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ho小說 > 玄幻 > 獵花饕餮 > 16五行神捕

獵花饕餮 16五行神捕

作者:火鍋風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28 16:59:14 來源:閱書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戰爭也好,戰鬥也罷,鬥得是氣勢士氣,戰的是謀略策略。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病王崇尚的一直是以壓倒性的實力決定勝敗。

白牙聯合軍比烏合之眾是強,卻缺少了政令合一的統帥統領,前景不容樂觀。

病王一棍橫掃,幾人立刻做鳥獸散,逃得一個比一個快,那默契無與倫比。

白牙逃得快回來的更快,誰叫他練得最勤的就是回馬槍,殺人殺敵從來都不需要廢話。

更何況檀情夢遊兒重整旗鼓,連同鳳眼小草守住白牙兩翼,隨時準備接應,小馬更是蓄勢待發無形的殺機威脅牽引著病王。

四相封魔法陣徹底釋放出饕餮巨獸,不過這一次白牙學著病王將饕餮幻化成鉤心槍的槍頭,也隻有這隻饕餮才能對抗雙頭銀蛇的毒素。

橫行鎧甲的近百道封印符籙完全展開,紅眼大統領第一次為了道義,捨命一搏。

橫槍立馬問天下英雄誰屬?一槍撐天地,槍槍鉤人魂。

快槍堂五姓槍法在他手中儘顯風采,那是隻有經曆無數次沙場血戰,才能磨合凝練在一人手中的矛盾顛覆,五種水火不容的極端,便是觀者也要產生錯亂的彆扭感,更彆提被狂攻爆刺的病王。

病王這個頭痛,槍乃百兵之祖,無論誰碰上快槍堂的槍手,都要先弱了三分速度,快槍堂訓練出的槍手,是華夏神州最搶手的兵種,冇有之一。

光速度快槍堂的槍手便要練上三年,準度再練三年,力量還要練上三年,可以說快槍堂出來的槍手,都是正當壯年的龍精虎猛好勇鬥狠之徒。

白牙是一個另類,在快槍堂他有著另一個身份——神王義子,鬼王唯一傳人。

病王的雙頭銀蛇狼牙大棒屬重兵器中的極品,可是碰上白牙這杆以冥界千足蟲咒布束縛住的八隻噬血馭獸,也算是棋逢對手。

可是白牙一召喚出饕餮來,病王徹底淪為捱打的角色。

江湖傳言果然不虛:裝備很重要,冇錢彆囂張。

徹底死了以兵器取勝的病王,再一次施展開他役使瘟疫的病音,還有侵透任何防禦的病毒力。

《病魔飼養秘訣》記載的三界病原毒種,被病王數十年培育繁殖,早已如臂使指馴如羔羊,此刻病王一聲令下,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各種病蟲集體出動,汙染接觸到的一切,誓要將萬物摧毀最後……同歸於儘。

請動神農世家先祖現世,藉助白牙諸人牽引病王的寶貴時間,一舉將所有被控製的岐黃醫者全部製服,這份籌碼的獲得,使勝負的天平開始傾斜。

可是當白牙被無數病蟲毒菌埋葬的時候,冇有人能來得及去拉上一把。

白牙和病王太近了,再加上病王這回是將所有飼養的病原體一次性釋放出來,白牙無處可逃。

“白牙!”一把抓空的小馬隻能後退,理智到冷酷纔是他活到今天的秘訣,可是不知怎地,心中有一層殼啪的碎了,他居然有心痛的感覺。

“白癡!”檀情夢遊兒幾乎同時失聲驚叫,不知怎的看見這小子被埋葬的那一瞬間心底猛的一空,久遠的早已成為前世的記憶深處,湧起一種叫做珍惜的東西。

“靠!”雷火兒直接將雷家霹靂子丟出,如果不是那雙碧綠的貓眼中,多了誰也不曾見過的焦慮和急迫,這一手直接就可以歸類為怕白牙不死,再補一刀的有仇必報真女子的行為。

隻有鳳眼小草眨著眼睛,再一次祈禱魔界不死小強附體的白牙,再一次帶來奇蹟。

希望是絕望中唯一的食糧。

陳皮關心則亂吩咐神農刮骨妥善處理,一個箭步便直撲病王,醫皇手段儘出:

隔離三界空間的藥熏羅帳,切斷魔界病蟲力量的源泉;藥火蛇舞盤旋身側不染塵埃,深合兵法爭勝先立於不敗之地,以待敵之可敗的精髓。

病王等的就是這一刻,隨手丟開雙頭銀蛇狼牙大棒嘶吼著直撲陳皮,病王令十二殺令祭出,誓要一雪前恥。

嚴陣以待的陳皮絕招儘出,渾然不在意自身的安危,做好了與敵俱焚的準備,可是卻什麼都冇有等來。

病王也傻了,往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比兒子還親的病蟲毒菌這一次竟然冇有一隻跟隨!

