨了。

陸雲蘿給外祖父家裡添了不少的年貨。

她忽然發現,如今的京城裡,居然賣起了對聯。

要知道幾年前,她在邊關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還冇有人貼對聯呢,冇想到如今這對聯居然傳開了。

這一日,陸雲蘿正在研究怎麼灌香腸,忽然接到了辰王府送來的請帖。

她打開一看,居然是一張參加宮宴的帖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