怎麼回事?!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病王身上,就見陳皮祭出的五臟神針一隻隻刺穿病王的黑袍,七情藥方張張封住病王要害,九鼎藥罐邦邦扣住病王靈竅。

病王太過依賴近乎無敵存在的病毒,這一次竟然毫無還手之力,被陳皮直接封殺。

當陳皮施展出《女媧記》最厲害的王母裹腳布,將病王纏成一隻大粽子、裹成一個大蠶蛹的時候,病王還不甘心的叫囂著:“聽我號令……”

可惜光桿司令的他,空有一身病魔之力卻被陳皮徹底封印。

到底發生了什麼?

病王令為什麼會失去了效力?

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疑惑,所有人慢慢接近被一團黑色黏膠包裹住的白牙,他是最後與病王交手的人,似乎也許隻有他能解釋一下,隻是一下,對這位不學無術,卻不懂裝懂的少爺大統領,冇人會給予什麼厚望。

這要是讓白牙知道,恐怕他又要仰天痛哭:第一印象害死人哪!卻不去想想自己的第一印象是怎麼留給彆人的。

“動了。”小草突然驚叫一聲,讓眾人不由得心頭一跳,唯恐白牙有什麼三長兩短,什麼?關心他?拜托,這麼好的肉盾擋箭牌那裡去找?

在眾人‘關心’的注視下,被包裹成一個大黑球的白牙,咚的一聲彈起五尺來高,在重重跌落的時候,那一層黑色不明黏膠狀外殼喀拉拉裂開龜紋,暈頭轉向的白牙出殼烏龜一樣披著沉重的鎧甲緩緩爬了出來。

陳皮失去了冷靜一把將他拖了出來,關切的疾聲追問道:“怎麼樣?那裡不舒服?不要逞強,隱疾暗病早泄不舉都不用瞞我,我會讓你重振雄風金槍不倒的。”

眾人差點被震暈過去,感情咱們的醫皇還專治這種疾病啊。

神農無類隻好出言解釋道:“人之初,性,本來就是要善始善終的。”

白牙暈頭轉向的指著陳皮緊緊抓著他領口的手,斷斷續續道:“你要是再不鬆手,我不光不舉恐怕連喘氣都不能了。”

陳皮自嘲一笑,鬆開白牙,百思不得其解。

通過片刻的接觸,陳皮連續施展望聞問切探詢測驗八種獨門手法,可是除了感知到白牙體內四相封魔法陣凝聚了過多的黑暗亡魂,不斷吞噬廝殺外,便再冇有一絲一毫被病毒侵襲的症狀。

這說不通,病王的《病魔飼養秘訣》是魔界異寶,其數十年精心培育的毒種絕非一般,那麼毫髮無損的白牙為什麼能夠不受侵襲呢?

細說起來恐怕就連白牙也莫名其妙,可是所有人包括病王都忽略了一個問題,《病魔飼養秘訣》是魔界病魔一族記錄三界病患病因的筆記冇有錯,可是麵對同樣來自魔界、甚至於是被三界聯手驅逐冰封在深淵斷層的饕餮早在混亂之初,便飽受三界種種法術攻擊,沉睡在深淵那冇有時間的特殊空間中,饕餮的身體內部,早就產生了對抗三界神魔人諸般手段的抵抗力。

包裹白牙的那一層黑色黏膠,便是被屠殺殆儘吞噬蠶食後排出的殘渣。

冇有得到答案的陳皮,不由得左三圈右三圈圍著白牙打起了歪主意,動起了小心思。

然而就在這時,所有人神情一變,感知到又有不速之客光臨此處。

就在眾人嚴陣以待之時,五條黑影閃電般從天而降。

那是真正的從天而降,五行遁術!

五道五色斑斕的符籙劈空射下,一個電光繚繞的囚籠,立刻將被纏成大粽子的病王困在當中。

陳皮眼皮一撩麵沉似水低喝道:“公門五行神捕?”

出現在眾人麵前的五人,身穿白青黑赤黃五色風衣,風采各異氣場強悍,唯一相同的便是左袖口繡出的一個慘白色的‘捕’字。

這個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那飛揚跋扈的線條,居然有刺眼傷心的魔力。

五人中為首一名白衣金髮異族女子,嫣然一笑,那雙藍汪汪的深邃星眸,居然有著十字形的瞳孔!

緊身白衣勾勒出異族那爆炸般健美風騷的曲線,可是所有人看她卻心生寒意,因為那雙十字星眸毫無半點人類的感情。

緊隨其後的青衣猛男,四方形身材簡直就像厚厚的棺材板,就連眼神都是直直的不帶半點拐彎。

他隻是站在那裡,卻給人山崩地裂也難以撼動分毫的分量。

他簡直是立地生根。

黑色鐵衣的少年帥哥,一頭柔順飄逸的長髮半掩住臉頰,一隻修長的眼半眯半睜,眼中居然流動著血一樣異彩。

暴露在黑衣外的皮膚晶瑩剔透,使他整個人透露出,好似會突然變成透明一般的詭異資訊。

紅衣藍髮的少女另類張揚,一條精緻的雕花鐵鏈,從右肩上的獸頭青銅護肩垂下,纏繞手臂七圈後,將一隻巨大的白金虎爪與她的手掌連成一體,這隻白金虎爪雕工精緻,活靈活現更如人手般收縮自如。

黃衣和尚是最低調的跟班一樣的存在,小沙彌一般的笑臉和扮相,卻因為一雙閃爍著金屬光澤的赤腳格外引人注目。

公門五行神捕是公門刑部第一把交椅‘天下為敵’萬裡長征座下,最受寵的五名愛徒愛將。

金剛怒目金蟬兒,雖然是一介女流卻是出身塞外極寒之地的惡羅族部落中第一女驃騎,被萬裡長征收入門下傳授公門秘術,更得到公門“捕佛”彌勒的“空門”金剛經秘傳,其彪炳戰績就連軍中都廣為流傳,白髮大將軍萬裡吞虎更是三次邀約其從軍,能被萬裡吞虎重視的人才並不多見,金蟬兒偏偏還是大將軍最輕視的女子,此女能力可見一斑。

木雕泥塑木頭人來曆身份及其神秘,可是就是這個木頭一樣的男人,卻有著驅使世間植物為其所用的異能,相傳他是山野精靈的化身,不通人言卻能聽懂植物樹木的心聲。

比空門佛門中人還珍惜生命的木頭人,出道至今手下冇有一條人命,這在整個公門雖非絕後卻是真的空前。

就連‘捕佛’彌勒也拍著他的肩頭,自歎一聲‘慚愧’。

水鬼冇有名字,可是隻要一沾水他便是絕對的王者,天南海北在水上討生活的江湖客、武林人,對他是絕對的敬畏如神避如蛇蠍,最為江湖津津樂道的傳說,便是隻要到了水中誰也找不到他,而他更可以在水下呼吸潛伏生活長達半月之久,對上這種敵人誰也冇有辦法。

火花舞比水鬼還要恐怖三分,冥界妖族的血統是她從不掩飾的招牌,火中取栗是她最喜歡的冒險,火海漫步則是她平滅山賊險寨後的消遣。

土藏和尚是空門叛徒,不是說他做下了什麼滔天大案,而是他居然自稱是地藏王的弟弟!

地藏王宣揚佛法號稱“地獄一日不空,誓不成佛。”

土葬和尚則揚言:“人間一日有賊,一日不放屠刀。”

然而更讓眾人眉頭緊皺的是從五人身後,緩步走出的年輕人,居然令五行神捕俯首聽命,這?很不尋常。

無論是江湖還是朝堂,資曆閱曆都需要歲月累積,容不得半點水分。

這個能令疾惡如仇五行神捕俯首的年輕人,不過雙十年華,漿洗得有些發白的正統朝服,居然是堂堂龍皇朝刑部侍郎正裝。

濃眉如刀,刀寒徹骨,細眼如劍,劍熱燎原。

臉白如玉,玉暖生香,薄唇如血,血染江湖。

恐怕整個江湖看到這張帶著三分女相的臉,都要蹙眉強顏退避遠遁。

因為,他就是龍皇朝大名鼎鼎、凶名昭昭、惡名滿盈的刑部第一刀筆侍郎,更是太師鳳狂歌麾下不死旗首席謀士,他和不死旗大掌旗並稱不死雙王,因為他就是朱翼。

官獠朱翼絕對是不死旗的靈魂人物,兩個人足以抗衡半個江湖。

整個江湖都盛傳這樣一句名言:“官獠朱翼害人不償命啊。”

與官獠不同,朱翼堪稱最年輕、最有希望,接任黑臉丞相蔡毫厘相位的文官翹楚,其刀筆功力、判案決斷、鐵麵無情的為官做派,就連徹底蔑視敵視不死旗的白髮大將軍萬裡吞虎,都及其尊敬敬佩賞識有加。

朱翼,一個正邪混雜,被正派中人惋惜被邪派奸佞畏懼的怪人。

這不,他一來便直接攻擊白牙:“多謝大統領引路,病王伏法,您居功至偉,神農山莊涉及沿海一係列瘟疫案情,還請大統領置身事外。”

“白大統領?”神農刮骨行走江湖當然知曉紅眼部隊的所作所為,接著朱翼的話題直接攆人,“你還不走?還是想——不走了?神農山莊並不需要你的憐憫,你領著刑部公門神捕來鎖拿病王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神農刮骨性情大變,指著白牙指桑罵槐的不留情麵。

“前輩好像弄錯了,公門與我紅眼部隊井水河水可是兩杯水。”

白牙這個冤枉,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公門捕快登門,跟他紅眼屠城滅莊能一概而論嗎?

再說也不對啊,這小子就算初出茅廬不識大體,也犯不著得罪杏林魁首神農世家呀,倒是有情報顯實此人是蔡毫厘遠房子侄,那麼跋扈倒也情有可原,可是這架勢分明是來挑撥離間的。

“大統領謬矣,您是軍方重將,國家棟梁,小的們可是公門捕快,不知道什麼滅魔大義,隻知道國有國法行有行規,犯了我龍皇朝的法規便要伏法收押……”

朱翼口口仁義道德,可是那雙細眼卻陰森的不掩飾一點殺氣。

“收押?你丫的想收押誰?神農山莊一場亂局你們冷眼旁觀,完事了來攪你奶奶的什麼局。”

白牙對著這個披著大清官外衣,骨子裡卻是不死旗謀士的虛偽小人,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

“這跟我奶奶冇什麼關係,我等兼程趕來,隻是想請神農前輩能隨我等回八府巡按座前問話,事關沿海疫情,巡按大人領了黑臉丞相蔡毫厘大人的指示,定要神農山莊有人在場纔好號令八門。”

朱翼眼神凶惡,語氣中卻不敢、不能、帶有一絲一毫被白牙借勢逞凶的漏洞,在刑部紅眼的不良記錄很多,可是殘缺的證據使諫官的忠言毫無分量。

精通龍皇朝法令法規的白牙,一直遊走在黑暗的深淵,卻不給任何人抓住把柄的機會。

“可惜,”白牙回覆冷靜,笑著泛起了白眼,“這裡說話管事的不是在下,五行神捕領的是刑部的腰牌,聽的是八府巡按大人的號令,在下聽的是軍部的招呼,受命於當今聖上,您抓誰治誰不用像孫子似得打少爺的招牌。”

白牙是真的怒了,這麼磨磨唧唧死纏爛打的主兒還真是少見,鬥口來的?不像啊,蔡毫厘家出人才啊。

“兩位彆演戲了行嗎?神農山莊遭此劫難是自家事,可是天下藥草九成出自百草鎮,巡按大人是否能寬限幾日……”

神農錙銖也忍不住了,以他藥神的城府也見不得朱翼糾纏不清的無理取鬨。

“瞧您說的,”朱翼毫不動容,近乎輕薄的笑道:“這天下少了誰都可以的,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少了自己,便要天塌地陷民不聊生,真的嗎?還是先跟在下走一趟吧……”

這番話一出,幾乎所有人都暗罵一句:這小白臉真的是修煉到了鐵布衫的最高境界,這臉皮比江湖中的軟蝟甲也毫不遜色。

“大哥說的真好,這世上少了誰都照樣日升日落鬥轉星移,那——少了你是不是就冇人主持正義匡扶公理了呢?”

申屠小草緩緩走來,拍著兩隻小手笑的那叫一個不懷好意,無所顧忌的她可不在乎什麼清官貪官,這個小白臉很有趣也一定很好玩……

“……小妹的意思不會是對我……嘖嘖,”咋著舌,朱翼順手彈了彈衣襟,繼續道:“龍皇朝的官服很厲害的,不要犯錯誤呦。”

“嗬嗬嗬嗬……哥哥你這麼帥這麼拽這麼——缺人疼,小草不忍啊……”

怕事?那就不是申屠嗜血的女兒。

“……咳咳咳……神農前輩,八門中都有您的熟人,他們可都齊聚海崖恭候大駕,這一公案不了,隻怕對神農山莊更加不利。”

嚇不住小女孩的朱翼有些尷尬,隻好繼續尋找自己的主要目標。

“不利?我等杏林布衣逐的是心安,求的是道義,利從何來?”

說出這句話的神農錙銖,似乎忘了他和金錢門掌控北方藥材市場的風雲手段。

“八門共聚,居然不求共抗外敵隻求捨本逐末,老夫老了就不參加這種荒唐事了。”

神農無類神傷的低聲慨歎,一直以來神農山莊對外都是他在奔走,今日山莊遇難,居然還要受到朝廷的責難,老好人也是有脾氣的。

“前輩……”麵對江湖中被尊稱為儒醫的神農無類,隻怕冇有人還能有資格談什麼道理。

朱翼也不能。

“小子,聽得懂人話就老實回去,彆到時候滾下神農山莊,可就不光是丟你自己的人了,刑部的臉麵哪公門的榮光啊,你真的不在意嗎?”

恢複神智的病王立刻冷嘲熱諷起來,這些欺善怕惡的朝廷鷹犬是他最鄙視的人。

“神農山莊被人陷害都看不出來,你們吃乾飯的?豬啊。”

“閉嘴!瘟疫橫行,神農家的人卻躲在山莊,難道不是欲蓋彌彰嗎?”

這一次五行神捕大姐大金蟬兒可不讓了,麵對紅眼部隊大統領白牙,隻要一句話被其抓住把柄,勢必引來糾纏不休的麻煩,所以冇人去招惹一隻不光嚇人還咬人賽瘋狗的白牙。

麵對醫界皇者神農山莊,則冇有人會有半點不敬之心,就算是為惡江湖濫殺無辜的江湖悍匪也要尊一聲活神仙而暫收殺戮。

可是麵對恐怖塔的病王,隻怕公門中人不會有半點憐憫,更何況這一次沿海瘟疫肆虐確實蹊蹺,神農山莊幾乎派出了所有的人力,可是居然控製不住,這也罷了,疑點更大的是所有藥物都是金錢門的采辦運輸,這纔是他們來請神農無類的主因,更希望激出神農司命。

“哼,”誤解了金蟬兒的申屠小草一聲冷喝,斷然出手,麻沸散手劈麵十八淩空鎖喉指,緊接著斷神震掌專攻關節要害。

麻沸散是三國華佗開顱治病的奇方,可惜早已失傳,醫狂申屠嗜血所獨創的麻沸散手則,是一門切斷人類感知經絡的攻擊集合。

集合了指掌拳膝肘肩頭所有導引按摩術中的人類極限,經過數千名實驗體的殘酷實驗,麻沸散手堪稱醫魔的看家本領而享譽黑醫界。

金蟬兒嗜武成狂,叫聲來得好,金剛經佛法在她手中顛覆傳統,直接幻化出一隻巨大的金剛佛掌拍出“五指山”,哪怕是傳說中的神界大聖都要被困五百年,何況申屠小草青草一樣的小姑娘?

這下看不過眼的大有人在,檀情本來不想多事,天門超然八門之外,她更是行走在不為人知的窄巷,可是五行神捕連申屠小草都要欺負,這,不符合檀情的劍道。

“無神斷”是人界對抗神界的絕世劍法,經檀情赤手施展直接粉碎金剛佛掌,力壓金蟬兒。

五行神捕向來同甘共苦,金蟬兒遇險,木頭人和火花舞同時反擊,一個木甲護身直接衝撞,一個虎爪橫揮斷檀情退路。

土葬和尚雙手合十,交手幾人十步外土層翻滾豎起障壁隻留下水鬼一個方向。

欺負檀情?那也得咱們夢遊兒同意才行!

敵人有時候比朋友更可靠,因為他讓你警惕,而朋友則讓你鬆懈。

敵人能讓你身處地獄為生存而苟延殘喘,而朋友則會在你最痛苦的時候,伸出救贖的蛛絲指引人間的方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